语言/Language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天影资讯 >> 行业聚焦
实地调查韩国电影产业篇:制作费票房全透明
2014-10-15  天影集团

 

看完了上期《韩国电影调查-现场篇》,如果你已经被《辩护人》《恐怖直播》的题材刷新了三观,我们不介意再帮你刷第二次——这两部电影都是新导演的处女作!在中国电影圈高呼“传统电影已死”、时髦新词频频诞生的同时,我们在韩国却找回了电影的定义——电影就是电影。

记者走访韩国电影振兴委员会、韩国电影艺术学院(KAFA)、韩国四大电影公司之一的Showbox首席运营官、去年韩国票房前十作品《辩护人》《隐秘而伟大》《监视者们》的几位导演,深入韩国电影产业的各个环节:人才培养、内容创作、项目运作……力图为大家揭开韩国电影大爆发的背后原因。

调查韩国电影-产业篇:制作费票房全部公开透明

随着《继承者们》《星你》的走红,我们发现韩剧已从过去“车祸、癌症、治不好”的老三宝时代,升级到了“男神、女二、土豪金”的新时代。而相比较高冷的韩国电影圈,同样也能找出必杀三大招:胆大、艺高、猜不到!

如果你把这几年的韩国电影全看过一遍,就会发现人家早已脱离山寨好莱坞或者抄袭港片的低级趣味了。无论是类型杂糅,还是故事创新,韩国电影甚至比好莱坞电影走得更远。

胆大——政府、警察、媒体谁都敢骂

真实事件改编电影,一直是韩国电影重要的一支。电影《辩护人》根据前总统卢武铉的生平改编,背景是震惊全国的“釜林事件”——在1981年军事独裁政权下,警察非法逮捕并监禁了多名大学生。

很多人感慨《辩护人》能在韩国上映,得益于韩国电影的创作自由。但事实上,经记者调查发现,即便在韩国实行民主化的今天,拍摄这样的政治题材,依然会有风险。影片上映前,在评分网站上,《辩护人》曾遭到卢武铉反对者恶性刷低分。

导演梁宇皙在处理这部影片时非常谨慎,除了人物名字尽量和卢武铉区分开以降低观众联想外,他还告诉记者:“由于30年前的‘釜林事件’真相至今仍未完全披露,有些地方仍被误解或被遮盖,老百姓并不知道实情,因而影片有一定的新闻性。我会尽量去除可能引起误解或争执的部分。”

去年获得多个大奖的《素媛》,跟《熔炉》一样改编自未成年人性侵案件。2008年,强奸犯赵斗淳对8岁小学女生以残忍手段实施性暴力,并造成其终身残疾。电影重点讲述了平凡父母如何帮助受重创的孩子走出心灵阴影的故事,既抨击司法不公媒体不义,又温情治愈感人至深。

艺高——制作水准成熟可pk好莱坞

当然,韩国电影也不都是揭示社会阴暗面的沉重题材,主流还是各种商业类型片。

去年的《柏林》堪称韩国动作大片的典范,囊括了河正宇、韩石圭、全智贤几位一线明星。该片在德国柏林取景,耗资百亿韩元(100亿韩元=6000万人民币),讲述了四位朝韩特工深陷国际阴谋,互相猎杀的故事。虽然情节并不新鲜,但无论摄影、剪辑、动作设计都令人眼前一亮,水准不输好莱坞大片,堪称韩国版《谍影重重》。

和《柏林》同样进入去年票房前十的《监视者们》也是场面精彩、打斗惊险的动作大片,改编自梁家辉、任达华主演的香港电影《跟踪》,但在商业性上又上了一个台阶。

今年韩国暑期档的几个古装片也尽显制作精良:票房超《阿凡达》的《鸣梁》,海战大场面受赞;《群盗》则是在美术、摄影、动作设计、配乐上无一不精致酷炫。

猜不到——故事推陈出新有巧思

《恐怖直播》每一分钟都令人提心吊胆

韩国中小成本影片占市场主流,在资金有限的情况下,韩国的电影人则尽可能地把心思放在故事的巧妙构思上。“不走寻常路”是很多人在看完这些影片后最直观的感受。

《恐怖直播》在一个狭小的直播间内营造出让整个国家陷入恐慌的大格局,每一分钟都令人提心吊胆;《我是杀人犯》则设定一位逃脱追捕的连环杀人犯,在15年公诉期满后突然现身出书讲述杀人过程的故事,影片结尾处又出现了反转结局。

《狼少年》和《奇怪的她》本身是幻想题材,但故事又十分“接地气”,既新鲜有趣又温情伤感。

调查韩国电影-产业篇:制作费票房全部公开透明

韩国新人导演普遍素质令人惊叹,在去年票房前十电影里,除了《辩护人》和《恐怖直播》外,《捉迷藏》也是80后导演许政的处女作。而票房大热的《隐秘而伟大》和《狼少年》分别是新导演张喆洙和赵成熙的第二部长片,这两部电影也把金秀贤和宋仲基捧成了“忠武路四小天王”。在CJ娱乐北京公司的申美丽看来,“新锐导演的登场,是韩国电影这几年发展的重要元素。”

说到韩国专业院校培养学生的秘诀,就是两个字:实践,实践,再实践!韩国导演之间要么是师兄弟,要么是师徒他们都是韩国电影艺术学院毕业的师兄弟他们都是韩国电影艺术学院毕业的师兄弟

如果翻看韩国导演的履历,他们要么出自顶尖的电影院校,比如韩国电影艺术学院(KAFA)、中央大学导演系等,论起辈分大家都是师兄弟;要么存在师徒和帮带关系,其中一批人曾经给另一批人做过助理、副导演,在片场打过杂。

奉俊昊、许秦豪、金泰勇、金义石(《汉城假期》)、金泰均(《狼的诱惑》)这些导演,都是从韩国电影艺术学院(KAFA)毕业的。奉俊昊是第11期的学生,金泰勇是第13期的学生,算起来刚嫁过去的女神汤唯也得管奉俊昊喊一声学长。而姜帝圭(《太极旗飘扬》)、尹钟彬(《与犯罪的战争》《群盗》)、张贤洙(《谁都有秘密》)都是从中央大学导演系毕业的。值得一提的是,中央大学还开设表演专业,也向韩国电影界输送了不少男神女神,比如河正宇、尹恩惠和正在就读的金秀贤。

中央大学尖端影像大学院——要毕业得先拿奖

作为综合大学电影教育的代表,中央大学尖端影像大学院是亚洲第一个拿到招收MFA(艺术硕士学位)资格的研究生院。其导演方向研究生课程学制2年,学费较贵,一年需要8万人民币。该专业中国留学生小毛告诉,学生在就读期间除了修满学分外,还需要拍摄4部短片。每部短片的拍摄费用平均在3万人民币以上,都需要学生自己筹集。

拍完4部短片就能毕业了吗?太天真了!要想毕业必须满足三个条件中的至少一个:1、至少有一部短片入围戛纳、柏林、威尼斯三大电影节;2、至少有一部短片在釜山、东京、上海等同级别电影节上获奖;3、能够拍一部进入院线放映的长片。如此严格的毕业标准让学生们叫苦不迭,但也只有硬着头皮努力再努力。

韩国电影艺术学院——政府投钱给你拍片

1984年建立的韩国电影艺术学院(KAFA)是区别于一般高等院校的存在,不归教育部管,而是直接隶属韩国文化体育观光部,资金来自政府拨款的“电影发展基金”(电影票价的3%)。

KAFA是名副其实的“韩国电影军校”,走出了众多大师名导。虽然这里只是培训进修班,无法获得硕士学位,但这并不影响它成为年轻人心中学习电影的最高殿堂。朴赞郁、金泰均在这里任专职教授,奉俊昊、金泰勇只要没事就会回来,给学生代几堂课。KAFA的学生正在调试机器准备拍摄KAFA的学生正在调试机器准备拍摄

这么受欢迎自然不容易考,KAFA院长崔益焕告诉,这里学生的平均年龄在32岁左右,很多人在入学之前都有过几年的片场工作经验。今年导演系在120名报名者中招收了12名学生,录取比例是10:1。而目前出任KAFA导演系主任的金泰均(第4期学员)告诉我们,他入学的那一届录取比例大概要到100:1,非常严格。

据院长介绍,KAFA与普通大学相比,除了学费便宜,一年仅象征性收取200万韩元(约1.2万人民币),更大的优势则是学校会向学生提供全额的拍片费用。每个学生在学习的第一年内必须拍摄2部短片,每部可获得拍摄金700万韩元(约4.2万人民币)。此外,期末还要上交1个长片剧本,学校会从中挑选3个学生进行第二年的长片制作学习,并将他们的剧本拍摄完成。每个学生可以得到7000万韩元(约42万人民币)拍摄金,成片后都可以通过CJ公司发行进入院线放映。

调查韩国电影-产业篇:制作费票房全部公开透明

又得掏钱、又得拿奖,能顺利从学校毕业已经够不容易了,但从学校毕业之后才是真正残酷竞争的开始。有人干了10年副导演,也得不到一个当导演拍片的机会,所以一切还是得靠自己争取。

各种电影基金一定别错过

首先,学校的资源一定别浪费了,比如KAFA除了自己出资让学生拍片以外,也会推荐优秀的学生给电影公司参与更大的商业制作。比如分别在去年和前年进入年度票房前十的电影《捉迷藏》和《狼少年》,都是KAFA毕业生的作品,一毕业就成为行业的重要新生力量。

当然,不可能所有人都这么幸运,大部分新人导演的第一部电影都是从小成本开始的。

导演李勇胜的处女作《十分钟》在今年上海电影节上获“亚洲新人奖”评委会特别奖,又在香港国际电影节上获得了国际影评人联盟奖,拍片潜力备受认可。他告诉,这部电影的资金主要来自乐天公司在中央大学设立的拍片基金,实际只花了30万人民币,相当于一般韩国院线电影百分之一的成本。为了完成拍摄,李勇胜只能拼命省着花。影片上映后,刚好赶上“岁月号”沉船事件,票房成绩并不理想。

韩国电影振兴委员会每年也有一部分预算,用来支持新导演和中小成本电影。据委员会北京代表处首席代表金妼贞介绍,由电影公司老板、资深导演等业内专家组成的审议团会在所有申请人中选出优质项目进行支援。在今年第一期“项目开发扶持”招募中,15个剧本得到了每部3000万韩元(约18万人民币)的扶持金。去年,《七号房间的礼物》的投资里就有一部分来自韩国电影振兴委员的补助金。

给大导演打工,片场修炼很重要

如果是半路出家的导演,大部分人的职业生涯起点是从片场开始的。

《隐秘而伟大》的导演张喆洙大学学的是美术设计专业,2002年在留学日本时,他看到了金基德导演的《漂流欲室》,激动回国投身电影,成了金基德的助理导演,并在之后参与了金基德多部电影的拍摄。直到2010年,张喆洙才执导了自己的第一部处女作长片、独立电影《金福南杀人事件始末》。

国内观众熟悉的爱情片《建筑学概论》的导演李容周是建筑学专业毕业,在工作四年后鼓起勇气决定进入电影圈,结果连考两次电影学院都落败了。好在李容周运气不错,幸运地找到当时还没成名的奉俊昊,在他的导演组里打打杂。那部作品就是后来被认为是韩国十年来最佳影片的《杀人回忆》。李容周开玩笑地告诉:“《杀人回忆》初期的名字叫《来看我》,我以为是搞笑片,进到里面才知道是讲杀人犯的故事,但我也出不去了(笑)。好多人都说我是‘俊昊学院’出来的,在他的组里学了两年,我觉得是很好的选择。”

拍文艺片入围影展求关注

相比台湾导演主要靠“小清新”的青春片起步,韩国导演的处女作基本都走影展路线。从电影节起步有两个好处:拍片成本低,容易获得关注。

比如张喆洙就告诉,他自己并不想拍《金福南杀人事件》这种类型的电影,但由于成本很低,能选择的题材有限。他的这部处女作被认为避免了普通文艺片的沉闷叙事,有金基德电影早期的风格,不仅入围了戛纳电影节“影评人周”单元,还在韩国富川国际电影节上摘得最佳电影奖,成功吸引了大众的注意。

张喆洙的第二部电影《隐秘而伟大》就转变为阳光温暖的风格,成为占领年轻人市场的青春片成功案例。李勇胜目前也在准备《十分钟》后的第二个项目,会考虑拍一个商业片。

调查韩国电影-产业篇:制作费票房全部公开透明

相对于导演的单打独斗来说,大公司在整个产业中真正把控着经济命脉。他们做出的每一个选择,既能决定导演的职业生涯,也能影响到观众将会看到什么样的电影。

建立导演体系,重视写剧本能力

Showbox是韩国四大电影公司之一,早年曾出品《太极旗飘扬》《汉江怪物》等令人尊敬的经典电影。这两年的片单里既有《盗贼同盟》《与犯罪的战争》《群盗》这样的豪华班底大制作,也有《隐秘而伟大》《我是杀人犯》这类构思精巧的类型片。

调查韩国电影-产业篇:制作费票房全部公开透明

Showbox出品了许多经典大片,左起依次是《与犯罪的战争》、《盗贼同盟》、《隐秘而伟大》、《群盗》

Showbox首席运营官郑根旭告诉,Showbox有自己的导演体系,现在已经和9名A级导演签署了长期合约,《群盗》的导演尹钟彬就是其中之一。“比如他有了拍《群盗》的设想后,就提案给Showbox,我们一起评估开发的可能性。一旦获得通过,会进一步和导演讨论剧本细节。”

什么样的导演能签约?“我们选拔导演进入这个体系的标准,主要看重的是导演自己创作剧本的能力,并且会评估他对项目进行开发的能力,然后才是拍摄能力比较优秀。”

其他制作公司有好项目,我们一起开发

在韩国,制片公司和发行公司是各自独立的,和中国现在的情况有点类似,CJ、Showbox、乐天等几家公司旗下院线占韩国电影院数量一半以上,他们的主要业务是电影发行。而独立的小制片公司主要负责找剧本、攒项目、盯制作,两者之间有时也会交叉和合作。

调查韩国电影-产业篇:制作费票房全部公开透明

四大娱乐公司:CJ、Showbox、乐天、new

Showbox的电影项目除了来自自己的导演体系外,另外一部分则来自外部的电影制作公司。“我们一直跟外面的制作公司保持着紧密的联系,他们把开发好的项目拿给我们,如果项目启动,我们会全程参与一起商讨各项开发事宜。虽然也有那种已经全部完成的开发案拿来给我们,但大多数情况是从一开始就会参与其中。”

据韩国电影振兴委员会资料显示,在整个电影市场上,只有十分之一的项目能真正制作成为公映的电影,因而投资方并不愿意在剧本阶段多花钱。但是,近几年大公司已经越来越意识到项目开发的重要性,“我们一般是从初期开始就投入资金(项目开发费),包括开发剧本和其他相关物料的费用,然后一起进行和推动整个开发过程。费用大概占总投资的5%左右,我们设定的目标是,在三年内作品成型,成功率必须控制在80%以上。”

勇于创新——新类型、新导演、新演员都要尝试

去年Showbox出品的中小成本电影《隐秘而伟大》在上映后连续刷新韩国影史十一项票房纪录,最终票房排名年度第5,并被认为首次打开了青少年市场,是一个典型的用新类型、新导演、新演员的成功案例。

郑根旭坦言在项目进行中自己也有过挣扎,“韩国观众一般更喜欢比较有现实感的故事,因此魔幻题材在韩国不那么受欢迎。《隐秘而伟大》是根据著名漫画改编的,究竟是要大程度地改变它的基调,让它看起来更像是一部现实性的电影?还是尝试着把漫画所具有的那种幻想色彩尽量用电影的方式呈现出来?我们一度也为此感到苦恼。几番挣扎后,我们选择采用后者的方式,就是想尝试做一下这种幻想型的故事,充实一下这个类型。”

导演方面,虽然张喆洙此前的残酷风格跟《隐秘而伟大》并不符合,但郑根旭还是希望给他一个机会,“首先导演的执导能力是可以肯定的。这个电影的后半部也有一些动作戏,可以发挥张导演擅长的部分,而前半部分那种比较喜剧温情的类型又是他本人特别想尝试拍摄的故事类型。”

起用当时尚未主演过电影的金秀贤作为主演,也被证明是一次成功的尝试。他首次“触电”和全智贤合作的作品,就是由Showbox出品的《盗贼同盟》。郑根旭介绍说,金秀贤虽然在《盗贼同盟》中戏份不多,但人气却高的惊人,所以在“考虑到演员戏路要比较宽、观众喜爱的程度,还有其他的很多因素后,最终决定选择由金秀贤来出演《隐秘而伟大》”,事实证明,Showbox的这次尝试大获全胜。

目前,Showbox运作的影片《江南布鲁斯》正在拍摄中,该片由因《继承者们》在亚洲爆红的“大长腿”李敏镐担纲主演,据郑根旭透露,《江南布鲁斯》将会在中国上映。

新导演≠低质量,有人花5-7年写剧本

从去年到今年,很多电影公司大量起用新人,在郑根旭看来虽然冒险但也具有合理性,“新人导演多数通过执导短片等锻炼了执导能力。我们在使用新人导演的时候,希望他们能在创作上带来全新的视角,以及具有独特色彩的东西。加上专业工作人员(摄影导演,剪辑师,剧本编剧等)的从业能力近年有了很多提升,所以即使新人导演在经验上有些不足,旁边的专业人员也可以帮助他顺利完成拍摄。”

郑根旭认为,新导演并不意味着稚嫩和不成熟,“韩国新导演有个特点,他们自己会写剧本,具有企划开发项目的能力。基本上他们在学习如何导演的同时,也会花5至7年的时间来开发自己的项目,其中一些已经有了很高的完成度。”

调查韩国电影-产业篇:制作费票房全部公开透明

到底应该“导演中心制”还是“制片人中心制”?这个话题在国内电影界一直争论不休。在韩国,到底导演和制片人,谁能为一部电影最终的好坏负责、谁能说了算呢?

导演心情不好可以随时收工

KAFA院长崔益焕毫不犹豫地表示,在韩国,导演的权利很大,“韩国的剧组一切都以导演优先,导演有很大的权限,比如住哪啊吃什么,这些事情都是以导演的喜好来定。在五六年前,导演可以根据自己的意志暂停拍摄进度,比如工作人员准备了很长时间,布景都弄好,导演突然觉得天气不好、光不对,就可以一整天不拍。即便导演说心情不好今天停工,制片人也会尽量包容导演。现在这个情况会好一些,但导演的权力依旧很大。”

在崔益焕看来,“导演中心制”是理所应当的,他们觉得“导演是剧组的核心,片子怎么拍、怎么让它更好看,都是导演要去考虑的,导演是剧组最重要的人。”而导演的创作状态决定了片子最终的呈现品质。

导演李容周发现,中国电影好像比韩国更商业化一些,“我跟中国制作方、导演有接触,我觉得中方模式更像好莱坞的风格。韩国也会慢慢地转换成更商业化的形式,可是作为导演我不喜欢这种方式,还是喜欢导演为帝、为王的感觉,可是没有办法,只能慢慢地接受这一点。”

演员片酬低,顶级演员也才600万

韩国演员的片酬,比大家想象中低得多,在一部电影的总制作费中,通常只占一小部分。

比如《盗贼同盟》的演员阵容在当时被认为是超豪华阵容,“天价片酬”也引起韩国媒体的热议。SBS电视台的《一晚的TV演艺》节目就对这些演员的片酬进行了一次大公开:金允石6亿韩元、全智贤3亿8000万韩元、金惠秀3亿7000万韩元,金秀贤8000万韩元。换算成人民币,分别是360万、228万、222万、48万。

金允石和宋康昊一样,是韩国片酬最高级别的演员,据说这两年因为市场不错,一线演员片酬也从6亿韩元涨到了最高10亿韩元(约600万人民币)。以宋康昊主演的《辩护人》为例,纯制作费只有42亿韩元(2520万人民币),宋康昊的片酬还不到总制作费的四分之一。如果放在中国,这全部的制作费都不够一个顶级男星的片酬。

行业不景气时,演员曾集体降片酬救市

韩国演员片酬为啥那么低?除了市场有限以外,还跟2006-2007年韩国电影市场跌入谷底有关。当时,为了挽救韩国电影市场,大部分明星主动降低片酬,改为基础片酬+利润分红的模式,使得韩国的中小成本电影既能保证制作资金,又可以请得起大明星。韩国电影人自上而下的团结精神,支撑他们走出低谷,除了导演能剃光头明志,韩国演员也能降片酬救市。

所谓利润分红,是指电影实现盈利后,演员可以得到一定比例的利润分成。每卖出一张电影票,刨除附加价值税10%、电影发展基金3%,影院可以分成43.5%,制作公司和发行公司分成43.5%(在国内,电影院的分账比例达到50%,发行方和制片方大约能分到43%)。

看上去很诱人,其实也没多少钱。柳承龙主演的《7号房间的礼物》是去年票房冠军,但他最终利润分成仅有1亿韩元(约60万人民币)。

金妼贞分析这一中韩差异时说,“有一段时间韩国也像中国一样,给演员很多钱,结果制作费减少,直接影响到整个作品的品质,拍出很多烂片。票房不好,连带会影响演员自己的事业,所以慢慢这种泡沫现象就没有了,我们现在会根据预算的比例去谈演员的片酬。”韩国也有偷票房吗?制作费和票房全公开透明

对于一个成熟的电影市场,数据的透明、公开是重要的第一步,也是无论如何都绕不开的一步,韩国电影已经基本实现了这一点。

制作费透明度高,电子化管理

在国内,不时会有投资方抱怨导演、制片主任“黑钱”的报道,而在韩国,制作费则相对透明。

郑根旭介绍,“韩国的制作方、相关工作人员和像Showbox、CJ这样的投资发行公司,会通过专门的电算网来进行制作费管理和预算执行。因而这个部分的透明度得到很大提高,投资方和其他方很难在执行环节上黑钱贪污。”

金妼贞说,“投资公司要求很严格,每一个款项的理由都需要汇报,哪怕花一分钱也要给个理由,不会出现钱不知道花到哪儿的现象。投资公司本身做预算会很细致,如果你超支了,一定要有理由来跟投资公司报批才行。”

通过电影的品质也能看出,韩国电影在制作费上的水分很小。60-70亿韩元(3600-4200万人民币)之间算是中等成本,超过百亿韩元(6000万人民币)就算是大制作。而像超过150亿(9000万人民币)这样的超大投资,一般都选择在寒假和暑假这样的观影旺季上映,并且要达到500万以上的观影人次(约2.5亿人民币票房)才能保本。

对于韩国导演来说,一但自己的影片没能达到预期票房,就很难找到投资人拍摄下一部电影了。曹义锡执导的《寂静的世界》票房惨败,沉寂7年之久无片可拍,去年终于凭借《监视者们》翻身。

过去也有偷票房,现在都联网了

从2004年开始,韩国电影振兴委员会在全国各地逐步建立起在线联网的韩国票房信息系统——综合电算网,对全国电影院的销售情况进行在线实时统计,确保透明和准确的统计数据。

调查韩国电影-产业篇:制作费票房全部公开透明

以《鸣梁》为例,在韩国电算网上公示出的各地区的票房统计数据(图中部分城市未全部翻译)

这个网站完全对公众开放,在上面可以查到每部电影每天的票房数据、观影人次、放映银幕数乃至地区的分布,票房数据基本能覆盖到全韩国所有影院。

金妼贞说,韩国以前也有偷票房的现象,但有了综合电算网之后,随着电子化数字化,现在已经全都透明了,“建立透明的数据系统需要国家出面推动,韩国地域小,相对容易管理,中国还需要过程。”

除了传统的影院发行外,韩国电影振兴委员会也拓展了网络发行渠道,建立起公共的在线交易网站,观众可以进行合法下载并支付一定费用。而像国内可以在线观看正版电影的情况,在韩国是没有的。

总结陈词:

之所以调查韩国电影,是希望为中国电影现阶段的浮躁和乱象找到良方。但当一个个采访做下来,突然觉得有点荒诞,像是一个生病的人问一个健康的人:你为啥这么健康啊?人家除了干笑两声:正常吃饭、正常运动,还能说啥?顶多再安慰你一句:你看着气色还行啊!病总会好的!咽下去没说的那句肯定是:药不能停……

生病其实不可怕,韩国电影也是从拼大片、拼片酬的泡沫阶段走过来的。真正可怕的事,是当我们身处泡沫中,还感觉自己萌萌哒。

特别鸣

天影集团 | 天影资讯 | 天影作品 | 天影院线 | 旗下产业| 剧本中心 | 天影论坛 |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