语言/Language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天影资讯 >> 行业聚焦
中国青年导演现状:“十个导演 九个坎坷”
2014-10-15  天影集团

 

由电影频道等单位打造的“中国影响力青年导演剧情短片创作季”中的集训营活动已经结束。作为此次活动的选拔评委,笔者近日来密切关注着这些青年导演的最新活动进展。回顾他们从选拔开始一路走来的历程,笔者有话要说。

该创作季8月初即在北京发布了超豪华的“筑梦师”阵容,为青年导演保驾护航。包括艺术总指导张艺谋、总导演成龙、剧情短片总导演唐季礼、文学总顾问王蒙等,齐力助青年导演圆光影梦想。创作季的优胜者将参加张艺谋导演的北京冬奥会申办宣传片的拍摄,获得百万创作奖金,并荣膺“金羽毛”奖。这次活动的名号在正式发布前有过更动,“剧情”两字是在张艺谋的提议下加入的,突出了本次活动选拔的是“讲故事能力强”的新导演。

报名参评的共有60位导演,考试分两个板块:笔试加过往作品呈现占60分,面试占40分。笔者参与的面试组由5人组成:除身为影评人的我之外,还有导演康洪雷、编剧汪海林、摄影师赵晓时和电影频道创作部主任董瑞峰。评委们的专业技能和知识谱系多样,为的是对参评者进行全方位考察,不使任何一技之长埋没。

一天半时间面试60位导演,工作强度不小。最初试图面面俱到地了解一个人,导致拖堂严重。后来大家终于明白,无论怎样追问,有限的时间内所能做到的只是对基本表达能力和沟通能力的了解,越是专业的技能,越是无法迅速阐释。于是大家改变战术,每人都攻其一点,不及其余,进度大大加快。

导演是一门实践性很强的技能,有人说的比干的好,有人干的比说的好,把现场考试加作品鉴品结合起来,才能较为准确地判定其水平。尽管如此,还是有些“奇葩”在短时间内给我们留下了深刻印象。“奇葩”非贬义,专指一种从芸芸众生中脱颖而出的本事。执着的人,总会不加掩饰地流露心结;有才的人,总会不经意间放射光华;多思的人,总会在普通的话题上别有所见;而喜感的人,总能让考场充满欢乐的气息。

有一位男导演,年龄不大但带着“劫后余生”的气质。他对自己的专业技能既自信又不放心,对剧情片的拍摄既充满向往又心怀恐惧。他差不多在10年前就在一位业界大哥的支持下独立导演了一部院线电影,但那是一次噩梦般的经历。在剧本阶段就接近崩溃,老想一个人去庙里坐坐。开机之后全面失控,天天有100多人问他“怎么办”,还有几十号人问他“为什么”,这回是彻底崩溃。影片上映后票房不佳,一贯学业优秀、自视甚高的他深感挫折,转行广告片的拍摄,一边谋生,一边疗伤。在广告片行业干出成绩后,他想借这次机会复出剧情片的江湖,向同行证明自己能干漂亮的活儿——这是一个典型的没有做好准备就来了机会的例子,年轻的他没有接住天上掉下的馅饼,反倒身心受创,至今战战兢兢。笔试组说他的作品很给力,面试组也被他的坎坷和真诚打动,他晋级了。

有一位女导演,相貌姣好,气质干练。她学过民族乐器,做过影视演员,出国留学之后,选定了导演的职业。她说自己不想当演员是因为身材太高,不好配搭档。她也说自己不喜欢演员的被动,想对作品有更大的掌控力。她的作品赢得了审阅组的一致认可,同时以清晰的表达赢得面试组的首肯——任何时候,形象出众的人总会有印象加分,如果专业也跟得上,就不可能成为遗珠。她晋级了。

有一位男导演,年轻英俊,家境殷实。他上大学修的是法律,工作之初在家族企业中任职,之后听从内心的召唤当了导演。他承认自己是“富二代”,但又非“含着金钥匙出生”,父母打江山的过程中有他的帮衬,严格说起来是“富1.5代”——焦虑是年轻人的通病,不焦虑的人容易赢得好感。他晋级了。

有一位女导演,短片都拍成了,长片都在筹备之中。她有一个关于盲人足球的长片剧本,在剧本赛和创投会上屡获大奖,就是找不到实心实意的投资人。偶尔也有人愿意投,但前提条件是别人当导演。按圈内惯例来说,电影投资风险大,谁也不愿意把宝押在一个新人身上,换导演是正常的。但她认为那是“自己生的孩子交给别人养”,坚决不干。岁月蹉跎,满腹心酸,不改其志——执着总是动人的,她晋级了。

有一位男导演,简历上说自己是“中国第八代导演的领军人物”。这个标签引起了评委的极大兴趣,反复追问他“第七代怎么分”“第八代都有谁”,他却只是轻描淡写地推说“媒体写的”,说不清楚。他是参赛者中少见的有院线作品的导演,但他现场表述极其平淡、本分。康洪雷一再让他“狂妄”起来,把“第八代导演”的名号担起来,他谦虚如初,避不接招——有一类年轻人,失陷在琐碎的具体工作中,行为古怪,言不及义。因为作品风格独特,他仍有前进的机会。

有一位女导演,穿着长袍、戴着佛珠上考场,不慌不忙,徐徐道来,她一句话把评委逗乐:拍片没钱,父母投资。有一位男导演,在一部院线片中做过副导演,导演和大腕意见分歧时,全靠他的说合,那段日子好生辛苦。他们也晋级了……

经过两组评委的合议,有机会前往贵州集训营的青年导演名单产生。两天的面试之后,我对中国青年导演的现状有了大致的了解,有以下三点感触。

首先,他们再也没有当年张艺谋、陈凯歌那一代毕业一两年就担纲拍摄大电影的机会,多数人怀揣院线电影梦,却只能拍广告片、微电影、宣传片为生。因了梦想和现实的撕裂,焦虑感普遍存在。

其次,女导演普遍擅长交流、沟通,能说出标准答案之外的个人想法,以情动人,所以虽然女导演人数偏少,但入围率高。

最后,数码时代,全民视频,导演的门槛着实降低了,可是高手不多。院校教育普遍脱离艺术和技术,转为修养教育,似乎也无力为行业输送技能高手。于是,片场学徒工和跨界的明星名人成了导演的中坚力量,无名的“专业导演”出头难上加难。

不管是叫创作赛还是创作季,总归是给未成名的青年导演提供了展示自己的舞台。其中至少有10名导演将获得百万元投资,拍摄参赛的剧情短片,优胜者有机会签约电影频道,甚至加入张艺谋冬奥申办宣传片的团队。“十个导演,九个坎坷”,这是有志于剧情长片的青年导演的现状。这次创作活动也不可能从根本上改变业界生态,但至少是提供了几道出口和一线光亮。中国电影最大的隐忧就在于导演的后继乏力,解决这个问题不能仅凭电影频道一家的力量,而应该是电影界在更高层级和更大范围内展开自救运动。

天影集团 | 天影资讯 | 天影作品 | 天影院线 | 旗下产业| 剧本中心 | 天影论坛 |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