语言/Language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天影资讯 >> 行业聚焦
韩国电影产业现场篇:每人每年进4次电影院
2014-10-13  天影集团

 

    当我们在回味这个暑期档的乱象时,正能量却从韩国传来——20天,近1500万人观影,韩国本土电影《鸣梁》超越《阿凡达》成韩国影史票房冠军!《鸣梁》是个啥片?抗倭海战主旋律大片!能想象吗?同样题材的国内也拍过《甲午大海战》,可是……

  当然,对不差钱的中国市场来说,再高的票房也不稀罕。而真正让我们惊诧的,是韩国去年诞生了一批像《辩护人》《恐怖直播》《素媛》这样的口碑票房双赢力作……其描写生活之真实、抨击现实之犀利,震碎了对韩国电影认知还停留在《我的野蛮女友》这类爱情喜剧的网友三观:原来韩国电影跟韩剧是两个世界!

  中国电影和韩国电影显然也不在一个世界,“他们有改变国家的电影,我们有改变电影的国家。”——这是中国影迷给《辩护人》的“神影评”。韩国电影的世界到底长啥样?牛在哪儿?《贵圈》必须带着各位观众跨过黄海,近距离地看一看!

  韩国的暑期档啥样?抗日主旋律超《阿凡达》

  下了飞机不啰唆,直奔电影院。

  彼时,由河正宇、姜栋元主演的《群盗》刚上映一周,不仅打破韩国影史首日票房纪录,还轻松把两部好莱坞大片《驯龙高手2》和《猩球崛起:黎明之战》挑翻在马下。没想到,《群盗》的纪录仅仅保持了一周,就被《鸣梁》各种刷新了……

  总统看完都说好的《鸣梁》,票房超过《阿凡达》

  该片据韩国电影振兴委员会统计数据,截至8月16日中午11点半,《鸣梁》累计观影人次为13,627,153人,超过了《阿凡达》13,624,328人的成绩,成为韩国电影史上最卖座的影片。更可怕的是,《鸣梁》完成这一“壮举”只用了18天,《阿凡达》却用了近2个月。截至8月19日凌晨,《鸣梁》累计观影1,489万人次,票房共计1150亿韩元(约6.9亿人民币),仍继续高奏凯歌不断书写历史。

  为什么想看《鸣梁》?腾讯娱乐记者在首尔龙山站(这里曾是《韩城攻略》的取景地)旁的CGV电影院随机采访观众,一对80后情侣毫不犹豫地说:“因为伟大的李舜臣将军啊!”

  李舜臣是谁?他是韩国妇孺皆知的朝鲜抗日名将,在首尔光化门广场(相当于我们的天安门广场)上,就立着他的雕像。《鸣梁》讲述的,正是他在1597年,率领12艘战船战胜日本330艘战船的故事,史称鸣梁海战。

  “我很惊叹我们国家也能拍出这样的海战戏,是一部让人能够再次去思考李舜臣将军伟大之处的电影。”韩国观众在互联网上盛赞这部电影, 连总统朴槿惠也在观影后发表感言,希望大家学习电影里“官、民、军一起克服困难的精神”。

  分分钟都在死人的韩国“水浒”,其实是娱乐大片

  在《鸣梁》之前,率先打开暑期档胜局的,是另一部古装动作大片《群盗》。

  《群盗》以朝鲜哲宗时期为背景,讲的是绿林好汉斩杀贪官的故事。虽然电影场面惨烈,分分钟都在死人,但导演尹钟彬用炫酷的武打动作、精致到每个像素的视觉呈现、想象力和幽默感十足的配乐,让《群盗》成为一部名副其实的娱乐大片,毫不沉闷。最后河正宇用手摇式连环炮向敌人开火的画面,燃爆全场,影厅里不乏激动鼓掌的观众。

  我们有幸参加了《群盗》剧组在釜山的见面会,不仅在后台见到了霸气外露的“糙哥”河正宇(我发誓,他真人比在《恐怖直播》里还要帅!),也采访到了该片的导演尹钟彬和主演姜栋元。

  尹钟彬导演坦言他的创作灵感来自《水浒传》:“韩国也有些类似的故事,但中国小说《水浒传》对我的影响是最大的。在风格上,也受到了中国武侠片和美国类型片的影响。”

  姜栋元现实中则是个有点羞涩的帅气暖男,他见到我们开心地说:“这是我第一次被中国媒体采访!”他在片中凭借俊美的外形和潇洒的动作戏成为人们关注的焦点,“中国电影里有很多舞剑的场面,韩国电影里却很少,这次是一个新的尝试,我们尽量做好。”目前还没接到合拍片邀约的他,表示很期待和中国电影人合作。

  本土古装大片占领暑期档,不用“保护月”也完爆好莱坞《鸣梁》上映后,和《群盗》加起来的排片量高达51.7%,完爆好莱坞。还有两部同样投资超过百亿韩元(约6000万人民币)的本土新片《海盗》和《海雾》也相继入市。《海盗》是合家欢的韩国版“加勒比海盗”,《海雾》则是由奉俊昊担任制片人、《杀人回忆》的编剧沈成宝转型为导演的处女作,也是新生代偶像朴有天参演的首部电影。四部大片分属韩国四大发行公司: CJ希杰、Showbox、Lotte乐天和N.E.W,各家都把拳头产品押在了这个最大的档期上。

  没有“国产保护月”的韩国,观众的选择其实十分多样化。此外,漫威漫画改编的《银河护卫队》、真人版《忍者神龟》、美国动画片《火鸡总动员》、《名侦探柯南剧场版》,也都陆续在这个暑假对韩国大银幕进行密集“轰炸”。获得奥斯卡最佳原创剧本奖的口碑佳作《她》,也可以在电影院里买到票。

  7月韩国电影观影人次与票房收入分别为1023万(市场占有率51.5%)和793亿韩元(约4.8亿人民币),同比增长了172万人次和190亿韩元(约1.2亿人民币),外国电影观影人次和票房则同比下滑。有了各种刷纪录的《鸣梁》,这个数字在8月会更好看。

  韩国人多爱看电影?每人一年看4次堪比美国

  别看韩国整个国家只有5000万人口,观影人次却高得惊人。以《鸣梁》1500万观影人次为例,相当于每10个韩国人中就有3个看过。如果一部电影在中国能达到同样的号召力,那它的观影人次将高达到4.1亿,以每张票35元计算,票房将是恐怖的143亿人民币!

  每人一年看4次,票价只要50块人民币

  去年一年,韩国本土产出总票房94亿,观影人次为2.133亿,首次突破2亿大关。平均每个韩国人一年进了至少4次电影院,和全球人均观影人次最高的美国几乎持平!而总票房高达218亿、每年还以30%飞速扩张的中国电影市场,年人均观影次数仅为0.45——平均每人每两年才进一次电影院。

  值得一提的是,中国目前有2.1万块电影银幕,而韩国只有3000块,是中国的1/7,却产出了相当于中国电影2/5的票房。

  韩国电影票价并不高,2012年的平均票价为43.5元人民币。我们在首尔多家影院实地探访,发现普通2D电影的票价为8000-9000韩元(约48-54人民币),比北上广深等一线城市还便宜。

  如果考虑到韩国去年人均年收入为2.6205万美元(约16万人民币),而中国城镇居民人均年收入为2.69万人民币,最高的上海和北京分别是4.1万和3.6万……拿着高工资买着低价票的生活,真是让人太羡慕了!

  电影院大多开放夜场,半夜2点也能看电影

  当地学生告诉我们,韩国并不像中国有很多团购票,观众在影院官网上直接购票,可能享受到10%左右的折扣。如果想买到更便宜一点的电影票,看夜场是个不错的选择。在中国,一般电影院的最后一场会安排在23点以前。而在韩国,电影院的营业时间则要长得多。

  以《群盗》为例,在首尔清凉里的美嘉电影院,7月最后几天的第一场排片为早上7:05,而最后一场排片则晚至25:40——即第二天凌晨1:40才开场。2个多小时的电影看完,天基本也快亮了。

  这种“25点”、“26点”还有场次的情况,在韩国电影院相当普遍,深受穷学生和某些工作时间自由的白领喜爱。一位在韩国从事娱乐行业的艺人宣传告诉我们,她自己就很爱看夜场电影,通常一场能有十几个观众。票价几乎只有平时的一半,相当于20多块人民币。

  专注拍冤假错案 他们的电影真能改变国家么?

  韩国电影的厉害之处当然不只是体现在观影热情上,事实上,韩国电影本身的过硬质量,才是让观众买单的根本原因。

  去年是韩国电影厚积薄发的一年,年度票房前10里有9部都是国产片。影响最大的是年底上映的《辩护人》,并在中国催生了一句广为流传的影评:“他们有改变国家的电影,我们有改变电影的国家。”

  《辩护人》:让章子怡力荐、窦文涛流泪失眠

  7月底在北京举行的中韩电影交流会上,包括《辩护人》导演梁宇皙、《隐秘而伟大》导演张喆洙、《监视者们》导演曹义锡等一批韩国导演来中国寻求合拍机会。当会场银幕播放《辩护人》中宋康昊在法庭上咆哮“国家即国民”的画面时,台下响起一片掌声……

  梁宇皙并不知道,他执导的这部影片虽然并未在中国上映,但已经在互联网上发酵成近年最受中国关注的韩国电影,许多司法界人士为之动容。连章子怡都在微博上力荐:“一个追求民主、法制、公正为真理而斗争的律师让人肃然起敬。故事改编于韩国前总统卢武铉的真实事迹。在这儿无需再说电影拍得如何了,去看看人家拍的内容吧!”这条微博被转发超1.6万次。就在本月月初,窦文涛在《锵锵三人行》里谈起自己看完《辩护人》后流泪失眠:“中国现在富起来的电影人,都应该去看看《辩护人》。”

  《辩护人》故事取材于1981年全斗焕军事独裁政权下的“釜林事件”,宋康昊饰演的平凡税务律师受到身边冤案的震动,奋而为被刑讯逼供的大学生们进行人权辩护。电影中这个律师的原型,就是后来成为韩国总统的卢武铉。

  要有怎样的勇气,才能直视那段黑白颠倒、尊严丧尽的荒唐年代?《辩护人》在韩国上映后引发观影热潮,以区区45亿韩币(约合人民币2700万)的制作费,获得828.8亿韩元(约5亿人民币)票房,跻身韩国影史前十。

  “冤假错案电影”盛行,反思力度惊人

  事实上,像《辩护人》这类以“冤假错案”为题材的电影在韩国屡见不鲜,并且佳作频出。

  同样由宋康昊主演、奉俊昊执导的《杀人回忆》,就取材于80年代中后期震惊韩国,至今未破案的连环杀人事件。这不是一部普通的悬疑推理电影,作风粗暴的小镇警察,恶劣的刑讯逼供,理性被疯狂逐渐撕碎的查案过程……将韩国民主化进程中曾有过的黑暗和迷茫勾勒得触目惊心。该片也被公认为十年来最优秀的韩国电影。

  奉俊昊在之后的《汉江怪物》《母亲》《雪国列车》等作品中,也都深刻体现了自己对社会的反思和批判。

  去年的《恐怖直播》《素媛》等,也是这类电影中的佼佼者。《恐怖直播》有一个极具商业性的外衣——灾难加惊悚,所有的剧情集中在几个小时之内,发生在一个直播间里:直播灯亮起,恐怖分子打来电话,要求总统亲自道歉,否则继续实施恐怖袭击……比险象环生的剧情更让人震惊的是它揭露社会现实的勇气:政府面临恐怖袭击时互相推诿,态度强硬,不尊重生命;媒体缺乏操守,利益至上,竞争对手之间互相倾轧;社会保障体系缺失,草民受苦被逼成恐怖分子……每一个对于社会现实的拷问,放在任何一个国家,都振聋发聩。

  难以置信的是,《恐怖直播》和《辩护人》一样,都是新人导演的处女作。

  电影能改变现实?《辩护人》导演:我不信

  他们有改变国家的电影?很多中国观众相信这是韩国正在发生的事情。因为有资料显示,《辩护人》上映1个多月后,釜山地方法院对“釜林事件”进行了二审宣判,判决5名被告人无罪,距离一审判决时隔33年。

  梁宇皙导演却向我们亲口否认了这一点,“这个信息有一些错误,2008年的时候,已经有一部分‘釜林事件’的被告人被判无罪了,因为有了这个法律上的支持,我才开始拍了这个电影。电影上映之后还有一个重审是针对另外一些被告人,但是结果就不太好,韩国的法律比较复杂。”

  电影《熔炉》上映后,在韩国产生巨大影响也有乐观的例子,2011年的电影《熔炉》描写的是2005年发生的真实事件:在一个残疾人学校里,校长和老师对未成年残疾儿童长时间进行性侵和虐待。事发后由于黑暗的权钱勾结,这些罪犯得以轻判。

  由于电影上映后产生巨大回响,超过一百万人在网上签名要求政府重启调查。迫于舆论压力,案件得以重审,对当年的罪犯追加了判罚。韩国国会也颁布了加强对未成年人性暴力犯罪处罚的“熔炉法案”。电影结尾时的台词也成为经典:“我们一路奋战,不是为了改变世界,而是为了不让我们被世界改变。”

  “电影能改变世界吗?不,我不相信。”梁宇皙说,“卡夫卡说过这么一句话,来形容文学和现实的关系——冬天用斧头打湖面上很厚的冰,是打不破的,可是会惊醒冰面下的鱼,但最后融解这个冰,一定是春天,不是斧头。电影,就是这个惊醒老百姓的斧头。”

  拍啥都没人管吗?韩国“广电”只分级不审查

  可能有人会惊讶,像《辩护人》《恐怖直播》这么直接批评政府的电影,是怎么通过审查的?他们难道没有广电总局?

  16年前废除审查,目前只有分级

  在韩国的电影院,能直观地感受到“分级制”带来的不同观影体验。在建国大学附近的乐天电影院,其中一间影厅门口就支起了“18岁以下禁看”的告示。在自动购票机上买票时,会要求扫描身份证,来确认购票者年龄是否符合影片分级标准。

  韩国过去也有严格的审查制度,但随着上世纪80年代末民主化浪潮席卷文化领域,放开审查成为可能。1996年10月,一部名为《啊!梦之国》的电影向宪法裁判所提出诉讼,宪法裁判所做出历史性判决:电影审查违反宪法。此类诉讼的胜诉不断累积,加上金大中总统上台后,积极开展电影振兴行动,最终韩国的电影审查制度得以取消,取而代之的是分级制度:全体观众(G)可看、12岁以上可看、15岁以上可看、18岁以上可看和限制放映(R),共五个等级。

  审查制度取消后,各种前所未有的“敏感”题材电影纷纷涌现。1999年,讲述南北韩之间谍战故事的《生死谍变》成为有史以来最卖座韩国电影,更超越《泰坦尼克号》成为年度冠军。在票房前十里,还有全度妍全裸挑战大尺度激情戏的《快乐到死》、韩石圭和沈银河继《八月照相馆》后再携手出演的讲述连环碎尸杀人案的血腥惊悚片《爱的肢解》。

  韩国电影迎来黄金时代,此后连续8年,本土片稳坐票房冠军的交椅,《共同警备区JSA》《朋友》《太极旗飘扬》《实尾岛》这一批令全亚洲观众惊艳的经典影片,都各自打败好莱坞大片成为当年的票房冠军。

  但分级制并不意味着所有影片都能自由上映。去年金基德入围威尼斯电影节的新片《莫比乌斯》,就因为暴力、激情戏和母子乱伦情节被评R级(根据法律只能在“限制级影院”上映,因为目前韩国尚无此类影院,相当于禁止上映),最后在金基德的申诉下,终于在删减了部分镜头后,在第三次审议时获批上映。类似这样的抗议还有很多,我们在采访资深韩国导演金泰均时,他就笑言自己有个朋友就是韩国影像等级委员会会长,常常被这些抗议搞到头大,每次见面都要吐槽。

  韩国电影圣地:从忠武路到釜山

  在韩国,搞电影的人都会称自己是“混忠武路”的,忠武路之于韩国电影,有点像好莱坞之于美国电影。

  忠武路位于首尔繁华的商业中心明洞附近,上世纪50年代,这里是电影人聚集的圣地,设在忠武路的电影公司曾多达71家,各色制片人、导演、演职员进进出出在忠武路大大小小的咖啡馆。

  直到现在,我们在忠武路仍然可以看到这些咖啡馆,但这里已远没有我们想象中繁华,只有挂满各色新片海报的大韩剧场还算人气不错——1955年开馆的大韩剧场是首尔具有代表性的电影院之一,也曾一度是韩国最大的影院。80年代末,随着大的财团进入电影界,小制片公司纷纷关门,忠武路由盛转衰,现在只剩一个精神象征。

  现在,韩国的电影圣地已经转移到了釜山,一年一度的釜山电影节是亚洲文化盛事,再加上迷人的海滩,让这里有着“东方小戛纳”的美称。

  韩国的“广电总局”——KOFIC

  韩国也有和我们的广电总局职能类似的机构,叫韩国电影振兴委员会(Korean Film Council),简称KOFIC,是一个半民间半官方的组织,隶属于韩国文化体育观光部,资金主要来源于政府预算。2013年底,KOFIC的总部也从首尔搬到了釜山广域市的海云台区,就在釜山电影节的举办场地“电影圣殿”旁边。

  KOFIC的职能主要包括筹集电影发展基金、支援国产电影的制作、支援韩国电影的项目开发、支援艺术影院等,从调查研究、培养人才,到为本国电影提供经济、技术上的帮助和支持。KOFIC运营的电影票统计电信网,任何人都可以在上面查到电影的实时票房信息。KOFIC旗下的韩国电影学院被称为“韩国电影军校”,培养出了奉俊昊、许秦豪、金泰勇、崔东勋等一批知名导演。

  相比起管理职能,KOFIC的服务职能显得更加突出。过去12年里,KOFIC旗下的电影发展基金,为602部电影投资了4,812亿韩元(约28亿人民币)。在韩国电影处于低谷期的2005年,委员会和投资联盟共投资391亿韩元(约2.3亿人民币),参与拍摄48部影片,占了韩国当年拍摄的82部影片中的一半以上,为鼓励中小成本、新人新作、激活韩国电影制作做出巨大贡献。

  给韩国导演画个像?金泰勇娶汤唯逆袭奉俊昊

  在自由的创作氛围下,一批优秀的韩国导演诞生,他们所创作出的优秀作品,才是韩国电影安身立命之本。本次探访之旅,我们采访了多位优秀的韩国导演,也对他们有了一个感性的认识。

  “光头运动”——他们能为电影去死

  最能体现韩国导演血性的莫过于“光头运动”。1999年,为了抗议韩国加入WTO后开放外国电影配额,韩国电影人发起大规模示威游行。包括韩国导演领军人林权泽、姜帝圭在内的电影人甚至剃光头在首尔光化门等地静坐抗议,震动全国。韩国政府迫于舆论压力,决定继续维持每家电影院的每个放映厅一年必须放映满 146天本国电影的银幕配额政策。这对于保护韩国电影工业不被好莱坞彻底击垮,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

  光化门在韩国的政治地位相当于北京的天安门,而“剃光头”抗议在韩国是很严重的事情,“比剃光头更严重的就是自焚了。我们为了韩国电影的存在而剃光头发,让大家都知道这是一件非常严重的事情,为了电影我们甚至可以去死。”林权泽在后来的一个采访中如是说。

  金泰均导演告诉我们,当年几乎所有的韩国导演都参加了光头运动,他也不例外。韩国导演们在私底下联系得并不多,只是在釜山电影节碰面的时候会相约喝个酒,参加抗议也都是自发的。

  韩国导演不仅通过电影反映社会,也亲身参与到公共事务中。最近,韩国导演奉俊昊、朴赞郁等人就为了督促“岁月号”特别法整改,表示要参与由沉船事故遇难者家属所举行的断食一日示威行动。

  韩国导演性格内敛,“太不像导演了”

  和韩国电影“铁肩担道义”的血性相反的,大多数韩国导演在现实生活中的性格都颇为腼腆内敛。

  比如《辩护人》的导演梁宇皙,在采访中完全不会对社会意义、启蒙价值夸夸其谈,反而一再谦虚地表示,在拍摄过程中更多是考虑如何让观众觉得好看;《隐秘而伟大》的导演张喆洙就像是个羞涩的大男孩,说话声音很小,腼腆一笑的样子倒是很像韩寒。

  5年前,中戏的一位老师在某交流活动上接待了四位韩国导演——朴起墉、金义石、金泰勇、许秦豪,随后在博客里写道:“他们太不像导演了。走在北京的街头,别人对他们的职业和身份的判断绝对不可能是电影导演,甚至绝对不可能说他们是”搞艺术“的。他们衣着简朴,笑容真挚,言辞恳切,态度谦和,有时候甚至小心翼翼。尤其是金泰勇导演,像个羞涩的大男孩,干净朴素,言语温厚。”

  这位老师肯定没想到,他盛赞的这位导演后来成了汤唯老公!

  金泰勇这人咋样?学生吐槽:很屌丝!

  因为成了汤唯的老公,金泰勇一下子在中国火了。事实上,在韩国的情况也差不多。

  我们走访了金泰勇担任客座教授的韩国电影学院,金泰勇的办公室就跟奉俊昊的办公室挨着。学生一脸坏笑地告诉我们:“现在有这样一个玩笑话,韩国最厉害的导演本来是奉俊昊,他拍片最厉害。但是自从金泰勇娶了汤唯以后,他就是最厉害的导演了。因为朴赞郁、奉俊昊这些大导演,都追求用电影反映生活,但是金泰勇却用电影预示了自己的生活,《晚秋》简直是他的真实写照。梦想照进了现实,屌丝逆袭了女神!”

  让我们惊讶的是,我们遇到的每个金泰勇的学生,都无一例外用“屌丝”来形容他。在去首尔之前,金泰勇曾在釜山东义大学授课,一位上过他课的腼腆男学生,在喝了几杯小酒之后,激动地向我们吐槽:“他就是三个字:矮、挫、丑!怎么配得上女神汤唯啊!”那你觉得啥样的人能配得上汤唯?“唉,怎么也得长得跟玄彬差不多啊!”——我们在采访中发现,韩国人对汤唯绝对是真爱,是心目中的头号中国女神。

  金泰勇上课啥风格?学生们众口一词:超级自恋!比如在给学生拉片看《八月照相馆》时,他会特别指出“某某段落就是我拍的!”——当时金泰勇还只是一个小小的导演助理。不仅如此,他还会“炫耀”自己在该片中曾出演过角色,而实际上只是个连正脸都看不清的路人甲而已……(汤女神和金导别生气,他们一定是羡慕嫉妒恨!)

  金泰勇最厚道的学生大概是新人导演李勇胜了,他的处女作《十分钟》几个月前刚在上海电影节获得“亚洲新人奖”评委会特别奖。对于金泰勇的上课风格,他尴尬地笑了笑:“你们去上一下就知道了。”

  不过,作为同僚的其他韩国导演,对此事的态度就比学生们淡定大方得多。《建筑学概论》的导演金容周笑说:“我跟他关系很好,无法想象汤唯居然成为我弟媳了!韩国的新婚夫妇一定要在新房里招待朋友,我让金泰勇一定要招待我,我想看看汤唯给我们做饭的身影!”

  总结陈词:和很多国内观众一样,大概有十年没怎么关心过韩国电影了,直到像小鱼一样,被《辩护人》“敲打冰面”的声音唤醒。这样的题材,这样的电影,离我们已经太久太远。然后又陆续看了《恐怖直播》《奇怪的她》《素媛》《熔炉》《隐秘而伟大》《柏林》《监视者们》……震撼于韩国电影直面现实的勇气和推陈出新的锐气。

  夏日的汉江边上,静得只有知了的叫声,完全无法想象会有怪物从水中骤然腾起,继而在整个城市散播恐惧(《汉江怪物》);走在台风刚刚过境后的海云台海滩,嬉闹的游客也让《海云台》里的灾难场面无处可寻。把未知的世界带到你面前,变不可能为可能,这大概正是电影的魅力。

  在浮光掠影之后,《贵圈》“实地探访韩国电影”第二期将带你深入韩国电影产业,看一部优秀的韩国电影到底如何诞生。

天影集团 | 天影资讯 | 天影作品 | 天影院线 | 旗下产业| 剧本中心 | 天影论坛 |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