语言/Language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天影资讯 >> 行业聚焦
互联网搅局电影圈?
2014-09-05  天影集团

 

    《变形金刚4》上映一周前,各大网络售票网已经发起抢票活动,手机淘宝再度推出19.9元抢两张票活动,覆盖80多个城市的380多个影院。也许观众对这些网上便宜货已经习以为常。

  最近,影院和院线大佬终于“忍无可忍”,公开表示低价团购加剧影院之间的“恶性竞争”。发行界的大佬也坐不住,担心发行公司被各大网络售票网站架空,就像嘀嘀打车把出租车公司架空一样,“以后一些大片发行,可能不去找光线乐视,也不找万达了,直接找各大网络售票网站就可以了”。这只是互联网“染指”电影业的冰山一角。

  互联网“颠覆”了餐饮业、图书出版业、旅游业,现在电影业也迎来了新一轮变数。除了电影发行、放映环节,互联网公司其实已经“染指”了电影的制作环节、营销环节。博纳影业老板于冬说,“未来电影公司将为阿里巴巴、百度等互联网公司打工”,瞬间引起热议。有中国电影“活化石”之称的电影人高军直指进入电影业的互联网公司为“搅局者、投机人”。

  淘宝亲爹、“娱乐宝”亲爷爷——阿里巴巴的高层负责人迅速回应:“我们不做内容,我们为电影嫁接互联网思维,创造新的商业模式。”互联网界另一大佬、新浪首席运营官杜红则认为,“互联网对电影行业的介入,不能是颠覆谁,我们只是要做些有意义的、实实在在的事情。互联网的核心精神,就是帮助产业提高效率、降低成本。”

  虽然外面“惊涛骇浪”,上海电影节电影事务部主管范静雯则显得比较冷静,她长期与电影创作者有着密切接触:“互联网公司颠覆中国电影言之尚早吧。无论是娱乐宝,还是格瓦拉,其实对电影本质都没有改变。他们可以售票,他们可以直接投资电影,但是电影大制作没有因此改变。”

  “娱乐宝”成互联网金融明星

  “娱乐宝”诞生不过一年,但是已经成为互联网金融明星产品,被电影界各路人马评头论足。在上海国际电影节,甚至有财经媒体说,阿里巴巴集团副总裁、数字娱乐事业群总裁刘春宁受关注程度完全不亚于评委主席巩俐。

  阿里巴巴副总裁刘春宁表示阿里巴巴将快速地进入数字文化产业,“娱乐宝”只是庞大计划中的一小部分:“我坚定不移地认为,中国电影市场将成为全球最大的市场。我们的电影院、银幕数、观影人次都在快速增加。此外,我们跟美国站在同一起跑线上的就是蓬勃发展的移动互联网产业。中国有13亿人口,有近10亿部智能手机,5亿平板电脑,还有5亿家庭电视屏幕,这些屏幕未来都将是我们电影产业持续发展的基础。”

  风靡一时的“娱乐宝”第一期在今年3月发行,总规模7200万元,有接近30万用户参与抢购,支持了《小时代3》《小时代4》《狼图腾》《非法操作》,以及一款范冰冰打造的游戏《魔范学院》的融资需求。6月13日公布的娱乐宝二期,总规模9200万元,在14日凌晨2时就被抢购一空,接近16万人购买,支持了《露水红颜》《绝命逃亡》《边缘线》《老男孩》《魁拔Ⅲ》五部电影的融资需求。

  以这种速度和规模来融资,是传统电影公司无法想象的,似乎更加印证了互联网是“颠覆者”的说法。

  互联网界、电影界的业内人士难得面对面对话,“忍了很久”的电影界人士,终于“发难”。在新浪潮论坛上,于冬率先对阿里巴巴娱乐宝项目副总监米誉峰尖锐发问:“我特别想问娱乐宝,怎么才能亏钱?”于冬解释,“娱乐宝如何赚钱大家已经看到,我自己特别想知道的是,娱乐宝的风险在哪里?我们拍戏的,赚钱很难,赚钱的制片人是少量,赔钱的是海量。”

  娱乐宝米誉峰略带羞涩的解释中,赫然飘过一句自信爆棚的话:“基于传统的影视行业指标,加上互联网大数据判断,我们会确保这些项目不赔钱。”其实,“娱乐宝”预期年化收益7%,对老百姓投入的资金既不保本也不保底,实际上,它是大玩了一把“粉丝经济”——用户只要最低出资100元即可做“电影投资人”,用行动支持偶像,还有机会获得剧组探班、亲临明星见面的福利。

  对于为什么会选中郭敬明《小时代》系列作为第一期融资项目,米誉峰说除了机缘,还有“经过对我们用户行为的分析,《小时代》比较适合他们,引入互联网运营思路,我们更多发现和关注用户需要什么,而不是硬塞给用户什么。”

  在微博上,郭敬明活跃粉丝数为三千多万,粉丝女性占比为69.35%,男性占比为30.65%.虽然米誉峰语焉不详,但根据过往数据,淘宝用户、特别是手机淘宝用户中,女性是绝对主力。所以,《小时代》拥有强大的粉丝基础、女性拥趸,可谓是非常适合“娱乐宝”的项目。

  资深影人高军深感“娱乐宝”的威力:“娱乐宝让观众有了参与感,让他们觉得这部电影跟我有关系了。从这个人掏钱买票开始就已经锁定了他后面的购票行为,因为他投了电影,他自己会去看,还会鼓动身边的人去看。”高军还爆料,娱乐宝给老百姓7%的“利息”,然后以15%的贷款利率“借给”片方拍片,既是稳赚不赔,也是支持了电影的发展。

  但是,范静雯有不同意见:“娱乐宝刚出来是挺火的,但还是得长期地观察,就像余额宝一样,不够一年时间就逐渐式微了。娱乐宝是全民募资的概念,要大规模地发展起来才会发挥它的威力,但是现在电影工业好像还没到全民募资的状态,现在的票房、包括大家的消费欲望和消费习惯,还没有到那个程度。目前也是集中在一二线城市、二三十岁年龄段的观众比较喜欢看电影。但其实,二三十岁的人并不是最具有消费力的人群。”

  互联网瓦解传统电影

  阿里巴巴、百度是千亿元美元市值的互联网公司,财大气粗。传统影人担忧,互联网公司来投拍电影,挤压了传统电影企业拍片空间,而且这些公司不缺钱,可以轻松砸几部片。此举的后果将是进一步压缩中小电影公司的生存空间。

  除了刚刚提到的娱乐宝,今年3月,阿里巴巴斥资62.44亿港元收购文化中国60%股权,随后文化中国宣布更名为阿里影业。据报道,百度CEO李彦宏在今年2月投资了一家洛杉矶电影制作公司,首个项目将打造一部名为《悟空》的3D动画电影,预算达4000万美元。

  上影集团总裁任仲伦认为,互联网瓦解了传统电影的制作方式,电影企业必须适应年轻观众,“中国传统电影面临改朝换代,在互联网新时代,我们在电影行业干过二三十年,却被没有学过电影的年轻人占领市场,像郭敬明、韩寒代表了80后、90后,占领了电影领域话语权,让传统电影人很困惑。”

  乐视影业有着互联网的基因,虽然刚刚与大导演张艺谋展开合作,《归来》在文艺片中也属于票房不俗,但乐视影业的CEO张昭对媒体直言:“传统电影,只要有类似冯小刚、张艺谋、葛优、章子怡等大腕加盟,就会有票房号召力。而在互联网时代,《小时代》《爸爸去哪儿》没有名导,也没有多少一线明星,但最终的票房收入超过了很多大片。未来的电影制作方式可能真的不需要大导演、明星,谁在网络上很火就可以用谁。”

  “未来,或许谁在网络上很火就可以用谁”此言不虚,这也成了互联网企业进军电影营销领域的一个绝妙脚注。怎么判断一个人在网络上有多火?——看他的微博粉丝有多少、微博转发量有多少,再细化到粉丝的性别、年龄、喜好标签、区域分布等等,都能在拥有5.36亿注册用户数、已经运营了五年的微博上进行数据挖掘分析。

  版权除了营销领域,互联网企业还积极发展网络院线。

  阿里巴巴入股了优酷土豆,百度旗下就有视频网站爱奇艺。据介绍,爱奇艺2014年正式启动“网络大电影”计划,除了在上海电影节期间同步在线展映多部金爵奖影片,还积极成交戛纳、威尼斯、柏林三大国际电影节入围影片项目,实现线上独家播出。

  在今年上影节交易市场,爱奇艺就成交了大卫-柯南伯格执导的《星图》(2014年戛纳电影节入围影片),还有吉姆-贾木许执导的《唯爱永生》(2013年戛纳电影节入围影片)。

  此外,未来的网络影院还试图通过订制的高清电视占领客厅,让人们在客厅付费看电影。

  但是电影人范静雯表示,“就算是4K电视和高品质的音响设备也不能替代电影院里的视听感受。”她分享了一次在影院看波兰导演克日什托夫-基耶斯洛夫斯基经典之作《红》的感受,“因为他是电影诗人,每一次电影配乐都非常好,那一次我从进到电影院坐下,声音一出来,画面一片红色,真的感觉不一样,这跟在家里看电视、看电脑碟片都是不一样的视听享受。”

  范静雯表示,在传统影人心里,始终认为电影与影院是密不可分的,“这个部分反而是视频网站需要去撬动的部分。”而院线大佬吴鹤沪、高军则认为,未来只放电影的不是电影院,未来电影院里,影厅会缩减,而社交配套设施会增加,电影院逐步成为人们社交的场所。

  传统电影人很焦虑

  于冬互联网公司的迅速进入电影业,也引起了传统影视公司的焦虑。

  博纳影业创办15年了,做电影做了20多年的于冬略带焦虑地说,“现在似乎一夜之间,拍电影不再是电影公司的专利了,这对电影行业的冲击很明显。未来传统电影企业出路在哪里?面临着怎样的选择和方向?”

  于冬说:“互联网对电影的影响已经凸显。行业龙头万达院线用了10年时间投入100亿元建影院,去年占到了全国电影票房收入的20%,达到31.6亿元。不过,其票房很快会被像格瓦拉这样的在线票务公司超越。成立不到两年的格瓦拉去年电影票销售额近10亿元,已经超过了绝大多数院线。”

  这也道出了其他电影人的担心,“以后某些大片上映,也许就不用再去找光线、乐视这些传统的发行公司了,去找所谓的五大网络售票网站就可以把事儿办了。那以后片方与发行方的分账等系列事情,都会有了新的变数。”

  事实上,在6月16日,刚刚庆祝过20周年的华谊兄弟,拿出了2.66亿元收购电影票务平台卖座网51%股权。华谊董秘胡明表示,“收购卖座网是公司面向互联网进行转型的动作之一,未来我们会和卖座网的用户、电影观众一起在该平台上紧密互动,包括但不局限于众筹内容、预售观影、粉丝社交等。”这也是传统影视公司华谊兄弟对互联网时代的布局和回答。

  高军说,“电商网络对于电影事业来说,我们有几个评价,是搅局者!是投机人!但是,网络还不能对电影造成颠覆性灾难。刘强东、马云对很多行业都有染指,比如打车,其实出租车公司基本被架空了,他们占领了中间环节。设想以后,中国电影院没有了售票处,数十万的电影从业人员要下岗,他们改变了原来的游戏规则。”

  比起各方热议,长期接触电影创作者的范静雯显得比较冷静:“互联网改变了我们的生活方式,改变了我们打车的方式、电影院售票的方式,互联网现在还为电影提供融资渠道、甚至直接投拍电影,但是电影本质还是没有改变的,在一片喧嚣声中,电影的大制作没有改变。无论怎样,创作者还是需要好的故事、好的剧本、好的演员。”

天影集团 | 天影资讯 | 天影作品 | 天影院线 | 旗下产业| 剧本中心 | 天影论坛 |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