语言/Language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天影资讯 >> 行业聚焦
回扣:贯穿于影视作品生产线上的顽疾
2014-09-03  天影集团

 

随着行业热度的不断提升,以及各路资本的不断涌入,如今一部影视作品的制作成本动辄上千万元,即便过亿元也不再是新鲜事。然而,业内人士向记者报料,看似高昂的制作费用中,却往往夹杂着不为外界所知的回扣支出。回扣,这一贯穿于影视作品生产线上的顽疾,正严重侵蚀着整个影视行业。

剧本想署名先学会“返利”

热播剧《金婚》、《甜蜜蜜》的编剧王宛平于近日发布一条微博,称其此前为某部电影改编剧本,交稿后片方便再无下文。时至今日,该片已经正式进入宣传期,王宛平的名字既没有出现在编剧一栏,也没有收到来自片方的分文报酬。

这条微博一经发出,便引起了业内外的高度关注。青年编剧李女士向记者报料:“片方用了编剧的剧本,不署名、不付酬劳的事情在我们看来早已屡见不鲜。如今知名编剧都要在微博上维权,不知名的编剧生存就更难。你若想顺利在作品中署名、拿到酬劳,还要给制片人一部分回扣,不给就别想署名,更别提拿到报酬了。”

“有的制片人因为掌握财政大权,借职务之便向编剧索要回扣,中饱私囊的事情确实屡有发生。剧本创意本身就属于主观范畴,即便剧本创意是编剧的,影视公司若想不付报酬,对人物关系稍加改动,或者换个时代背景,编剧根本没辙。即便最后诉诸法律,也是编剧败诉居多。”某影视公司策划部相关负责人王先生进一步向记者表示,更多情况下,由于剧本创意本就一般,再加上编剧自身能力有限修改不好,片方就要请专门的剧本医生对其进行修改。最终,为了压缩成本,肯定会减少编剧的薪酬。若改动过大,联合署名或者不署名也是常有的事情。

选角叫高片酬为赚高回扣

当一部影视作品的剧本确定之后,通常就会进入到确定演员的阶段,而在这一环节中也肯定少不了回扣的“身影”。已有五年跟组经验的刘一飞告诉记者:“如今业内外都在说演员的高片酬问题,但有时演员之所以能够拿到高片酬全靠制片人。”

据了解,有时候制片人会和演员提前达成协议,在演员以往片酬的平均水准上叫高一些,多出来的部分就要分给制片人,“比如某演员演一集电视剧的片酬是15万元,制片人在与投资人谈判的时候,就会说该演员的片酬是20万元,那么多出来的部分也许就装进制片人的口袋。对于演员来说,即便是明明知道制片人是在利用自己赚取回扣,也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能够获得角色才是最重要的,尤其是刚刚走出校门的年轻演员”。刘一飞如是说。

“而另一种情况是,如果投资方是点名要求某位演员演出某部影视作品,那么制片人就会直接要出高价,把属于自己的回扣空间预留出来。当然这种情况还是较少的,因为一旦投资方或者演员一方知道实情,制片人往往还要事后解决麻烦。”刘一飞强调,制片人在“选角”环节,往往都是在与导演达成“共识”的前提下暗自操作。

拍摄小盒饭也能做出大“文章”

当影视剧真正进入到拍摄阶段后,“回扣”的主导者便成了生活制片。所谓生活制片,主要负责演职人员在影视作品拍摄过程中,日常生活起居等相关费用的支出。在刘一飞看来,生活制片虽然“揩”的都是小钱,但积少成多,累计起来也是一个不小的数目。

“就拿小小的盒饭为例,如今剧组所规定的餐标都是在15元左右,但生活制片通常会私自将餐标降低,更有甚者用实际只价值5元的盒饭滥竽充数。我们可以算这样一笔账,一个拍摄剧组加上导演、制片、摄影、剧务、美工、录音、演员至少要在30人左右,一天下来,生活制片从午餐和晚餐上拿到的回扣就能将近千元。如果是剧组自己请厨师做饭,其中的利润空间就会更大。这也就不奇怪为什么从业者总是在抱怨剧组饭没法吃。”刘一飞解释道。

据业内人士透露,为了避免投资方查账,生活制片通常会做假账。而要想把假账做得“漂漂亮亮”,首先要疏通好与导演、总制片的关系,也要与“吃、住、行”各个环节上的执行人员做到里应外合,刘一飞举例:“比如用于接送演职人员往返住宿地点的班车,司机有时候就是生活制片的‘自己人’,虚报每日往返的次数,以演员临时有事为由,多报公里数,这样一来就便于生活制片从油费上捞回扣。”

后期求机遇赔本买卖也得接

所有的前期拍摄工作结束之后,影视作品就要立即进入到后期制作环节。在后期剪辑吴女士看来,后期制作是捞回扣的最后一个重要环节。

2010年,吴女士所供职的公司接到一个长达1小时的形象宣传片的项目,“按照片方要求,这个项目在完成后期剪辑的基础上,还要做好调光、调色、特效等,整体做下来的正常报价应该在2万-3万元之间。据我所知,制片人向投资方索要的后期制作费用是3万元,但最后我们真正拿到的劳务费却只有6000元”。吴女士解释道。

记者在采访过程中发现,这种亏本买卖并非只有刘女士所供职的一家公司在做,在“后期”行业中,许多小公司都有过相同的经历。某后期制作公司相关负责人张先生无奈地告诉记者:“小公司通常是靠大项目拉人气,扩大影响力。而所谓的大项目,既要看片子的主创是不是够大牌,还要看其背后的投资、发行方是不是有实力。当遇到大项目时,很多情况下也只能通过给片方回扣的方式来获得机会。尤其在北京,做后期视效的公司越来越多,竞争也越来越激烈,能有片子让你做就已经不错了。”

吴女士告诉记者:“如今不论是导演,还是制片,谁的手上都有几个关系好、经常合作的后期公司,一旦遇到合适的项目,导演、制片便可以轻而易举地凭‘交情’从中获利。而后期公司则从中获名,正是因为双方已经形成了这种畸形的默契,所以回扣之风难以抑制。”

记者手记

莫让回扣成为行业绊脚石

在影视作品生产的整个流程中,回扣已经成为贯穿始终,却又无法回避的行业顽疾。选剧本要回扣、选角色要回扣、选后期要回扣,就连一个小小的盒饭,都被打上了回扣的烙印。

据业内人士透露,某些剧组如今拍一部戏下来,光生活制片能拿到的回扣就能高达几十万元,这甚至相当于某些影片的全部制片成本。以去年香港国际电影节上,直接入围主竞赛单元,被官方推荐为“不可错过的一部电影”——《唐皇游地府》为例,该片的制作成本在30万元左右。

“有些真正热爱电影的人为了找不到投资而整天发愁,最后甚至不惜卖房子、卖车去拍电影;另一些影视行业的人也在整天发愁,他们愁的是怎样才能再多捞一些回扣。”影评人刘畅表示,正是由于后者的存在,才会屡屡挫伤投资者对于影视投资的兴趣和信心,长此以往,则会严重阻碍整个行业的健康发展。

天影集团 | 天影资讯 | 天影作品 | 天影院线 | 旗下产业| 剧本中心 | 天影论坛 |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