语言/Language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天影资讯 >> 行业聚焦
揭秘老片修复幕后:80多位专家花半年
2014-09-01  天影集团

 

6月14日,《舞台姐妹》放映,爆满;6月16日,《阳光的灿烂的日子》放映,还是爆满;6月18日,《教父2》放映,不用说了,当然爆满。

正在举办中的第17届上海国际电影节上,一大拨经典老片占据制高点,抢场次、抢观众、抢人气,让其它参赛或参展新片黯然失色;不得不说,姜还是老的辣,电影再老也吃香。也许有“不明真相”的群众会说,切,老电影有什么好看的,又是划痕又是闪烁还有噪音……

如果你也属于这类“群众”中的一员,不要紧,悄悄跑去上海电影节的“4K修复电影展”,看上两部诸如《教父2》、《出租车司机》、《上海小姐》、《费城故事》之类的电影,然后在和朋友聊天时忽然提高声音来一句“我觉得那个4K修复效果确实要比2K好一点点”,就会立马显得你高端大气上档次。(小贴士:4K是一种分辨率,4K数字电影是指分辨率为4096×2160的数字电影,是目前分辨率最高的数字电影。现在国内大多数的数字电影是2K的,分辨率为2048×1080。目前全国仅有19家影院具备4K数字电影放映技术。)

那么,这些经典老片到底是从哪里蹿出来的,经历过岁月的漫长冲洗它们能风采依旧吗?记者为此特意专访了意大利博洛尼亚电影修复实验室的总监达伯特·普罗C以及协助姜文修复了《阳光灿烂的日子》的电影人利雅博先生,揭开经典老片重现江湖背后的“惊天秘密”。

>>>去哪儿看老电影?上海电影节是“不二去处”

不论你是迷恋阿兰·德龙的眼睛、马龙·白兰度的肉体、阮玲玉的芳容或是陶虹夏雨的不羁青春,上影节都能满足你

如果你对某个电影节的参赛或参展影片实在是提不起什么兴趣,去看看经典老片将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在这方面,上海国际电影节走在了“时代的前列”:从2011年开始,他们找到了一家赞助商?e家手表——瑞士顶级手表品牌,愿意出钱帮助完成部分经典老片的修复工作,3年下来先后修复了《一江水春向东流》、《八千里路云和月》、《十字街头》、《乌鸦与麻雀》、《丽人行》、《舞台姐妹》等6部影片,接下来还将修复《万家灯火》、《我这一辈子》,以及华人大导演吴宇森的成名作《英雄本色》等。

当然,光修复还不行,还得提供放映的舞台:从2012年开始,上海电影节就开始推出“经典修复”单元,不但播放中国的经典老片,也播放外国的,引起国际关注。今年,上海电影节又全新推出“4K修复电影展”,恨不得将《教父2》、《出租车司机》、《上海小姐》、《费城故事》等中外经典一网打尽;另外“姜文回顾展”还重播了《阳光灿烂的日子》。

总之,目前在中国想要看到高品质的经典老片,每年六月的上海国际电影节几乎已经成为一个“不二去处”;只要上其官方网站查查上述各种单元以及各种“大师回顾展”或“向大师致敬单元”,就多半能找到你想看的经典。

由于拍摄年代过于久远,这些影片虽然部分在网上可以找到,但放映效果很难保证——画面有划痕、闪烁,噪音也经常意外光临。不过在影院重映的版本,都是经过2K或4K数字修复过的,不但所有问题一概全无,像《阳光灿烂的日子》还能比原版多出10来分钟的镜头,简直是让人爽得想要尖叫。

>>>修复难不难?《舞台姐妹》80多个专家耗时半年

为了呈现最佳效果,专家们不惜投入大量人力精力,但前提是,这些影片还保存有素材,否则也是无米之炊

谈到修复过程,达伯特·普罗C给记者上了一堂“科普课”。由于博洛尼亚是全球最顶级的电影修复实验室——《一江水春向东流》、《八千里路云和月》、《十字街头》、《乌鸦与麻雀》、《丽人行》、《舞台姐妹》、《阳光灿烂的日子》等片正是出自他们之手,因此这堂“科普课”可谓相当权威。

达伯特说,修复过程说简单也简单,说艰难也艰难,这主要取决于影片的拍摄年代、拍摄质量以及胶片保存的完好程度。

从理论上讲,拍摄年代越久的影片修复起来越艰难:“首先第一步就是找素材(包括底片、拷贝等),1930年以前的电影,很多可能连素材都找不到了,修复也就无从谈起。”比如修复《阳光灿烂的日子》时,底片内地就已经找不到了,最后很多素材都是从香港嘉禾公司那里找的。

在找到底片或拷贝以后,第二步就是把胶片修好。部分影片的年代可能已经过于久远,而且当年在放映或搬运过程中造成了一些划痕或破损,保存过程中又可能发霉、烂掉什么的,现在让要让它完全“破镜重圆”是不大可能的事情,只能是尽量把它粘好或者擦拭干净。

第三步,把修好后的胶片扫描进电脑、数字化,这时候工作人员面对的就是一帧一帧的画面:“我们需要把上面的划痕、缺失用电脑技术去掉或弥补起来,这是整个修复过程中最耗时间和体力的一部分,有时候可能需要数千个小时。”

第四步,修复颜色。第五步,修复声音,去掉噪音。第六步,合成。就这样,经过六个步骤,一部经典老片就可以“重见天日”了。

也正因为修复工作如此庞杂,不少影片耗时巨大。比如今年上海国际电影节的开幕影片《舞台姐妹》由已经去世的谢晋导演拍摄于50年前,修复时分了两个工作组,一组在上海,另一组在意大利。“光意大利那边,80个专家就干了整整半年。”达伯特说。

>>>修复的最高境界是啥?画面清晰更要“还原真实”

达伯特透露说,2K和4K修复相比,后者的耗时大约是前者的4倍左右。记者通过对比用上述两种不同格式修复的影片发现,4K修复影片的画面和声音都要清晰、明快得多,不过达伯特强调说,清晰度并非越高越好,而是要“还原当时的历史真实”,这是老片修复的终极追求或者说最高境界。

先说颜色。达波特认为,颜色的部分是很主观的,红一点、蓝一点、黄一点,每个人的感觉是不一样的:“所以这个部分对修复师来说是最难、最考验功力的部分。”

举个例子,比如说《舞台姐妹》,那是50年前拍的一个电影:“那个时候街道的颜色、服装的颜色、包括人们对颜色的概念跟现在都是不一样的,所以并不是越明快越好,主要是把电影修成50年前那个情况,所以我们会花很多时间去看那个年代的其它电影是怎么样的、跟经历过那个年代的人去谈、当时在影院里放映这个电影是个什么感觉……”

谈到声音,达伯特说:“其实声音也是一样,比如说你去修一个老的1930年代的电影,当然现在你可以把影片做得非常非常好,一点杂音都没有,但是那个年代其实是有很多很多杂音在里头的,所以我们也必须要专注那个年代的电影,要把它修成那个年代的声音。”

总之,达伯特的目的,就是试图“完全还原历史的真实”,为此他和他的团队不惜花费大量时间去研究那个年代的人和事;这不是一群简单的修复师,他们在做着创造性的劳动,而不是简单地把东西修好。

>>>修复的费用和目的?40万-400万不等,为了重现艺术

一部《舞台姐妹》,竟然需要动用80位专家工作半年时间,那修复费用到底有多高,是不是比重新拍摄一部新片还贵?达伯特闻此哈哈大笑,他说肯定没有拍摄一部新片贵:“费用主要取决于影片修复的难度系数,但至少是4万欧元起,最高的也可以做到50万欧元。”换算成人民币,大约也就在40万至400万人民币之间。

另据达伯特透露,意大利博洛尼亚电影修复实验室成立于1992年,目前每年大约要修复60部电影,其中大约有15%是华语电影,大约接近10部,所占比例相当之高。至于他们选择修复电影的标准时什么,达伯特笑言其实决定权并不在他们手里,而是在片商手里,比如上海电影节找到?e家手表后,后者愿意出资,那自然是他们想修什么影片就修什么影片。将经典的电影作品长久留存下来,才是修复的目的将经典的电影作品长久留存下来,才是修复的目的

很多年轻人都投身于创作新的电影,但达伯特却对修复老电影着迷,这是一种什么情节?他说这是因为自己太爱电影:“我很担心有一天老电影会传得没有了,所以必须参与抢救;其实它还是有价值的,将来的电影该怎么去拍,它至少可以给年轻导演们一些参考。”

牵线达伯特、一手协助姜文完成《阳光灿烂的日子》修复工作的利雅博先生也说:“我觉得它的意义非常大,因为电影到明年大概有120年的历史,但是呢,大部分的电影、老的电影现在都没了、看不到,所以我觉得对我们来说,那个保育是非常重要的。必须把以前的东西都留下来,把它保存好,让未来的电影观众都有机会去看一看以前的电影,这也是传统文化的一部分。”

至于将来有无可能协助姜文完成《鬼子来了》的修复,利雅博笑了笑:“现在还没有计划,我觉得难度可能很大,毕竟有些素材很难找到了。”

天影集团 | 天影资讯 | 天影作品 | 天影院线 | 旗下产业| 剧本中心 | 天影论坛 |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