语言/Language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天影资讯 >> 行业聚焦
3D技术:不要把这电影想得很学究
2014-08-29  天影集团

 

今年上海国际电影节参展参赛片的质量普遍好,如果要列一个推荐片单总有种顾此失彼的为难感,可如果只能挑一部看,“触摸3D”单元的《3D铁三角》可能是最好的选择。这部带着实验色彩的拼盘电影只能走电影节的展映路线,不可能在各地大规模公映,而3D的形式又注定了这电影最好的观看效果是在电影院里。相比同单元的其它电影,《3D铁三角》牵扯的话题不仅是技术把视听娱乐往什么方向推进。戈达尔、格林纳威和埃德加·佩拉3个导演以各自擅长的风格制造了视觉奇观,回溯人类“观看”的历史。当感官体验不断被颠覆,电影成为无法预测的变量,殊途同归地回到同一个问题:若电影随波逐流地放弃“影像何为”的使命,技术并不能让它变得更好。

影像美感才是电影院永恒的能量

马丁·斯科塞斯说如果他的导师约翰·卡萨维茨还活着,会用今天一切可能的设备和手段拍电影,但也会用坚定的意志抵御由此带来的另一些东西。其实,《3D铁三角》的几位导演就是这样,他们掌握技术、调侃技术,进而反思技术。

当然,不要把这电影想得很学究。它首先很好看,给人赏心悦目的视听体验。开场第一段,格林纳威的20分钟短片用一个长镜头追溯葡萄牙古城基马拉斯历史上闪光的人物和片段,镜头滑翔于小城古老的庭院、长廊和街巷,徜徉于中世纪的修道院,银幕上一个消逝已久的世界扑面而来又呼啸着擦肩而去。巴洛克风格的华丽观光效果,让詹姆斯·卡梅隆和彼得·杰克逊这些技术狂人羞愧,《阿凡达》和《霍比特人》相形见绌,格林纳威用一个镜头打败一打好莱坞大片。若格林纳威的一镜到底仅是制造室内过山车的观看体验,那未免低看这位“画家导演”。在这个科普历史的段落里,不断出现的字幕不再仅仅是用于补充说明的文字,它们像垂帘和瀑布一样遍布于画面中,文本的功能退居其次,转而成为画面的元素。因此,这个看似时髦炫技的段落又流露了一种老派电影的质感:对布景背景每个细节的重视,画面强调精雕细琢的美感,在色彩和光影的分布中挥洒充分的自由。这种古典端庄的美微妙地传递了对“发达技术”的一点反讽:技术也许正在把电影院变成游乐场,然而影像的美感才是它永恒的能量所在。

观众可以认为这种玩法是“伪3D”

相比格林纳威和佩拉,戈达尔压轴的段落看起来确实晦涩,这20分钟信息量略大,上承他的《电影史》和《电影社会主义》,下启《永别了,语言》,言简意赅,点到即止,以至好些期待看出门道的观众观后感只有一句:“是挺……戈达尔的。”“戈达尔”这个名字已经变成了形容词,他被神圣化甚至于妖魔化。带着常规的眼光看他的电影,哪怕他拍3D,的确是挺不好看,事实上他在过去的半个世纪里从未停止过“攻击”电影的叙事和移情功能。所以,不如换个心态,把他的作品当影像实验来看,会有趣得多。比如这段短片,是把左右眼看到的不同画面分割开,继而又重叠起来形成交融的两层画面。在大银幕上玩这样的技巧,这个80岁的老头是第一人。观众可以认为这种玩法是“伪3D”,可换一种角度,何尝不是调戏了3D技术。

在这段短片之后,戈达尔还再接再厉拍了《永别了,语言》。他对于3D技术,带着戏耍的心态又保持着警惕,就像短片里的一句旁白:欧洲的透视技术破坏了影像,而数码和3D这些技术带来了进一步的伤害。

3D技术落在3个导演手里,格林纳威信手耍得美轮美奂,但指向是和技术狂飙方向截然相反的古典时期;佩拉以黑色幽默风格狠狠嘲笑了技术改变的观影体验;到了戈达尔,是用一封仿佛乱码的电报,传递出近乎悲壮的情愫了。

天影集团 | 天影资讯 | 天影作品 | 天影院线 | 旗下产业| 剧本中心 | 天影论坛 |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