语言/Language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天影资讯 >> 行业聚焦
大佬谈视频网站与电影业:从对手到“恋人”
2014-08-28  天影集团

 

6月16日,腾讯视频、腾讯娱乐主办的论坛《视频网站引领电影业变革》在上海电影节举办。腾讯公司副总裁兼在线视频部总经理孙忠怀、大盛国际传媒董事长兼总裁安晓芬、优酷土豆集团高级副总裁朱辉龙、乐视网网站事业群运营总裁高飞、微信电影票CEO林宁、艺恩咨询总裁郜寿智等人莅临出席。

论坛上,几位大佬都彼此交流了对主题的看法。从视频网站购买电影版权的话题,聊到参与电影投资的看法。从网站用户的购买力和消费潜能,谈到电影消费习惯的变迁,思想碰撞,火花四溅。归纳总结起来九个字,观点多,猛料足,范围广。

除了专业的讨论探讨,诸位大佬在论坛上各自试探彼此口风、互相夸赞的场面,也让本该严肃的论坛显得轻松不少。最逗的是,论坛结束前,各位大佬纷纷借机给自己产品打广告,引发全场爆笑和观众相当踊跃的提问。

以下我们为大家贴心选取了大佬们在腾讯论坛上的精彩对话。

腾讯公司副总裁兼在线视频部总经理孙忠怀谈视频网站影响影视行业的两个利好

谈视频网站对电影的影响:

打击盗版让视频网站受益付费观影延展电影品牌

孙忠怀:老实说,我感觉其他比较大的影响现在也没有看到,但至少现在我看到两个算是利好吧。第一个利好,别的不说,版权费一直在看涨,对于电影生产环节行业,比如说安总这边是利好。但对于互联网公司是利空消息。我觉得现在电影的互联网版权定价开始有一个类似标准的体系,只是这个体系上涨的幅度一直是超出我的心理预期,可能我是比较out了。

第二个利好,我想实际上拉长了电影跟观众交流的寿命,因为一般像我们过往的话,除非看盗版,否则一个电影下线以后就不太容易看到了。现在从电影院院线下来,还可以进视频网站付费区,付费两个月、一个月以后,又可以进入免费区。实际上这对观众是利好的,有助于电影的品牌延伸,这是一个比较好的趋势。

朱辉龙:如果一年之前说视频网站跟电影营销的关系,大部分的电影公司把视频网站当做一个通道而已。过去一年的变化,很多电影公司把视频网站当做营销主战场。因为中国电影观众越来越年轻了,中国电影的屏幕越来越多的在二三线城市,所以互联网是一个很有效的平台,这是第一个。

整个电影产业来说,如果说一年之前,可能大部分走大片的模式,像《失恋33天》的模式还没有完全爆发,在前些年也是不错的类型片,过去一年发现类型片一下子爆发起来了,一个是屏幕多,还有互联网在里面的作用很多,比如说《同桌的你》,互联网重播非常明显的。

视频网站让用户购票行为也发生了改变,比如说刚才跟林宁也聊,有一个购票按纽。我觉得视频网站每天的量那么大,未来在购票,去年我们做了很多尝试,我觉得对于用户行为的改变,这确确实实对电影产业产生了互动、效果。

安晓芬:说到互联网,我觉得从去年下半年就开始,满耳朵、满眼,铺天盖地的都是互联网。作为一个电影公司,电影制作公司,其实我听了,其实是心慌慌的,不知道未来对我们这种冲击是什么样子,尤其像阿里巴巴、腾讯、百度,包括乐视本身已经有了,都在进军主流的电影产业,他们有自己的公司。这个惶恐,过去之后,其实我自己认真的想了一下,互联网或者视频网站的变革,我先说优点,能够给我们带来什么呢?

第一点,其实我觉得先说微信,或者网上购票的平台,这种作为第三方出现,越发达越完善,其实对于我们院线上的电影来讲,更有公信力和监督的作用。因为我们大家都知道,院线投票房已经是不争的事实,如果说我们电影上映的票房不是从院线报过来,从第三方售票网站报给片方,我觉得对于我们整个票房监督市场是非常大的好处,这是互联网带给我们电影人的。

另外一个,从去年开始,从政府、从各方面在打击盗版,使得我们电影的正版得到了很好的保护,第一对我们院线的市场、票房会有一个保护;另外在视频网站收费的这种可能,有一个公正的价格,又让我们看到了希望;第三因为有这样多的一个很好的秩序,各大网站公平的竞争,其实面对一个庞大的互联网人群,未来我们在网上,我自己因为一直在研究一个分帐发行的平台模式,我觉得对我这个模式的这种推广和应用,其实提供了一个无限的可能。所以我惶恐之后是欣喜的。

要说不利,可能就是,我们一些很小的公司,小的电影公司,可能会被这些互联网大佬,或者会被一些资本吞并的可能,可能会被吃掉。最终不管互联网有多么发展,最终还是内容为王,我们自己做好自己的本职工作。一个专业的电影公司,不是一蹴而就的,而是经过多年的专业积累、学习,还有跟国内、国际的合作,形成了你的竞争力,我觉得可能这方面作为专业的电影公司来讲,还是有一定的优势,所以我们做好自己,迎接互联网时代的到来,就对了。

优酷土豆集团高级副总裁朱辉龙揭秘视频网站付费5元看一部电影的规划来自盗版DVD售价5元

谈付费视频的营收模式:

五块钱看片收费跟盗版碟同价版权购买已深入制作中前期

主持人张文伯:我记得差不多一个月以前看到过一个文章(微博),大概是讲视频网站靠购买大片投入付费点播的形式。

朱辉龙:我们最早做互联网电影付费,那时候没有中国电影付费的。那时候六大电影买是很贵的,大部分人都看过盗版。美国有成熟的电影产业链,电影院下来以后经过收费电视、点播、包月,三到四年以后才可以让你免费看。两年半之前,当时我拉着电影频道,还有很多合作伙伴一起跟中国制片人协会推出了一个鼓励中国电影付费的概念,定价定多少呢?五元。为什么?那时候盗版DVD卖的是五元。这是真实的故事。

回过来说,比如说五元定的对吗?经过两年的发展,大家看到现在马路上面,比如说三年前来上海,门口卖盗版碟,现在没有了,我们通过这个把盗版碟市场打了。有一部特别大的电影,在座相信一半人会看过,那部电影DVD,授权给一个DVD的厂家给他,这个厂家说我给你四千张完整的有包装的,当礼品,钱没有,对不起。但是互联网,可能一部好的片子,我看到用户的转化率,过去三年转化率有十倍以上的成长。这个我觉得是特别好的,跟在座所有人支持正版、支持中国电影产业分不开的,所以谢谢大家!

高飞:乐视花了八位数字买了《道士下山》,现在看,我们定价的机制会更加的完善。我刚才以为,聊的是版权定价,后来对用户的定价是五元。所以对于版权这边来讲,你能看到现在,其实不管电影也好、电视剧也好,定价的落差会越来越大。也就是真正优质的作品,它的价格是坚挺的。稍微普通一点的,或者稍微打酱油的,这部分版权的价格几乎可以跟它的院线票房是正相关的。当然不能排除有黑马的出现,如果大样本的看待这个事情,版权价格跟票房表现是正相关的。

为什么《道士下山》我们那早就确定?未来要围绕这部作品,我们可以做全流程营销的。全流程营销的话,面向两个纬度,第一个是用户的纬度,我们让用户第一时间知晓那个作品。一个强势作品有很多的粉丝,包括IP之前小说的读者,会非常关心这个作品从一开始的立项到拍摄,到后期制作,以及到院线的整个进程。这是对用户来讲,必须要实时的跟他保持这样的互动。第二个是客户,之前为什么电影这一块我们很难以广告的模式来维持它的扩大再生产?是因为电影来讲是一个低流量的,对于电视剧来讲,几十集有多次观看和消费,保证流量比较大。对于电影来讲,一部电影看十次、八次,骨灰级的观众了。电影有它的特殊性在,是一个强品牌的产品,所以如果说我们在之前就能够跟广告主或者我们的客户,依托电影的载体,我们把品牌诉求做一个强关联,而且把营销期从之前只是在线上的那部分很少的,延伸到项目拓展、院线的传播期,以及到线上再做组合,这个逻辑就能够变成可能。

朱辉龙:《道士下山》其实谈不上是一个早期的,算一个中晚期的案子。介入算是比较晚的,这有一点像我们过去一年做联合出品,包括《风暴》、《窃听风云》。互联网公司在电影这个平台上面,其实目前还没有大到说一开就介入。这是第一个。

第二个回到整体,提到跟上游的合作,早期的合作,我想提三个点。第一个互联网未来有机会让上游公司敢用新人。为什么敢用新人呢?因为互联网有一个试错,很多可以在平台上面试,试完了再做,互联网让很多新人有机会。比如说《同桌的你》里面的一位,就是新人出来的。早期介入的话,能够通过导演的一些想法,然后到我们后台数据看。这是第一个。

第二个对于早期来说,互联网能够让制作更精准,以现在每天18块节奏来走的,三年左右估计到四万块,意味着各种类型片越来越多的机会,好比在法国有艺术院线,活得非常快,贾樟柯的片子在法国就可以收回成本。互联网让类型片敢去做,找到精准用户。

第三个互联网在上游这个角度,建立一个商业模型,让你整个商业规则更可控。我自己经常朋友说,我说其实看剧本跟互联网投资公司是一回事,都是VC,中国电影投十部电影,一部挣钱,两部打平,七部赔。其实就是风险投资。什么让风险更可控呢?通过用户的行为,比如说在后台可以看到用户喜欢看哪些电影?哪几个演员用户更喜欢?用户在评论之前作品的时候,关注点是什么?什么是用户比较high的?什么是用户痛点?什么是用户不喜欢的?我们这个数据拿出来以后,包括后台,我们在线,我们有付费窗口期,看这里面付费意愿是怎样的,结合起来就变成这部新电影未来投资回报的衡量,这个作品哪些区域爱看、什么年龄层、付费意愿率,可能未来转化成,比如说院线电影票这一块的转化率,这三个点,对上游的帮助很大。某种意义来说,互联网是上游一个很好的工具,很好的一个试错的平台。”

微信电影票CEO林宁爆料网络售票增长很快

谈各大视频网站介入电影制作:

敢直接注资因为版权加强微信开发“微信电影票”

孙忠怀:我一直反复问自己,我们到底为什么做这个事情?可能朱总,你们做得比较早,你们想得明白了,我坦率讲,到现在没有真的想清楚。因为什么?大概算帐可以算得出来,整个,据说2013年全中国电影票房才217亿,你分配给制作公司的钱就更少,分配给制作公司的钱更少,这里面刚刚讲变成风险投资了,一部大赚、两部持平、七部亏。

因为很多人讲,BAT进军电影行业,我觉得这个决策逻辑讲不通,实际上变成一个很大的资源、资金,进军到整个营业额天花板非常低的一个领域。别的不说,资金成本不谈,钱放在银行也是放。至少我们团队执行的精力,我的注意力分配很不划算,而且我要跟老板讲得很明白,一直反复劝说,老板,这个行业特别光鲜亮丽,整天走红地毯,但不好意思,第一,现在我们有很多钱投不进去;第二,投进去很可能是有去无回,肉包子打狗了。这个事情让你觉得没有道理,所以我们左想右想,很多机会就没有了,过去了。

最近我感觉我稍微想通了一点点,跟刚才朱总讲的有一定关系,就是我觉得可能随着版权市场的进化,慢慢的尊重版权意识,尊重创意产业的核心价值,这个生意在互联网上面,看到希望了,以往你让几大著名盗版公司没有被镇压的时候,你是看不到希望的,感觉是特别绝望的生意。现在我觉得慢慢的,如果观众又喜欢看内容,院线的时间又那么短,在网上找盗版又不像过去那么容易的前提下,就是你尊重版权意识,围绕版权做生意的话,慢慢变得有可能了。

举例说,朱总,一部电影,点播五元。包月会员,一个月按照,可以看所有电影,设二十元、三十元。三十元相当于去一线城市打折才能买到电影票,不打折拿不到的。现在用林总微信电影票都拿不到三十元的。

主持人张文伯:腾讯有包吗?乐视?

高飞:我们覆盖的终端比较多,最贵的一年490。

孙忠怀:比如说一个月30元,相当于你五折电影票,一个月30元相当便宜。一个会员,一年360,如果发展一万个会员360万一年,发展一亿个会员,360亿的收入。这无非就是中间值,你什么时候冲到一亿。互联网用户,移动互联网差不多五亿上下,如果移动互联网用户,付费的习惯、通道都是比较畅通的,无非我们有一个问题,大家一起努力,什么时候把这个冲到一亿会员。一亿会员360亿,这个空间就非常大了,无论随便怎么分,大家还是分得不错的。

我们一亿会员,360亿,实际上你可以类比为票房收入。如果把这个乘以3,差不多一千亿人民币的市场。无非就是这个倍增效应是否像好莱坞那样30%是票房,70%是票房以外,我们现在没有人知道。你想是不是能上探到一千亿,现在个别项目已经有成功的例子了。像去年《爸爸去哪儿》(在线观看)电影,就是一个强IP,从专业电影从业人员,你这个电影没有专门开发、没有专门投资拍摄,什么都没有,重新弄了一下,一下子卷走了很多钱。但我想更应该理解为是一个从电视节目延伸到电影。今天如果IP够强,电影够强,可以电影延伸到电视秀、电视剧、互联网游戏、服装授权。

所以我想360亿乘以3,并不是说是空中楼阁不可触及的。唯独是有哪些公司、哪些团队来触及的问题。

林宁:我们有微信产品,5月的数据,活跃用户已经超四亿,大家几乎在移动端的主要的时间,大概百分之七八十的时间都已经放在微信上面,我们基于这么大的社交平台上面,基于支付闭环的一个体验去做的一个跟电影行业的连接。其实我们做立项这个项目的时候,刚开始这个项目叫做“微信电影票”,做着做着发现不能叫做“微信电影票”,应该叫做“微信电影”。发现电影票只是大家购买的闭环,我们刚开始连接很多线下的电影院,今年一月份开始到现在,已经有两千多个影院跟我们微信电影票的入口有一个连接。

一年时间里面慢慢了解到电影行业有很多的明规则、潜规则也好,我们要遵守这个规则。我们自己的定位,首先做好卖票的连接者。今天晚上会跟倍森(音)娱乐集团有一个发布,会做一些新的变化,微信电影票慢慢变成微信电影,我们发现这个行业,因为我们有社交用户属性以后,可以跟行业很多人进行合作,而且合作以后我们发现可以创造很多新的价值,首先从你说的导流到导购,不管跟朱总、腾讯娱乐、乐视,大家看完预告片,想一定看。然后我们突然跳出红包,有优惠。

现在我们觉得从一开始就可以让用户进来,包括大龙总也说,一开始让用户进来,第一我们可以纠错,纠错这个功能非常重要。以前整个电影行业,从投资生产到制片、院线发行、影院,每个环节都不知道用户在哪,我们今天通过移动互联网,从开始选演员,大家帮助我们选选演员,到底谁比较好,或者说导演哪一个人气比较旺,一开始就可以纠正很多的话题。现在阿里也推娱乐报,包括未来我们可能有众筹啊,各种各样的玩法。前两天发哥斯拉红包,我自己都非常震惊,发出去两百万的红包,一天都抢光。发了两百万红包,一天的时间瞬间领完。

两百万对应到票房,是七八百万票房。峰值的时候,一分钟有七八个人领这个红包。这个意味着首日的票房,就加了,这是增量。越早跟用户接触,对于片方也好、平台方也好,都是很大的帮助。所以我们希望把闭环形成以后,虽然干一个体力活,我们希望真的能够为电影票房带来增量。包括刚才孙总提到的,现在票房30%、40%,哪一个IP要形成大的影响力,电影票总共一个月的排期,影响力就一个月,越早的结合,产生的几率就越来越深。

乐视网网站事业群运营总裁高飞介绍如何为互联网用户定制内容

观众提问:

腾讯如何用互联网思维制作电影视频网站如何应对影视变革

记者:我想请问一下腾讯的孙总,我们听说腾讯这一次投资的片子有成龙的《天降雄师》,我想问一下腾讯只是投资还是也参与了电影的制作?如果参与电影制作的话,腾讯会把哪些互联网思维方到当中去?

孙忠怀:其实我们是很特别的机缘参与。老实说,现在还没有什么很特别的为这个项目去勾画一些战略构想,这些真的没有。可能就是,我估计是配合片方宣传的步调,最后做一些支持和推广。因为我们真的只是尝试性的,就像刚才讲的,我们决策是相当缓慢的,当然也可以理解为相当谨慎的。目前为止这个项目我希望是一个,更多的是为以后的,更多的怎样跟创意产业做融合、结合,做一些尝试和摸索,而且我们的尝试和摸索,可能有几个项目一起都是,各种合作方案都会有的,最终会从里面选择一些比较好的可能性来探索。所以单就这个来说的话,我也没有觉得我们可能会做特别大的贡献,这个电影将来主要靠成龙大哥个人的魅力吧,但我们既然选了,肯定是有信心才选,不然也不会选择这个项目。

记者:你好,我想请问一下,各位中午好!刚才有一位提到视频网站对电视带来的冲击可能会更加大。我们知道现在视频网站在电视内容上面还在进行充足,而且影视融合也是一个必然的趋势,请各位大腕从整个影视的行业来说一说,尤其是电视方面,视频网站带来的变革以及未来可能会做的一些打算。谢谢!

高飞:的确,对于新媒体这边的发展,对于影视,其实所谓的对电视的冲击,我相信不是说对电视剧的制作公司的冲击,而是对电视台这边会有一些冲击。我不知道这样理解对不对。对于新媒体或者视频网站来讲,跟电影公司,对电影院也好,对电视台来讲,目前来讲是非常有意思的状态。其实双方的关系,刚才用的那几个关健词,电视这个上面是依然有效的。

打比方,最初的时候,我们电视剧的版权是非常便宜的,我们当时买的,真的是白菜价,而且当初的时候,我们新媒体这样一个上线的权限是跟着地面走的。大家知道地面的发行要在卫视发行之前,最早。所以就是在卫视看的时候,其实你在互联网上面已经能够看到正版的电视剧作品了。但后来,慢慢的你会发现,新媒体必须跟着卫视走,不然卫视不干了,因为现在在网上看的人群越来越多,会对他们造成极大的冲击。

到了现在我们来看视频网站,如果说我们看影视公司来讲,其实我们给了他一个摆脱电视台制约的机会。今年又出了“一剧两星”,对很多电视公司来讲,如果目标还是电视台发行的话,你这个生意就没有办法做了。因为生生的就让你的回收,不是说对半,至少降低1/3,意味着你的利润空间完全不存在了。回过头来讲,你的制作成本必须要降低。所以为什么说明年有可能会面临剧荒,很多电视剧公司其实也在观望,包括我们,我们在做的叫做网络剧或者自制剧、微剧,我们有多种的名称,传递出来的信息,我们作为内容最终消费的平台,甚至不需要电视台的存在,这个模式依旧成立。这个意味着我们给很多的电视剧公司有了一个更多的空间来去拓展这样的一个商业模式,甚至于说我们或者挣广告主的钱,或者让用户直接来买单,而中间这个环节我们可以少掉一部分。

记者:请问一下优土集团的朱总,现在互联网的用户习惯免费的收看习惯,是否我们通过打击盗版的方式就能建立起用户的付费消费习惯呢?谢谢!

朱辉龙:我觉得打击盗版是手段之一,因为还有很多因素,比如说支付的多元化,在过去的两三年,举一个典型的,前一段时间知道嘀嘀和快滴打得头破血流,但让用户习惯在网上付钱。还有内容制作方愿不愿意做这个事情,也很重要。三四年前跟一个中国电影公司谈做一个付费窗口期,他们担心版权卖不出去,其实不是的,是作为一体化考虑的。整个内容制作领悟、发行领域,大家也重视到这个了,我觉得是很大的帮助。第三个移动互联网对整个这一块的帮助是非常大的,移动互联网,刚才林宁也说过,移动端的播放量远高于PC,在我们后台看到移动互联网播放第一个超过PC互联网的,就是电影这个领域。移动互联网,我觉得未来整个购物环境的闭环比PC还成熟。比如说PC上面做一个支付,下载客户端等等,现在在移动端特别方便。这三个点,围绕用户体验,围绕内容产业链,围绕多屏,我觉得这三个角度对于整个支付是非常有帮助的,对用户有没有付钱给这个内容,也有非常大的帮助。

当然,长远来说,未来我相信会有针对用户付费定制的内容,目前在中国还没有看到,但我相信不远了,未来的一年我觉得应该会出现类似的节目、类似的剧。

天影集团 | 天影资讯 | 天影作品 | 天影院线 | 旗下产业| 剧本中心 | 天影论坛 |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