语言/Language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天影资讯 >> 行业聚焦
好莱坞入华20年:从好莱虎成弱势群体?
2014-08-25  天影集团

 

北京时间6月16日上午,上海电影节特别活动“亡命天涯or明日帝国——好莱坞大片进军中国20年”在上海电影博物馆顺利举办。著名主持人刘仪伟、劳雷影业总裁方励(《苹果》《观音山》制片人)、著名导演高群书(《风声》《神探亨特张》)、著名导演滕华涛(《失恋33天》《等风来》)、索尼影业大中华区经理周理贤、小马奔腾文化传媒有限公司副董事长钟丽芳以及凤凰网总编辑刘书出席了本次活动,论坛上,几位嘉宾交锋的激烈程度大大超乎预期,以滕华涛、高群书为首的“国内导演阵营”与方励等人组成的海归阵营展开了大规模论战,几度出现多人同时讲话的场面,而近年很少参加论坛活动的索尼大中华区负责人也就很多话题发表了自己的看法。

从1994年引进的第一部大片《亡命天涯》开始,好莱坞用了整整20年的时间,在中国市场上演绎了一出“亡命天涯”的戏码。尽管这期间,引进片配额从最初的每年10部增加到每年20部,如今又增加至34部。但随着华语片的奋起直追,和政府一系列保护政策的施行,让好莱坞大片得意于显赫战绩的同时,也为历经的磕磕绊绊黯然神伤。究竟是“亡命天涯”还是“明日帝国”,各位与会嘉宾踊跃发言,进行了一番热烈、客观而又富有建设性的探讨。

回顾20年前:高群书当警察  哥伦比亚总裁真在哥伦比亚

1994年,《亡命天涯》作为第一部正式引进的好莱坞电影,上映当年就收获了不俗票房和诸多争议。当时高群书说自己刚从警察一行转到电视台,《颐和园》的制片人方励还在做“地球物理仪器”,滕华涛导演刚从北京电影学院毕业不久,而索尼哥伦比亚的高层周理贤则表示她当时真的在“哥伦比亚”那个南美国家:“我94年时得知要在中国建一个办公室,问我有没有兴趣,我转年便来到中国”。大家的看法是:当时中国观众还处在一个“录像带时代”,高群书和刘仪伟还聊起了当时给中国影迷启蒙的节目《环球影视》:“那其实是电视台老板自己从美国买LD转录到电视上放的,其实是盗版。”

制片人方励回忆起那个年代表示:其实那个年代中国根本没有“电影业”这个概念,其实直到06年之后中国电影业才慢慢起步,钟丽芳则表示:直到2008年后她作为商人才敢投资中国电影,在此之前曾有风投抢着给小马投资电影,但被她斩钉截铁的拒绝了。

发展20年:由引进到合拍从国家垄断到民营崛起

1994年前,进口片都只是以“买断发行权”方式放映,这种“买断片”一般引进时间晚一两年,加上购买价格低,水平自然不会高到哪里去,当时的中国观众也被戏称为“世界电影的二等公民”。虽然之后每年的引进片配额从10部、20部再到34部,但仍然不能满足好莱坞电影进入中国市场的需求。索尼影业代表周理贤回顾了索尼进军中国的过程:从单一的出口电影,到与中国合拍《功夫》(Kung Fu Hustle)、《手机》(Cell Phone),再到把《卧虎藏龙》等优秀华语片输出到国外——好莱坞的影响力可以不局限于一种,而是有多种可以讨论和探索。周理贤更是表示:“索尼原来的战略是只挑选这些全球能发行的中国电影项目,但如今由于中国市场够大,投资只在中国发行的电影也完全可以了。”但在这些电影辉煌的同时,嘉宾们也就这些现象的背后表达了一些隐忧:“都是功夫片才能在海外卖钱,”方励说道。而滕华涛则表示:“中国总是迷恋占领世界,好像一部电影非得在全球上映才行,这种心态和搞音乐的非得到金色大厅吼两嗓子没什么区别。”

小马奔腾影业副总裁钟丽芳表示:当时有国外投资人跟我们谈项目,问我能给他多少回报,我回答10-15%,那个投资人很不满意:我给你那么多现金怎么回报率这么少?我当时就拍桌子走人了,因为我知道,当时中国市场的真实情况是什么。

20年的中国影院:从“多厅录像厅”到“多个台球厅”再到“多厅影院”

在好莱坞大片进入中国20年的过程中,诸位嘉宾还共同发现了一个现象,那就是中国影院的蓬勃发展。高群书和滕华涛清楚的记得,在90年代,中国的电影院还都是“剧场”式的单厅影院,“多厅的都是录像厅啊!”滕华涛开玩笑的表示,“后来有一阵电影院不景气,遍地都改成了台球厅和商店。”直到后来才慢慢好起来。

除影院之外,电影的其它放映渠道开发在中国一直也乏善可陈。深受盗版侵害的周理贤对此表示:“现在中国最大的问题是网络下载,其实美国也有网络观看的渠道,但他们付费,而我们不付费,我们盗版很严重。这其实比前几年的盗版碟时代还要棘手。盗版DVD那些其实你只要关掉它的碟店就可以了,但网络下载我们封掉一个盗版网站,第二天它又可以建个新的,而且我们很难查到是谁上传的这些影片。”高群书则表示,虽然中国每个导演都有几张盗版,但他坚持反对盗版:“这对于国内中小成本电影是毁灭性的打击,像在美国如果一部500-600万的小成本电影都不必上院线,通过电视或碟片渠道就可以回收成本了,但在中国完全没有可能。”滕华涛则在现场爆料:“曾有一位直辖市的宣传部部长跟我说他儿子买了张盗版看《失恋33天》,你想,他敢跟导演就直接这么说这个事,这就证明上到领导下到百姓,大家就根本没有这个意识。”

未来20年:中国电影参考好莱坞学习韩国  

高群书:我们现在是过度保护

除了回顾过去,诸位嘉宾还展望了未来20年中国市场遇到的机遇和挑战。在谈到这个话题时,大家一致对现在中国公司盲目迷信国外导演和国外团队的行为表达了不满。高群书开炮到:“我发现现在是个3D片就说自己是卡梅隆团队做的,后来你会发现卡梅隆有好几千人的团队,随便拎出一个就可以说自己的卡梅隆团队的,就是个干道具的也能这么说。”滕华涛接茬说:“而且现在大家都不直呼卡梅隆了,都得叫什么卡神,你看,都已经封神了。”钟丽芳则说:“有些导演总是别人说什么就用什么,别人推荐什么团队怎么牛逼,他也不问就直接聘用,大家可以想一想,他要是在美国混得好,能到中国来吗?”

不过在如何面对好莱坞大片这个话题时,大家还是各抒己见,高群书干脆的说道:“谁说压力大谁就是装逼,我们现在就是过度保护,老让人家好莱坞片子扎堆儿上映,其实要是没有保护,我们和人家差远了。”主持人刘仪伟则不太同意,他说《失恋33天》就是一个很好的案例,本片导演滕华涛却说:“两者是不一样的,谁也代替不了谁。”高群书则强调:“中国电影现在唯一开始做到了的是拍出了观众共鸣感。”而当台底下有观众询问中国能否有自己的“超级英雄”大片时,讨论更加白热化。滕华涛坚持认为,在现有的审查制度下很难有所作为:“你看,美国的超级英雄都是出现在一个有很严重社会问题的地方,犯罪率特别高,超级英雄才有出现的价值。但在中国,如果超级英雄出现在上海,那不就是隐射这里不太平吗?”而钟丽芳则觉得大家想的都太局限于现实:“谁说超级英雄一定要在现代,可以是古代也可以在未来啊。”滕华涛随即表示:“那在古代,拍出来还是如今这些孙悟空和魔幻题材的东西。”高群书则言:“其实中国早就有自己的超级英雄了,小兵张嘎,一个小孩就能干死那么多鬼子,它不是超级英雄是什么?”

最终,嘉宾们在激烈的讨论中结束了这次意犹未尽的论坛,结尾刘仪伟说了一句意味深长的话:“每个论坛都不能彻底的把这些问题谈清楚,但我们还是要做,因为它表达着我们对中国电影的一种关注。”这同样也是凤凰娱乐的态度

天影集团 | 天影资讯 | 天影作品 | 天影院线 | 旗下产业| 剧本中心 | 天影论坛 |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