语言/Language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天影资讯 >> 行业聚焦
电影预告片的秘密:激发好奇心的“试用装”
2014-08-15  天影集团

 

导语:

电影的预告片,其实就是电影的“试用装”。一部电影如果想勾搭观众进影院,那么必须要让预告片变得性感具备诱惑力,因为观众是通过预告片来建立对电影的整体认知,这是其他任何电影宣传物料都很难替代的。

在经历过将近一百年的发展之后,预告片已经独立在电影之外,成为另一种视觉艺术形式。它取材于电影,但尤抱琵琶欲语还休,似乎说了很多,又什么都没有说完。它近似于广告,所贩卖的却又是自己,让观众看到所期待的,最终又让观众更期待。

这种内在的矛盾,让预告片一直在追求的,是某种平衡,平衡电影与观众之间的关系,平衡观众的需求与满足。就由我们翻译组的小伙伴们,带各位从多个角度来深入的理解预告片的秘密和历史。

虽然只有短短两分钟,但一支预告片通常就是人们对电影的“第一眼”。从独立发行商的角度,预告片意味着YouTube上一周10万次的点击量。而对于独立电影人,他们零成本DIY电影的预告片可能会在iTunes上被排在《霍比特人》或者《阿凡达2》预告片旁边。预告片的寿命很长:即便一部电影已经从院线下映多年,当有人在Google上搜索这部影片时,它的预告片依然会是第一个跳出来的条目。

简陋的电影预告片一度是供准时到场的观众们消磨等候时间而准备的,并且只在剧院播放。如今预告片已经成为增加电影曝光率,提高电影知晓度的主要方式。只要在有电脑有网络的地方,可以随时随地观看。预告片已经和电影海报一道,成为电影制作商最重要的市场营销手段。

糟糕的预告片并不会直接造成电影口碑不佳。给力的影评和良好的口碑会抵消掉一则失败的广告。我们必须承认,并非所有影片都讲述了一个扣人心弦的故事。尤其是对于那些名不见经传却大有前途的导演处女作,风格怪异但剧情精彩的外语片,或者主题老套但风格瑰丽的纪录片来说,一则令人印象深刻的广告片显得尤为重要。

主流制片公司会按影片类型划分:动作片、剧情片、喜剧片、恐怖片、科幻片或者奇幻片。每种类型片都有自己的语言,它们的预告片也带有各自类型的风格。无衬线字体(注:例如汉字中的黑体)配上欢快的音乐——喜剧片。优雅的衬线字体(注:相当于汉字中的宋体)配上严肃的管弦乐——剧情片。

这些预告片就像是批量生产的商品,理应遵循一定的标准。我并不是说这样不好:优秀的制片公司往往能够制作出最吸引人的预告片。比如像《黑客帝国》、《哈利·波特》、《蜘蛛侠》这样的系列商业电影,它们的预告片尤其精美动人。不过独立电影或者外语片却通常难以被划分为一个准确的类型。它们通常是混合型、颠覆型或者完全忽视类型的限制。

纪录片也是如此,公然蔑视“类型”这一说法。你很难描述它到底是散文诗电影、实验电影、政治宣传电影、社会评论电影还是以上一切的总和。

着手准备剪辑预告片

现在你手头有一部电影,你需要剪成一支预告片。简单来说,预告片应该是一部电影的精华所在,它理应集合影片中所有最精彩的元素。

评价一部影片最好的方式并不是根据影片类型,而是根据影片最基本的特性。比如台词中是否有警世恒言,摄影是否出色,表演是否精彩,制作是否精湛?让这些优点来主导预告片。

当然,类型能够有效地给预告片剪辑提供指导。哪些亮点是最吸引观众的地方?如果是这是一部喜剧和剧情的复合类型片,你得决定想让这部影片显得在欢乐中带点厚重?还是在严肃中带点戏谑?你是否规定了这部影片的类型?

这样做的优点是能够吸引更多观众买票,缺点在于会让对此种类型不感兴趣的人不屑一顾。另外,如果这部影片已经跑了一圈电影节,可以考虑在预告片中放进戛纳的棕榈树LOGO提高逼格来推广影片。你也可以把那些荣誉和影评放在预告片里。不过,这样做可能只对文艺青年有效,对普通观众恐怕会适得其反。

画外音会给你的预告片增色吗?什么样的音乐比较合适?你需要一名编剧参与到预告片制作当中吗,影片中提取的台词是否已经足够?既然你已经明确了那些是你需要的元素,用一种有创意的方式将它们组合在一起吧。

预告片的节奏与结构

预告片剪辑的重中之重在于节奏。一部剪裁得体的预告片有一种律动感,这种律动感言无不尽却点到为止,观众就像在看正片一样。激发起观众们的兴奋和好奇,并牢牢地抓住他们的注意力。

你也许不会选择音乐作为预告片的主打元素,但音乐确实在结构中起到了重要的作用。严格来说,背景音乐设定了预告片的基调和节奏。我一般都会从音乐开始入手制作一支预告片,我的音乐基调一般由三条音乐线索组成。为什么一定是三种?因为预告片一般也以“三幕剧”作为主要结构。

第一幕:介绍电影主人公和环境。

第二幕:让主人公遭遇需要克服的困难。

第三幕:加剧冲突或升级紧张感/兴奋感/幽默感(蒙太奇在第三幕中不太适用)。

有时候会有第四幕,有时候也可能只有一幕——这取决于素材,三幕剧是一种更实用的模式。

最重要的是:千万别解决任何问题!尽可能地留下未作答的疑问。不要给出结论,让观众想知道得更多。

我的观点是:即便一部很烂的影片依然会有一个很棒的预告片,因为预告片的目的在于引发兴趣。

人们拍电影是因为电影背后的那帮人曾经坚信这部电影将会是一部伟大的作品,所有的电影都有成为伟大电影的潜质。但当拍摄结束,现实开始浮现,这部电影真的如同预想的那般伟大吗?结果值得怀疑。预告片不必展示影片的所有内容,它只展示影片有潜质成为一部伟大影片的部分,如果一则预告片的节奏和结构吸引人,那这部影片就有可能获得票房的成功。

解构影片,重组预告片

为了制作一支预告片,你需要先把影片打散。每位预告片剪辑师认真地看过正片之后,会把它分解成一些基本的叙事单元。这个过程通常要遵循两个线索:一条是对白线索,另一条是视觉线索。它们是精彩片段,同时也是制作预告片的原材料。

剪辑师就像一位裁缝,他们把原料裁开,修剪,缝缝补补,直到每一块原料都完美地接合在一起。但预告片的剪辑师,应该是一位厨师。他们把各种原料炖成一锅,提取其精华为整顿饭增味。

我们会理所应当地认为成片剪辑师也应该是预告片剪辑师,但就某种程度而言,他们是最不适合剪辑预告片的。没错,他们对脚本很熟悉,预告片剪辑师也应该这样。但是成片剪辑师对剧情太过熟悉,他们看着脚本度过了好几个月,绞尽脑汁从中选择最适合表现影片内容的场景。

预告片剪辑师对原素材远没有那么尊重。他们只看表面的东西。女主人公对她男朋友露出的一个似笑非笑的神情是否意味着背后的阴谋?预告片剪辑师只看到了微笑,他们只看到画面本身固有的含义,而不考虑它们在剧情中起到的作用。他们必须把整装的剧情拆开,以便让它们重组成一支预告片。

预告片剪辑有很多惯用的技巧:画面溶解、淡出黑色、淡入黑色,闪白伴随碰撞音效,快速剪辑,二次曝光,速度调整,音效加大,轰鸣音效,刺耳音效,这些特效都是非常实用的技巧。想来点华丽的罗曼蒂克情调?用画面溶解和淡入淡出总没错,想营造快节奏和紧张感?用逐渐加速的干练剪辑,高潮处别忘了加上碰撞音效和闪白。

这些操作起来很简单,传递的基本信息是:使用这些音效和特效去讲述一个故事,然后卖掉这个故事。

找到合适的风格

有些影片会有与以往影片相似的主题元素,这样容易让观众认为曾经看过类似的影片而失去兴趣。

焦点电影公司广告创意副总监梅尔斯?0?1班德(Myles Bender)曾顾虑他们的新片《简?0?1爱》(Jane Eyre)看上去过于文学化,过于老套,像一部小妞电影。他建议在预告片中减少一些传统爱情剧的元素,着重表现其他方面,比如:恐怖元素。因此威尔逊(Wilson)发掘了电影黑暗怪诞的一面,没有把它处理成经典名著,而处理成一个充满疯狂和痴迷的现代故事。

如果你的电影主题本身就具有争议性,一些本应偏爱此片的观众可能会因为主题的敏感而退缩。尊重这一点,别强迫观众,巧妙地避开,或者至少有技巧地表达。

在瑞恩·福莱克(Ryan Fleck)的处女剧情长片《半个尼尔森》(Half Nelson)中(由THINKFilm出品),瑞恩·高斯林(Ryan Gosling)饰演一个深受学生爱戴的老师,同时也是个瘾君子。当我们制作这则预告片时,非常小心地避免提及他服用的毒品名称,我们暗示了他吸毒,但是并没有明确指明。

同时,这部影片还谈论了许多其他的话题,比如成年人对青少年的鼓励,人性的弱点以及重燃生活的希望。因此我们在描述悲剧部分的时候,强调了其积极的一面,而非消极的一面。

没有规则,只有指南

截止到这儿,我写下的一切都可能会被任何一支预告片推翻。除非你亲自动手试一试,否则永远都不可能会剪辑预告片。

搞清楚影片的优点和缺点,找到一种最合适的节奏和结构来呈现。永远不可能有一种“最完美”的剪辑方式。一部电影可以剪出五支截然不同的预告片,这五支预告片可能会采取不同的营销策略,都有可能获得良好的市场反馈。

预告片本身就是一部电影

预告片有其自身的内在逻辑,和电影正片承担着不同的功能。如果剪得好,你会忍不住一遍又一遍地观看它。当然了,预告片的目的还是会让你想看到更多的电影内容。

不幸的是,大部分情况下人们只想看预告片(这里的意思是指大部分预告片比正片精彩--译者著),这就是为什么预告片永远不能剧透结局的原因。如果预告片泄漏了太多的情节,观众会觉得他们已经看过全片不需要再看了,记得把悬念留给观众。

一支剪裁得当的预告片需要引起兴趣、激发好奇、诱惑观众、欺骗情感。这些都是与恋爱相关的词汇,没错,你需要让观众在观看之前就爱上你的影片。最后重申一遍,预告片是关于预期和可能性的,它们必须能够需要唤起非理性的情感。必须能够需要激发好奇心与求知欲。

正如约翰.斯顿在《马其顿之鹰》中引用的那句莎士比亚名言:“正是这些只言片语铸成了梦幻。”

天影集团 | 天影资讯 | 天影作品 | 天影院线 | 旗下产业| 剧本中心 | 天影论坛 |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