语言/Language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天影资讯 >> 行业聚焦
“鬼”没了 “灯”还在《《鬼吹灯》“复活”记
2014-07-31  天影集团

 

    上周二(5月6日),3D电影“鬼吹灯”之《寻龙诀》在北京举行首场发布会。出席名单包括三家出品方老板- -万达文化产业集团副总裁叶宁、华谊兄弟传媒集团执行总裁王中磊、光线传媒有限公司总裁王长田,和三位幕后主创- -监制陈国富、导演乌尔善和编剧之一、原著作者天下霸唱(注:原名张牧野)。出席者里没有一位明星,但这场发布会成为上周京城最重磅的一个“场子”。

  理由有很多:其一是因为“鬼吹灯”本身的名堂响当当;其二则是《鬼吹灯》要拍电影版这消息已经说了有六七年,几年前这个项目在一次高调的宣传之后突然“销声匿迹”;在这之后,这套小说的电影版又闹出了中影和万达两个改编版本;而在万达这个版本里,人们破天荒地看到万达、华谊兄弟、光线传媒三大民营电影公司联手出击……今年8月才开机的《寻龙诀》耗资1.5亿至1.8亿元人民币,当日宣布定档2015年12月18日,终于可以称得上是“指日可待”了- -对于书迷或影迷而言,与此前的七年等待相比,再盼个一年多真算不了什么。

  谁是主演?这个最受大众关注的疑惑,片方暂时未能透露。但南方都市报记者连日来专访了《寻龙诀》幕后的核心创作团队包括监制陈国富、导演乌尔善和两位编剧张家鲁、天下霸唱,终于探明这一版取名叫《寻龙诀》的《鬼吹灯》故事,和七年前高调启动却销声匿迹的《鬼吹灯》电影有什么关系。它是“起死回生”还是“另起炉灶”?片名为什么叫《寻龙诀》,为什么“鬼”没了?陈国富是如何被威逼利诱,天下霸唱又是如何“上当受骗”的?时隔多年,现在是否已经过了把《鬼吹灯》搬上银幕的最佳时机?一连串的疑问,在众主创与南方都市报记者的详谈过程中渐渐清晰。

  Part A

  “灯”灭,“灯”又亮了

  “灭”了的是上部的故事,现在“亮”的是下部

  《寻龙诀》和《鬼吹灯》有什么关系?

  它跟七年前说要拍那部又有什么关系?

  不是说派拉蒙想买下部四本书的版权吗?怎么后来没消息了?

  2007年8月底,上海一栋别致小洋楼内,一场新闻发布会掀起一场狂欢。主办方上海华映文化传媒有限公司以100万价格购得《鬼吹灯》影视改编版权,宣布启动电影版《鬼吹灯》。笑意盈盈的香港著名导演杜琪峰宣布出任总监制并将执导其中一部。明星李冰冰、孙红雷、高圆圆、李小冉以朋友捧场身份站台。随后,贾樟柯和徐克两位大导演也先后证实获邀执导影片。一时间,媒体、书迷、影迷欢呼雀跃,对三位风格迥异的名导执导“中国首部惊悚探险大片”充满期待。但有关此项目的官方信息到此为止。一年、两年……过去了,说好的《鬼吹灯》电影版却像谜一样人去“灯”灭。

  行内人陈国富不是《鬼吹灯》的书迷,他和很多人一样,听过《鬼吹灯》电影版开拍的讯息,记得那个很久以前开过的发布会,所以当一位制片人有一天找到他,问他有没兴趣做《鬼吹灯》项目时,他感到奇怪,“题目很好,但我没时间、为什么会找我?这个不是已经开过发布会了吗?我也记得有杜琪峰。什么情况?”陈国富依稀记得当时对方告诉他曾经宣布启动的那个项目黄了的原因,“好像是他那边拿出的梗概投资人不认可还是什么,具体不记得了。我也听徐克提过这个事。后来我也陆续听说,这样的题材根本过不了关(过审)。”陈国富没想过要做这个项目,所以就当听八卦那样东东西西累积一点关于这个项目的信息。

  根据南都记者2009年5月的调查报道,华映传媒《鬼吹灯》项目打水漂的原因分析有二,一是受金融风暴影响,出品方资金链出现问题;二则是故事设计太多神怪玄学,内容敏感难以立项。当时的盛大文学有限公司首席执行官侯小强还透露,《鬼吹灯》的影视版权分为上下部(各四本书),华映传媒买下的为上部影视改编版权,至于下部的影视改编版权,盛大当时正与好莱坞的派拉蒙影业洽谈。而结合现今的信息看来,中影目前拥有的上部改编版权,应是华映传媒当时意欲开拍的部分;而万达拿下的下部改编版权,则是派拉蒙影业此前购买未果的部分。

  《鬼吹灯》原著作者天下霸唱在《寻龙诀》发布会当天也说过曾有好莱坞公司接洽要买版权拍美国版,但他认为好莱坞电影难以呈现原著的中国传统文化和神髓,认为接受不了。他前晚在接受南都记者采访时透露,当年华映传媒买上部版权时,下部还未创作出来,后来万达是联系他的经纪人商谈购买下部版权的事。

  Part B

  “盗墓首领”舍他其谁

  万达抢先拿下版权,对陈国富说“你逃不掉了”

  听说华谊很早就想拍《鬼吹灯》,后来这片怎么到万达了?

  乌尔善用什么方法让陈国富入局的?

  陈国富一边听着这些行业“八卦”,一边开展自己的工作。2011年5月,电影《画皮2》宣布开拍。这位金牌监制和新锐导演乌尔善首度合作。陈国富说,在《画皮2》的拍摄期间,乌尔善已开始琢磨自己的“下一部”:“乌尔善问我说他后面应该拍什么,我就随口一说‘最近有人跟我提过《鬼吹灯》’。虽然我推掉了这个项目,但这名字就在我脑海里留下了印象。后来乌尔善他也就认真了。”听完金牌监制的提议,乌尔善先看了看书,觉得“很有意思”。全新的奇幻冒险类型加上很多国人熟悉的生活、真实人物和神秘神话,这样的元素组合,用他的话来说,“当时没有更吸引我的项目了。”

  “说者无心,听者有意”的桥段同样发生在另一方身上。跟乌尔善提出建议后,一天,陈国富跟当时万达影视的负责人聊天,无意中提及提议乌尔善去做《鬼吹灯》的事。三天之后,这位负责人找到他,告知他万达已经把小说的版权拿下了,还撂下一句话“你跑不掉了!”

  面对万达的“强势”邀约,当时与华谊合约未满的陈国富果断拒绝。他直接说,“不要找我,你找乌尔善好了。你们先和乌尔善见见面吧。”他还第一时间跟华谊的老板王中磊报备此事,“我跟王中磊说,我误打误撞了,无意中推荐万达拍《鬼吹灯》。我得赶紧给你说一下,我不是故意的。”

  2012年秋天,万达和乌尔善很快达成合作意向,包括监制人选,双方一致认为陈国富得参与其中。陈国富还是拒绝了,除了与华谊合约在身之外,他觉得“这个题材太容易,不需要我”:“我并不是觉得自己很重要,而是投资人有改编版权和乌尔善这两个元素,项目就能看到前景了,我并不是一个必要元素。我能想象,这片子要耗费很大的投入!而我又有我自己的一些要求,我是一个很”事儿“的监制。而且当时因为累,不想在做大片了,就这样晾着……”当时陈国富连续监制了《太极1、2》、《一九四二》、《画皮2》等几部大制作。

  虽然陈国富态度坚决,但万达和乌尔善却继续诚恳邀约,借各种理由跟陈国富见面了就自顾自说《鬼吹灯》这个项目,陈国富说“N O”,没关系,下回继续。噢!项目开会?直接定在陈监制家对面咖啡厅好了……即使做到这份上,陈国富还是没有答应。

  折腾半天,陈国富还是接下了《鬼吹灯》电影版监制的工作。至于答应上这艘船是具体在什么时间,是否在他2013年1月约满华谊之后,他笑言,还真不记得了。他说:“通常我最后过不去的,都是人情关。乌尔善有几次都是非常诚恳的,他对我是有一套。我说N O,他不理你,他会下次再说,他下次又说一样的。万达当时的负责人也很积极推动这个事,很执着,不管我提出什么困难都能解决。说到最后我觉得我已经参与了。”

  Part C

  收到“盗墓”许可证

  “鬼”没了,故事开始时主角已经“金盆洗手”了

  传说七年前《鬼吹灯》是因为“太敏感”而“通不过”,《寻龙诀》是怎么顺利立项的?

  《寻龙诀》有哪些可能让书迷“接受无能”的设定?

  《寻龙诀》于2013年1月正式立项。国家广播电影电视总局公布的备案电影名单标明《寻龙诀》编剧为张家鲁。从《天下无贼》、《风声》、《狄仁杰》系列到《太极》系列,张家鲁与陈国富的合作将近十年,在上周《寻龙诀》的北京发布会上,他却被陈国富形容是“小三”。陈国富当时说:“我和乌尔善的二度合作需要找新刺激,编剧张家鲁是其中一个‘刺激,’他就是我和乌尔善的‘小三’,进来搅和的。”当时张家鲁就在台下,碍于没有麦克风,只能苦笑,“陈导演找我进入团队,恐怕是一方面长久以来的默契,加上希望我跟乌尔善导演第一次合作能撞出一些火花。真没想到我忽然在这个关系里就变成小三了。”事实上,张家鲁这个编剧人选是乌尔善先提议的,“国产电影没有做过冒险类型,很难找到现成的编剧对此非常擅长,我和国富老师商量,在有幻想有悬念推理的剧本里头,写《狄仁杰》的编剧可能是个合适的人选。他对传统文化非常了解,很扎实。”

  谁是“小三”,事到如今其实不太重要。关键是在于这片子顺利通过电影局的立项。《寻龙诀》没有重蹈七年前华映公司想做的那版《鬼吹灯》的覆辙———有分析说是因为敏感成分太多无法通过立项。

  乌尔善找张家鲁写剧本,是在2012年8月,当时张家鲁还跟在《神都龙王》的剧组,他们就在拍摄间隙“偷偷地聊”。正式接下剧本改编工作后,张家鲁第一件事是看完上下全套书。他看得“头皮发麻”,“因为霸唱真的是很会写。”经商量,决定把《寻龙诀》当做第九本小说来创作。张家鲁解释:“等于在写《鬼吹灯》的后传,但所有的角色关系、人物关系都有所延续,此外,我统计过平均每本小说都有将近50种各式各样的怪物,我们会从这些怪物中精挑细选出在视觉上、节奏上比较适合出现的,重新架构一个故事。”是一个怎样的新故事,能既延续原著,又顺利立项?《寻龙诀》在广电总局备案中的故事梗概是:“上世纪90代初,探墓高手胡八一决定金盆洗手。他与未婚妻Shirley移居美国,婚礼前,发现20年前死在‘百眼窟’的初恋对象丁思甜居然还活着。老胡联手Shirley和老搭档,发现流传千年的惊天秘密。”

  片名叫《寻龙诀》,“鬼”没了。陈国富解释:“审查会不希望有鬼的概念。但我们会明确地说这是改编自《鬼吹灯》的电影作品。到时可能会说是根据《鬼吹灯》改编的一个作品。‘寻龙诀’是原著里的秘籍,也算贴切。”除了片名的改动,内容主线加入了更明显的感情线。小说《鬼吹灯》堪称“中国盗墓题材的开山之作”,但乌尔善称电影版并不是一部“盗墓电影”,而是称其为“奇幻冒险片”,他开玩笑说“为什么不说是‘盗墓’?因为‘盗墓’是一个违法行为(大笑)。而且故事的主角开始就设定已经金盆洗手,所以他不是为了去盗墓进入冒险的旅程,他是为了情感进入冥界之旅,进入另一个世界去寻找他认为珍贵的东西,所以不希望用‘盗墓’去限定它。”立项公示里的剧情梗概传出,一些书迷直呼“接受无能”,张家鲁表示,希望电影里的故事能符合更多主流观众的需求,而且对于他们而言并非一项轻松的工作:它不能像文艺片,让我们男女主角就坐在咖啡馆里谈恋爱。我们不但要探墓,要在进程中遇到各种难关跟怪物,甚至遇到怪物的时候都得谈恋爱。一边打怪一边谈恋爱(呵呵)。所以这个对我们来说难度会更高。“

  据陈国富透露,剧本第一稿与立项公示里的梗概的处理方式接近。他忘了从张家鲁手上拿到第一稿的具体时间,但他记得那种兴奋感,“跟如今已改过多遍的版本有三分之一是一样的。他奠定了基础,很快地把人物的背景和千丝万缕的关系都交代清楚。人物要很快得到观众认可,才能很快展开思路的探险。编剧把这部分抓得很结实,后面那些部分我们就搞了一年半。”

  Part D

  “盗墓五人组”渐成军

 

  悬念迭出的故事,搬上大银幕最难搞是什么?

  陈国富有多难缠?他如何变着法子折磨编剧?

  陈国富变着法子“折腾”编剧,乌尔善叹“造人比写剧本容易”

  张家鲁电脑里有一个文件夹署名“《鬼吹灯》”,只要点开文件夹,就能看到里头有400多个文本文档,全部都是《寻龙诀》剧本的修改稿,数量之多,早已完胜他之前一个项目《狄仁杰之通天帝国》。他一直认为《通天帝国》会是自己编剧生涯的“巅峰”———这个巅峰不是指成就多高,而是工作量的巅峰。但做了《鬼吹灯》之后,他发现“一山还比一山高”。他做过统计,光是剧本大方向的改动就高达8次。

  感觉“痛苦”的远不止张家鲁一个人。最熟悉小说的天下霸唱也有同感。他笑言是被导演“诱骗”过来的,一开始说好是来当剧本顾问的,但天天开会讨论,随着剧本成型,他对自己这个“孩子”就越来越上心,一步步陷进了“编剧”行列。他说:“电影要保留原作最精彩的部分———概念,比如摸金校尉盗墓的方式;但原作中不能拿到电影里的是悬念,这要重新写。因为书都出来七八年了,不可能把原书情节原样搬到电影里,否则看过的读者看前十分钟就知道后十分钟讲什么了。”在这个过程中,他几乎被陈国富逼疯了。“最难对付的是监制老师(指陈国富),他最难对付了。譬如你写到一处,大伙讨论出来几个结果,三选一吧。到了陈国富老师那,他总是说‘还有没有第四个结果?’这就把人逼疯了!我们在屋里原地团团打转,跟生孩子一样,过程非常痛苦,但有了结果时还是很好,很过瘾的。”

  《寻龙诀》在剧本打磨上花了一年半左右,大致从2012年8月到现在。在这期间,接项目时刚结婚的导演乌尔善现在都要当爹了,宝宝预产期在下个月,他说“造人还是比写剧本容易点。”天下霸唱在今年春节领证结婚了,但因为“档期太满”还没摆酒;而陈国富和张家鲁也组成了工夫影业,迎来了新的工作形态,探索更多的可能性。

  陈国富承认自己是个“很事儿”的监制,他笑言和导演其实在互相为难。他形容两年剧本创作时间,蜜月期很短,痛苦纠结期比较长。“前面是蜜月期,比如拉去三亚谈剧本啊,去游泳,然后聊,聊完编剧回房间写,我们继续游泳。但很快就进入纠结期。有时会说我们去郊外、去外地吧,但其实是关在房间开会,就搞一些这样的小花样。聊完了就封闭创作,不行了就重新再来。”

  在陈国富、乌尔善和“小三”张家鲁一头扎进剧本之后,“小四”天下霸唱被拉下水,“小五”———电影《LO V E》的编剧汪启楠也被陈国富召进这个“盗墓小组”。“进入纠结期后,我就拉了他(汪启楠)进来。片中有很浓的喜剧元素,二他很好玩,可以给我们很新的火花。譬如他就是要一边喝一边聊,我们又变成另外一种气氛。”陈国富说,磨剧本那段最痛苦的时间已经过去,那种“痛苦”持续了至少有一年,现在已经有一个大家都认可的拍摄剧本。目前,片方和核心创作成员紧守着《寻龙诀》的演员阵容。导演乌尔善形容剧本修改是项无止境的工作,“目前剧本已经到了成稿阶段,但还要根据演员的个性条件,做一些针对他们的调整,台词和人物关系等修改。电影剧本修改是无止境的,在剪辑时、上映之前都在调整故事的讲法。”

  Part E

  幕后“金主”从1变3

  华谊“长白山阴谋”得逞,光线“捡了便宜”

  版权在手的万达为什么要与华谊、光线合作投资?

  把《鬼吹灯》拍成电影的最好时机是否已经过了?

  以陈国富为首的“盗墓小分队”在死磕剧本的同时,后方的“金主”也在悄然发生着变化。2013年3月,在华谊兄弟发布2012年年报,公布“金牌监制”陈国富已于2013年1月离职的同时,也透露正在与万达洽谈合作《鬼吹灯》电影版;2014年1月,有网友爆料说原本由万达主导的《鬼吹灯》电影版加入了华谊和光线这两家“大头”,该消息当即获得三位“金主”的确认,三大民营电影公司“破天荒”合作,引来不小惊叹。万达宣传中心负责人此前曾透露,由于万达是项目发起人,投资会占大头。

  三位“金主”是怎么牵手走到一起的?三位老板在上周二(5月6日)的发布会上轻描淡写地解答了这个疑问。华谊王中磊打趣说,三家的能谈成合作,得益于“长白山阴谋”(注:2013年9月,华谊曾在长白山举行《狄仁杰之神都龙王》看片会,万达、光线邀请在列)。他说:“实际上,我和陈国富做《狄仁杰》系列的时候就说过想拍《鬼吹灯》,不料却被万达捷足先登。所以这些年来,我一直都想方设法追着万达,要参与这个电影。长白山看片会看的就是我(公司)的电影,散步也是我邀叶总一起的,一上来我就单刀直入地问‘要不要一起干?’所以就一起了。”而光线的王长田则笑言“捡了便宜”,“当时散步我也在,所以我也就一起干了。”

  手握版权的万达公司,之所以爽快答应与华谊“一起干”,陈国富说,“叶总是最先萌生合作的想法的”:“一般人拿到这么一个商业的东西是不愿和人分享的,但他就能看清楚这是一个大面上的战斗,不是个人的算计,是一个为国产电影华语电影这方面题材的拔高。这一点我还是挺佩服的。”在5月6日的发布会上,叶宁解释:“《鬼吹灯》有那么多粉丝,知名度太高了,很疯狂。我觉得这个故事可以创造电影新高度,我和王中磊、王长田,大家都想到一起去了。中国电影也需要一种团结的力量。”

  陈国富在还没答应给这个项目做监制时,就想到这是个很耗钱的项目。三位“金主”排排坐在《寻龙诀》的发布会舞台上,宣布投资将为1.5亿至1.8亿。这个数目接近《让子弹飞》和《一九四二》,属于国产电影的“豪华配置”了。陈国富说,三位“金主”联手的投资决策,让他更加斗志昂扬,“做这个片子都不止是为了一个项目,是为华语电影(开创)一个新局面。”

  从2007年小说《鬼吹灯》火爆到现在,热潮早已褪去,现在会否已经错过把这部小说拍成电影的最佳时机?陈国富的态度很坚定:“我如果认为一个题材值得做,花五年、十年、二十年它都会值得做,我不相信速食的作品,我对于赶时髦的作品也没兴趣。因为如果你是为了那个原因去拍,可变因素太多。”而乌尔善则信心更足,他认为现在才是“最佳时期”,“我认为在2007年,我们中国的电影市场、拍摄技术、投资规模,是不具备拍这部电影的条件的。现在各方面条件已经成熟,应该可以更好地完成这部电影。”

  偷师

  张家鲁决定给《鬼吹灯》写剧本时,《《神都龙王》正值拍摄。他和乌尔善的头回碰面是在横店,在《狄仁杰2》的剧组里,一个是驻组编剧,一位则是拉队去观摩学习徐老爷(徐克)3D拍摄的导演。“他们当时已经决定《鬼吹灯》要做3D,于是整个导演组就到了横店观摩,呆了将近十天时间。”张家鲁回忆说。

  探墓

  在磨剧本期间,导演乌尔善还带领编剧和概念设计师到各地的开放陵墓和博物馆实地堪景,形式相当粗犷。而陈国富说自己很懒,没有参与陵墓考察。从内蒙辽墓、西安唐代陵墓到北京近郊的清东陵、十三陵等,耗时数月;他们还曾跟文物局联系,跑到不对外开放的辽庆陵做勘察。“那个地方比较偏僻,墓被盗过,我就从墓洞下去,顺着绳子坠下,看看墓穴的景象。但等我们进去时,发现那个洞其实已经被冻住了,看起来是几十年的冻土,挖不开。”和导演一起去过实地勘察的张家鲁回忆起其中一段旅程。阴阳风水、墓穴文化,乌尔善说一般团队不太可能触及到的领域,对他吸引力很大。实地看场的经历他并不感到意外,“只是我们之前看到的都是文字,但你真正进入到古代的陵墓世界,让我觉得中国古人真的很牛叉。”

天影集团 | 天影资讯 | 天影作品 | 天影院线 | 旗下产业| 剧本中心 | 天影论坛 |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