语言/Language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天影资讯 >> 行业聚焦
安晓芬:不让投资人亏钱是做电影的最高道德
2014-07-29  天影集团

 

“做成功一部电影,不代表永远成功。我觉得电影上映完,它成功与失败就过去了,重新归零。”

安晓芬40多岁离职,创立自己的公司。此前,她的身份是时代今典传媒集团的执行总裁。这种中年创业的勇气,并不浪漫和神话:“跟前一个公司老板的经营理念不和,被迫终止职业生涯。去业界求职,没人要我,真没人要。没办法才自己干,所以这是逼出来的结果。”

她有一份耀眼的职业经理人履历。进入电影圈的第一份工作是在张艺谋的新画面,因跟张艺谋一起合作,虽然从事财务,但“起点较高”,在新画面的一个个电影案例中,暗暗用功的她“迅速地变成内行”。随后五年的星美传媒经历则更为重要。从财务一直做到集团副总,对影视制作、院线建设及管理等电影产业链的诸多环节有了诸多了解。也是这段时间,她培养了自己挑选电影项目的能力,每天上班时各地影院发来的报表成了她的最好教材—票房、上座率等数字在日积月累中成就了她精确的商业感觉。

这是位对商业原则贯彻得彻头彻尾的制片人,她那些从财务数据里总结的选片哲学实利又实用:“我会看它是个体的表达还是集体的共鸣,如果是特别小众的个体表达,基本上会否掉。”她觉得一个合格的制片人要掌控的是电影的全部,必须有强大控制力,“电影是不允许犯错误的行业,一个点上犯错就可能满盘皆输。”

她坚信自己的眼光。做独立制片人以来,唯一两部亏本电影都是她早有预料又坚持制作的。一部是《李献计历险记》,这对她是次探索。至于《飞跃老人院》,则完全是她为了完成一个投资人的心愿。

虽有《锦衣卫》《叶问》《小时代》等知名作品,每天迎接她的仍是不安全感。“做成功一部电影,不代表永远成功。我一直觉得电影上映完,它成功与失败就过去了,重新归零。所以没有永远的英雄。你不知道下面等待你的是什么,能做的只有踏踏实实去努力。然后接受结果,因为不接受也没用。”

她最喜欢谈的一个词是坚持。她始终记得独立做第一部电影《锦衣卫》时找投资的窘境,没有了大集团庇护,资金第一次成了巨大困难,最终,一个民间收藏家基于对她人品的信任给了她600万现金,这才让她的创业梦能够延续下来。因为机会的来之不易,让她更懂得细节的重要,“做不好小事就做不好大事,每件事都是你的名片。你拿出去一个报告,排版都是你的名片。”她看起来也真心喜欢中国电影的一切,“电影圈比起其它行业那些腐败、丑陋纯洁得多。同行业间的竞争,也只不过是说我的作品拉到市场上比比看,你五个亿,我非要六个亿,那也是自己甩开膀子干,而不是去破坏别人。”

所以她对中国电影的一切都抱着一种谅解的态度。观众的骂声在她眼里只是这个行业兴盛得太快,一切都还没准备好。她觉得没人会愿意拍烂片,“他希望做好电影。但因为可能各种素质还不够的时候,做了不好的电影。”对于偷票房等行业丑陋现象,她认为“只是个别现象”,未来随科技手段的进步,这种现象会更少。至于前段时间尔冬升导演奋力声讨的演员轧戏现象,她则持一种现实主义的悲观,“港台和内地,男演员加起来超不过十个,女演员加起来被市场认知的也超不过十个。几百部电影就要这二十来个人,怎么承担得起。”

电影对她来说,只有两个东西是坚定不移的,一是不让投资人赔钱,“我不能辜负投资人的这种信任,他们都是真金白银投进来的,”所以在跟投资人谈时,她说她秉持实在的风格,“我不会忽悠,不会讲假大空的话。我会告诉他好的时候盈利会有多少,你亏的时候会是什么样子,我会都分析给他听。”而这么做的结果,她收获了一批信任的伙伴,当然“有的人听说还要赔钱呢,可能就吓跑了”。二是低级趣味的不会做,“我还是喜欢真善美,不喜欢揭露假恶丑,可能社会需要,但我不喜欢做。因为社会上各种矛盾够多的了。”

除此之外的东西,对安晓芬来说,完全来自于市场的选择。

天影集团 | 天影资讯 | 天影作品 | 天影院线 | 旗下产业| 剧本中心 | 天影论坛 |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