语言/Language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天影资讯 >> 行业聚焦
艺术与商业的平衡:表达自我还是赚钱?
2014-07-01  天影集团

 

       4月29日下午,由北京大学生电影节举办的“中美电影人巅峰对话”在北京师范大学举行,美国著名编剧、李安的长期合作者、制片人詹姆士.沙姆斯先生与非行、芦苇、陈思诚三位中国著名电影人展开了有关如何平衡商业与艺术的讨论。表达自我和赚钱的冲突,这也是中国电影人长期面对的难题。

  李安的电影是艺术与商业平衡的典范,作为这些电影的制片人,詹姆士看来,其实艺术电影的范畴里,有很多向外延展的可能性,虽然是艺术片,但也会经历商业运作,比如在他眼里,《白日焰火》就是商业的艺术电影。而在座的三位导演、编剧也在艺术与商业的探索中总结经验并且有话要说。

  █ 非行:“处心积虑为商业做准备未必是好事”

  作为新导演非行的第二部导演作品,《全民目击》在2013年9月上映的时候,并没有受到太大关注,但这部影片却以其独特的叙事风格赢得了观众,成为票房黑马。对于这部影片,导演非行明确表态“这是一部商业电影”,但却有不少大学生影迷认为,这种说法破坏了该片的艺术性。由此可见,在很多观众心目中,商业与艺术是一对对立个体。但导演非行并不这么看。

  他说,之所以称这部电影是商业电影,因为它的诞生初衷是做了愉悦、惊心动魄和感动等情感上的考量。不过他也坦言,自己在这点上过于投机,虽然很有针对性地去做《全民目击》这部电影,但最后影片的市场成绩只卖了《北京爱情故事》的一半,他不禁感叹:“有时候处心积虑为商业做准备未必是好事。”在非行眼里,能把商业性和艺术性结合到完美的,只有《霸王别姬》,其他都只算在努力。而他也称,希望能做出有品质的打动人的商业电影,这也是他这批导演未来所追求的。

  █ 芦苇:“艺术或商业只是符号,不具备决定性意义”

  芦苇认为,所谓的艺术与商业,不过是一种分类,是为了便于判断和辨识,在他看来,电影永远只有好电影和烂电影之分。

  芦苇说拍电影等同于讲故事,艺术或商业只是个符号,必须要坚持与观众沟通的属性,观众是电影的上帝,一部电影能不能获得观众的认可,取决于创作者愿不愿意与观众沟通,沟通到什么程度。他更称:“你心目中有自己的观众,他们拥戴你,你就成功了,让所有人喜欢不可能。”

  芦苇同时也感叹,中国电影发展到今天,商业运作越来越发达,但文化传承上却越来越差,“我一直坚持要观察真实的历史,它比编织的故事要更好看,它有着真相的魅力。我从没搞过穿越魔幻题材,或许我是个笨人,只能写自己观察体会到的故事,所以一直在写现实。”

  █ 陈思诚:“不赞同从市场出发,创作就是寻找同类的过程”

  凭借着电影处女作《北京爱情故事》,初执导筒的演员陈思诚就拿下了4亿票房,在他看来,电影具备艺术与商品两大属性,就像一个硬币的正反面,并不矛盾。现在的艺术和商业电影就好比核桃和番茄,他希望未来可以把电影做成“桃子”——可口、易于接受但有坚硬的内核。

  “好的电影出发点一定是个人的,是表达自我的,越好的电影越个人化”,陈思诚并不赞成从市场推向个体,“不要聊市场,市场是由一个个人组成的,价值观正确温暖,总会得到一定的认可。不可能得到所有人的认可,也没必要迎合所有人,坚定做自己会找到观众,创作一直就是寻找同类的过程。”他也表示,自己对《北爱》的成绩不满意,只是用它校订下一部电影的方向,校对自己的准心,对市场的判断,以便于更了解观众在想什么。

  █ 詹姆士.沙姆斯:“健康的电影市场不能只有麦当劳”

  詹姆士.沙姆斯先生曾成功运作过多部李安导演的电影,这些影片兼具商业属性与艺术价值,作为一位成功平衡商业与艺术的制片人,詹姆士要如何为困扰中国电影人的商业与艺术难题诊脉呢?

  对此,詹姆斯说,所谓艺术电影也只是做市场营销的说法,有坏的艺术片也有好的商业片,艺术的概念在行业内还在继续推动,而且他认为艺术片不针对一般观众,而是针对特定的艺术片观众,“健康的电影市场不能只有麦当劳”,詹姆士开玩笑地总结道。

天影集团 | 天影资讯 | 天影作品 | 天影院线 | 旗下产业| 剧本中心 | 天影论坛 |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