语言/Language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天影资讯 >> 行业聚焦
尹鸿:电影产业不差钱 差的是打通产业链
2014-06-26  天影集团

 

电影行业在中国的所有的文化行业当中,市场化程度最高,几乎全产业链向社会开放,因此在一定程度上,可能电影改革对我们文化产业改革的借鉴作用其实非常巨大。因为它的改革带来了一个几乎奄奄一息的行业,在加入WTO倒逼之下被迫进行全方位的市场改革。而今天,它变成了世界上最受关注的电影市场,举世瞩目。尽管在国内受到一些不同意见的批评,但是大家要考虑到它把奄奄一息的行业,带入了全世界关注的繁荣的行业。

我给大家把整个我们中国电影产业发展的一个大的趋势给大家分享一下,第一个大家可能会看到这张图,是2013年的全球电影市场的状况,全球电影市场大概在360亿美金的总票房。360亿美金的总票房中,下面深色的那一块是北美市场这是世界第一大电影市场,这个市场已经连续十年在100亿美金的上下徘徊。换句话说这个市场是饱和的,几乎没有太多的改变,最多有4%到5%的平均增长速度。大家看看中国的电影产业,我们已经连续12年保持30恩%以上的增长速度,所以是世界上从来没有过电影发展的奇迹。

第一个是电影产量,但产量不能说明太多的问题。因为一方面是消费者嗷嗷待哺,消费者觉得没有好东西,但一方面我们的产品大量过剩。这都是中国的特殊文化体制和文化政策带来的,我们少乱差多,他说少指的是优质企业少,市场乱,差作品乱,而且作品的总量很多,其实各个产业包括整个文化行业都是如此,所以产量本身不太能说到问题。

我们产量已经跟世界最大的电影国,与美国已经几乎接近,美国一年也是六七百部电影,其实我们现在的产量也相当。但从创作的效益来讲,差距很大,美国电影在全球创造的票房总量超过200多亿美金,我们现在国产创造的票房不到20亿美金,我们的产量很多,质量差异却非常巨大。

大家可以看到从票房上来讲,我们有大幅度的增长,蓝色的那个柱是我们的票房增长,我们的票房增长已经到了218亿元。大家发现与票房收入的增长相比,其他两项的增长非常缓慢,甚至在海外输出当中我们还在下降。

这个问题其实就非常的说明中国电影产业发展出现的一些畸形和问题,换句话说中国电影过渡依赖电影票房的回收,在美国国内电影票房只占电影的总收入当中不占30%。为什么国内电影的商业化口味那么重?他跟我们仅仅只有影院这一个回收市场非常有关系,今天电影当中存在的很多问题,不是改革带来的问题,是改革不彻底带来的问题。但是现在有很多批评意见反而想把改革了的电影拉到不改革的状态当中去。

我们看到这张图,你看票房这块为什么非常好,就是因为我们全方位的市场化改革做的非常好,但是另外两块都恰恰是改革的不好的地方。所以它就会带来不增长,或者是跟票房的增长完全不成正比。

为什么讲票房能够增长,是因为我们市场放开,我们过去的电影公司电影发行到电影院线全部是国有的,而现在民营的万达已经成为中国的第一大院线,而且由于收购了美国第二大院线,他今年已经成为世界最大的影院管理公司,就是全球最大的。

所以实际上你会发现你民营资本的贡献非常大,这是大家看到观影人次,我们现在是6亿多,而美国是平均每个人每年接近5次的观影人次,所以我们从频率上来讲还有巨大的距离。

那么这两年发生的改变是什么呢?我们讲电影史上由于市场化程度不高,条款分割非常严重,资源完全不能用市场来配置,电影行业市场集中度非常的高。现在我们给大家看到前年的四大民营公司都是上市公司,或者他的母体是上市公司,但是前四家电影行业上市公司份额超过了50%,超过了一半,如果再加上两家国有公司,前六家公司可能就占到了7成的市场,在所有的文化行业中,市场集中度最高的行业就是电影了。

大家看到这个现象就是民营企业在整个电影行业当中的主体地位开始确立。200多部电影是指进入了影院发行的国产电影,刚才讲有700多部生产的电影,但实际上有200多部进入了影院。

电影的另外一个特点就是电影企业与资本市场的融合越来越密切,去年一年大概发生了200亿左右的并购规模,而且这个并购有很多,大家可能会发现,上市公司影视为主业的差不多有10家。最近参加了一个基金,是我们北京跟华夏的合作,有20亿的基金的规模等等。

这个行业其实不差钱,关键是要打通整个行业的产业链。我刚才讲到整个行业并购重组整合加速,去年发生了重大的并购行为,而这个并购主要是几个方面。第一是影视之间的融合,就是电影跟电视的融合,第二是内容行业跟新媒体的融合,第三是不同的文化行业之间的整合,其实还有一个第四个特点正在出现就是开始出现国际型并购,我们已经开始出现多家影视公司跟国外的发行公司或者技术公司进行并购,电影在这一点上走到中国文化产业的前列。

再说一下电影行业面临的挑战。第一个挑战是多窗口电影市场尚未形成,这一点其实是我们的改革中的政府缺位造成的。为什么会出现这种情况?第一,我们的知识产权保护还是非常不好,所以我们通常第一个市场以后,这个版权的经济价值就几乎流失,因此我们的电影只依赖影院一个月的票房来回收。版权保护其实是政府最该做的事情,但是我们现在还会有很多缺陷,还有很多局限。第二点就是电影产业融合,虽然都是在一个大的综合性文化企业当中,但是中国做不到,刚才虽然讲了很多并购和融合,但所有这些融合都要绕开我们体制限制的东西,所以基本上电影仍然还需要体制改革来打破他现在单一的依赖自己,基本上就是一个电影企业,你不能干别的,所以实际上拿到钱也没有办法。除了增长电影产量。

电影审查的思路也亟待改变。早期应该说出于国家安全,其实今天国家安全完全面临新的形式,大家在互联网上仍然接受到全球信息,其实我们完全有新的思路重新的制度设计。

还有一个就是由于电影改革不足,造成了企业规模和工业化水平还是不高,我们还是作坊式的生产,你做工业生产流水线的设计能力就低,人才培养的也跟不上我们发展的速度。

还有一条就是电影的理论环境复杂,电影多样化不足。中国连电影审查法律地位都没有得到真正的保障,不是一个审查委员会就能得到一个生存的,因此恰恰是一些什么专报啊,内参啊在起作用。经常是社会的审查比审查委员会还要严格。出现自己不满意的作品就呼吁政府要动刀动手,实际上政府往往也迫于这样的压力进行删改。

当然最后一点就是恰恰是综上所述的这些原因,就导致我们市场的可控型仍然不足。我们可以有规划的按照市场的规律去投放,去改善供求关系,但是由于各种各样的政策,各种各样的盈利受到的制约,和我们打不开的一些通道,导致整体上来讲,我们仍然还是受各种偶然性因素的冲击,他不能够按照电影产业的完全的必然性质规律。我们知道大家说大企业是依靠必然性来盈利的,小企业是依靠偶然性来盈利的,而在互联网时代的电影产业,其实都过渡依赖偶然性,这还是产业不成熟的体现,产业成熟的时候他一定是必然性在里面起主导作用,偶然性为我们创新提供空间,这才是我们产业发展的一个良性的状态。

中国电影产业改革成绩巨大,但是如果今天存在问题,是改革的不彻底带来的问题,我们需要改革上做一些更开放的更创新的地层设计,让电影产业成为我们文化传媒行业改革的一个样板,这样可能对中国文化产业起到一个科技性的作用,谢谢大家。

以上内容根据4月19日、由清华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主办,社科文献出版社、《传媒》杂志社合办的“传播发展论坛2014”暨《中国传媒产业发展报告(2014)》发布会整理。演讲者为清华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常务副院长、影视传播研究中心主任尹鸿。

天影集团 | 天影资讯 | 天影作品 | 天影院线 | 旗下产业| 剧本中心 | 天影论坛 |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