语言/Language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天影资讯 >> 行业聚焦
王兴东:剧本的版权分娩了电影的版权
2014-06-26  天影集团

 

昨天,北京国际电影节颁发编剧奖,著名演员黄海波和黄圣依喊出:“编剧万岁!”

黄海波还十分赞赏地引用法国著名导演让•雅克•阿诺文章中的认识:“对于一个电影最重要的就是剧本!剧本!剧本!”黄海波连讲了三个叹号。黄圣依比喻编剧是为电影盖房子设计图纸。根据图纸我们进行创作,导演引导我们把房子盖起来。

在第14个世界知识产权日到来之际,这是我所看到本世纪电影颁奖礼上,演员们自己道出符合科学事实的真话,令我起敬。

今年的世界知识产权日主题是“电影,全球挚爱”,作为版权经济的电影,打开版权大门的钥匙在谁的手里?

美国电影编剧2007年大罢工,向世界演绎了一个不争的事实,没有编剧创作的剧本,好莱坞电影全面瘫痪,再先进的科技手段,再有名的演员也无用武之地。剧本是电影的根,是源,是本,是命。罢工以接受编剧向互联网和手机主张的权益而结束。

源决定了流,根主宰着果,剧本决定电影的诞生。无论是从文学改编还是原创的电影剧本,制作电影者都必须获得文学故事或者剧本版权拥有者的授权许可,购买版权才能拍摄电影。由此,作家编剧是影片制作者的上位权利人。

如果没有英国作家罗琳笔下的《哈利•波特》文学形象,就不会诞生后来的7部同名电影,在全球获得近80亿美元的票房。

内容为王,创意制胜,在任何情况下,文学和剧本都掌握着一部电影内容大门的钥匙。所以美国电影高度重视剧本的版权构成,奥斯卡奖设立原创剧本和改编剧本两项奖杯。

剧本是为制作影片而设计的总谱,享有独立的著作版权。近年来,中国电影在改革中提速,数量猛增,因急功近利加重,保护版权意识不强,屡见轻视剧本和歧视编剧的现象发生,贬损电影剧本是“半成品”,拍电影不是拍剧本,有个提纲就可以拍摄了。

剧本写作是复杂的智力劳动,从故事结构,思想内涵,人物性格到场景细节,所有创新的思考和总体谋篇的设计,如同交响乐演奏的总谱写入剧本。我们知道乐谱是供演奏用的音乐符号,可是谁也不会因此把贝多芬的一首奏鸣曲称为“半成品”或“提纲”。乐有乐谱,菜有菜谱,电影文学剧本即是拍摄电影的总谱,也可发表阅读,还可以改编成广播剧,小说,网络传播,经典电影剧本还是影视教材。《著作权法》赋予电影中的“剧本和作曲”享有独立使用版权,可见摄制电影不用剧本,贬损剧本价值的言论,有悖法律太离谱了,违反科学程序太没谱了,可谓过河拆桥不靠谱的行为。事实就发生在眼前,原创剧本谱写了一部部电影知识产权诞生的乐章。

以我自己的创作实例来说,正因为我四次去辽宁省铁岭市,找到了撞倒雷锋的那个人乔安山,得知雷锋22岁离世的生死之谜,体察了乔安山多年来的忏悔之心。我创作了《离开雷锋的日子》剧本,由时任北京市文化局副局长张和平同志,认购剧本拍摄权,聘任导演、演员、制片人,共同完成了影片摄制。在全国放映引起了强烈的效果,弘扬了学习雷锋精神的核心价值,创造了主旋律电影的票房奇迹,仅北京就有180万人走进影院观看,电视播放权卖给电影频道,还有DVD光碟等版权交易。由于这部影片的成功拍摄,1997年经上级批准成立了北京紫禁城影业公司,填补了北京市没有市属电影摄制机构的空白。

从这部熟知的电影全部生产的过程,认证了不管电影的创作和制作多么复杂的流程,电影故事都是寄生于文学故事的发现。

发现、发明是智力创新成果获取知识产权的必备前提,电影也不例外,其版权基因起于文学原创的发现,发现比表现更艰难复杂,在别人司空见惯的地方发掘出电影的核能源,在别人未曾探索过的地方开拓出新奇绝特的文学故事,这是一切能够创造自主版权的优秀剧作家必备之功。当前出现的故事雷同化,情节同质感,题材跟风,样式模仿,克隆山寨,缺乏独创的病根是缺少新的发现。因此,尊重原创者的发现就是保护电影版权的命脉,依法保护原创的文学和剧本的版权,不被抄袭,不遭剽窃,不许篡改,才能解决中国电影原创疲软的问题。

天下没有不修改的剧本。但是,谁有权来修改?当下出现的怪象惊人,剧本交付了制片商,似乎成了无人保护和监管的孩子,随意虐待,踢开原创,另起炉灶,乱改剧本,随心所欲,篡改主题。导演为哥们改本,制片人为姐妹加戏,演员为自己调换角色,已积恶成习.自己改不动,雇佣枪手来篡改制片者购买并审定的剧本。全然不顾剧本的整体设计,更不顾《著作权法》赋予作者拥有的“修改权”和“保护作品完整权”,肆意践踏剧本的完整权,极大地损害电影产业的程序,从而破坏了电影的故事性。

修改行为一旦涉及版权,修改则成为一种权利。唯有剧本作者拥有修改“权”,未经编剧授权允许是不能修改其剧本的,如同他人在你未许可的情况下不能随意去粉刷你家房间一样。修改需要许可授权,如果因环境拍摄需要进行调整,均属法律允许的。某些以修改名义作伪,故意歪曲篡改作品的思想和创意。“修改权”和“保护作品完整权”是法律看守下作者的“权利”,需要明确规定在剧本交易的合同中,更需要使用剧本的人明白这两项法定权利的归属。越位则侵权,无知则无质,没有像好莱坞那样对剧本著作权的严格保护意识,就不可能像好莱坞那样创造出高效的电影版权质量。

版权在创造世界,版权在影响世界,中国入世以来,版权比洲际导弹更加强势地成为穿透一切界限,以强有力的市场占有权,改变着我们的生活。美国的电影在中国放映拿走其25%的票房收入。面对强手,中国电影如何坚守家园并在国际版权竞争中扩大成果?答案要从根源上寻找,唯有从制度上保护和扶持自主原创的文学和剧本的版权,才能做强电影产业,这是分娩中国电影版权的版权!

天影集团 | 天影资讯 | 天影作品 | 天影院线 | 旗下产业| 剧本中心 | 天影论坛 |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