语言/Language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天影资讯 >> 行业聚焦
回望青春片的时代印记:怀旧成为永恒主题
2014-06-25  天影集团

 

如今,怀旧成为80后这个集体最重要的生活主题。

去年一整年,《致青春》、《中国合伙人》和《小时代》接连掀起的票房热潮,让青春片成了像拿破仑一样以小博大的神奇胜利者。今年,《同桌的妳》忙不迭将80后的青春记忆整合成了一场展览,从为了美国轰炸南联盟大使馆去游行,到非典时期的爱情,让各位浑身中箭,无处躲藏。就连片中老同学们多年后围坐在一起,三杯黄汤下肚,追忆的依旧是当年扯不清的青春账。

有人说青春的本质是一样的,反抗权威、向往自由、追逐爱情……但在电影里,青春总会有着鲜明的时代印记,从《青春之歌》到《庐山恋》到《阳光灿烂的日子》再到《同桌的妳》,几代人的青春连起来看,简直就是一部活生生的历史教科书。

>>>60年代:为信仰洒热血,太正能量了!

60年代电影里的年轻人超级正能量,《青春之歌》(左)里为信仰洒热血,

《女篮五号》(右)让物质并不富裕的中国人看到健康的体态美

信仰是在这个时代的主题。《青春之歌》中有一幕很是经典,当林道静站在众多游行的学生中间听到台上慷慨激昂的口号时,她的眼神陡然亮了起来——那是一个和青春懵懂的少女截然不同的眼神,预示着林道静即将被革命感知的命运。

祖国已到危亡之时,我辈只能奋不顾身——60年代的青春电影往往与一个时代的记忆密不可分,越是激昂的青春岁月就越与这个世界保有密切的联系。《女篮唔好》1957年上映,《青春之歌》1959年上映,面向的观众其实就是那些历经革命的普通群众。在他们的世界中信仰是创造一切的源头,而青春无疑是展现这信仰生命力的最有力的武器,这是身处于和平年代的我们所很难感受到的:同样是游行,《同桌的妳》中林一因为北约轰炸而上街参加示威,他感受到的愤慨远不及第一次牵起女神手时那内心的悸动。

这种悸动正是年轻人在和平年代所特有的单纯情感,在60年代的电影银幕上这种感情往往要与革命信仰所结合。“你照亮我生命的道路,我是你催生下来的细雨……”这是《青春之歌》中林道静思念共产党人卢嘉川时说下的台词,他们并非没有懵懂的感情,只是这感情的力量便是来自双方内心信仰的强烈共鸣,而爱与信念的结合也成为了那时青春最深刻的印记。

>>>80年代:惊世一吻,红裙飘曳,青春是打破禁忌的美

十年文革后百废待兴,《庐山恋》(左)里的惊世一吻,

《街上流行红裙子》(右)里飘曳的红裙,当时惊世骇俗,如今看依旧很自然

很多人认为80年代的中国电影是进入了一个黄金时代的。它的个性已经开始萌发,但电影的发展又控制在基本的伦理常态之下。它符合着时代的主流,同时又充当着先锋的角色,走在时代的前端。

与如今的青春片一味地回首过去有所不同,在80年代历经文革洗礼后的青春电影中我们能看到许多经典的“反骨”情节。《街上流行红裙子》里一抹亮眼的红色连衣裙,在当时前无古人的时尚打扮穿在一贯“艰苦朴素”的劳模身上,所表现出的青春张扬可想而知;而最具代表性的是《庐山恋》——这部描写爱情的电影最被后世所津津乐道的,正是其在电影中上演的那一幕留在腮帮子的闪电吻,那种无比前卫又无比热情的爱,是现如今无论如何想表达都会觉得力不从心的地方。

这就是一个时代造就的青春之美,80年代的电影所表现的青春预示着“未来”。当时的社会百废待兴,每一个年轻的灵魂都期待可以突破自我,而在这个时期所出品的青春电影所要去表现的也正是年轻人特有的热情,是他们敢于打破一切桎梏的勇气。这种勇气,和现在所理解的青春叛逆有很大不同,甚至也不是《同桌的妳》中几个人集体逃离非典隔离楼的冲动行事。这种勇气并非个人行为,而是年轻人追求光明的原始驱动力。像《庐山恋》中男女主角冲破家庭的牢笼选择在一起一样,80年代的青春是以一种更为积极的方式在电影银幕上回馈着社会的。

>>>90年代:残酷青春其实不残酷,记忆中都是不顾一切

《阳光灿烂的日子》看得家长们心慌慌的,觉得那时的年轻人

怎么那么无法无天,其实他们更愿意管那叫“不顾一切地去爱去恨”

米兰昆德拉曾说,“青春是一个可怕的东西,它是一群穿着长筒靴的青年在上面踩踏的一个舞台。”这样目空一切的张扬可以被看作是90年代电影中青春的一个注脚。90年代的中国经济发展稳定,所拍摄的很多青春电影所极力表现的正是青春本身。

《阳光灿烂的日子》开头马小军说,那时候好像永远是夏天,太阳永远伴随着我们——他的记忆于是留在了这段阳光灿烂的日子中,伴随着和伙伴的打斗生活,伴随着对米兰的青春迷恋……这其实是一段属于70年代的故事,但以90年代的电影语言去诠释却丝毫看不到任何捆绑政治的痕迹。90年代的青春终于不再是时代政治的附属,却也没有现如今过度敏感的情绪表现。我们看到的青春就是真实的,热情冲动,是不顾一切地追求,它以具体的方式呈现在电影里,观众所看到的就是“当下”。

这种具体的电影表现让我想到了张艺谋。1999年他拍摄了《我的父亲母亲》,章子怡的大辫子作为那个年代青春的标志一炮而红,电影里的父母没有吐露出一个深情的金句,却仅仅是分别后急速的奔跑就足以让观众感受到母亲无比的牵挂;而2010年的张艺谋也拍摄了题材类似的《山楂树之恋》,他却选择将很多重要的感情铺垫却仅仅以字幕的方式呈现出来,令很多观众大失所望。这种失望大概在于我们曾经见证过一颦一笑一回眸之间的永恒,却只能在如今感受着直白的语言和冰冷字幕间的转化。如同在《同桌的妳》中我们在故事里奔走,却很难去注意到每一次时间变化所赋予的涵义。快节奏的生活破坏了人们观察的能力,少年不识愁滋味的快乐,也永远只能留在90年代的青春舞台上。

>>>21世纪:越长大越苦逼的80后,越来越爱怀念了

《同桌的妳》把能刺激到80后的符号几乎都展示出来了,

绿色铁青蛙、漫画书、非典……可悲的是,怀念过去证明现实让我们失望

时间跨度到21世纪,青春开始和怀旧捆绑销售。越来越多的青春片里被加入了80后记忆中的小物来填补空白。谁也不会怀疑《同桌的妳》里为什么初中的林一还在玩机械青蛙这样幼稚的玩具,因为在电影中它代表的并非青春,而是记忆。

拜金教主郭敬明借由小时代里的台词告诉观众,“没有物质的爱情不过是一盘沙”,新世纪的青春回忆更多的是被现实所击溃,这也是曾经的电影中很少涉及的。《致青春》中陈孝正因为要出国和郑微分手、《中国合伙人》里程冬青的女友远赴美国与他分手、《同桌的妳》中林一终究没有为了周小栀回到中国……所有的现实会以一种非常具体的方式将恋人拆散,回想林一曾经因为北约轰炸而去游行,满心憧憬打到美利坚的人而最终被资本主义强大的工业齿轮所碾压,现实的残酷由此可见。

有人说,80后是幸运也是不幸的一代,他们拥有了更多机会,生活也更加富足,却丧失了更多的信念,同时也失去了奋斗的目标。他们被欲望所扰,只能在追叙懵懂爱情的片刻间回忆往昔的单纯。原本在电影大银幕下的青春朝气,也更多的终结在“执手相看泪眼,更无语凝噎”的静默中。人们在以观影的方式去感悟青春的时刻也恰恰说明,那个拥有黄金岁月的年代,已经在我们记忆深处渐行渐远了。

结语:青春终成回忆且行且珍惜

一切都会结束。在看《阳光灿烂的日子》时,最令人失落的一句就是马小军最后说的米兰“以此音信皆无”;看《同桌的妳》时也是周小栀的那句“再也回不去了”最为感伤。

青春最令人难过的地方是当我们拥有时总是不知趣地竭力挥霍,而当我们怀念时它又以不复存在。怀旧于是成为了最后的救命稻草,而青春电影,则永远是创作者留下的一首由观众自己谱曲的歌。在那里我们紧盯着青春的男女,好像凝视着大时代背后的自己一样。

天影集团 | 天影资讯 | 天影作品 | 天影院线 | 旗下产业| 剧本中心 | 天影论坛 |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