语言/Language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天影资讯 >> 行业聚焦
神女应无恙 经典默片“神女”修复重现银幕
2014-06-23  天影集团

 

4月22日,中国电影早期经典《神女》的全新数字修复版在电影节期间全球首映。这不仅是此片修复后的首映,也是国内交响乐团首次为国产默片现场配乐。80年过去了,神女无恙,电影世界已翻天覆地。

《神女》,对几乎所有中国早期电影爱好者来说,都是电影教科书中一页无法企及的名词。4月22日晚间,一群北京观众在电影资料馆首次见到“默片女王”阮玲玉在《神女》中的真容,幸运的是,还有交响乐队为这部默片神作现场配乐。

80年过去了,全球观众得以再次在大银幕上目睹中国电影史上由阮玲玉创造的美丽一页。

由黎铿、阮玲玉主演的电影《神女》在1934年上映,故事讲述了一个生活贫苦的女人为了她的儿子而牺牲奉献的故事。阮玲玉的表演给影片增添了另一番风采,导演吴永刚的处女作现实主义浓厚,成为了中国电影的经典之作。

4月22日,在北京中国电影资料馆,经过数字化修复的《神女》举行了全球首映。与其他的华语修复片不同的是,中国著名作曲家邹野受拿督黄纪达基金会委任,为影片全新创作了配乐。在影片的放映过程中,全程伴以中国爱乐乐团的现场演奏。与其说是一次电影首映,不如说是一次音乐会。

这也是北京近年来首次举办国产无声影片交响乐现场配乐活动。在中国电影资料馆艺术影院的巨型银幕上,阮玲玉的形象美丽温婉。银幕下方,影厅中经过临时改造空出的一片舞台,成为了中国爱乐乐团的表演空间。

当73分钟过去,银幕上出现剧终一幕,现场配乐也划上最后一个休止符。这短短的73分钟对于现场观众来说,意味着一次全新的观影体验;对于作曲家邹野来说,意味着自己完成了穿越历史的创作;对于现场演奏的指挥家来说,意味着一次如履薄冰的演出;对于主导修复工作的王铮工程师来说,意味着过去4年中对这部影片花费的心血得到检验;对于拿督黄纪达基金会创始人黄铃玳来说,《神女》的修复与现场配乐,仅仅只是一个开始。

北京首次交响乐团现场配乐邹野直言有遗憾

担任此次《神女》进行全新配乐创作的邹野是中国第一代影视配乐作曲家,他与第五代中国导演打造出了不少知名作品,比如尹力执导的《云水谣》等。在接受时光网记者采访时,邹野坦言:“如果说最大感受是什么,就是今天的演出不完美。音画结合还要不断地调整。”

在电影资料馆的牵线下,邹野第一次知道了自己将为《神女》重新配乐。邹野说他花了一整年时间看影片,逐渐让自己回到80年前的状态,把握那个时代的特征。

尽管已经从事配乐工作三十余年,但是邹野第一次参与无声电影的配乐。从一个电影作曲家的角度出发,无声电影与有声电影的配乐创作南辕北辙。“简单说,有声电影给我们的空间很小,而无声电影不一样。它需要由我去解读画面、人物、动作,综合所有的因素,把导演没有通过画面表达出来的信息通过音乐传达出来。”

有声电影配乐的一些程式化操作手法,在无声电影的配乐中则毫无用武之地。邹野只得在配乐中,借鉴了交响乐创作中的一些手段,比如给每个人物配上代表不同色彩的核心桥段,让人物的个性更加鲜明。

在他看来,《神女》所塑造的人物并不新鲜,但是阮玲玉精彩的表演能够让影片中的角色留存在观众的记忆中。相比如今的演员而言,阮玲玉她们本身的魅力比他们塑造的角色要大得多。“前人给我们的艺术上的造诣,如今我们已忘却很多。通过这次配乐,我看到很多让我汗颜的地方,也让我把自己曾经的理想找回来。我只希望,我的作品能够不愧于前辈。”

遗憾的是,由于排练时间有限,现场演奏的过程中,音乐与画面的配合还无法达到完美。“这确实是一个很大的工程,接下来的演出更加重要。我想做的就是回到这部电影的发祥地,在上海的国泰电影院——这部电影最早上映的地方,用上海的爱乐乐团再演奏一次。”邹野最后说。现场演奏为何“如履薄冰”排练时间只有4个半小时

担任现场演出的是中国爱乐乐团,此次为期两场的展映也创下了中国电影历史上的多个第一。不过,现场指挥则形容自己在演出时候的心情,用了“如履薄冰”这个词。实际上,由于时间安排过于紧凑,他们只有1天的时间与作曲者邹野进行排练。

与平常音乐会上的演奏不同之处在于速度。一场音乐会的演奏速率是一致的,而为电影现场配乐需要时刻顾及电影的画面与节奏。一方面,这要求乐队成员在演出过程中注意力高度集中,时刻在昏暗的场地内注意指挥的手势。另一方面,对于指挥来说,他需要紧盯银幕上演员的动作神态,在恰当的时候让关键的音符奏响。

从影院角度看,由于各种乐器发声方式不同,没有专业的音响设备支持,坐在影院不同位置的观众听到的声音会有时间上的偏差。坐在偏后位置的电影文化工作者”卫西谛“在微博中表示:”影厅声场很棒,,现场乐队的交响之声听得很舒服。邹野先生的新配乐也很成功。虽然已经看过好几遍,这一次亦有全新感受,阮玲玉的表演依然美。“

看默片的纯以镜头叙事,有点食髓知味的意思。从乐团角度出发,由于客观因素的制约,导致爱乐乐团只有4个半小时的排练时间。对于经验丰富的乐团成员来说,演奏的难度不在乐章的复杂。作为中国第一场现场配乐,爱乐乐团踏出第一步的意义更加重大。

据介绍,这场现场配乐放映活动的创意早在两年前就已经形成,在大量的前期准备工作后,中国爱乐乐团承担了这份重任。有声电影发展了电影的语言艺术,无声电影能够让观众随着不同的音乐编排感受更加丰富的人物性格魅力。在他看来,在电影工业发展的环境下,中国电影与顶级交响乐团之间的合作会越来越多。英方投资人:《神女》只是开始希望能在巴黎公园重演

今年3月,黄玲玳到访中国电影资料馆,达成了在本届电影节期间举行《神女》修复版交响乐现场配乐放映活动的意向,并通过40天的努力,完成了全部的准备工作。黄铃玳爵士夫人于2007年在伦敦创建“拿督黄纪达基金会”,旨在通过音乐、艺术和教育等领域的跨文化创新合作,搭建中国与世界文化沟通的桥梁。早前,NT Live舞台剧巨制《弗兰肯斯坦的灵与肉(Frankenstein)》影院版在北京、上海两地的放映,就是由该基金会牵头引进的。

中国爱乐乐团在《神女》放映现场演奏

《神女》的修复项目由拿督黄纪达基金会发起,中国电影资料馆和英国电影学院共同修复。2012年,电影资料馆开始启动该片的修复工作,受当时条件所限,修复效果并不理想。今年,资料馆对其进行了二次修复,就是本次展映使用的版本。通过开场阶段的对比画面看,修复版增强了画质与对比度,提升了亮度保障了观众的观影体验。

其实,《神女》是拿督黄纪达基金会“神女、烈女、侠女:中国电影的女性肖像”系列影展中的一部影片。整个系列影展挑选了15部中国经典影片,通过聚焦过去一个世纪女性在中国历史上扮演的角色展现中国电影,作为中法建交五十周年的纪念活动。

黄玲玳在采访中表示,老电影与纪录片是不一样的。在她的设想中,中国电影业迅速发展让人赞叹,但很少有人知道1930年代中国电影人就有着高超的艺术水准。她希望通过一系列的作品,让法国人除了知道中国的食物外,更加认识和喜欢中国。

“《神女》讲述故事非常简单,这样的故事谁会看不懂呢?所以我想这是一个好的开始。”她说,“有的人可能会质疑我们的选择,但是我们是从基金会的角度出发选择影片的,我们有相对的独特性。”

谈到与邹野的合作时,她认为在与充满创造性的艺术家合作,总是很有意思的。如何找到正确的人来完成正确的职责是最困难的,这得靠本能。现在的作品是融合了现代与古典,她说也有可能,有一天有人会写出一个摇滚版的配乐。

黄玲玳解释说,现场为默片进行配乐演奏在欧洲并不新鲜。这种演出方式的魅力就在于现场的不可复制性,因为每一场演出之后,作曲家都会根据现场情况做出调整。接下来,除了会推出DVD之外,她希望有一天能够在巴黎的公园中播放修复版的《神女》。

《神女》意义今何在关锦鹏:新的配乐是与过去对话

 

1934年阮玲玉主演《神女》的剧照

《神女》是1934年由联华公司出品的一部经典默片,如果说《小城之春》(1948)标志着1940年代的中国电影完全走在世界的最前沿的话,吴永刚导演的这部《神女》这是中国默片的巅峰之作。

整部电影张驰有度,忽而舒缓平静,忽而动荡激烈,有很强的音乐感,阮玲玉近乎完美地演绎了这个集母亲和妓女于一身,柔弱与坚强并存,低贱与高贵一体的复杂角色.特写表情之丰富传神尤其令人惊异。重要的是,阮玲玉最终自杀的悲剧,似乎让她与“神女”这一角色融合在了一起。

1929年,刚创业的联华影片公司投拍电影《故都春梦》,有一个交际花的角色邀请阮玲玉出演。阮玲玉终于遇到了她生命中第一位伯乐——导演孙瑜,她的表演天赋被发掘了出来。之后,她连续出演了《野草闲花》(1930)、《恋爱与义务》(1931)、《桃花泣血记》(1931)、《三个摩登女性》(1933)等多部影片,一举登上了联华“第一花旦”的宝座。

1934年4月,在电影杂志《电声》发起的中国明星选举中,阮玲玉以最高票当选“表演最佳的女明星”。第二年,由吴永刚编剧导演的《神女》上演了,大家又一次被阮玲玉的演技所震惊。

吴永刚在当导演前是联华影业公司的美工,第一次写剧本。而阮玲玉是当时红极一时的大明星,让她出演一个妓女,她怎么会答应的呢?原来,阮玲玉父亲死后,她母亲曾因生活所迫一度也去当了妓女,阮玲玉虽小,但知道这事。所以当她看过剧本后,就爽快地答应了,并把角色演得出神入化。

左为张曼玉在《阮玲玉》中的剧照,右为阮玲玉本人

现在的普通观众了解《神女》是通过1992年关锦鹏导演、张曼玉主演的《阮玲玉》,用历史和现实交织的方式讲述老上海著名影星阮玲玉的生平,片中张曼玉作为演员成功模仿了阮玲玉在《神女》中的精彩镜头。4月22日的放映前,关锦鹏通过短片的形式分享了自己的观点。在他眼中,阮玲玉的魅力在于她自然的表演,让观众相信她就是那个受委屈的妓女、慈爱的母亲。“她会让你心疼。”

“你要是问我,如果能在拍《阮玲玉》的时候,让我回到那个年代,我依旧会选择阮玲玉主演,更希望黎莉莉、陈燕燕都能来为她跨刀。”关锦鹏说。

对于修复版《神女》全新创作的现场配乐,关锦鹏认为意义重大:“要是今天有一个作曲家,来重新给《神女》做一个音乐的篇章的话,我觉得这是一种对话。今天的观众需要音乐来增加他们对影片的认识。我觉得,现在的观众很少有机会接触到默片,所以,新的音乐能够用新的情绪的引入去传达这个故事,是有重大意义的。”

电影资料馆的沙丹认为,《神女》一方面是中国电影史上的默片作品的巅峰之作之一。另一方面,《神女》采用了当时观众非常喜欢的情节剧模式,影片中“苦儿弱女”式的设计也很有情绪感染力,也是当今时代同类作品传承的开端。

沙丹特别强调了影片的现实批判意义,作为当时的左翼进步作品,《神女》反映了当时真实的社会环境。同时,电影中洋溢着的人道主义精神很值得现代人学习。最后,他提到电影资料馆在未来有机会也会修复“有声版的《神女》”——1938年的作品《胭脂泪》。由于当时阮玲玉已经离世,导演吴永刚选择了另一位大明星胡蝶出演,饰演她儿子的则依然是黎铿。

天影集团 | 天影资讯 | 天影作品 | 天影院线 | 旗下产业| 剧本中心 | 天影论坛 |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