语言/Language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天影资讯 >> 行业聚焦
香港电影新势力的崛起 从金像奖看港片创造力
2014-06-09  天影集团

 

    在内地电影市场蓬勃发展的今天,人们对香港电影的印象似乎还停留在上个世纪的八九十年代。这注定了混合着悲观与遗憾的视角,仍然还加诸于今天的香港电影之上。提及香港电影,用到最多的词汇往往是嬗变、衰败、青黄不接,香港电影金像奖也被斥责为年复一年的“老年表彰大会”。

  人们对香港电影未来的思考,是一种片面悲观思维的延伸。但事实的真相已悄然发生变化,香港电影经历过一种阵痛式的调整,已经找到一种新的生存方式——本土市场仍有新人新作面世,并不乏令人耳目一新的佳作,为港片写下“生生不息”的几笔注脚。

  这种迹象在2013年尤为明显,除了王家卫等大导演的回归奠定了本届金像奖“大年”的基调,如袁锦麟、黄修平、麦浚龙等新导演的出现,也弥补了人们口中从未断绝过的青黄不接的遗憾。其实早在去年金像奖大师集体缺席的时刻,彭浩翔、郑保瑞、陆剑青、梁乐民、罗志良等中生代就已经合力撑起了一台大戏。

  今年,这三位新导演都交出了水准和品质兼具的新作:《风暴》重现香港警匪片癫狂过火的本色,《僵尸》则以老港班底完成一次以现代影像风格对传统题材的致敬,至于《狂舞派》则是最大惊喜,它代表一种新的香港类型片——歌舞片的真正出现,香港电影的生命力在他们身上得到了传承与延展。

  屡被诟病的演员传承方面,本届也不乏惊喜,颜卓灵以近乎新人的姿态入围影后五强,与之搭档的蔡瀚亿以极高人气入围最佳新人,《狂舞派》除展现导演极高的调度技巧外,也是一部绝对意义上的造星的电影,两人一动一谐,让人惊呼香港演员后继有人。除此之外,《一代宗师》令香港女婿张晋一夜成名,TVB新花旦蒋家旻也因叶念琛的新片得到影坛的肯定,而如马来裔演员廖子妤以及星爷助理陈炳强等也都步入观众视线,也令香港演员的断代气象陡然改观。

  本届金像奖涌现出的青年才俊,令人刮目相看;再加上不断进入到港片的导演、编剧、演员等工种的新力量,让人们对日后的香港电影有了更多的期待。下面我们就从幕前和幕后两方面,聊聊这些你或许还不太熟悉的名字。

  ——导演篇——

  ▌ 黄修平  6年前他已入围“最佳新导演”

  黄修平黄修平的出现,带给香港电影全新的元素,至少在《狂舞派》之前香港电影甚至华语电影都欠缺歌舞片这一类型,陈可辛的《如果。爱》只是个精装的噱头而已,《狂舞派》则是还原到现实生活,因为贴近真实,这部小成本电影更有攫住人心的力量。

  戏中的舞团和戏外的黄修平一样经历过各种各样的困难,在拍《狂舞派》之前,他几乎是四处流浪,没有自己的办公室,以茶餐厅、便利店作为彼此联络的地点,讨论工作。片中的街舞队员,也是他和搭档陈心遥偶然在路边遇见的。对黄陈二人来说,拍《狂舞派》是“被他们的热情和浪漫感召”,在写出剧本后走遍上海、北京、香港和台湾,经过三年才找到投资,此中万苦千难,也应了片中那句“青春的伤痕”。

  早在第27届金像奖,黄修平就以《魔术男》入围了最佳新晋导演奖,但败给了银河映像的游乃海(《跟踪》)。此次卷土重来,黄修平呼声最高,《狂舞派》这部没有明星演员,以寻常学生的励志为主线的电影,不但充满了情感的力量,也展示了导演极高的场面调度技巧。《狂舞派》的拍摄难度甚至要高过武侠电影,因为就情绪控制来说要难得多,因此黄修平得奖几乎已成为板上钉钉之事。

  此外,黄修平与其他导演的不同在于,他的作品题材是极度生活化的,比如《当碧咸遇上奥云》是关于足球,《魔术男》聚焦街头魔术,《狂舞派》则是与街舞结缘,他从未有过多的野心,这也让他的作品低调扎实,成为这个年头难得的干货。

  ▌ 麦浚龙  一个扎扎实实奋斗的富二代

  麦浚龙麦浚龙和何超仪一样,都是富二代中扎扎实实奋斗的典型,作为多栖艺人,他出唱片、演电影,也做编导,《复仇者之死》是他写的第一个剧本,《僵尸》则是自编自导,致敬了僵尸片时代的林正英及许冠英。片中的演员皆为老戏骨,钱小豪是《僵尸先生》中林正英和许冠英的搭档,而惠英红、吴耀汉、鲍起静都是邵氏年代便入行的演员,陈友是早年温拿乐队的鼓手,和张坚庭合开公司,于是《僵尸》和当年的《打擂台》一样,让人感到一种时光流转的温暖。

  而现实中的麦浚龙谦虚友善,毫无架子,就像他在彭浩翔的《破事儿》中《大头阿慧》一段中所扮演的修车工,理性而又实干。《僵尸》虽然是致敬之作,但不乏新意,影片所展现的日式恐怖和美式血腥与传统港式灵异相结合,MV风格的画面精致漂亮,麦浚龙极其重视视觉效果和电影氛围的营造,让影片深具文艺气质。虽然剧情上有小小的瑕疵,但作为一部处女作来说,《僵尸》已经足够优秀。

  《僵尸》是3D制作,但很多内地观众无法目睹这个版本,在影像风格上,麦浚龙其实更接近彭氏兄弟。于是这部电影说起来和剧情一样,是一场借尸还魂,用一疃楼和一群老演员,反思着已近中年的自己。

  ▌ 袁锦麟  老编剧终于有机会导电影

  袁锦麟这又是江志强捧出来的一位导演,江老板很有慧眼,他认准的人都脱颖而出,去年是陆剑青和梁乐民。今年有薛晓路,还有袁锦麟。

  袁锦麟走的就是陆剑青、梁乐民的路子,在幕后辛劳多年,年纪不小才得到第一次执导电影的机会,他自己写出《风暴》的剧本,也正是这个本子让江志强舍得追加投资,让刘德华甘心贴片酬,在这个基础上,袁锦麟进行了不惜代价的实验:做成3D,毁掉中环,接近影片三成篇幅的激烈场面,创造了香港电影有史以来最高的动作尺度。

  在成为导演之前,袁锦麟是陈木胜的御用编剧,《双雄》、《新警察故事》、《宝贝计划》、《保持通话》皆出自其手,陈木胜电影里弥漫着的那种癫狂而煽情的特色,根源是在袁锦麟那里。这次《风暴》与《扫毒》同期打擂,故事容量、煽情程度不如后者,但品质更佳。事实上,离了袁锦麟,陈木胜的电影便出现了人物性格突转生硬的问题。袁锦麟自己的电影,不但视觉上不输,内心戏也都足够细致,这和他多年的编剧生涯是分不开的。正是有了这么多年的幕后经验,袁锦麟编而优则导,实际上就是水到渠成。

  刘韵文  关注社会问题的学院派

  刘韵文与《过界男女》男主角陈坤在戛纳刘韵文的第一部长片就入围戛纳影展“一种关注”单元,可谓是难得的运气,这位年纪轻轻的女导演毕业于哥伦比亚大学,又在伦敦学过导演专业。刘韵文的电影不求技巧,而偏重于反映社会现象,她的短片《无情雨》即是关注香港佣工问题,而《过界男女》则涉及大陆人赴港生子的问题,这部电影在内地毁誉参半,被部分观众批判为“学院派的习作”,票房一塌糊涂,但社会批判力仍在,电影的题材引人深思。

  ▌ 麦咏麟  密集拍片继承彭浩翔衣钵

  麦咏麟麦咏麟曾做过多部香港电影的助理导演和执行导演,包括年初的《大闹天宫》在内,但其真正走到导演位置,也就是近一两年之事。自到内地拍摄《跑出一片天》后,他在两年时间里执导了四部电影,其中《飞虎出征》是在彭浩翔的监督下上位,这部电影继承彭浩翔的恶趣味本色,算是《大丈夫》和《低俗喜剧》的延伸。

  ▌ 任达华  老戏骨实践“演而优则导”

  去年香港影坛鬼片回潮,任达华、李志毅和陈果合导《迷离夜》,并自导自演《赃物》一段,为此他不但倒贴资金还辛苦作业20天。这一段在《迷离夜》中最受人期待,完成的效果则是差强人意,任达华很勤奋地拍摄了不少素材,虽然最终成片仍有些支离破碎,但影片的双线叙事和明朗的设计都足够用心,无论做演员还是导演,任达华都体现出自己的真诚的一面。

  ▌ 杨采妮  玉女当导演首先挑战法庭戏

  杨采妮曾经的玉女天后杨采妮也是“宁在一思进”的架势,做导演的念头早就有了,虽然《圣诞玫瑰》来的有些晚,在业内的评价也并不算好。但对于一个明星出身的新导演来说,电影的完成度仍然相当高,杨采妮不避讳题材而依然拍摄最难拍的法庭戏,在一定程度上体现了她的勇气。

  ——演员篇——

  ▌ 张晋  在幕后20年终于遇到“宗师”

  张晋“宗师”剧照作为香港女婿的张晋和吴京同龄,都到了男人四十的关口,也是当年的武术冠军,全运会武术金牌得主,但退役后运气不算好,常年屈居幕后,是袁和平的得力助手之一。论身手,张晋精通太极拳、八卦掌、醉剑和枪术等,武学造诣甚高,演《一代宗师》的马三似乎也非他莫属。

  张晋生在重庆,但很早就与香港电影结缘,1998年拍《卧虎藏龙》时,他已经是袁家班的重要成员,并担任了章子怡和杨紫琼的替身。20余年的武行生涯,张晋是勤奋补拙的励志典型,既做幕后又混迹台前,在电视剧中抛头露面,又曾远赴好莱坞担任《霹雳天使2》和《夜魔侠》的武术指导,他曾得到章子怡举荐担任《英雄》中甄子丹的替身,10年之后,他与章子怡在《一代宗师》里完成久别后的重逢。

  自从和蔡少芬喜结连理,张晋的事业更进一层,从“里子”到“面子”,其中的辛苦不是三言两语能说尽的。电影中马三的角色最像《道士下山》中的段远晨,身上带着一种武者复杂的人性,本身也很难演,倘若不是习武多年且曾经沧海,都很难去诠释这个形象。

 

▌ 颜卓灵  等了三年《狂舞派》一举入围影后

  刚满20岁的她,本该是不折不扣的“最佳新人”,但《狂舞派》又并非是她第一次演电影,因而她的提名最终被归在“影后”。这是更高的荣誉,但在章子怡的强势面前,又显得希望渺茫。

  《狂舞派》中的阿花仿佛是为颜卓灵量身定做,她的演出清新自然可爱,是香港影坛多年未见的灵气型选手,她有多年的舞蹈功底,黄修平当年选角的要求便是“跳舞很厉害”。颜卓灵的演艺生涯,便是靠跳舞入行,但又跳得投入,跳得有个性,与那些选秀或模特出身的女星有质的分别。

  最初面试《狂舞派》时,颜卓灵只有15岁,因为电影搁置了三年,颜卓灵在年龄和生活经历上更加接近了这个角色。在这段等待的时间里,她已经成了一个演员,出演过《大追捕》、《浮城大亨》和《迷离夜》等等,但《狂舞派》最终让她脱颖而出,影片中的舞蹈元素让她的天分发挥得淋漓尽致,说灵气也好,本色也罢,颜卓灵都是香港影坛稀缺的一款演员。

  ▌ 蔡瀚亿  为香港影坛再添一位谐星

  蔡瀚亿在《狂舞派》中扮演的角色叫“柒良”,实际上是个逗角,在片中打太极功夫,发挥的却是喜剧天分。周润发在看完电影后惊呼蔡瀚亿是星爷接班人,对其寄望极高。

  而香港喜剧演员也的确日渐凋零,仍靠郑中基、杜汶泽等人撑场,年轻一代中也仅有王祖蓝等寥寥几位可堪大用。蔡瀚亿的特色,是他并不像王祖蓝一样靠多才艺的模仿取胜,而更多是用心体会人物的性格,传达更多的情感,这也让他的幽默不拘一格。对“柒良”的塑造,他是以人物诸多可爱的怪癖而实现,这本身就是一种天才和个性。

  和颜卓灵一样,当年23岁的蔡瀚亿参加了《狂舞派》的演员选拔,电影三年之后才开拍,蔡瀚亿也有了更多的人生经验。为了这部电影,他推掉了一切工作,和早年梦想做演员而艰难度过的经历近乎重合。虽然在《狂舞派》中蔡瀚亿的抢镜程度不如颜卓灵,但在后者未入围最佳新人的前提下,蔡瀚亿几乎已经是一枝独秀,在本届金像奖之后,我们将见证一位新谐星的诞生。

  ▌ 李馨巧  10岁的“影后”人小鬼大

  李馨巧《激战》剧照甜美可爱,乖巧懂事,活泼开朗,自信大方,多才多艺……这些赞美的词汇都不妨加诸仅有10岁的李馨巧身上。这个来自马来西亚的小女孩就是传说中的天才儿童,小小年纪就精通几种语言,5岁开始拍广告,7岁演电影,精通钢琴和小提琴,此外还是小有名气的歌手,她在去年录制了多期国内电视综艺节目,赢得举国赞叹。

  自结识林超贤开始,李馨巧已经接演了三部香港电影,分别是《逆战》《逃出生天》和《激战》,并以后者拿到去年上海电影节金爵奖影后,创下A级电影节影后的最年轻记录。看过本片的观众无不叹其老练成熟,人小鬼大,因此这个影后也的确是实至名归。此次李馨巧再以《激战》入围最佳女配角,胜算最大,但不论结果如何,她都已经成为香港电影中重要的一份子。

  ▌ 廖子妤  会不会是下一个舒淇?

  因为是模特出身,气质姣好,又在《末日派对》中全裸出镜,本届提名最佳新人的马来西亚裔女星廖子妤又被称为“平胸舒淇”。

  一脱成名是当年最司空见惯的事,舒淇、李丽珍、吴家丽等数人甚至成了影后。但在近年,这种“为艺术牺牲”的壮举少而又少,除非是“忧柴忧米”。廖子妤是马国人,学生时代学电影电视传播,但来港发展运气不佳,此番借助全裸出镜和金像奖提名,不知能否成为事业上的一个转机,成为下一个舒淇呢?

  ▌ 蒋家旻  TVB小花旦闯进大银幕

  蒋家旻虽然是提名“最佳新人”,但演艺事业已然小有成就,是TVB近年来力推的花旦之一,从《宫心计》到《爱回家》等热播剧都有其演出。2013年她出演两部香港电影,分别是《沟女不离三兄弟》和《第一次不是你》,俨然在邓丽欣之后成为叶念琛的御用女主角,在《第一次不是你》中,她扮演的妓女阿宝夹在爱情和家庭困境之中,演绎出一个女性成熟的一面,得到了观众的肯定。

  ▌ 陈炳强 从星爷小助理到幕前新星

  陈炳强周星驰最擅长喜剧,也最擅长造星,不但挖掘骨灰,也培育新苗,《西游降魔篇》中油光水滑的猪刚鬣,饰演者陈炳强本是该片的外场助理。因为选角时连续面试多人未果,加上陈炳强的自荐,星爷最终提携其上位。对陈炳强来说,这种机遇如《功夫》中的黄圣依,《长江七号》中的张雨绮,虽然是玩闹戏份多,也算是一夜成名。在《西游》之后,陈炳强已经陆续接演了多部电视剧。

  ——编剧篇——

  ▌ 余曦   进入银河映像的内地年轻人

  《盲探》入围今年的最佳剧本奖,这部电影的剧本由韦家辉领衔,创作组中的一个年轻人,来自内地的余曦,是韦家辉收的关门弟子。余曦毕业于清华大学,后赴香港学电影,他的多部作业短片在国际获奖,其中《堰塞》在鲜浪潮2010国际短片比赛(香港)获公开组最佳编剧奖。在进入银河映像后,他先后跟随韦家辉完成《盲探》和《毒战》的剧本,已经成为该公司的核心智囊之一。

  ▌ 陆以心  从酒吧女郎到彭浩翔御用编剧

  陆以心和《志明与春娇》的编剧麦曦茵一样是80后女生,并在《春娇与志明》中取代后者成为彭浩翔的联合编剧,并获得去年的最佳编剧提名。麦曦茵拓展了自身的职业道路,不但把自己的小说《前度》改编成了同名电影,还执导了《烈日当空》《华丽之后》,成为和陈果、胡耀辉、罗守耀比肩的影坛中坚力量。陆以心则做过临时演员、私家侦探和酒吧女郎,是个爱吃爱玩的典型港女,有过这些显得比较边缘的职业经历后,她渐渐成为彭浩翔的御用编剧,彭浩翔最近的三部作品《春娇与志明》《低俗喜剧》和《飞虎出征》她全部参与,令香港编剧界又添一员女将。

  ▌ 翁子光 两部电影都是高票房之作

  翁子光是影评人出身,多次担任电影节的评审,同样也是编剧和导演,本届两部重要电影《僵尸》和《救火英雄》的剧本都出自翁子光之手。2010年他以《明媚时光》提名金像奖最佳新晋导演奖,可惜擦身而过。他的编剧事业则在近年更近一层,个人虽未获得金像提名,但去年这两部电影在香港都是高票房之作。

天影集团 | 天影资讯 | 天影作品 | 天影院线 | 旗下产业| 剧本中心 | 天影论坛 |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