语言/Language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天影资讯 >> 行业聚焦
华语电影小生荒?伪命题!
2014-06-04  天影集团

 

    刚刚落幕的第38届香港国际电影节在某种程度上又印证了杜琪峰那句话——古天乐是香港最后一个小生。作为形象大使的他比杜甫还忙。从《反贪风暴》、《单身男女2》、《冲上云霄》电影版,到《人间。小团圆》、《窃听风云3》、《3D豪情》,以及在某展台角落里低调曝光的阮世生作品《巴黎假期》,手握7部片约的古仔轮番站台,成为赶场一哥。

  但被媒体戏称为“古天乐电影节”背后折射的问题却是一直未能好转的香港男演员断代、华语片小生荒。电影投资者们过度依赖畅销演员带来的宣传影响力,进而将电影质量的缺陷隐匿在熟脸、随之产生的话题和各种投机取巧上。

  不过当下的现实是,被“交口电影”操练出的观众早就不像《英雄》、《无极》时那样迷信春晚式的明星拼盘大片和明晃晃的卡司阵容,片方的“一厢情愿”正在被渐渐消解,巨星制霸虽然尚在,但鲜肉逆袭的小时代也已经悄然来临。

  现象:古天乐+吴彦祖+张家辉+刘青云,常态排列组合

  关键词:熟脸当道 过度消费

  早在2009年《窃听风云》首映式上,监制尔冬升就抱怨:香港男演员少到没得挑。他总结了一个香港电影选角的套路——如果大制作,就是全明星阵容,比如《无间道》系列,一网打尽梁朝伟、刘德华、黄秋生、吴镇宇、曾志伟、黎明;如果是王家卫的电影,男主角非梁朝伟莫属;周星驰的电影,“他自己做主角”;杜琪峰的都市情感片用刘德华,喜剧片找刘青云,有点萎靡而又良心未泯的警察必是黄秋生,特警队员就找任达华。

  而今过了5年,男星断代仍未好转。在刚刚闭幕的香港国际电影节上,“一哥”古天乐的状态是“去年7部片,今年7部片,笑僵了发布会”;早就被吴思远抱怨“过度消费”了的甄子丹有《冰封:重生之门》、《一个人的武林》、《叶问3》等多部新片;自从影帝头衔傍身,张家辉就成为最会演戏的那类人,今年不仅有《赤盗》、《魔警》等大片,其处女导作品《盂兰神功》也低调亮相,分身乏术的他被英皇老板杨受成声讨:“本来想跟张家辉商量看能不能留出120天档期,结果他(《魔警》)只给了我12天,直接去掉一个0。”

  不仅港片里是古天乐、吴彦祖、张家辉、刘青云、谢霆锋、郭富城这几个人的排列组合,内地近几年同样是黄晓明、陈坤、佟大为、邓超们当道,刘烨愈发闲云野鹤地接片,黄渤和冯绍峰在各大剧组努力赶场,孙红雷和胡军已经被定义成“大哥”,窦骁和韩庚还在等待更多机会。

  相形之下,台湾地区因偶像剧层出不穷和商业造星模式,为影市贡献了不少小鲜肉。不过细数下来,勉强能在商业大片里担纲主力的也只有赵又廷、彭于晏、阮经天三人。且据业内人士意见,周渝民号召力不强,柯震东太幼齿,陈柏霖太文艺,张孝全和凤小岳又不够商业,镇不住大片的男一宝座。

  所以综上,导演和制片人就只能在这十几张熟脸里挑挑拣拣、排列组合,尤其是商业大片,最保险的当然还是用“古天乐+吴彦祖+张家辉+刘青云”这几位。

  当然,如果细究,还有一个尴尬的事实是,把上述很多男演员定位为“小生”实在勉强,就像刘烨所说:“我觉得我已经不是小生了,一个演员如果快40岁还叫小生就很蠢,让后面的年轻人怎么办啊?”

  原因:为什么老板都要跟古天乐死磕?

  关键词:回收成本 宣发灵药

  为什么老板都要跟熟脸死磕?彭浩翔一语道破:“其实不光在香港,内地也一样,演技好、外形也好的当红演员,挑来挑去就那么几个。”一方面,“没得选”,不是古天乐,就是吴彦祖;另一方面,老板们也打好了自己的小算盘,即使这些大咖片酬高、档期紧、难伺候,但高风险和高收益并存,陷入恶性循环也在所不惜。

  NO.1一线大牌是投资安全的初步保证

  从投资人和制片人的角度来看,都希望自己的电影能在安全的基础上得到回报,大投资就会考虑一线演员,他们是投资安全的初步保证。并且在很多人还没足够能力拍出那么多优质商业类型片的前提下,首要考虑的就是尽一切可能将商业元素放大,比如卡司阵容和知名幕后团队,这样即使票房不好,还有赞助和广告植入可以依赖。

  徐静蕾的《杜拉拉升职记》已经成为经典案例,100分钟的电影里,从高管驾驶的马自达6,到白领用的联想电脑,再到齐刷刷的Lotto运动服,以及徐静蕾代言的智联招聘、立顿红茶,植入真正做到了遍地开花,连拍摄外景地都是泰国旅游局赞助的。当然,徐静蕾很聪明,她一直在强调怎样让植入显得不那么Low.而背后的事实是,《杜拉拉升职记》靠广告植入和赞助就基本收回成本,票房成了净利润。

  NO.2票房号召力待议,但大咖宣传功能一流

  更多时候,片方启用一众大咖看重的是他们的宣传功能,而不是所谓的票房号召力。因为除了葛优、姜文、刘德华等少数人有鼓动性,其他大部分演员的票房号召力还有待市场检验。大牌加盟话题性很强,首先会引起媒体的兴趣和追逐,其广告、首映礼、院线期望值都是一流的。此外,当大牌集结到一定规模时,片方更有可能优化这些组合进行宣传,比如两个跑北京,两个跑上海。一个演员不给力,还有更多人顶上。

  以2013贺岁档为例,刘德华几乎靠一个人的影响力撑起《风暴》票房,连他和另一位投资人江志强的极具业内风格的对谈都被热炒,小到“从一名偶像转换角色成为监制,你知道在片场骂人很难做的”,再到抱怨“没有替身帮忙拍跳楼戏,因为都去参加模仿秀了”,大到对电影的成本控制,“多花江老板一分钱,就像要了他爸妈命一样”,都被传播得事无巨细。

  而冯小刚的《私人订制》则精心配置了三场发布会,第一场“优质刚材”主打冯小刚和葛优的十年情;第二场主创黑超亮相搏眼球,打出向《甲方乙方》致敬牌;最后首映请来片中客串的李咏主持,刚看完媒体场的记者们满怀惆怅地想要追问“为什么”,李咏见势开打预防针:“很多媒体朋友从很远的地方专程赶过来,相信他们带来很多问题,等会儿人家问什么咱都不能发火。”冯导一乐:“我要不发火他们得多失望啊!”但其实,三场发布会都只能说简单了事,甚至连群访都没有,但一样收到不错的宣传效果。

  NO.3大牌演员是院线排厅的重要指标

  有无大牌明星更是院线是否愿意为一部电影排厅的重要依据,因为作为一个货架有限的零售商店,院线肯定会为卖相好的电影排厅。院线的算账模式很简单,片子口碑再烂,只要上座率高,就多排;口碑再好,没人看,也被冷落。而如果一部电影用的是新人,或类属文艺片,市场期待值本就不高,唯一出头的途径就是,花几倍功夫宣传,让院线和观众增加期待值。

  《观音山》的制片人方励曾拿自己的一部电影《红颜》举例,他说:“《红颜》是体制内通过了的电影,但根本形不成媒体的宣传和对院线的宣传,这是一个纯新人的电影,虽然拍得很好,但完全无法宣传,这就是一个用新人的教训,因为没有话题。”

  但同属文艺片的《观音山》和《二次曝光》的境遇则完全不同,因为主演是“万箭穿心,习惯就好”的范冰冰。方励说,很多时候,宣传首先影响到的不是公众,而是院线是否愿意为一部电影排厅的依据,且有相当一部分观众并不是看到媒体报道进影院看片,而是到了电影院看当天有哪些片子上了。

  方向:观众希望看到的是谁?

  关键词:鲜肉逆袭 新老制衡

  《王的盛宴》、《关云长》、《血滴子》、《大上海》……已有太多案例表明,即使大牌云集也有不少表现平平的电影,将李连杰、梁朝伟、甄子丹、张曼玉、章子怡集结在一起的春晚式明星拼牌不再是观众判断一部电影是否可看的至上标准,他们的口味正在发生变化。

  趋势之一:明星拼盘过时了,性价比走低

  早在2012年上海电影节上,就有文隽炮轰明星拼盘大片——“有一部电影我不说它名字,是由舒淇、刘烨、孙红雷、张震主演的,这么多明星,但质量非常糟。我经常给学生上课时问他们这片子好不好看,如果有人说好,我会立刻让他滚蛋。”

  其实时至今日,纵使内地对大片的定义仍约等于“大牌云集”,但观众早就不像《英雄》、《无极》时期那样迷信明晃晃的顶级卡司了。反倒是“熟脸带新人”式的电影更让人有期待,前有赵薇和舒淇在《LOVE》里带出观众对赵又廷、郭采洁的新一轮关注,后有《激战》里张家辉和彭于晏为励志而战、向肉体致敬,两者无论在票房、口碑还是对鲜肉的打造上,都达到多赢效果。

  趋势之二:新题材和新话题更易引发观影兴趣

  从《失恋33天》到《小时代》,再到票房破亿的《白日焰火》,影市黑马频繁出现在没有大明星阵容的话题电影中。它们有的号准都市小白领的情感乱脉,完败好莱坞血统的《铁甲钢拳》;有的把“长得好看又有钱的人才有青春”这句箴言在争议和吐槽中发扬光大;有的靠斩获国际大奖发酵口碑,让观众也能抬腿进影院看黑色故事。总之它们用齐刷刷的市场表现证明了大牌和熟脸不再是标配,越来越多的观众看的是题材、口碑、热议度,兴趣才是最好的助推剂。

  趋势之三:电视咖进军大银幕,跨界新面孔受追捧

  以今年情人节档的《北京爱情故事》为例,陈思诚延续同名热播剧品牌效应,在此基础上打造了一个全新故事,用他的话说,唯一与剧版有勾连的就是他“和佟丽娅必须演,这电影才能叫《北爱》”,虽然电影剧情和电视剧的北漂爱情完全不同,但该片仰仗不错的营销,在年轻观众中制造话题效应,加之档期选择精准,最终斩获4亿票房。陈思诚也用这部试水之作拿到了进军大银幕的门票。

  凭借《北京遇上西雅图》、《四大名捕》系列人气走高的吴秀波也是例证,在两部电影里,一个化身对生活满怀正能量的Loser老爸,与汤唯发生不令人出戏的化学反应;另一个变成邪门歪道派的大Boss,尽情挥洒大叔特有的高冷和城府,为大银幕适时输了血。

  还有因《奋斗》蹿红、接着在电影、电视剧圈都如鱼得水的文章,也因大银幕上新面孔奇缺,加之圈中人脉佳,一步步被推上《西游。降魔篇》男主角的位置。

  趋势之四:明星导演年轻化,力量比明星更厉害

  然在《风暴》发布会上有人这样向监制刘德华提问:“越来越多的新人导演出头,前浪会不会被拍死在沙滩上?”他开心答:“不会啊,你看我就知道啦。”但不可否认,已有越来越多的观众开始笑纳赵薇、徐峥、周杰伦等明星导演的作品。《泰囧》的12亿、《致青春》的7亿,都像鲶鱼效应在暗暗搅动影市。

  不少演员也因这些导演变得市场价值爆棚。王宝强成了客串界的大咖,相继在《激战》、《非常幸运》里化身土大款博人一笑,同时,2014年他主演的新片也有《道士下山》、《一个人的武林》、《冰封:重生之门》、《非法操作》等多部重磅;而帮忙性质居多的黄渤也借《泰囧》人气飙升,让他排队公映中的新片《101次求婚》、《西游。降魔篇》、《厨子。戏子。痞子》、《无人区》都沾了活招牌的光,四部作品票房累计19.1亿,成为2013年演员票房王。而面对事业顺风顺水,黄渤自己都有点害怕:“我真担心把一辈子的好运气都用光了。”

  趋势之五:“有个性”、“接地气”受捧,小鲜肉还能再多点吗?

  在《小时代》上映前,郭敬明做过一个调查,他说:“为什么很多大导演也有失手的时候?因为中国电影观众正在更新换代,2009年观影平均年龄是25.7岁,到了2013年已经变成了21.7岁。21岁就是一个大学生,如果还是用上一代的想法拍电影,那会出现问题。”

  事实上,从杨幂天涯自黑后变得更红、白百何部部小妞电影票房破亿,到黄渤影视歌三栖分身乏术、彭于晏用肉体和毅力接连拿下《黄飞鸿之英雄有梦》、《破风》等多部片约,都不难看出当下观众的“取向”,有个性、接地气、有人缘的小鲜肉已经晋升新宠。

  结语:所以从某种程度上讲,舆论对过度消费明星、小生荒现象的担心和苛责,是个误区。根本原因在于市场不成熟、电影本身质量不过硬,只能过度依赖明星和由此带来的大营销,当大家只想着撷取果实,却不愿意花精力种树,等十几年来种出的果子都被卖完了,导演、制片人才开始慌,观众才觉腻。但如果对作品够自信、加之营销得当,用用新人又何妨?

天影集团 | 天影资讯 | 天影作品 | 天影院线 | 旗下产业| 剧本中心 | 天影论坛 |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