语言/Language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天影资讯 >> 行业聚焦
【港魂2】三代香港导演谈“港片”何去何从
2014-06-03  天影集团

 

   “一年一度的金像奖,是港片交出最直观的成绩单。从2003年CEPA签署到现在,后港片时代进入第11个年头,”港片已死“曾一度成为金像奖的尴尬,”合拍片“曾一度是烂片的代名词,不仅让内地观众看得别扭,更让不少香港观众闻之色变、仿佛受辱。直到今天,香港街边便利店贩卖的年轻人打造的独立刊物上,香港青年们还在抱怨着,在电影院里看电影,总是要忍受里面有几个内地演员、几个角色是要用配音的。

  恰恰在这个时候,危机催生了转机,“合拍片”在去年有了大幅改变。今年金像奖五部最佳影片提名中,四部都是票房口碑兼优的合拍片。王家卫磨砺八年的《一代宗师》,故事起于佛山、决战东北、叶落香港,尽得民国风流;《西游。降魔篇》是周星驰对自己巅峰时期作品《大话西游》的成功颠覆和再创造;《扫毒》令人看到港片经典《英雄本色》、《无间道》的影子;《激战》是擅长港式警匪片的林超贤对拳击题材的新挑战。只有《狂舞派》,是立足香港本土的新导演黄修平的青涩亮剑。

  “与其说合拍片质量提升,倒不如说是港片精神在以另一种形式、切合新时代的面貌,继续存在着,王家卫、周星驰这些港片黄金时代的旗帜和灵魂人物,都在实实在在践行这一点,而港片已经走出最低谷,正在经历着前所未有的、最复杂也最重要的”变异“期。为此,腾讯娱乐独家采访了吴思远、吴宇森、陈可辛、林超贤、周显扬分别代表港片不同时期的不同面貌五位导演,说说他们和港片一起经历”变异“、寻找出路的那些事儿。

  老港片精神到底是啥?吴宇森:自由、创新

  当时的投资人跟香港观众都非常信任我们,他们相信你会拍出一个好电影来, 所以我们在工作自由度上面是非常大的,真的是想到什么就拍什么。我有好几个戏根本没有剧本的,《喋血双雄》是边拍边写的。——吴宇森

  去年金像奖前夕,彭浩翔《低俗喜剧》的主演杜汶泽一句“香港电影核心价值是低俗”引发了关于港片核心价值的大讨论,黄秋生就直接炮轰两人:“你们自己cheap(低贱),不要拉别人下水。”一年过去,杜汶泽的新戏——三级片《豪情3D》此时正在香港热映,似乎誓要将“低俗”进行到底。

  香港电影仿佛从“低俗”中找到了一条充满安全感的“归路”,但又不得不令人忧虑其是否会在窄巷中愈发迷失?上世纪八九十年代,在整个东南亚独领风骚的东方好莱坞,留给港人的财富,真的只得“低俗”二字?

  拍出深深影响了一整代华人的《英雄本色》、《喋血双雄》的吴宇森,认为港片的核心精神首先在“创新”,“在香港八十年代的时候,所有新一代的导演都有一种创新的精神,大家不那么容易去跟风,比如说徐克、许鞍华、林岭东、王家卫、我本人,甚至洪金宝他们,都各自去拍擅长和喜欢的东西,各有不同风格,观众能够有更多不一样的感受。也经常寻找新的技巧、新的表现方式,大家在创新方面互相竞争,就形成一种风气,也形成大家都是朋友的感觉。”

  另一方面,整体电影环境的“自由”,也使得创新成为可能:“当时的投资人跟香港观众都非常信任我们,他们相信你会拍出一个好电影来, 所以我们在工作自由度上面是非常大的,真的是想到什么就拍什么。我有好几个戏根本没有剧本的,《喋血双雄》是边拍边写的。《英雄本色》也是只有一个故事大纲,然后就凭自己的感觉拍出来。” 《喋血双雄》也让吴宇森获得1990年金像奖最佳导演奖。

  在90年代拍出了《甜蜜蜜》、《金枝玉叶》等脍炙人口经典爱情片的陈可辛,为“自由”这一标签,增加了思想表达和价值观层面的注解:“80、90年代,所有亚洲其他的地区都还有挺严的审批制度或者是道德观等等,香港是一个相对比较自由的地方,所以它出来的东西就会更符合那个年代的年轻人的想法。当然,现在合拍片就是多了一个审查的东西,所以使到港片的色彩就变了。但是现在也有一些港片放弃了合拍,虽然市场很小,回到香港拍一些他们擅长的东西,比较自由奔放,我觉得那个应该是港片最强的地方。

  时代造就了港片的辉煌,也让港片在辉煌中迷失。林超贤在80年代末入行,从给剧组联系车、安排饭的制作助理开始,一路做到陈嘉上的副导演,见证了港片由盛及衰:“香港电影最蓬勃的时候,确实有很多人乱拍,什么都拍,导演一年可以拍五、六个电影,演员可以一年拍几十个电影,他们不去想电影的质量是怎么样,只是赚钱,以前很多这种电影人,完全不重质量,给观众留下不好的形象。”

  林超贤很庆幸那个时候自己没有当导演,“我觉得是一个洪流,洪流把所有人都拉进去了,我看到很多人都是这样做,不管什么大演员都是这样做。幸好没有吧,如果在那个时候,可能你也不能独善其身吧。”

  不变行不行?林超贤:不变早死了!

  相对市场变化,在香港拍片的题材限制是更加隐性的。林超贤曾经尝试在香港为《激战》找投资,结果香港投资人对拳击励志题材没信心,此前也没有成功案例,结果是内地的博纳影业接下了这个项目,虽然影片上映后也有评论认为梅婷那条内地人的线有些弱,但对林超贤来说,已经是性价比较高的权宜之计。

  从1999年和陈嘉上联合执导《野兽刑警》获得最佳电影、最佳导演奖,到《激战》入围今年金像奖11个奖项,再到新片《魔警》入围今年柏林电影节全景单元,和林超贤同时期的导演渐渐淡出大众的视野,他却逆流而上,越战越勇,不断改变电影风格、寻求新的挑战和突破。

  “不变早死了!”林超贤笑着说。

  现在95%是内地,5%是港台跟海外。这个其实就是一个很浅白的商业规则,是正常发展的规律,无法改变的事实。——陈可辛

  相比林超贤,陈可辛则要走得更远,用他自己话说:“其实在这十几年来,很多的第一次或者头一批那个类型的电影,有些时候不一定只是那个题材,可能包括合作模式我都是走在前头,我觉得应该是顺着那个市场的规则去走。我一路都是在寻找一种新的工业模式、创作模式,或者说白一点,就是生存模式。”

  作为最早一批在内地开工作室、拍合拍片的导演,2005年的《如果。爱》颇受好评,也拿到了金马奖的最佳导演奖,但之后接连三部大投资的古装片《投名状》、《十月围城》(监制)、《武侠》,都接连在市场上失利,自己投的钱也赔进去,陈可辛在自传中披露曾一度负债租屋度日。直到《中国合伙人》大卖5亿,才让陈可辛终于缓过来,接受腾讯娱乐采访时,曾直言《中国合伙人》大卖对于他的意义在于,让他的导演生涯得以延续。

  在导演之外,常年做监制也让陈可辛养成了对市场的敏锐触觉:“长远来看,你面对的市场是内地市场,观众已经从以前的50%是内地、50%是港台和海外,变成现在95%是内地,5%是港台跟海外。这个其实就是一个很浅白的商业规则,是正常发展的规律,无法改变的事实。

  在香港来讲,到底拍的题材是有限,拍来拍去都是比较似曾相识的街道和景物了,在内地,我们会有很多的机会,很多的想法,都可以实现。——吴宇森

  同样曾经作为港片灵魂人物的吴宇森,在闯荡过好莱坞之后,也决定把目光投向内地。在《赤壁》之后,今年年底推出的新片《太平轮》将讲述解放战争时期的灾难和爱情故事,“在香港来讲,到底拍的题材是有限,拍来拍去都是比较似曾相识的街道和景物了,很难作出一些关于历史部分的或者关于真正自己文化精神的一些电影。在内地,我们会有很多的机会,很多的想法,都可以实现。”

  吴宇森也并不打算再拍回当年的港味电影了:“那个学习阶段已经过了。我每十年就有个转变,开始的十年是拍香港式的喜剧,第二个十年就拍英雄片,第三个十年都是拍好莱坞电影,现在第四个十年我就拍我们中国的电影。”至于他的“御用”制片人张家振准备翻拍《纵横四海》,吴宇森回应称自己只是监制而已。

  怎么变异更科学?陈可辛:尽量在内地生活

  陈可辛在“接地气”的《中国合伙人》大获成功之后,接连推出关注整容题材的《整容日期》和打拐题材的电影《亲爱的小孩》。大导演许鞍华拍起了民国“女神”萧红的传记题材电影《黄金时代》,徐克在重拍红色经典《3D林海雪原》,尔冬升将目光投向“横漂”群众演员,打造电影《路人甲》……忽如一夜春风来,在用合拍片讲了10年的香港故事之后,香港导演又向自己发出了更高的挑战——讲内地故事。

  我有“接地气”的问题,但我就尽量去克服我的缺点和障碍,就找编剧、找演员,大家一起去合作。——陈可辛

  陈可辛的这一步走得很明确、很坚定:“《整容日记》其实是跟《合伙人》同时拍的,也因为这样,我当时没有选择去导这个戏,其实这一轮的戏,基本上都是很肯定从开始就知道要针对内地市场,也要接地气,所以两个戏的方向,从选角、写剧本、选材等等题材都是一样的,都是同一类型的。”

  从拍古装大片事事不顺,到拍现代题材的信手拈来,陈可辛既总结失败的教训,也尝到成功的甜头:“现代题材、城市题材其实是我自己最喜欢的,也拍的最快乐的题材,因为我本来就是那样的导演。就是因为当初来内地合拍片,情况不允许拍那个,所以我很自然就回到那个氛围上。我有”接地气“的问题,但我就尽量去克服我的缺点和障碍,就找编剧、找演员,大家一起去合作,所以我在这方面就走得比较彻底一点。”

  要引起当地人更大的共鸣、更多的感受的话,就应该先要对他们做一些了解。——吴宇森

  吴宇森的经验是,如果要在内地拍电影的话,必定要在内地生活,“你要引起当地人更大的共鸣、更多的感受的话,就应该先要对他们做一些了解。”吴宇森举了《赤壁》的例子,“拍《赤壁》的时候,我经过一番调查和研究,觉得很多年轻人是需要有人关怀,他们需要有人给他们一个好的指导,有些亚洲国家的年轻人甚至有沮丧,蛮消极的。所以我就刻意要把它拍成一个励志的电影。那场战役的重点就是以少胜多、以弱胜强,大家奋斗一定成功。”

  吴宇森也坦承自己“会一直留在内地”,“除了我接下来一个新计划就是拍关于《飞虎队》的故事,接下来就想拍一个我自己平生第一部真正的纯中国味道的武侠电影。”

  我希望多了解内地。但我生活在香港,当然是拍香港故事比较熟悉,这个就是内地说的‘接地气’的问题。——林超贤

  去年,林超贤的《激战》在香港狂卖超4500万,和《扫毒》一起成为仅有的两部挺进去年香港本土票房前十的华语片,在内地的票房口碑亦不俗。林超贤的成功之处,被认为在于每次都力图有所突破,“枪战片,可能在观众来说是一种类型,但是在我来说是一种学问,我喜欢那种学问,比如我拍枪战我不是为了好看,不是为了场面有多大,我每次去想的时候,就是要有一种很真实的感觉,他为什么会这样开枪?他为什么会躲在这里?他为什么会蹲在那开枪?不是为了耍帅。我自己的电影里面还是有我个人的追求。在新片《魔警》里,他又尝试了大量的心理惊悚的元素。

  “电影是我的工作,我都在这个行业里这么久了,我们在跟随市场的改变去改变、跟着市场去走的时候,还能不能有一些东西是是属于你自己的?哪怕在里面只有一点点,还是有一个属于你自己的一种签名,一看就是林超贤,擦不掉的。”

  当然,也有很多人劝林超贤搬到内地来住,他却兴趣缺缺:“我希望多了解内地,但是我的家庭在这里,去外地拍戏,我老是会想家,还是有一种离乡背井的感觉。”同样希望继续拍香港故事的,还有周显扬:“我生活在香港,当然是拍香港故事比较熟悉,这个就是内地说的‘接地气’的问题。”

  “你怎么做也是一个香港电影,香港演员、香港导演,类型也是香港的类型,所以我觉得还是把电影做好吧。所谓增加一些内地的元素是什么呢?放到几个内地的演员?还是把背景搬到内地去?其实我觉得这种方向观众也会很聪明,看起来只是外观是内地的。”林超贤说。

  做电影一定要有理想,因为是创作嘛,不然可以去做很多别的行业,可以赚很多钱。——周显扬

  周显扬的《大追捕》在香港卖得不错,内地也不差,周显扬还凭借该片成功摘得去年金像奖的最佳新晋导演奖。他是如何做到左右逢源的?答案听上去并不太合理——不能只拍纯粹的商业类型片,要有个人风格和个人表达。但细想又似乎很合理。

  周显扬正在进行后期制作的新片《黄飞鸿之英雄崛起》就是一个十分值得关注的案例,“黄飞鸿”系列电影在香港拍了有100多部,是香港电影毫无疑问的重要财富之一,周显扬再来拍,是炒冷饭,还是对经典的再创造?对于质疑他相当自信:“我倒比较希望大家有这种预设,我有信心你们进电影院后能改观。以前关德兴版黄飞鸿有一集很有趣,有一个妓女喜欢黄飞鸿,黄飞鸿说了一句台词:”我们还是做兄妹吧!‘男女授受不清嘛。后来李连杰的版本就有了爱情,还是十三姨,是亲戚,有点反叛的意味在里面。我们这个黄飞鸿就会去秦淮河花坊,也就是夜店去玩,王祖蓝是演大牙苏,他们还一起去赌场赌钱,都是蛮有趣的元素。“

  用周显扬的话说,“做电影一定要有理想,因为是创作嘛,不然可以去做很多别的行业,可以赚很多钱。我拍商业电影是要拍给观众看,但不能纯粹是‘向钱看’。”这个理念在谈起自己的处女作《杀人犯》时得到充分展现,“我最开心的是,我作为一个电影导演,拍第一部电影的时候没有计算太多,包括没有计算要在内地上(不然不会这么拍),没有选安全的,比如爱情片、开心的片。”

  结语:拉拉杂杂说了这么多,用“香港电影教父”之称的吴思远的一句话可以很好地总结这一切:“我们很忧虑的是香港电影会不会失掉它原来的原汁原味,可以说现在这种忧虑我们逐渐的减少了。其实更重要的是,我们怎么样把香港电影精神更大的发挥出来,要明显的看到我们跟内地制作的不同,无论电影的选材还是电影的节奏各方面,应该有多少区别。”

  「对于“坚守派”,他们有话说」

  相比在合拍片里打滚的“变异”派,还有一群香港导演,他们拍电影的资金,完全来自香港,拍的是只有港人才能共鸣的纯本土题材,只在香港本地放映,在内地要么无法过审,要么很难找到共鸣。彭浩翔和郭子健曾经是他们中的一员,如今即使开始合拍,也还一只脚立足本土。现在,他们中还有拍《僵尸》的麦浚龙、拍《那夜凌晨,我坐上了旺角开往大埔的红van》的陈果、拍《狂舞派》的黄修平……我们姑且叫他们“坚守派”,他们正在受到抗拒合拍片的香港本地观众的疯狂追捧。

  陈可辛:这个世界没有那么黑跟白的,我觉得也不是一定所有人都有那么崇高的“我必须坚守香港!”很多时候这种崇高的背后,可能都是一些在内地合作不愉快的经历,使到他觉得倒不如我就这样坚守了。什么是香港电影?其实在不同的年代有不同的香港电影。我个人特别喜欢《僵尸》,可能在香港上市非常卖钱,但是我觉得它可能还要亏本,当然这种情况不多,可能麦浚龙家里比较有钱,但是我非常佩服他的做法,他绝对是去年拍的最好的一个年轻的导演。

  吴思远:(靠拍本土片扛起港片的大旗?)如果你要拍一部三级片,那大可以这样讲。因为你明知道三级片是进不了内地的。但是我觉得,香港电影的特点是一个多元的,你拍什么片都可以。低俗喜剧、三级片、很讲伦理道德的像许鞍华的电影,都可以。我们不要太过武断的去下结论。像这样的言论是一种宣传的手法,等电影上完以后,可能又讲另外一种话。在香港,你喜欢拍什么片子,你喜欢讲什么话都没有人来干涉你。

  林超贤:上一年香港的电影非常好,大部分的电影在本地票房都相当好,观众的反映也相当好,不是像之前那种。现在有一点点慢慢找平,一种平稳的感觉。

  吴宇森:我也希望港片会越来越好,我现在非常高兴有一批年轻人导演,他们也保持香港电影的活力,这个很好。

  周显扬:有一些人的定义是《3D豪情》就是香港电影,有一些人像我,就觉得《一代宗师》完全就是香港电影啊,是说一代香港人是从哪里走来的。香港人大部分不是原住民,都是客家人、南下逃过来的,战后生孩子变成香港人,然后生下我们,我们是第三代香港人。我们香港人、香港的历史、香港电影的历史,是一个包容的历史,为什么忽然我们的包容性没有了?

天影集团 | 天影资讯 | 天影作品 | 天影院线 | 旗下产业| 剧本中心 | 天影论坛 |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