语言/Language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天影资讯 >> 行业聚焦
解析韩片在华遇冷:宣发差 引进慢 过审难
2014-05-26  天影集团

 

近来韩国电视节目在中国内地风头正劲。韩剧《来自星星的你》、《继承者们》掀起收视热潮,湖南卫视最出风头的两档节目《爸爸去哪儿》和《我是歌手》版权也是源自韩国。相比之下,韩国电影在中国市场近十年却始终遭遇“寒流”。

之前,韩国在中国上映的影片中,金泰勇导演,汤唯主演的电影《晚秋》创了票房纪录,拿下6万元。韩国导演奉俊昊的新片《雪国列车》几经波折,终于3月17日在中国内地公映。这部目前韩国投资最大、阵容最国际化的影片被业内寄予厚望,希望打破上述票房纪录。

不过,事与愿违。《雪国列车》3天票房累计2031万元,上映两周累计票房6807万元,几乎跌出排片榜。而同期上映的《极品飞车》上映3天票房过亿元,截止4月2日,票房累计3.8亿元,依然占有17.14%的排片量,让《雪国列车》望尘莫及。

如此反差,人们不禁要问:韩国电影缘何近十年水土不服?日前记者采访了多位业内人士,详解个中原因。

韩国电影对外水土不服

韩国本土电影在近15年里有着迅猛的发展。1988年,韩国开始采取比较彻底的电影进口自由化政策,好莱坞发行公司全面入驻韩国。此后,好莱坞是上世纪整个90年代韩国说一不二的银幕霸主,每逢暑期、圣诞、新年,都赚得盆满钵满。1993年韩国本土电影占有率跌至史上最低点15.9%。直到1999年初,凭借姜帝圭导演的南北谍战大片《生死谍变》,韩国电影的市场占有率攀升至39.7%。从此,韩国观众开始认可国产影片,制作方开始有信心打造本土品牌。2003年的军事题材大片《实尾岛》和《太极旗飘扬》,更是将韩国电影带领进千万观众时代。除此之外,《杀人回忆》、《老男孩》等同年上映的电影也收获了从口碑到票房的一致认可。

去年共有167部韩国电影上映,票房收入为8370亿8954万韩元,其中贡献最大的是《7号房的礼物》(观众人数1281万人)、《雪国列车》(934万人)、《观相》(913万人)、《柏林》(716万人)、《隐秘而伟大》(695万人)等类型多样题材各异的影片。截至去年10月,韩国电影的观众人数就突破了1亿人,相比前一年直到11月20日才达到1亿人的情况,提前了40多天。而同期外国电影在韩国上映的足有624部之多,大大超过韩国本土电影的数量,但是总观影人数为7665万5162人,票房收入为5723亿490万韩元,远远落后于韩国电影的票房成绩。韩国本土电影的占有率高达59.9%,达到韩国影史新高。

韩国电影自2010年收获了6884万名观众之后,这三年一直保持着上升势头,之前一直被好莱坞电影打压的韩国电影,近三年来凭借作品性和完成度的不断提高,也具备了在韩国本土和好莱坞影片竞争的实力。今年韩国票房总榜的TOP10中,除了《钢铁侠3》(900万人)和《僵尸世界大战》(523万人)之外,全是韩国本土电影。

韩国电影不满足于自娱自乐,韩国电影导演李沧东曾担任文化观光部部长,大力推行影片输出,但与韩剧相比,韩国电影的文化输出并不成功。据不完全统计,在中国市场上,从2004年至今,中国内地引进的韩国电影约21部。这些影片中,喜剧片6部,爱情片6部,主打动作和特效的影片8部,动画片1部。几乎所有的影片都阵容强大,且位列当年本土票房榜前十位。去年在韩国曾力挫《蝙蝠侠》夺得多周票房冠军的灾难片《铁线虫入侵》,在中国内地曾作为分账大片引进,但是上映了近一个月票房却只有区区705万元人民币,这个数字还不如《小时代》的零头;2006年韩国的票房总冠军恐怖片《汉江怪物》,2007年在中国内地上映时的票房成绩是1420万元,而当年内地票房冠军《投名状》的票房约2亿元人民币;值得一提的是,《来自星星的你》的男女主角——金秀贤和全智贤2012年共同主演的《夺宝联盟》,曾创造过韩国的票房神话,但去年作为分账电影在中国内地上映后,票房成绩仅为2224万元人民币。韩国电影在中国内地票房中,最高的是汤唯主演的爱情文艺片《晚秋》,票房6686万元。最低的是《爱情真可怕》,只有60万元。剩下的影片,票房在800万-2200万元之间浮动。

进入中国市场限制重重

韩国电影在本土表现蒸蒸日上,为什么在中国内地频繁遭遇滑铁卢呢?有一个重要的原因——配额。目前,中国境内上映的海外片主要分三种——特种分账片、普通分账片和批片(被中国片商买断版权的海外片),数量每年分别为14部、20部和30部左右。韩国电影进入中国,主要就是通过批片。批片的配额并非每年固定,比如2012年有40多部批片,2013年才25部,跌了将近一半,部分原因是2012年消耗了后一年的部分指标。

申请批片的不止韩国电影。以2013年来说,有57部进口片上映,其中批片25部——美国片占13部,其他国家或地区影片12部,包括《夺宝联盟》、《狼少年》两部韩国电影。在中国,原则上只有中影集团和华夏电影公司有权引进和发行海外片。最近两年一些民营公司或者个人也开始进入这个领域,去海外采购电影。可是,空有项目是不够的,还需要中影集团提供一个批片公映指标。

“去年4月上映的《钢铁侠3》以批片引进,在中国票房收获7.54亿元票房。我们要根据主流观众的诉求来衡量一个影片的性价比,做一部韩国电影,和做一部有大明星、大场面、高科技的好莱坞电影相比,显然是好莱坞电影风险更小。”一位海外采购电影项目人士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在他看来,可能因为韩国是邻国,加之韩流热潮正劲,才会让人觉得韩国电影在中国内地上映很少。欧洲很多国家也有很多优秀作品无缘中国内地,这些都是和配额、市场的认可程度有关。

曾负责引进《夺宝联盟》的不愿具名的管姓男士告诉记者,早在该片还只是剧本的时候,他们就买下了影片作为批片申请引进。入手早成本低,而影片最终获得票房2000多万元,对他来说性价比很高,“对于买家来说,批片的好坏之分就是它的性价比高不高,进口片市场中英语片相对坚挺,非英语片本身就是很小的一部分。所以其他国家的影片只有在性价比高的时候才会考虑买入。”

在影院看来,影片的宣传力度不够一直是韩国电影不卖座的原因之一。但是很多片商认为,票房前景本就不乐观的韩国影片,再加入宣传费,会更加血本无归。譬如《狼少年》的版权费加上宣传发行花掉超过千万元,最后却被惨烈地淹没在冯小刚贺岁片强大的宣传攻势里。一位有过韩国电影采购经验的专业人士解释:“韩国电影毕竟是小众,除了影片的版权以外,我们需要尽可能地控制成本。英语片在一线城市基本没有语言障碍,也会根据二三线城市的需求进行配音,做成译制片。韩语片按理说也应该制作配音版,但影片本身就没有太大的市场,不能增加它的成本压力。但这样一来,影片配字幕的形式在一线城市以外的地区就会受限。”

另外一个原因出现在与韩国片商的沟通问题上,上述人士指出,“美国和欧洲国家片商的合约标准化,而韩国相对比较差,这是经验所决定的。欧美片商面向全世界买家,合同约定细则比较细致规范,有十几页,能避免很多的后患纠纷。韩国片商就做不到。”

韩国电影进入中国市场还有一道坎是中国的审查。近期韩国票房成功的一系列电影,都是针对社会现实并且有背后深邃思考的作品,如《熔炉》、《大叔》、《老男孩》等。自从1996年韩国电影用分级制度逐渐取代了审查制度以来,多元化和更开放的电影环境为更多类型的作品提供了可靠的保证,揭穿政治阴谋、批判社会现实、揭示社会不公等主题,成为韩国电影中小制作领域的拿手好戏。而这些内容恰恰都是中国电影审查中较为关注和谨慎对待的内容。

审查程序的繁复,让很多韩国电影在中国内地错过了最佳时机。比如《汉江怪物》,在韩国是2006年7月上映,而在中国内地直到2007年3月中旬才上映,当时该电影在网络上已经有了好几个版本的中文字幕版,大部分影迷都不会选择去电影院捧场。2007年8月在韩国上映的韩美合拍大片《龙之战》,在韩国和美国(2007年9月上映)票房都相当不错,但中国内地2008年5月中旬才正式引进,该片热潮早过,所以最后以2770万元人民币票房惨淡收场。强大的网络资源和字幕组的迅速反应,让不少韩国电影迷都愿意选择在网络上观看,而非去电影院观看迟到近一年的影片。此外,还有很多网站视频也以正规渠道与韩国片商接洽,因为不需要获得公映的龙标过审相对简单,也不用承担票房风险。

《雪国列车》的过审同样经历了反复。据投资出品韩国希杰电影公司介绍,《雪国列车》从剧本创作阶段就决心要在中国上映,因为这么大的投资,必须依靠中国、美国这样的电影市场才能获得更多利润。在去年8月1日韩国本土公映后,片方开始向中国电影管理部门报审,期待早点上映。在去年11月份,网络上有消息称《雪国列车》已经拿到分账片配额,有望年底上映。而片方是在今年3月9日,也就是放映前一周才公布档期。据了解,因为部分情节暴力血腥,影片被要求删剪,最后在中国上映版本删剪了1分钟。

韩剧对票房刺激有限

“《来自星星的你》很火,但对韩国电影在中国的票房刺激是微乎其微的。”在业内看来,无论韩剧在中国有多受欢迎,跟韩国影片在中国市场的“钱”景都扯不上必然关系。比如“韩剧收视女王”河智苑,2010年她主演的韩剧《秘密花园》风靡中国,轰动效应丝毫不逊色于《来自星星的你》。但一年后,河智苑主演的韩国电影《深海之战》在中国公映,票房不过2000多万元。该影片在中国上映的时间只比韩国晚了两个月,河智苑还亲自来北京做宣传。

《雪国列车》导演奉俊昊也说:“不光是中国,在其他东南亚国家也是一样,韩剧人气高一些,电影人气少一些。电视剧在题材上比较容易去探讨一些大众的内容,电影有其本身的世界,不太容易和电视剧去比较。我相信将来总有一天,韩国电影也会有机会得到比较好的反响。”

不过,上海国际电影节电影业务总监於侃并不认同韩国电影在中国国内没有市场的说法。他以上海电影节为例,“韩国明星的人气最高。当韩国演员走过红毯时,很多观众还根本没认出他们是谁,女粉丝已经开始疯狂尖叫:欧巴、欧巴……”

在展映影片中,亚洲电影的韩国板块片目也受到粉丝和文艺青年的追捧。“从我们影展来看,既有商业娱乐方面的,也有注重现实批判的。韩国文艺片上座率一直不低,金基德来上海电影节的时候就表示,很高兴自己的影片有这样一个途径能让中国观众看到。而一些青春题材的偶像电影上座率就更加疯狂,几乎场场爆满,还要加排一场。”不过,电影节有它的特殊性,一年一度的电影盛事吸引的是全国各地的电影爱好者,与平时大众对电影的鉴赏能力有一定区别。

既然纯粹的韩国电影在中国水土不服,不少韩国导演干脆尝试来中国发展,但结果也不尽如人意。《我的野蛮女友》的韩国导演郭在容,在中国拍《杨贵妃》时和片方起了冲突,最终只能离开剧组;《八月照相馆》的导演许秦豪来内地拍了投资过亿元的《危险关系》,还请来了章子怡和张柏芝助阵,但在国庆档只收获了5000万元票房,成为2012年中国内地最赔钱的电影;金世勋的《新妈妈再爱我一次》,最终票房也以惨淡收场。但也有几个例外,金容华执导的中韩合拍片《大明猩》在中国市场拿下了过亿元的票房。吴基焕的《分手合约》中国国内票房更是接近2亿元。安兵基的两部中国版《笔仙》,以非常低廉的千万元投资共收获高达1.5亿元人民币的票房。

《笔仙》和《笔仙2》策划、制片人李亮文表示:“《分手合约》也好、《笔仙》也好,包括今年《大明猩》,之所以票房不错,是因为这些类型片都是属于韩国电影人最为擅长的模式,同时也是中国观众最认可的模式。”李亮文解释说,“韩剧温情、催泪的路子有很好的观众基础;韩国式惊悚片也很有影响力;而《大明猩》依靠的特效,也是韩国人擅长的东西。”

日前出现在香港电影节的韩国导演姜帝圭指出韩国导演在中国拍的电影不接地气的问题,他认为这是韩国导演和中国观众之间缺乏了解造成的。“可能中国观众不太习惯韩国导演的表达方式吧。如果制片方仅仅看到某个韩国导演拍的韩国片不错,某个韩国编剧写的剧本也不错,就找他们来创作一部中国电影的话,就太生硬了。”姜帝圭建议,中国制片方可以把韩国编剧写的剧本分发给200个随机挑选的观众,请他们看完之后给出修改意见,编剧再根据这些反馈对剧本进行修改,相信这样出来的作品就会更加接地气。

虽然有不成功的前车之鉴,但是仍旧有中国片商愿意与韩国导演合作。日前有消息称《来自星星的你》片中配角韩星刘仁娜及安宰贤即将出演中国电影《婚礼日记》,还请来了韩国导演许仁茂执导。《婚礼日记》出品方负责人刘晶在接受访问时承认邀请刘仁娜和安宰贤这两位韩国明星加盟影片是考虑到《来自星星的你》在中国的影响。他还强调,之所以刘仁娜和安宰贤同意出演,是因为许仁茂导演在韩国电影圈的影响力。资深电影业内人士刘女士接受记者采访时指出两点原因,其一,韩国导演的酬劳和中国国内导演的要价比起来要低得多。即便是只执导过一两部有名作品的香港新导演,片酬通常也能达到韩国导演片酬的好几倍。其二,当红的韩国明星并不好请,但韩国导演好请。如果一部电影先请了一名韩国电影导演,再由这位导演去邀请韩国明星,就要容易得多。

韩国明星认知度不高

中国观众对于韩国演员的认知度不够。《非常主播》宣传方、不愿具名的甄姓女士告诉记者:“中国广大观众认识的韩国演员就那么几个。我曾经引进过《非常主播》,因为男主角是车太贤,记得当时发布会现场记者的提问都围绕他主演的《我的野蛮女友》,这时距离《我的野蛮女友》放映已经过去5年了。我们专业的记者对他们的认知度如此,更不用说普通观众了。”

《我的野蛮女友》的另一位主演全智贤算是在中国的名气最响的韩国女星之一,但她主演的电影一直难以在华卖座。除了《我的野蛮女友》,《雏菊》和《夺宝联盟》票房也都惨败而归。2011年,全智贤与李冰冰合作推出的《雪花秘扇》,国内票房3000多万元,已是她的最高纪录。其他韩国明星的日子也不好过,张东健主演的《无极》虽有1.8亿元的票房,但遭到一边倒的口诛笔伐。去年,他和张柏芝、章子怡主演的《危险关系》耗资过亿元,票房却只有6000多万元。元斌主演的《孤胆特工》一度在韩国创下最高票房纪录,到了中国内地却无人问津。裴勇俊主演的《外出》在中国拿走的票房还不够支付他的行程费用。韩国娱乐圈中,在演电影的一线演员包括金东元、薛景求、河正宇,还有被誉为韩国“葛优”的国民演员宋康昊,在中国的识别度都不高。就拿宋康昊来说,他外形跟电视上流行的“花美男”完全不同,阔脸小眼,既不勇猛也不清秀,但由他领衔主演的电影分别占据了去年韩国年度票房的第二三四位。换句话说,他一个人便带动了3000多万名观众(占韩国总人口三分之二),缔造了名副其实的票房神话。

目前,中国片方最看重的无非李敏镐、金秀贤两位当红演员。圈内人中最近提及韩星时常说的一句话是:“趁李敏镐和金秀贤现在还那么火爆,赶紧找他们拍电影……”负责李敏镐等韩国艺人的中方代理在接受记者采访时透露,目前确实有很多片方邀约。但是目前来说,没有看到合适的剧本。“此前的‘韩流’明星都没有现在这两位这么火,确实有很多人来找他们演戏,片酬都给得不低,有的甚至说演一天就行,目的就是带动票房。他们和我们谈的都是商业价值,没有考虑这个角色是否适合演员。”她透露,金秀贤和李敏镐下一步的工作计划都是电影,但是只考虑韩国本土电影,并无来华计划。金秀贤想借新片摆脱“都教授”的形象,而李敏镐出演以上世纪70年代的首尔为背景的犯罪题材影片《江南布鲁斯》。

对于韩国演员的“挑剔”,她认为源自中国市场大,各种因素多变,而大多数韩国演员对中国市场不太了解,所以一般比较当红或大牌的演员都不敢轻易接戏:“中国市场新锐导演多,但是多数韩国艺人只认张艺谋、陈凯歌、冯小刚、李安、吴宇森、周星驰这几位大牌导演,其他导演都不认识,没有信任度,因为他们对于中国的市场不太了解,只能靠这些有品牌保障的大导演,以及搭戏的演员阵容和整个团队来判定影片质量的保证。”

此外,两国演员在接戏频率上也存在很大差异:“中国演员一年拍好几部电影、电视剧,同时扎戏的情况也时有发生。但韩国演员基本上一年最多拍1到2部。韩国电影的拍摄周期较长,多为半年以上,有时可以为了一个冬天的景等一年。他们对中国高密度的工作有点不适应。”

天影集团 | 天影资讯 | 天影作品 | 天影院线 | 旗下产业| 剧本中心 | 天影论坛 |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