语言/Language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天影资讯 >> 行业聚焦
李安对话张艺谋 大师眼中的中国电影与自信
2014-05-19  天影集团

 

艺恩网讯 北京时间2014年3月28日,著名导演张艺谋与李安共同在纽约费雷德里克·罗斯礼堂,展开一场以“中国电影,中国自信”为主题的对话。这场两位华语电影界大师的巅峰对话由乐视影业主办、纽约大学承办,由曾经获得过奥斯卡奖提名,并曾长期并曾长期担任纽约大学电影系系主任的著名华裔纪录片女导演崔明慧主持,同时,她也是李安导演和张艺谋导演的好友。

在论坛开始前,李安现场观赏了张艺谋的新作《归来》并对影片给出了极高的评价,称影片令他很感动。

以下是现场部分对话实录:

崔明慧:欢迎,今天的主题是“中国电影,中国自信”,我认识李安大概有30年了,他一点没有变,就是头发变成了白颜色。他还是这么纯,诚实,而且努力,而且创作性特别厉害。张艺谋导演,也是中国最成功的导演,当然张艺谋出的作品比李安多,他在中国电影的界的贡献特别大。所以今天我把这两位导演(请来)。李安这个人有点奇怪,他拍的片子每个片子都是不同的故事,也许因为他是受中西文明的影响。张艺谋也是,他非常具有挑战性,我对这两个大位导演是特别尊敬的。刚刚李安导演和我看了张艺谋的新片子,《归来》,你对哪一段印象印象最深刻?

李安:比较结尾的地方,因为它很平静的,尤其是他用4K来拍,而且用非常写实,比我们现在舞台的灯光还要平实的灯光,非常的细致。还有演员的表演,是否对一般的观众会比较沉闷,我看来不会,他有它的精采的,就是非常内敛。所以这种戏,通常都是到结尾,它的力道才慢慢出来。我觉得他经营的一个主题,对人的记忆,还有压抑跟自由这个观念,它的辩证在结尾的时候有几个画面,让我非常印象深刻。我觉得不光是那个时代的人,只要是做人我们每一个人都有那种压抑跟无可奈何,还有对于我们自我的存在。我觉得这个可以是一部很好的存在主义的电影,记忆到底是什么,人一直在变,社会一直在变,我们的印象我们的记忆到底是什么东西,我觉得最后几个画面里面,他那个劲道出来了,我感觉非常感动。

崔明慧:你同意吗?张导演,你的片子大概是99.9%我都看过了,我看过这个片子以后,好像是你重新发明了一个新的概念。为什么你选择这个故事。

张艺谋:首先谢谢李安导演刚才对我的评价。也是看的严歌苓的小说,很受感动,所以就买了版权,我做的最大的改动,就是小说的很多东西不能拍,所以我是把小说的结尾当做我电影的开始这样拍的。所以改的跟辛苦,差不多用了两年半到三年的时间改剧本。

崔明慧:张导演,我是在上海出生的,我做梦也没想到中国现在变成这么大的国家,是全世界第二经济强国,而且中国人一般来讲自信心也成长的非常快,这种变化对中国将来的电影有什么影响,而且你觉得中国电影需要在哪些地方提升?

张艺谋:中国市场确实发展很快,从电影市场的角度来说,我估计再过五年就是全世界第一大市场,他会带动这个行业向市场倾斜,其实现在已经开始了。我们常常在国内也讨论这个问题,就是中国电影在这样一个市场发展的情况下,中国电影怎么办?其实让我自己看还是非常简单,就是要有好电影,我们可能要细化一些类型,现在中国有一种现象就是一切都是票房为王,以票房为王太简单了,但在这个阶段可能是这样子。我觉得其实有各种的类型有代表作,每年有好的作品,甚至爆米花电影。我们中国也有非常好的年轻导演的作品,只有这样子在各个领域都有自己的好作品,那么这么大的市场中国电影才会占有一个合理的份额。电影说起来容易做起来很难,其实要求市场的合理化、健康化,要求观众品位和观赏习惯的合理化、健康化等等,还有更多的是创作人员,电影人他们自己的素质的提高、学习、发展、壮大等等方方面面很复杂的原因,但是其实还是希望每年都要有好作品。

主持人:李安你是台湾长大的,中国大陆没住过吧。

李安:除了拍片没住过。

主持人:你对这方面的看法是什么样子的?

李安:中国市场是一个很大的市场,可是它的电影文化是一个比较奇特的例子,不像美国一百年(的发展)。所以我想大家都还在摸索,不止是拍电影的人,投资的人,我想观众也在摸索,包括像前一阵子张导作为一个领军的人物又要拍商业片,又要得奖,大家什么都指望他,全世界也没有导演可以这样做,但是大家都指望在他身上,我觉得作为电影工作人员来讲有很大的压力,造成这种现象的原因其实是中国大概有三十年基本上没有电影文化这个东西。突然之间先是从港台然后好莱坞然后现在有个这么大的市场,总要给它一点时间吧,在台湾长大我比较注意自然一点,我觉得文化这个东西是累积的,是自然发生的,你任何让它很快速发展结果都是畸形的发展,是不健康,会变成一个抢钱的局面。

我觉得人最健康就是不要偏食,像刚才张导演讲的就是说各个类型、各个样子、各个不同的品类都有一个管道,都能找到他的观众,我觉得这样均衡的发展才是比较健康的,偏门总是不太好,不管是偏艺术还是偏商业,我觉得都不是很健康。

我觉得中国一个这么大的市场,我们当然希望看到他是健康的,我们也希望它是比美国健康的,我觉得美国现在并不健康,我希望中国能够来救它一下。其实大家很羡慕我们干好莱坞的活,但其实我们也有苦衷,是有很多苦水的,都有不健康的问题,我很希望、很祝福中国这个市场,不仅是华语市场,对全世界来讲都很重要,因为等于是重新出发,因为他电影的积习不是很重,要做什么改革,比如说我拍这个电影在美国不太容易卖,在中国卖得非常的好,比美国要好很多,而且大家对3D对新的电影非常好奇,有求知欲。

我觉得求知欲最强的是在中国,对电影有一种新鲜感,这个都是很好的契机,当然它离成熟还有一段距离,现在很多卖座的片子其实从好莱坞这个片型方面一边在学习一边在(摸索)。我觉得要找到自己的语言,找到世界共同的语言,给它一点时间,让它的观众站起来,当然我想在这个中间领导也有关系,我非常希望它的题材管制能够比较自由一些,大家创作自由,相信观众,因为现在观众教育比较好,慢慢自己比较成熟,不需要硬性的管教,自己可以管理自己,在这种情况下我对中国市场还有新的电影文化的体系的发展还是很乐观的。我讲的文化不是在得奖的这些高调的电影,就是一般的电影文化,就是丰富滋润我们生活的文化,反应社会国情的这种文化,大家的共通的娱乐文化能有一个很健全的发展,我希望它能够超越美国。

天影集团 | 天影资讯 | 天影作品 | 天影院线 | 旗下产业| 剧本中心 | 天影论坛 |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