语言/Language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天影资讯 >> 行业聚焦
奥斯卡就像“美国春晚”:玩的更重口味
2014-04-18  天影集团

 

     一年一度的奥斯卡颁奖典礼即将上演了,对于那些要去拿奖的人来说,这是一部名叫《我假装不稀罕拿奖品》的悬疑大戏。对于看热闹的人来说,奥斯卡,其实跟咱们的春晚也差不多,语言节目、歌舞表演、连倒计时都有——大妹子你感言说够了没有,转播要超过三小时了,奏乐!而且,每年春晚一过,小王就开始使劲琢磨“我要上春晚”了,同样的,每年奥斯卡典礼一结束,小李(李奥纳多)也开始努力备战“我要拿影帝”了,都标志着新年新气象这才算正式开始。其实,放到60多年前,奥斯卡这个在春天进行的颁奖礼,也不仅仅是电影人“春晚”,而是全民“春晚”呢!

  曾为全民盛宴 市场占有率曾达82%

  奥斯卡收视率在本国本土的变迁电视台同步转播奥斯卡是在1953年,那时候奥斯卡已经走过了25个年头,当时的转播权还在NBC手上。头两次的转播收视率分别是49.7%和55%,市场占有率都高达82%,就是说,转播当晚,每100个看电视的美国人当中,就有82个看奥斯卡的,想想人家接下来还没有大年初一到初七的长假,可见当时的颁奖礼确实是秒杀全局,魅力十足。一直到八十年代之前,奥斯卡的转播收视率都算得上是成绩喜人。六十年代收视率还在30~40%之间浮动,不过市场占有率已经基本呈现下滑趋势,这个十年开始的时候为82%,结束时已经下降到56%。1970年,收视率比上一年反弹了一次,那年获得最佳影片的是X级电影《午夜牛郎》,大概是这种颇富话题性的重磅选手,引起了不少注意吧,但到了第二年,下滑又开始了。

  春晚在中国的收视率变迁尽管如此,当年奥斯卡的收视率在它所处的激烈竞争环境中,交出的都是优等生答卷,真正的学渣答卷还要等到八十年代,自从1980年市场占有率跌破60后,就再也没有回到过及格线以上。对此,我们的春晚肯定深有同感,自从有收视率统计数据开始,这个数字就一直在下滑,04、09、10稍有例外。总体来看,春晚收视率在十年当中下跌了7%左右。奥斯卡的收视率自然是比春晚低一些,毕竟它是纯商业运作,没有其他因素来保驾护航。而在近10年中,它的跌幅跟春晚相近,在百分之六点多。近10年中奥斯卡收视率最差的一届,是2008年的18.7%,简直跟那年的选片口味一样黑暗,有一股浓浓的《老无所依》的悲凉感,以至于第二年,ABC电视台只能郁闷地把广告费价位下调了近一半。

  演员当主持家常便饭 喜剧咖也会说学逗唱

  颁奖之外,主持人是奥斯卡的第二大看点,他/她既要主演晚会开头的年度电影大串烧,要表演晚会的第一个节目,还要时不时地换装登场讲几个短小精悍的段子,能歌善舞的更免不了体力劳动,要是遇上哪场获奖人里有蔡明那种爱吐槽的主,主持人还要负责被调戏。

  马年春晚张国立当主持人是个新看点,而在奥斯卡,电影演员来主持是家常便饭,鲍勃霍普、比利.克里斯托、史蒂夫.马丁、乌比.哥德堡、杰克.莱蒙、休.杰克曼、安妮.海瑟薇、詹姆斯.弗朗哥等等等等,都主持过奥斯卡。

  其中,鲍勃.霍普、比利.克里斯托等人,都是脱口秀老手。换句话说,奥斯卡历史上最受欢迎的主持人,主要还是那些喜剧演员出身的,脱口秀节目主持经验丰富的。喜剧天赋并不出众的纯粹的电影演员当主持人,总有点风险投资的感觉,奥斯卡在指望靠这些电影演员明星号召力增加收视率的同时,还要做好出状况的准备。2011年,第83届奥斯卡,詹姆斯.弗朗哥和安妮.海瑟薇的主持,就是一次事后被疯狂吐槽的尝试,弗朗哥全场表现得就像他在《菠萝特快》中抽完大麻那样双眼失焦,如果你治疗失眠的方法,是把卧室装修成教室,那么弗朗哥还可以尝试把卧室装修成柯达剧院。但错误并不该全丢到主持人身上,奥斯卡主办方应该提前想到,弗朗哥和海瑟薇表演风格的差异可能造成的后果,海瑟薇明显更适合跟休.杰克曼组成“鸡血阳光二人组”,被称为好莱坞“最基的直男”的弗朗哥则可以跟乔.斯图尔特(《每日秀》主持人)对调,去主持《断背山》入围的那届奥斯卡。

  跟倪萍的动情、朱军的煽情、毕福剑的接地气……一样,奥斯卡的主持人也有他们的招牌风格,二度主持的本届主持人艾伦.德杰尼勒斯跟嘉宾的互动格外讨喜,就像她在《艾伦秀》上那样。乔.斯图尔特最拿手的无疑是政治讽刺。比利.克里斯托不仅多才多艺,能够现场即兴根据嘉宾的表情来说出绝不重样的吐槽段子,而且他的段子温和却笑点十足,对于需要营造相对“和谐”氛围的奥斯卡实在是再合适不过了。

 

 “相声”比春晚重口 没节操也会被消音

  前面说到,奥斯卡的主持人,不仅要说串词儿,还要表演脱口秀,差不多就是美国单口相声。相比较起来,奥斯卡的各种“节目”中,“相声”的处境,跟咱们春晚是最像的了。春晚是这样的,平时说相声说得挺牛的人,比如郭德纲,到了春晚就不逗了,奥斯卡呢?乔.斯图尔特在《每日秀》可谓是舌灿莲花,黑出了风格和水平,但他的优势奥斯卡就不太能够兼容,政治观点太犀利连场下嘉宾都会报以反感的“嘘”声。在艾美奖、金球奖和奥斯卡当中,奥斯卡可能是最保守的了,和谐程度不亚于春晚,像瑞奇.热维斯(曾因主持金球奖时太毒舌引起争议)要是来主持奥斯卡,估计消音器和马赛克都得长在他嘴上。

  简单说,到春晚就得说春晚风格的相声,在这个前提下才能发挥优势,比如冯巩。奥斯卡也一样,前面说到的温和型的比利克里斯托就是这样,所以奥斯卡很喜欢请他来,他的“相声”说得也很出色。同样主持过很多届的鲍勃霍普也是如此,他就算是损人,也是先损自己。

  零成本请大明星 赚的都是广告费

  以前,春晚对咱们来说主要是看节目,这几年春晚也打起了明星牌,明星越请越多,腕儿也越来越大,从国内明星到国外明星,再到国际巨星,越来越全面深入。而且,在春晚的节目很难再有新突破的尴尬情况下,很多人甚至表示,自己就是为了某位明星才看春晚的。关于看明星,奥斯卡这台晚会更是一以贯之,星光闪耀那可是奥斯卡的灵魂所在。

  一大群明星,一起出现在一台晚会上,要是老老实实按照他们的身价给钱,估计就没人想办这种晚会了,尤其是明星们每人只表演几分钟,或者说几句致谢辞,碰上耍酷的可能一句“三克油”就给你打发了。不过,这个问题主办方们自有他们的解决办法。

  虽然广告费总收入相差无几,但晚会成本可是天壤之别,相比之下央视广告费赚的更盆溢钵满春晚在中国地位独特,很多明星都愿意低报酬,或者无报酬上春晚,其实是给自己打广告,结果在双赢的局面下,春晚能省下600多万的出场费。奥斯卡也差不多,它在电影圈的地位地球人都知道,而且,被提名人都是要去拿小金人的,所以还要啥自行车呢。难怪奥斯卡的提名名额会越来越多,因为这样真正获奖的人数变化不大,小金人成本又基本固定在4万5左右,但出场的明星多了,而招呼他们的是一顿多一个人不多的、成本为26万美元的晚宴,外加一人一件成本几块钱的“奥斯卡提名文化衫”——那个引人侧目、内涵丰富的福袋,可是羊毛出在广告商身上呢。

  奥斯卡也会请一些圈外名人,比如歌星,这部分预算在1万4000美元以上,不过奥斯卡请这些人来的次数并不是很多。如果把所有开销加起来,以2012年为例,奥斯卡主办方花掉了2100万美元,但它每30秒的广告时段价位就是165万到170万,凭借强大的明星阵容,ABC很顺利地卖掉了所有广告时段,难怪外媒会说,ABC电视台才是奥斯卡的最大赢家。

天影集团 | 天影资讯 | 天影作品 | 天影院线 | 旗下产业| 剧本中心 | 天影论坛 |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