语言/Language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天影资讯 >> 行业聚焦
好莱坞从业者的声音:奥斯卡是政治游戏
2014-04-15  天影集团

 

稍微有点儿电影常识的人都知道,奥斯卡是电影界每年一度的奥林匹克。但对于所有关注奥斯卡的人来说,“made in USA”的奥斯卡,亲近许久,却依旧只能保持隔岸观火的姿态。

纵然你是国际名导、著名影星,也无法触摸到更多真实的奥斯卡,“这么近,那么远”说的就是奥斯卡与美国之外电影人、电影作品之间,微妙的距离感。

想知道真正的好莱坞人对待奥斯卡的态度、对本届奥斯卡的喜好、以及国人耿耿于怀的《一代宗师》落选最佳外语片提名的看法吗?记者专访了三位好莱坞影人,以期从他们的口中,挖掘出一份不同于国内思维、发自好莱坞的声音。

格雷格·马克斯(右)与其导演作品《夺命手机》

奥斯卡就是政治游戏,所以“选错片”随它吧

格雷格·马克斯曾经拿过青年奥斯卡,并执导过两部剧情长片,其中的《夺命手机》还曾在中国上映。因为大学同学兼好友就是国内新晋女导演金依萌,他对中国面孔自然熟。

也许现在在纽约电影学院担任编剧老师的缘故,马克斯谈起奥斯卡,评价都还挺留有余地。在他看来,每年奥斯卡季,各影片都会搞公关活动,“我不知道确切的作用,或许会对拿奖有作用,但并不会是关键因素。”。

配乐、制片人杰弗瑞·冈德现在自己开了家软件公司搞副业,或许是当了老板的原因,他谈起奥斯卡的票选游戏,就不忘三句不离本行谈起了市场,“今年有部申奥片制作很匆忙,就是为了赶上奥斯卡颁奖,这难道不算政治因素吗?做制片人要让电影成功,其中一部分职责就是营销,又有什么方法,能比拿奥斯卡获得更好的营销效果呢?”。

演员、制片人里克·欧文的态度更加直接,“它就是一场政治和宣传游戏……像《美国骗局》就是集合了一堆明星,然后跟政治搭个边。每年都会有公司量身定做这种片,它们在剧本阶段就已经讨论如何赢取奥斯卡了。不管它们最终怎样,你就是知道它至少会拿到提名。”

正因为奥斯卡的评选充斥着各种公关活动,而它们的确在影响着奖项归属,因此奥斯卡历史上,爆冷的现象并不鲜见。比如《莎翁情史》击败《拯救大兵瑞恩》、《撞车》撞翻《断臂山》,都在现在被认为是奥斯卡的“重大误判”。

对于这样的结果,马克斯给出的看法很有趣。他说,“当年《克莱默夫妇》也打败了《现代启示录》,放在现在来看,前者固然不错,但后者已成美国电影史上最重要的一部佳作。心态放轻松吧,每年奥斯卡的最佳影片,只是选出了当年大多数人更关注的片子而已。”

欧文并没有直接给出答案,但他不忘从另一个角度来揶揄下奥斯卡,“《白宫管家》这次连提名都没拿到,我还是觉得很意外的。也许奥斯卡每年只能提名一部关于奴隶的电影吧?(《为奴十二年》入围了最佳影片)呵呵。”

小李在《华尔街之狼》中亲自提“枪”上阵的表演赢得了欧文的选票

投票并不神圣,“美国人只选好看迷人的东西”

不得不承认,关于奥斯卡,每年惯性的保留节目,就是预测其奖项归属。颁奖前疯狂预测,颁奖后更加疯狂吐槽,这是国内影迷及媒体对奥斯卡热爱的一种癫狂表现形式,但在三位好莱坞影人来看,谁拿奖真是whatever的一件事儿。

作为演员,欧文并不出名,但他却是学院成员,拥有投票权。本届奥斯卡,他把最佳影片投给了《华尔街之狼》,最佳男主角则投给了李奥纳多·迪卡普里奥。

问起欧文的选择理由,答案并不像大家想的那样,“我经历了一个月苦思冥想,觉得自己这票或许将决定一部电影和一个明星的一生……”欧文的理由,单纯且妙趣横生——

选《华尔街之狼》是因为“有趣,好看。虽然我觉得还是《为奴十二年》拿最佳影片的可能性更高。”欧文还不忘开玩笑说,“好吧,我知道我是黑人,我们曾是奴隶,但那已经过去了。而且,我并不对奴隶题材电影感兴趣。”而尽管他把影帝选票给了李奥纳多,但他依旧耿耿于怀表示,“他为奥斯卡做了太多,所以尽管《华尔街之狼》不是他最好的片子……”此外,欧文投出这一票,还顶住了妻子的骚扰,“我妻子一直让我投给《达拉斯买家俱乐部》的马修·麦康纳,她爱死他了,她早些时候甚至让我给《魔力麦克》投票,好让它进入提名名单……大部分美国人只会选择最好看、最迷人的东西,这还蛮让人忧伤的。”

其实呢,投票这事儿欧文已经做得很靠谱了,当年布鲁斯·威利斯让自家保姆代投票的糗事,已经是奥斯卡著名八卦。马克斯作为学院派代表,自然是并不care八卦的,他只是提醒说,编剧工会奖今年将最佳导演给了《地心引力》的阿方索·卡隆,按照以往的概率,他拿奥斯卡的概率很高。

《一代宗师》给冈德的最大感受就是一个字,“慢”

《一代宗师》节奏太慢;去奥斯卡红毯请自重

既然聊到奥斯卡,就不可避免谈到今年入围了两项提名的《一代宗师》。但很遗憾,受访的三位中,只有冈德看过片。

谈起《一代宗师》落选最佳外语片原因的可能性,冈德表示,“《一代宗师》很好看,但进展有些慢,美国观众更喜欢像《地心引力》这种情节紧凑的影片,他们不想思考。”

说到审美差异的问题,马克斯可大有发言权。他虽然没看过《一代宗师》但知道《泰囧》,自己当年执导的电影《夺命手机》在中国上映时,票房也比在美国好很多。“我很吃惊,因为我的片子没有大明星。”但是,当我们告诉他,在中国尼古拉斯·凯奇是票房灵药时,他就开始呵呵地表示“那么好吧。”

嗯,在最后的闲聊中,还有俩件跟奥斯卡有关的小事,值得在这里跟大家分享一下——

曾经有对准夫妇在商场挑戒指,未婚妻看中了其中一款,双方正犹豫着,店员过来告诉他们,戒指已经有人帮买单了。这个人的名字,叫保罗·沃克。今年奥斯卡的致敬环节里,这对情侣如果已经成婚,看到沃克的照片时,会有怎样的心情呢?

欧文在得知我们会去颁奖礼当天的红毯进行报道时,特别幸灾乐祸地跑过来跟我们握手,“恭喜恭喜,红毯明星很多,而且你们知道吗,红毯保安的态度糟糕透了。”

天影集团 | 天影资讯 | 天影作品 | 天影院线 | 旗下产业| 剧本中心 | 天影论坛 |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