语言/Language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天影资讯 >> 行业聚焦
各家影院“跑马圈地”背后暗藏非理性投资隐忧
2014-03-28  天影集团

 

去年,北京电影票房突破18亿元,影院总数突破150家,银幕数突破820块。不过,就在京城影院建设高歌猛进的同时,一些影院的生存状况却并不乐观。这些影院或是刚刚开业不久就黯然关停,或是因为种种原因迟迟无法开业。类似这样的“烂尾影院”现象,暴露出的是埋伏在影院建设热潮背后的隐忧。

案例一

样本名称:保利国际影城

启动时间:2010年10月

烂尾原因:地产纠纷导致影城难以开业

从东直门地铁站出来,迎面是一座浅棕色的商业购物中心,名为“国盛时尚”。购物中心大门紧闭,里面的电梯也覆满灰尘,只有两名保安在看守。顶楼临街的位置,可以看到一张保利国际影城的巨幅海报。这家影院正位于国盛时尚的顶层,论规模堪称北京最大影院之一。尴尬的是,这家影院签约已经三年有余,但至今仍没有开业的迹象。

2010年10月,保利影业宣布与国浩中国地产公司合作,入驻堪称东直门枢纽主体建筑的国盛时尚。当时,京城影院刚刚兴起“跑马圈地”,国盛时尚曾是各大院线激烈争抢的目标。“我们出到了一年800万元的租金,但没有谈下来,因为保利出了1000万元的价格。”据原新影联院线董事长刘洪鹏回忆,这是当时全国最贵的影城租金价格,简直是在抢地盘。

保利高价拿下该项目后,准备在此投资建设一座五星级影城。按照其签约时公布的计划,该影城规模预计达到7000平方米,共有9个放映厅,1500个座位。此后,保利影业很快便开始为这座影院宣传造势,影院的内部装修也早已完成,但开业时间却遥遥无期。

在电影业内流传的说法是,国盛时尚复杂的产权纠纷,拖累了保利国际影城。“国盛时尚商业项目的产权混乱,发生股权纠纷,导致整个商业体没法开业,保利影城也受牵连,变成了烂尾项目。”一位院线人士透露说。

“东直门这个位置很重要,我们比较想拿到这个项目,加上东四十条的保利剧院,想形成保利文化商业中心。”保利影业发言人刘建峰表示,保利国际影城的租金没有外界传的那么夸张,但迟迟不能开业,确实是受到房地产商的影响。她认为,影院投资建设有着不可预控的市场风险,保利能承受前期投入的损失,并且希望将来能保住东直门这块阵地。

不过,类似这样地产商掐架,影院跟着遭殃的情况,保利并非孤例。院线人士透露,这两年影院建设过火,一些院线没有调查清楚就急于上马,结果却陷入泥潭。

案例二

样本名称:万达影城望京店

开业时间:2011年5月

烂尾原因:竞争过于激烈导致经营不善

与东直门国盛时尚类似,位于望京西路的NOVO商场也是铁将军把门,整幢大楼处于停业状态,万达影城望京店就位于该商场的六层。据附近居民说,这家影院曾于2011年5月开业,当时内部设施比较高端,但到了2012年底,影院关门停业,一年多来也没能重新开张,成了如今的“烂尾影院”。

作为商业地产大鳄的万达,在北京共有四家影城,唯独望京店没有落在其自己的商业体内。据业内人士分析,当时万达急匆匆地把影院落在这里,就是为了抢占望京这块市场。不过,NOVO商场的地理位置并不占优,周围居民也并不密集,万达影城在这里开业后,票房一直不好。有数据显示,这家影院开业10个多月的票房收入仅有500万元,而京城其他三家万达影城的同期最低票房则超过3000多万元。经营不善,是该影城关停的重要原因。

望京地区的影城过于密集,早已呈现过度饱和的迹象。据统计,望京于2006年底开始出现一家星美影城,由于没有竞争,票房表现也非常好。2010年之后,新影联·华谊兄弟影城开业,紧接着万达影城望京店、保利万和影城也相继开业。四家影院瓜分当地30万左右的人口,竞争态势自然激烈。万达影城走高端路线,座位数量相对较少,自然更难生存。

不过,万达的教训似乎并没有对后来者产生警示作用。不久前,大地望京新天地店正式开业,当地还有一家影城也在紧锣密鼓筹备中。谈及落户此地的原因,大地院线市场部人员康洪涛表示,“望京地区的影院肯定过于密集,但北京是首都,我们在北京必须有几家影院。”

事实上,各大院线“攻陷望京”,不过是其不惜代价“跑马圈地”的一个缩影,在业内人士看来,北京主城区的影院数量也已经达到饱和状态。比如王府井、东单一带,附近就有五家影院在经营,这里的竞争也很激烈。

教训

影院沦为地产商“打工仔”

曾几何时,影院经营被视为“零风险”的好买卖,如今却成了“高风险”的难生意。在业内人士看来,究其原因,还是影院投资过热所导致的。

“七八年前是房地产开发商找影院,现在是十几家影院来竞标,租金水涨船高。”博纳影业市场部经理金波感慨说,2005年星美公司创办世纪金源影院时,享受的是“零保底租金”的待遇,2010年博纳影业新建一家影院,却花了上千万元租金。

影院的建设,总是和大型商业地产项目捆绑在一起,随着京城可用于这一方面的土地越来越少,每当一个商业地产项目冒出,各大院线为了争抢地盘,纷纷报出高价。康洪涛透露说,这两年,影院向房产商支付的租金越来越高,一般会每年递增10%,甚至是20%。

随着租金上涨,影院投资成本也急剧增大。目前,新建影院平均每个座位投资为1.5万元至2万元,建一家拥有上千座位的影院,起码要花2000万元,尽管电影票房在持续高涨,但新影院要想实现盈利却越来越难。“七八年前,新开一家影院,三年就可收回成本;三四年前,五六年能收回成本;现在,十年能收回成本的项目,就已经很不错了。”刘洪鹏坦言。

在刘洪鹏看来,影院建设门槛并不高,而盯上这一领域的行业外热钱又太多,才导致非理性竞争不断恶化。他特别提到,万达、华谊兄弟、博纳等电影制作公司,为了多放映自家公司的电影,出于完善产业链的角度考虑,纷纷开设自家的院线,即使影院投资成本高一些,他们也愿意抢着去建,无形中又抬高了建设成本,有不正当竞争之嫌。

疯涨的租金和经营成本,已使一些新影院经营不佳,甚至沦为地产商的“打工仔”。刘建峰认为,这些影院再支撑两三年,就有可能选择转型,到那时候,影院行业才会变得更加专业、理性。康洪涛则表示,北京城区已经缺少市场空白点,他所属的大地院线今后将重点到远郊区县建设影院,但也不过是找地方“填空”,不会再盲目扎堆儿建设。

天影集团 | 天影资讯 | 天影作品 | 天影院线 | 旗下产业| 剧本中心 | 天影论坛 |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