语言/Language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天影资讯 >> 行业聚焦
揭秘电影和政府的“联姻”
2014-03-12  天影集团

 

       都说电影是门综合艺术,而所谓“综合”,也就自然包括无孔不入的广告。但跟“XX奶”、“XX液”这样的商业植入不同,越来越多的电影做起了政府部门的软性宣传。你肯定看到过,在影片结尾的字幕上,经常会出现感谢“XX公安局”、“XX消防局”、“XX旅游局”、“XX市委宣传部”的字样。

  要说电影和政府职能部门的这种“联姻”,它肯定是件双赢的好事儿。一方面,政府部门为影片提供相应的场景、道具、人员支持,有些甚至会直接拿出真金白银进行投资;另一方面,影片上映推进了政府的宣传力度,大大提升了其形象影响力,甚至间接带来巨大收益。

  那么,这些“政府形象宣传片”是如何出炉,背后又有怎样的故事呢?别着急,本期《贵圈》就带领网友们去一探究竟,看看有政府撑腰、做后盾的电影,是不是就真比别的电影好拍?

  公安部门谨慎:剧本审核多次 较真到台词发型

  代表作:《警察故事2013》

  所有在电影中上镜的“有关部门”里,公安部门一直是最敏感、谨慎的那个。要想拍出一部好的“警察故事”,就需要更深入地了解、体验公安的生活。丁晟的《警察故事2013》就曾经在剧本创作初期,因“部分内容失实”被打回修改。虽然后来得以顺利上映,但这过程却是十分“糟心”。

  导演九易剧本 体验生活仨月

  拍摄警察题材并不那么容易,公安部就曾经先后出台过《关于公安机关协助拍摄电影、电视片问题的通知》和《关于拍摄公安题材的电影、电视剧问题的通知》。两个《通知》里都特意强调了对剧本的审核以及对成片的把关。所以丁晟导演的遭遇,也就不那么出人意料。

  《警察故事2013》最早的名字叫做《谈判专家》,丁晟为写这个剧本,曾奔赴广东等地实地考察。耗时两年,前后修改了9次剧本,最后两次送审均被广电总局打回,得到的修改意见是“剧本不真实”。

  峰回路转的是,就在丁晟手足无措之际,公安部向他伸出了援手。经过介绍,丁晟来到北京刑侦总队第五支队体验生活了3个月。他跟随这个专门负责涉枪、绑架等大案的支队一起,前后跟踪参与了7起案件,收获了5万字笔记,并最终完成了成片的剧本。成片中,成龙的形象和人物塑造灵感,就是来自第五支队当年破获“演员吴若甫绑架案”的刑警曹至刚。

  刑警参与拍片 对拍摄和宣传严格把控

  公安部门虽然促成了《警察故事2013》的成型,但整个过程却十分谨慎。比如片中成龙用枪指着自己脑袋的镜头,虽然最终得以保留在成片里,但被要求不能在影片上映前的宣传中使用。再比如,成龙原本的发型和内地公安的气质有所出入,导演根据自己在刑侦队的观察,建议他剪成平头,一下子就让成龙找到了人民警察的感觉。这一造型上的突破,也得到了市局领导的认可。

  尽管如此,《警察故事2013》还是在和公安部门的合作中受益匪浅。除了剧情、人物,包括爆破、狙击、人质谈判的细节更为逼真外,片中所有参与演出的特警全是现实中的真实警察。当然,影片拍摄时,剧组有驻组刑警全程跟随拍摄,他们负责在剧情细节,甚至台词上把关、纠错。

  消防部门热情:玩命培训演员 消防车辆全上

  代表作:《救火英雄》、《逃出生天》

  大家都只记得央视“大裤衩”着过两次火,但却甚少有人记得,那些扑灭大火的消防英雄。据统计,我国每年有近30名消防员在灭火救援中牺牲,近300名消防员受伤甚至致残。2013年,《逃出生天》、《救火英雄》接连两部消防题材影片上映,着实让消防员这个职业好生风光了一把。北京、广州、香港三地消防局也不同程度地介入了影片的拍摄、宣传。

  消防局提供拍摄场地 培训演员救火常识作为国内消防题材的首部3D电影,《逃出生天》拍摄时,曾在广州消防特勤大队二中队实景拍摄了两周。虽然当时正值队里老兵退伍,并有正规化演习任务在身,但中队长还是在接到拍摄命令后,专门抽调人马,负责协助剧组的工作。比如搭建拍摄场景、解答部队规章制度,还带领刘青云以及众群演开展实地训练。从穿着战斗服的基本要求,到警报拉响,消防员出动时的动作规范,都事无巨细,一一矫正。

  跟《逃出生天》类似,《救火英雄》拍摄时,香港消防局也调派了6名高级消防人员担任导师,并在元朗八乡消防训练学校为主演们开设了专门的消防训练课程。课程包括燃烧理论(火及烟的分类)、消防术语、消防车设备应用以及消防员火场行动等九项内容。这些光听名字就让人觉着头疼的科目,谢霆锋、余文乐等演员却要扎扎实实听完全部。

  调用近70辆消防专用车300消防员义务拍摄

  除了场地和培训,两部影片在拍摄时还收到了消防部门许多实质性的帮助。

  《救火英雄》拍摄时,香港消防处就提供了油压升降台、泵车、抢救车、流动指挥车等总计8个品种、近70辆消防专用车协助拍摄。此外,亦有约300人次的消防官兵在片中出镜。

  而在影片进入宣传期后,消防局的配合度也很高。《救火英雄》不仅史无前例地在北京市东城区消防局举办发布会,而且与北京台《橙色警戒线》栏目、消防部门官方微博进行多项互动。影片上映后,片方还组织了北京、广州、沈阳、西安、南京、重庆六城市消防员官兵包场看片,宣传效果也十分不错。

  片方回馈:加拍消防宣传片 与退伍老兵合影

  因和消防部门合作,《逃出生天》、《救火英雄》受益匪浅,喝水不忘挖井人的片方,也尽自己所能给予了消防部门回馈。

  由于是纪律部队,在影片拍期间,干部们特意强调了“不准围观、不准要签名、不准合影”等原则。《逃出升天》剧组对此颇为动容,经过协商,特意安排了二中队的退伍老兵跟刘青云合影,这举动也让消防官兵大为感动。

  而《救火英雄》做得更直接,影片开场不久,就播放了一段由成龙主演的消防宣传片,既不脱离剧情,又为消防部门好好宣传了一番,可谓诚意十足。不仅如此,主演之一的胡军还担任了“东城区消防形象大使”,并组建了明星消防队。在影片拍摄完成后,陈伟霆还特意回到消防队,接受了一天特训,和其他消防员一起参与水袋连接、爬挂钩梯、板障翻越等训练,为影片宣传做足了噱头。

  《救火英雄》的制片人坦言,整部影片在拍摄期间,“消防处提供了非常多的协助。”而且他们也并没干涉影片的剧本创作,只是会在“剧本内某些对白或行动与消防员现实工作有出入”时,给出提醒和建议。

 

 文化部门大方:千万资金投入 亿元修建影视城

  代表作:《赵氏孤儿》、《唐山大地震》

  和剧组合作拍片,公安和消防部门提供更多的是软件支持。说白了,就是人力和物力。相比而言,旅游、文化部门就气派多了,他们可以直接投入财力。付出当然是有回报的,片子拍完以后,这些拍摄地要不成了旅游景点,要不成了文化基地,既打响了名头,又输出了源源不断的GDP.斥资1.2亿修建的象山影视城真可谓大手笔。

  《赵氏孤儿》一片红两地

  2009年,陈凯歌开始筹拍《赵氏孤儿》,浙江省象山市政府就斥资1.2亿,为其量身打造了占地152亩的春秋战国城——象山影视城。该“城”不仅成功拍摄了《赵氏孤儿》,也为日后招揽来了连绵不断的剧组。在没有剧组拍戏的时候,它还卖起了门票,60元一张,后续收入可想而知。

  除了象山影视城,根据《史记》记载,历史上“赵氏孤儿案”的发生地实际上是在山西省盂县的藏山。时任藏山景区董事长的杨连富于是说服陈凯歌,把影片的开机仪式和首映礼给揽了下来。虽然《赵氏孤儿》只在藏山取了外景,影片中也没有什么特别展示,但当地文化旅游部门通过和剧组联合举办开机仪式、首映式等活动,并聘请陈凯歌担任“藏山文化推广大使”,让藏山的知名度大增,进而带动了客流量。截至到目前,藏山的客流量与《赵氏孤儿》开拍前相比已经翻了三倍,收入也不可同日而语。

  《唐山大地震》政府出资6000万

  如果说《赵氏孤儿》一片红两地还多少算是“工作需要”的范畴,那《唐山大地震》干脆就是半个政府文化宣传项目。华谊兄弟董事、副总裁胡明此前就在采访中表态,“没有唐山市政府的支持,我们也不敢贸然拍摄《唐山大地震》。”而影片最大的推动者就是唐山市委书记赵勇,他表示“想通过一部电影为这座受伤的城市,做一个新的城市宣传。”

  片中的战士全是当地驻军参与配合而被当作一个文化项目来打造的《唐山大地震》,也自然赢得了更多的关注。影片的立项会是国家广电总局副局长赵实和国家广电总局电影局副局长张宏森亲自主持的,并成为国家广电总局重点关注项目。该片拍摄期间的任何进展和调整,都直接跟张宏森汇报及沟通。

  正因如此,影片总计投资1.2亿,其中唐山市政府出资6000万。这6000万中的15%为投资,其余的5100万元则是“赞助”。除了资金投入,影片拍摄过程中,各级部门的配合度也很高。比如,片中的战士全是当地驻军参与配合,70年代的军服也是八一厂配合订做。

  旅游部门精明:开发电影线路游 酒店收入增加

  代表作:《非诚勿扰》系列

  和文化部门的豪放作风不一样,旅游部门和影片的合作,则是投入小、收益高的一项划算买卖。毕竟,现在国人有钱了,旅游热度也一直居高不下,“去那些拍过XXX的地方走走”,是件不那么土豪,又逼格甚高的一种新玩法。这其中,冯小刚绝对是走在了所有中国导演的前头,《非诚勿扰》系列简直就是为此应运而生,“看冯小刚电影,游各地美景”几乎成为冯氏喜剧的最新标配。

  《非诚勿扰》火了西溪湿地和北海道

  没记错的话,《非诚勿扰》带动了西溪湿地和北海道的旅游业。这两处的红火,一个属于“私人订制”,一个则属于意外收获。

  据《非诚勿扰》系列制片人胡晓峰回忆,影片最初取景杭州时,本来想当然地是拍西湖,结果杭州市政府旅游部门的领导表示,“西湖大家都知道了,我们这儿还有个西溪湿地,以前没开发”。后来的事情大家都知道了,影片上映后,西溪湿地迅速蹿升成热门旅游景点,《非诚勿扰》外景游也应运而生。影片上映一年后,有记者去实地考察,停车场的收费老伯说,“今年上半年,我们停车场的收入比去年一年还多,来的车大多是外地车”。景区的船夫也表示,今年比去年忙多了,“《非诚勿扰》把我们害了,游客多了两倍,工资却没涨多少。”

  除了“私人订制”的西溪湿地,北海道旅游业也在影片上映后顺理成章地红火起来。片中出现的四姐妹居酒屋、温泉、北滨电车站都成为热门景点,北海道方面还特意制作了中文旅游标识和说明。2009年,日本前首相麻生太郎访华时,还特意约见了冯小刚,表达感谢。

  《非诚勿扰2》带动三亚酒店营业额

  一部影片带动一地景点,受益最深的,自然是酒店行业。《非诚勿扰2》便乘胜追击,刺激了三亚旅游,带动了当地酒店业的繁荣发展。

  《非诚勿扰2》在亚龙湾鸟巢度假村拍摄时,剧组150人的团队近两个月的食宿全由酒店埋单,虽然没有植入,但这笔开销的总值却有400万人民币左右。酒店一方虽然并没有获得什么直接的经济回报,但冯小刚实现了他的承诺,那就是果然把鸟巢度假村拍得比西溪湿地和北海道还美。影片上映后游客量暴增,尤其是葛优和舒淇在戏里住过的那套房间,每晚三万五万都有人住。制片人胡晓峰表示,“很多游客都是点名要那个房间,因为葛优和舒淇住过,价钱多贵不管”。有份出镜的过江龙索桥也成为热门景点,影片上映后,它被称为爱情桥,住不起“鸟巢”套房,你还可以在此排队,过把《非2》瘾。

  除此之外,北京市旅游局也早在影片开拍时便提前介入,主打了慕田峪长城、潭柘寺等多个景点,这才有了葛优在长城向舒淇求婚的镜头。而在影片上映前,这条“非诚勿扰旅游线路”已经开通,提前开始营收。

  外国旅游部门开始频繁介入

  联姻旅游业,的确是一件两全其美的合作方式。近几年,这一合作趋势,也成为主要的“宣传片”打造模式。在鹰潭龙虎山取景的《剑蝶》,普洱取景的《回到爱开始的地方》莫不如是。

  而这一新兴的合作模式,也引发了不少国外相关部门和企业的兴趣。尤其是《人在囧途之泰囧》意外炒热泰国游后,《富春山居图》拉到了阿联酋航空的赞助,刚开机的《斐济99度的爱情》也得到了斐济旅游局的协助。刘诗诗、张孝全主演的新片《深夜前的五分钟》也是前阵子刚在毛里求斯举办了大规模的媒体探班,剧组之所以如此阔气,还是因为片子得到了毛里求斯旅游休闲部、旅游局以及拍摄地酒店的赞助。可以想见,影片上映后,又将掀起一阵新的旅游热。

  其它部门:教育部联系学校 卫生部套拍纪录片

  除了几个重头部门的“宣传片”,其它部门也各自有成功的合作体验。比如教育部门之于《青春派》、卫生部之于《最爱》等。

  教育部“宣传片”:提供场地及师生代

  表作:《青春派》

  刘杰拍摄的《青春派》其实是个命题作文,主导是中影集团,但也属于教育部牵线搭桥。因此,作为全国高中名校的黄冈中学是原定的拍摄学校,湖北省教育部也有通力合作联系学校,剧组因此得以拍摄了许多素材,供刘杰参考借鉴。

  对于剧组的到来,大部分人表示认可,但据说在黄冈取景期间,某学校领导不满剧组耽误学生迎考,态度激烈地抗拒,甚至最后闹到辞职,剧组因此移师北京,在北京四中完成了拍摄。拍摄期间,北京四中不仅提供了教室、操场、宿舍等场地用于拍摄,还动员了在校师生参与,配合力度很高。

  卫生部“宣传片”:套拍宣传纪录片

  代表作:《最爱》

  虽然在正式上映时为避免敏感把艾滋病换成了“热病”,但《最爱》在艺术品质之外的“防艾宣传片”特质十分明显。濮存昕、蒋雯丽、李丹阳等几位片中的重要演员,全是生活中的预防艾滋病宣传大使,影片宣传时,还频繁慰问红丝带小学、看望艾滋病患童。更极致的是,影片在拍摄期间还套拍了一部名为《在一起》的防艾滋纪录片,该纪录片还先于影片在“防艾日”那天上映。

  据悉,纪录片《在一起》中的三位主演,全部为现实生活中的艾滋病人。他们通过聊天记录或口述的方式,讲述了他们自己的感染经历、生活现状以及遇到的种种困扰。

  遗憾的是,或许是因为话题比较敏感,《最爱》上映的最终版本遭到大幅删剪和修改,诸如村民卖血的场面干脆被整段删掉,这多少影响了影片的“宣传”功效。濮存昕也曾心有余悸,出演影片前特意咨询了卫生部领导,得到“电影是艺术,没关系”的肯定答复后,才接演影片。

  总结陈词:其实说到底,电影是具备商品属性的艺术品,各有关部门和电影的“联姻”,无外乎是“在商言商”的另一种写法。这里头,双方各有自己在乎的利益点,也各为对方提供了便利,是件一石二鸟的大好事儿。

  毕竟,这些“形象片”有大导演、大明星压阵,有足够的话题性;国产电影质素再差、水平再堪忧,也不会比同样糟糕的国产广告界弱到哪里去,这些个“宣传片”在观赏性上也要好过不带引号的宣传片不是?

天影集团 | 天影资讯 | 天影作品 | 天影院线 | 旗下产业| 剧本中心 | 天影论坛 |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