语言/Language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天影资讯 >> 行业聚焦
光线王长田:情商智商少一个 都玩不转电影
2014-02-10  天影集团

 

    王长田是个低调的内地电影大佬。

  记者出身,娱乐圈打拼十五年,他见惯各色人等,懂得隐忍做事,笑脸对人。如果不是近两年光线传媒的表现太过惹眼,把老板也推到聚光灯下,他可能还想在幕后多待一会儿。

  做了七年电影,2012年底的《泰囧》是王长田的爆发点。去年光线制作、发行十二部影片,收获十六亿票房,成为中国文化传媒业内吸金速度最快公司。进入2013年,光线又先后投资发行《致青春》、《中国合伙人》等影片,迎来新一轮市场爆发。

  10月中旬出炉的2013福布斯中国富豪榜,把王长田夫妇排上了文娱行业首富。在他身后,是乐视的贾跃亭和华谊的王中军,三个电影业同行轮流坐庄。“只是个数字游戏而已。”王长田告诉记者,他想要的,岂是如此简单的交椅。

  做手机的雷军说,站在台风口上,猪都能飞起来。在中国电影的台风眼中,王长田还能沉得住气。他在调整公司的管理架构,掘地三尺,寻找能够合作的年轻导演。光线拍过烂片,赔过钱,也跟别人合作吃过亏,逐渐在这些经验里,王长田想让光线变成一家更“接地气”的电影公司。徐峥和赵薇带来的票房惊喜,可以看作光线战略调整的回报。接下来,可能还有更多的徐峥和赵薇们,被王长田推向卖座名导的位置。

  他早早入手布局中国动画片市场,“最多五年,国内动画电影会有超过十亿票房的大片。”这一切,都可以看作48岁的王长田在放长线钓大鱼。

  今年的贺岁档,光线传媒拿出了备受争议的两部影片《四大名捕2》和《中国好声音之为你转身》,王长田希望通过大话题来制造大片,商业电影不应该只是投资数额的比拼。

  作为媒体人出身的电影大佬,王长田经常被人形容成骆驼,勤勉、苦行。在时光网的专访中,他希望把娱乐变成一个能够被人尊重的行业。

  不想继续毁口碑:赚钱的片子,也会不拍

  记者:今年贺岁档我们会看到热门综艺节目转拍的电影《中国好声音》,光线为什么会投这类跟市场接的这么近的片子呢?跟你以前做电视节目的出身有关吗?

  王长田:我自己是做电视出来的,所以知道电视节目跟电影的共通之处。光线决定投资和发行这部影片,是认为好声音这个题材具备做电影的可能性。因为不是所有的电视节目都适合做成电影,需要找到好的故事,好的主创和演员,以及好的合作伙伴。我能理解市场对这部作品的担心甚至怀疑,比如这些演员都没演过电影,这么短的时间,能不能保证好的制作水准。我自己原来也有担心,但是在看了粗剪版之后,这种担心就逐渐消除了。我觉得《中国好声音》是不错的影片,它的音乐性肯定是所有国产片里最强的,很多歌唱得很好。

  记者:过去大家可能不容易看出光线做电影的特点,但是今年好像很明显,你们做的项目会跟大众的口味,尤其跟年轻人贴得比较近,这是你们一早开始规划布局的结果吗?

  王长田:我们做了七年电影,前面四年半时间其实做了很多摸索工作,积累了一些经验,也有很多教训。比如我们跟香港的电影公司和导演合作比较多,对内地的现实题材较少涉及,影片的品质标准也有问题。发现这些情况以后,我们需要一个契机来进行调整。2011年上半年,光线影业的策略进行了全面调整,首要的就是全面跟内地电影人合作,挖掘新导演。从去年到今年年底,我们做了七个导演的处女作,我想这个数量肯定是国内最多的。

  记者:光线出品的电影很长一段时间都没有特别好的代表作,这是让你曾经困扰、痛苦的事情吗?

  王长田:我现在也不认为我们有很好的代表作,只不过还可以。其实前些年是这样子,这个事情我自己反思当然是应该的,但是如果我们从行业来看,客观地去看,其实烂片家家有,未必哪家更多,只不过大家不太去拎。我的作品自己都记不清楚了,像《斗牛》、《神探亨特张》等等。很多作品你说它差吗?其实不差的。这个事跟风格有关系,别人可能弄了一部片子就吵吵得不行了,但是我不会说。确实有一些不好的作品,我们现在当然就小心很多,明知道赚钱,有的片子我们也不会去做了。

  记者:知道赚钱也不会去做,是出于什么样的考虑?

  王长田:其实我们去年以来上映的这些影片,大部分都是属于在新的标准上制作出来的。但是我不能保证每一个影片都是那么好的,因为电影还是一个很复杂的作品,很多因素都会影响到它。所以我不能肯定所有的都是好的,但是至少我们提高了这些作品成功的概率,我们也赢得了好的口碑。所以有些影片即使我知道是赚钱,我们可能也不会去发行,不会去投资。今年其实也有这样的案例,我就不说哪一个了,最后我们还是决定不去做,知道它会赚钱,但是我不想再继续毁掉自己的口碑。

  生存是第一位的:不会为获奖拍电影

  记者:因为《泰囧》等影片的成功,业内很多人都在研究你们的地网营销体系,甚至开始复制这种模式,这些会对光线形成有力竞争吗?

  王长田:我们注重整个营销体系的建设。别人看到的营销体系,可能是说我们的发行网络,但他们没有看到我们营销体系其他的方面。比如光线的宣传团队,这些人都是从我们原来的节目部门转过来的,有的是制片人,有的人是导演、主编、策划,他们又懂策划,又会写稿子,还能编片子,也了解整个娱乐市场。那这个团队的力量,远远强于外界那些宣传公司。就连电影的预告片和海报,我们也是在内部制作,沟通效率更高。还比如这次《四大名捕2》的主题曲,也是内部完成。我们有十来个人写词,从中挑出一个,就是我们资讯事业部的总裁写的词。作曲是我们包装工作室里的一个年轻人,演唱也是我们的歌手胡夏。包括电影的首映礼、发布会什么的,也是我们的活动部来执行。我们自身还有媒体的资源,有一些户外媒体和电视台,有自己的节目,整个系统都是隐藏在幕后的。

  别人要复制我们的系统,并不是仅仅复制地方发行系统就够了,而是需要在每个点上都来复制,而且是高标准才行。从这个角度讲,光线的营销系统,我觉得领导国内两三年是没有问题的。

  记者:有些说法认为,中国电影还是要靠大片来撑起,像《泰囧》和《小时代》这样中小成本的现象级影片,可能只是火一时,不能带动整个电影工业的前进。不知道你对这个观点有什么看法?

  王长田:关于未来,大的判断我是认同的,就是大片会是未来市场上的主力,中小成本影片是市场的基础。但同时有个因素我们也需要考虑:到底什么是大片?是不是大投资就一定是大片?有些题材你即使想多投它也投不大,但是它本身会具有大片的卖相。所以我觉得大片的概念,至少包括大投资、大题材或者大话题,不能简单用投资去衡量。

  记者:从现在光线公布的项目来看,多是中低成本的现实题材影片,你个人投资大片很谨慎?

  王长田:我们的华语电影习惯了大片模式,而且是古装大片,但是现在我们对现实题材会有更多关注。大片不是不可以做,古装大片也不是不可以做,但现实题材显然更接地气,有跟观众紧密互动的能力,同时在成本上可能更加经济。所以现在光线看的很多影片都是现实题材,而且未来我认为具有赢取高票房可能性的,也是以现实题材为主。当然所有这些都是在商业类型片这个大的框架之下,这是我们主要的方向,光线不会为了获奖去拍电影。

  记者:很多电影公司老板还是会有一点艺术情结,你不属于这一类?

  王长田:我觉得对电影公司来讲,生存还是第一位的,现在我们还没有活得很好。如果觉得一个电影的商业性不够,那我就会非常小心。当然走到一定程度,我们在商业上获得更大的成功之后,也可以拍多样化的影片,这方面西方市场也是逐步走过来的。

 

  地毯式搜索新人:几乎每个导演都有弱点

  记者:《泰囧》确实很有意思,好像标志着光线的突然爆发。但其实你是有备而来的,像你刚才说到的,光线在发掘年轻导演,很多大公司对他们是不感兴趣的。我很好奇,你怎么觉得徐峥有导演这个片子的能力?

  王长田:两个因素吧,第一是我们确实需要新的导演。整个华语地区,现在我看能够合作的导演绝对不超过一百位,可能也就五六十个。假设一个导演一年只拍一部电影的话,这样只有不到一百部电影的总产量,但我们每年要上大银幕的作品会有两三百部。产量不能满足需求,这个缺口怎么补?必须去发掘新人。第二,做传媒公司的经验和判断力帮助了我们,我们做了十五年娱乐传媒,内地娱乐界的发展历程,每个人怎么样,社会潮流怎么样,我们都很清楚。具体到徐峥,实际上我很早就关注他了,好几年前我就说,徐峥一定是未来中国最好的喜剧演员,而且这个人很有脑子。他早前参加过我们的节目录制,你看他的采访,包括他演的电影和电视剧,都能看出一些共通的东西。这些东西一定是徐峥带来的,这时候你就知道他的能力不仅仅在表演上。

  记者:还有邓超和黄渤,应该也是你比较看好的?

  王长田:是的,邓超这几年的大电影主要是跟我合作的。不管《四大名捕》还是《画壁》,我们都动员了他大概两年时间,说你可以来拍这样的电影。黄渤还没有导演自己的作品,但我相信他是可以的。他的表演才华,我认为是内地男演员里排名前三位的。而且黄渤知道怎么指导演员演戏,在跟他聊的时候,能发现他对剧本和影片的一些看法,其实已经超过了他作为演员应该想的。我想将来有机会,黄渤会成为一个导演的。

  记者:作为公司老板,你怎么去帮助一个导演提升自己?

  王长田:大部分导演都有弱点,聊多了就会知道,有人强在技术,但是弱在故事;有人强在画面,弱在戏剧冲突,等等诸如此类。而且多数导演对演员的判断力是有问题的,他们通常考虑这个演员是不是适合角色,但我们从投资和发行的角度还必须考虑演员的市场号召力,同时更重要的是这些演员的组合到底是什么样子,能不能产生化学反应。这些东西导演往往把握不了,需要我们的帮助。

  记者:国外流行的模式是请好的监制来做这些事,但国内好像比较缺乏这样的人。光线有这么多项目在同时操作,你怎么去控制?

  王长田:整个华语电影工业跟美国的体系相比,有很多不完善的地方,监制或者制片人的人才奇缺。但是另一方面,中国导演的综合能力又强于西方导演。你看西方电影工业由于分工细致,导演干好这一块就够了。但是中国的导演经常又会写又会编剧,有时候还能当制片人和监制,宣传上也会有想法。这样的导演即使没有监制也能完成作品,比方说徐峥,我觉得其实在电影上他不太需要别人帮助,自己就能搞定。其实我也好,我们光线影业的总裁也好,某种意义上也在承担监制的责任,因为监制就是帮导演确定要不要做某个项目,然后资金和团队的组合等等,包括后期的营销推广,这些事情我们都在做。前几天我跟陈国富在聊,他说实际上你们就在做监制嘛,但我一直没有意识到这个问题。我们这种监制,可能不是盯在现场的监制。

  富豪榜是数字游戏:赔钱不要紧,只要赚真金

  记者:在选择项目的时候,你给自己设定的赔钱底线有多高?

  王长田:一般情况下我们都想不赔钱,事实上有些片子就是会赔。对我来讲,一个片子大概亏一千万是完全可以接受的。但是同时我需要知道,如果我恰好做对了,挣钱的话能有多大空间?要是判断一个片子亏的话能亏一千万,赚也只能赚一百万,我就会特别小心了。要是存在亏一千万的可能,那我赚应该可能赚到两千万,这样的项目就可以去做。

  但是到目前为止我没有见到任何一个人,在预测票房的时候能达到80%以上的成功率,通常做到60%到70%就不错了。要是只有50%,那基本跟赌没什么区别了对不对?所以我们唯一能做的,就是在前期环节精益求精,后面的东西真的说不准。

  记者:你自己预测票房的准确率有多少?

  王长田: 我基本上对外从来不做预测,也经常不对,我有的时候经常会高估别人的电影,而低估了我们自己的电影。这是我的性格,我往往会看到别人的长处。像最近他们那个《狄仁杰》,他们问我说你觉得会在多少钱,我觉得应该有7到8个亿,实际上到最后是6个亿。但是我觉得难道《狄仁杰》不应该有7到8个亿吗?这个电影我还挺喜欢的。

   记者:最新的福布斯富豪榜单上,你和夫人的身价已经有152.5亿元人民币,是中国文娱行业的首富。你怎么看这个排名?

  王长田:这个排名真的没啥意义,就是一些数字游戏。这话我说起来有点像套话,实际上就是这样,股票有涨有跌嘛。不过另一方面来讲,这也是对我以往付出的某种肯定。风水轮流转,今天到我家。但有一点我坚信,光线是这个行业里边最踏实的公司,我们有最完善的管理,和最坚实的发展基础,我们比别人更加努力。

  记者:低调并且努力,这跟你的个人性格有关吗?

  王长田:对,是和我的性格有关。最近很多上市公司的市值跟并购有关,但是我们在并购上的思路就跟别人不一样。目前为止光线很少去直接控股一家公司,我们都是从少数股权进入,来考察、了解这家公司,先跟我们公司的业务形成协同效应,然后再去看,是让这家公司直接上市,还是进一步收购它的股份。所以我不太在意短期的业绩和股价表现,而社会上有些投资者很在意,股价一跌就有人骂我。为什么中国很多股民不赚钱?就是太热衷炒作了。

  记者:说到并购,最近光线入股新丽,表明电视剧也是你准备发力的一个领域?

  王长田:我们投资新丽,我注意到一些评论说价格高、不划算,我的观点跟别人不太一样。一直以来我的观点是不怕贵,怕不对。新丽是国内整个电视剧行业,我认为最好的公司,只不过现在没上市而已,这样的公司值得我们付出比较高的价格。光线对电视剧的策略,以往一直以投资为主,并没有真正介入电视剧制作业务。电影我们是全线介入,电视剧本身也是很好的市场,市场化程度相比电影稍微弱一点。以后有这样好的机会,我们还会投进去。

  记者:光线的投资策略如你所说,也是偏保守的。

  王长田:我们只是不像别人那么张扬,做点小业务就宣传得很大。其实我们做了很多事情,只不过我觉得没有必要披露。我们的业务都是内生型的,从内向外拓展。这个行业很多公司做的是资源组合型,买一堆外面的业务进来,像拼积木一样,这个基础就不太稳固。所以我基本上不签导演,也不签什么演员,我觉得如果人家需要你,就会来找你,愿意跟你合作。我们的合作对象是一群人,而不是几个人。

  电影是男人的梦:不羡慕泡女明星的生活

  记者:光线可能是今年中国电影行业最热的公司,你本人的曝光度也非常多,一举一动大家都在研究,你适应这种突然到来的聚焦吗?

  王长田:我其实推掉了80%的活动和采访,本来我也不太热衷面对公众。但是需要跟大家接触的时候我也会去,尤其是作为行业领导者之一,在行业发展上我们负有比较重要的责任,所以我经常会参加一些行业性的会议,外面可能看不到,我在为这个行业进行呼吁,推动一些政策的改变。

  记者:哪些方面是你认为最需要去呼吁和改变的呢?

  王长田:毫无疑问是我们的内容审查尺度,以及主管部门对内容管理的手段,我觉得都有可以改善的空间,还是应该更放开一些吧。

  记者:大家还说你不太像一个电影商人,也不太像娱乐圈的人。你不喜欢泡夜店,拍电影也不是为了泡女星,似乎也不太讲自己有什么情怀,那你是为了什么呢?

  王长田:情怀的东西在内心深处都会有。我做过记者,做过记者的人会被打上一个烙印,一朝为记者,一世为记者。其实我希望通过创造一些产品,来影响这个行业。我至少希望,娱乐界变成一个受人尊重的行业,消除那些负面的东西,推动社会变革,这些是我内心的动力。当然财富也很重要,财富能让你有更多自由度,去做想做的事情,名利双收肯定不是坏事。至于整天泡夜总会、女明星什么的,我还没羡慕那种生活,在电影上我就能找到自己的乐趣。

  电影是多数男人的梦想,这点男人和女人是不同的。我很少听到女人说自己有电影梦想。电影对男人的吸引力有点像汽车,你看女人也开车,但男人就对汽车更感兴趣对不对?电影也是一样,电影让你能够找到一种影响社会的方法,能够让你的聪明才智找到释放的口子,这些对男人来讲都是重要的。

  记者:对你而言,电影的乐趣甚至大于权力和金钱?

  王长田:是的,但是男人又容易受到诱惑。很多人看到这个行业光怪陆离的一面,忽略了自己的出发点,所以最后就走不了太远。女人的优势在于,虽然她没有那么大的野心,但是女人更加冷静、客观,不容易被诱惑。我们这个社会,至少在电影上来讲,买票的权力多数情况下掌握在女性手里。电影行业的女性管理者,往往有更好的判断力。

  记者:最近几年你有哪些从业经验或者教训,是印象深刻的?

  王长田:我的感受是,要和行业里最优秀的人合作,你要比他们更加优秀,更有力量,才能帮助他们,满足他们的要求。在电影行业里,情商和智商都不可缺少,少一个你都很难玩得转。

天影集团 | 天影资讯 | 天影作品 | 天影院线 | 旗下产业| 剧本中心 | 天影论坛 |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