语言/Language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天影资讯 >> 行业聚焦
香港导演北上十年
2013-12-24  天影集团

 

     从2003至今10年的时间里,CEPA改变了香港电影的格局。CEPA是“内地与香港更紧密经贸关系安排”的缩写,这项协议的签署让内地与香港合拍片可以享受国产片的同等待遇,给跌入谷底的香港电影敞开了一扇救命大门。

  根据CEPA内容,香港电影可以从大陆融资,香港资本可以控股大陆影院。这个商业上的利好条件,促使香港电影人开始了北上潮。从2003年开始,合拍片盛行,无论是大师级的徐克、许鞍华,还是中坚派的陈可辛、陈木胜、尔冬升都先后来到内地试水。

  在这10年里,前中期伴随着“港片衰落”、“港片已死”的舆论,多数香港人都经历了试探审查制度,水土不服,票房不理想,口碑欠佳的适应期。但在最近2、3年时间里,生命力极其旺盛的香港导演已经在跟内地合作拍摄的过程中,开始摸索到了一套生存方式,既能发挥自己的特长,还能充分利用内地的资金和观众市场。比如,《寒战》、《桃姐》、《一代宗师》、《龙门飞甲》等合拍案例的成功,让港片电影人重新找到自信与方向。

  2013年贺岁档,是一个被港味环绕的贺岁档,揭幕贺岁的《扫毒》,随后赶到的《风暴》、《新警察故事》等都是港人主创的合拍电影,且影片整体质量都不错。

  经历了摸索、不适、挣扎、反思的10年,现在香港电影人走到了一个新的破局前。时光网对谈9位香港导演,包括杜琪峰、许鞍华、陈可辛等,他们亲诉自己在CEPA10年里,如何认识内地,如何坚持或者放下港片导演的身份,找到大陆市场的感觉,找到合拍片的生存之道,最重要的是,他们经历过怎样的内心挣扎。

  鬼导彭氏兄弟:老板给钱,我们什么都能拍

  “其实我们已经来晚了很多了。其实香港很多导演基本上把香港的家已经搬到北京来,所以我们其实已经来晚了。但是我觉得整个市场的发展,我觉得最终还是必须到这里来。”

  在和彭氏兄弟聊合拍片的话题时,他们从头至尾的回答都很简单直接,什么内地香港,泰国美国,哪里的老板给钱,我们就到哪里拍。

  谁给钱谁是老大

  彭顺彭发是泰国华侨,港人身份更是看得淡了,他们出道就是奔着开拓香港之外市场而行的:2002年成功推出了《见鬼》,甚至在2008年还入驻好莱坞拍了《曼谷杀手》;2010年又与台湾合作拍了惊悚片《童眼》。

  彭氏兄弟的市场不拘地域,他们认为进军内地市场就是大势所趋,“我们已经来晚了。”彭顺这样说。与其说是因为地域性,不如说是他们的题材问题,鬼片无法通过审查,他们赖以成名的元素要放弃或者改装。

  2009年,兄弟连一同拍摄了《风云2》,这部用技术堆砌的武侠续集,并非彭氏兄弟拿手题材,事实证明,成品不伦不类,最终拿到6000多万的内地票房。之后,彭发自己出发,与内地合资拍摄了《追凶》。这部早在2010年就已经在泰国杀青的惊悚片,成为他们进军大陆市场的又一部试水之作,彭顺说:“整个环境包括内地的电影市场都有了很大的变化,也有一些没有大投资、大明星的电影拿到了好的票房,最重要的是,你的电影好不好看,这个好看就是要带给观众娱乐的感觉。”

  拍一部有票房的、非鬼片的合拍片

  2013年,彭氏兄弟推出了这样一部达到他们理想目标的合资片——3D灾难大片《逃出生天》,他们也自认这是在内地发展最重要的一部作品,如果得不到认同,他们就真不知道到底要拍什么戏了。

  之所以要拍这样的影片,还有一个原因彭顺讲得很实在:“每一个地方都有自己的法律跟规矩,内地基本上不可以拍鬼片,而我们跑到这个市场里也刚好需要接受。”所以彭氏兄弟在内地的发展一定要抛开从前的观念,“因为电影要进步,不可以停留在十年二十年前的状况。”

  10年内地战绩(2003-2013):

  《风云2》 2009年 5953万

  《逃出生天3D》 2013年 1.3271亿元

  未来作品:暂无

  奇诡黄精甫:电影不是拍给观众看的

  “我对合拍片没有概念,我拍电影就是拍电影,我没有分大陆和香港,如果有个韩国人叫我去拍韩片,我也ok的,因为我的工作就是拍片,什么市场发行啊,也不是我的专长。”

  黄精甫的处女作《江湖》在04年可谓大制作,当时投资4000万成本,是曾志伟的一次豪赌。那时候CEPA刚刚施行,他寄望这部聚集了刘德华、张学友、陈冠希、余文乐的黑帮之作,能够以“合拍片”身份进入内地,取得超越《无间道》的成绩。

  信心很美,结果很苦,本片送审后,因为主题灰暗几乎是当场被毙,审批方指本片删掉了公安警察的戏份,黑帮灰暗成份过重,报批时内地演员有李亚鹏,成片里也消失了,这不符合合拍片主演内地占1/3的要求。最终,《江湖》从合拍片变为了协拍片,与内地无缘。

  我不觉得自己是个港片导演

  对于《江湖》未能引进内地,现在问起黄精甫,他显得并不在意,“我就是个拍片的,那些票房啊、发行啊,我不懂,也不想懂。”但《江湖》之后,再拍阵容升级的《阿嫂》,发行上又遭遇了同样的命运,2005年,《阿嫂》通过初审后却因“涉黑”再次要求被删改,也没能在第一时间在内地大规模上映。黄精甫说:“《阿嫂》时候,我发现自己状态不太对了。我看到监视器都想吐。当时,我对自己说不行了,我得停一停。”

  他自我雪藏了多年,间中偶发的拍了几部港产小片,都无声无息或者饱受恶评,黄精甫的纠结仿佛和内地审查、内港地域无关,他念念叨叨这几年,无非就是质疑为什么观众还是以为他只是会拍重口味cult,“其实我最爱宫崎骏了呀。我也是能拍纯爱的导演,不,我想,一个导演就应该什么都拍。”无论内港、题材与风格。

  “我不觉得我是个港片导演呀。”对于看待港片和合拍片的问题,黄精甫倒是说得非常直接,他不看香港电影,钟情宫崎骏和好莱坞,最爱的导演是黑泽明,他只是香港人,但他不认为自己算港片导演。

  我不会考虑内地观众口味 观众会死的

  黄精甫执导的新作《恶战》明年1月上映,这是他第一部正式引进内地的合拍片,没想到一等就是10年。

  讲起正式进军内地,审查制度和文化口味还是不可避免的话题,“审查还好了,这次题材嘛是讲过去的,没那么敏感啦。就剪了一两个镜头,不能太血腥,我也拍了一些,结果都不行,我就去掉了,没有办法。当然,我也没有很坚持我必须要这个镜头。在这方面,我是可为可不为的。”

  自称不是港片导演的黄精甫说,就算来到内地,面对这么大的市场,他依然不会考虑观众的口味,“我觉得电影不能拍给观众,电影是为自己拍的,观众会死的,60年后他死了,那这个电影是不是也死了,什么叫经典,经典就是黑泽明拍了一个他想拍的电影,到现在,我们看还是觉得非常棒!我们还觉得它会流传下去,好电影是过了几百年,去了不同地方,无论内地还是香港,还是好电影,好电影都是导演为自己拍的。 ”

  10年内地战绩(2003-2013):

  《阿嫂》 2005年    500万  (部分地区)

  未来作品:《恶战》(即将上映)

  匠人陈木胜:拍电影是要守规则的

  “内容方面我们要和大陆的规则要配合,然后对白也有些不同,我觉得这个门我要慢慢的打开,因为合拍片的一些条件,我们是要去跟从,但有些时候,在创作的空间也要有自己发挥的,就要拿一个平衡吧,我希望大胆的拍出来,希望他们让我过。”

  陈木胜说:“我真的好想在首都的地标上拍一场火爆的动作戏。”他表情很认真,一点都不像开玩笑,“二三线城市怎么有意思呢,要拍就在北京上海拍,要拍就在关键性地标上拍。”

  好想在首都地标拍火爆场面

  陈木胜是传统的港式警匪动作片导演,动作片导演都想在大地方拍大场面,连杜琪峰都慨叹过:“大陆有大山大河,香港没有啊。”陈木胜也一样,“我真的好想拍,如果有部门能支持我,我可以拍一个很大型的中国的警匪片,能够把中国的电影发扬到外面,这都是我的心愿。”

  合拍片是趋势——陈木胜对此从未反抗和纠结,他TVB电视台出身,浸淫传统港式制作多年,内心有自己的审美取向,但北上内地、征服内地市场,他认为是大势所趋,毫无纠结的必要。

  拍电影是要守电影规则的

  2008年,《保持通话》让陈木胜向大陆市场全面挺进,他抱定的电影宗旨是“找那个内地和香港观众之间的平衡点,现代动作片要符合大家的心声,要有看得明白的故事,又要曲折刺激,大场面也要好看。”

  注重娱乐性使得他的《宝贝计划》、《男儿本色》和《保持通话》在内地都取得不错的票房成绩。陈木胜是非常迎合市场的,他深谙与内地合作的套路,秉承电影“娱乐性至上”的原则,坚持:“把片子拍得具有商业味道,让老板把整个电影运作下去。”

  “有时候明知道这个桥段不可能过,那我就不拍了吧。电影是有规则的,老板投资那么多钱,我不能因为个人原因让他们冒那么大风险,我是拍一个商业片,比如我是在拍一个文艺片,那可以把自己的空间尽量发挥出来,观众看不明白,也不重要,只要我自己爱就可以了。可如果是在商业片里运作,我一定会把这个片拍得具有商业的味道,让老板把整个电影运作下去。”

  10年内地战绩(2003-2013):

  《宝贝计划》 2006年 9200万元《保持通话》 2008年 4400万元《全城戒备》 2010年 8800万元《新少林寺》 2011年 2.103亿元《扫毒》       2013年 首周7850万(仍在上映)

  未来作品:《武神传》

 

 知识分子张之亮:把中国电影推出去是正道

  “我还筹备了一个讲述文成公主进藏的武侠片叫《唐卡》,与韩国CJ公司以及中影一起合作,我为了那部片前后准备了9个月。但那时因为西藏敏感话题,有关部门只能让我们在坝上拍,这完全就丢掉了《唐卡》的意义,最终我只能放弃了。”

  问起张之亮对港片、合拍片这几年发展的看法,他很干脆的表示:“我这些年一直在内地拍片,没有关注香港这边。”

  一直内地拍片 从未顺利过

  的确,张之亮新千年之初就来内地摸索拍片,2004年拍了电视剧《丝路豪侠》,无声无息。2006年,他放弃了自己擅长的民生题材,“这种东西,如果拍得很表面那我还不如不做,而当时内地已经有了拍大制作电影的气候,我就想去尝试。”他找刘德华拍了大制作《墨攻》,但在大陆评价只算得上不冷不热。

  尽管如此,但张之亮把创作核心定在内地的决心不变了,之后几年几经尝试,最终都是一声叹息,“几年前我接手了一个项目,就是后来汤唯主演的《晚秋》,当时我完成了剧本,投资也搞定,剧组人员都已经开始陆续埋位了,但最后由于审批原因,我们没办法进行,前期损失了一大笔钱,我的剧本也白费了,一分钱也没拿到。后来韩国方面就把这部片拿到美国去拍了。我自己觉得很挫败,对付出心血的主创人员也有很大打击。”再后来,张之亮又想拍以“文成公主进藏”为主题的武侠片《唐卡》,却因为西藏原因放弃。

  接地气太眼浅 把中国电影推出去是正道

  后来,张之亮选择了比较保险的路数——现代都市文艺片。在2008年推出了《车票》,2011年推出了《肩上蝶》,这些投资不大,题材安全的作品,却依然未让张之亮的北上之路顺利。尤其是《肩上蝶》一片因宣传问题,与制片方、发行方产生了矛盾,最后导致“裸映”,使得该片票房完全不理想。这部张之亮首次尝试“真人加动画”的作品,从融资过程到公映宣传,几乎是举步为艰。

  在推出电影《车票》的时候,张之亮也曾经试图与内地导演朱近联合执导一部叫《马头琴》的历史大片,但在筹建中途也是不了了之。

  “期待与现实总是不同的,对于很多著名的港台导演,大家对他们已经有了‘标签’意识,觉得应该是怎样的,而没有平心静气地去看他们。此外,由于文化背景问题,在揣摩题材时,内地导演和港台导演是有不同的看法。”张之亮说。

  10年内地战绩(2003-2013):《墨攻》 2006年 6150万元《肩上蝶》2011年 680万

  未来作品:《白发魔女传之明月天国》(即将上映)

  三姑丈陈可辛:拍符合内地市场规范的作品

  “回首来内地拍戏的这8年,失去的是拍我自己生活本能的东西。拍现实题材我是不费劲的,是我的本能。但我刚来内地那个时期,因为一定要拍古装大片,就好像失去了这个本能。这次拍《中国合伙人》,我的本能又可以回来用了,就变成没有什么失去的。”

  “我是一个十二岁就离开了香港的人,我在传统第一印象还不是一个典型的中国人,也不是一个典型的香港人。因为我的中文的程度就到小学,其实我连中学都是念英文的。来内地拍戏,得到的是最多的是对现在的内地的一些民生、人文、文化等的认识、以及认知。也使到我更能明白中国的传统的文化历史。”

  先爱情再古装 拍符合内地市场规则的作品

  在内地拍过两部武侠大戏的陈可辛自认没有所谓的“武侠梦”,他喜欢专注于拍爱情片,于是在2005年北上拍了一部《如果。爱》,当时他考虑的是仍是市场,所以在电影里将小情小趣的东西放大,再加上歌舞场面,无非是“希望能吸引观众进电影院”。

  “《如果。爱》之后,我下一部就拍了《投名状》,就把它再扩大到真正的符合内地的产业规矩和规律的电影。”在内地为他赢得了口碑和不错的票房收益,但在海外市场票房并不尽如人意,他自己都不得不承认:“《投名状》使得我更认清了中国电影在世界舞台上的角色。”接下来2011年公映的《武侠》,又是陈可辛认为“还是在讨好市场”的一个戏,但与此同时他也在寻找某种突破,回归他原本想做的一些东西。

  接地气 拍现实 真的去讲内地时代的故事

  其实,陈可辛他们这一代,是受国外教育长大,港人的身份坚持似乎没有前辈们那么泾渭分明了。他很快就选择在内地开创新的事业天地,“有13亿人这么大的潜在市场,其实当一个电影在中国成功,差不多等于是世界成功。”

  几经试水后的2013年,他说:“非常想拍改革开放30年来的人和事,那个年代我觉得非常有趣,应该是中国最有趣的三十年。”

  在北上的香港导演纷纷拿出古装大片和警匪大戏来赚取内地人眼球的时候,陈可辛却在挑战“接地气”这件事,他抓住了这个机会回归现实题材,做了一次自己擅长的梗,这又是他的“第一次”——首次接触内地现实题材作品;《中国合伙人》让陈可辛彻底融入了内地,通过电影打造了他理解中的“中国式梦想”,这部首部体现内地时代大潮发展的影片居然来自一个香港人,于是微妙的争议必不可少。而最终,影片票房收益过五亿大关的影片,无疑将让他对掌控内地市场更具信心。

  10年内地战绩(2003-2013):

  《如果。爱》 2005年 2980万元《投名状》  2007年  2.011亿元《武侠》     2011年 1.733亿元《中国合伙人》 2013年  5.3928亿

  未来作品:《等待》

  文人许鞍华:只拍自己喜欢的

  “还是题材的问题。你拍天水围不能在内地拍吧。我拍香港题材不是对抗性的,一个是故事我想拍,另外我也熟悉,觉得比较有把握,我不是说我就不拍内地题材。如果我能拍,我都拍。”

  许鞍华对于题材选择一向自主而宽泛,从剧情、喜剧、武侠、惊悚、同性恋,到名著改编、女性主义,各式多元主题,她都乐于尝试,许鞍华认为,在哪里拍片子并不重要,重要的是题材是不是自己喜欢与擅长的。

  不拘一格内地试水

  2002年,内地公司力邀许鞍华执导电影版《玉观音》,许鞍华迫不及待的跑去书店买了港版《玉观音》,一口气看完,随即北上接了这个片子。当时如日中天的赵薇与谢霆锋主演本片,许鞍华却遭遇评价与票房的滑铁卢,事后连许鞍华自己都承认,这是一部失败的作品。

  这次失败后,许鞍华却没有返回香港,而是在内地继续尝试,2007年,一部讲述内地老太太生活的《姨妈的后现代生活》出炉,这部女性题材之作让祖籍辽宁鞍山的许鞍华,再次回到了60年都未踏足的故土。影片获得了台湾金马奖三项提名、香港电影评论学会大奖三项大奖,斯琴高娃更是因此再获得香港电影金像奖最佳女主角。但本片叫好不叫座,内地公映半个月左右,只有500万左右的入账,可谓惨淡。

  回归拍港片 但并非对抗内地

  对此,许鞍华曾自我总结教训,她说自己的拍片思维和徐克就很不同,她没法用想象来拍电影,非自己生活领域的大片都很难驾驭,她最擅长的还是那些生活气息浓重的电影,而这种类型找投资本就困难,来内地试水,接大陆的地气仿佛又不够得心应手,这让她最擅长的变成了最别扭的。

  那几年许鞍华有点纠结,最终还是回到了香港。她想拍讲述天水围一桩惨案的电影,但又怕投资方不给钱,想来想去就谈了先拍一个温暖版的“天水围”,结果这部温暖的《天水围的日与夜》横扫了当年的金像奖。

  接着,2011-2012年许鞍华用一部《桃姐》改变了之前的纠结现状,一部投资不大,题材小众的电影,不仅通杀威尼斯、金马、金像,在内地电影市场也获得了强势的收益。

  试水内地并不成功的许鞍华,回归港式题材就“马到功成”,对此,许鞍华说:“我拍香港题材不是对抗性的,对我个人而言,我觉得我是那种能拍我就拍的。有喜欢的题材,但这个题材不能进到内地,却同时有老板肯投资,那我就一定会拍。我这不是赌气,只是想拍一些我喜欢的。打个比方,有人来找我拍合拍片,投资也已经搞定,但是那个题材我不喜欢,我也不会拍。”

  10年内地战绩(2003-2013):

  《玉观音》              2003年 约500万

  《姨妈的后现代生活》    2007年 664万

  《桃姐》                 2012年  6819万元

  未来作品:《黄金时代》

 

墨镜王家卫:电影不分南北西东

  “内地观众和媒体现在都还是停留在香港导演北上掘金这种观念里,要不然就是一天到晚说我们要跟好莱坞去拼啊什么的,其实就是一个”饼“的问题,电影其实是没有分东西南北,因为要北上掘金吗?肯定不是。你们现在的思维啊,有时候太功利了,我在拍电影的时候,不会有这样的想法。”

  从《旺角卡门》到《一代宗师》,王家卫对于北上、合拍片的概念一直不置可否,10年前和10年后,王家卫的电影风格和他的形象一样,似乎并无变化。

  从未变过的个人风格

  王家卫的个人风格一向大于地域风格,90年代,以《春光乍泄》为首的几部影片折服戛纳,让他走上国际化路线,也让他早早卸下了“纯港片导演”的名号,2000年,《花样年华》在国际上拿奖无数,同时也获得内地上映的资格,最终取得1000万左右票房。

  2004年,他启用大陆演员章子怡领衔其新作《2046》,电影去上海取景,但王家卫从不认可“合拍和北上”这种说法。他的电影如其所说,甚少有固定的地域文化,只有浓烈的个人风格,演员、场景、故事、时代在他手中,最终都会归纳为“王家卫式”的。

  快工与慢工 国际与内地

  第一部英文电影《蓝莓之夜》是王家卫拍给好莱坞的,全英文对白、全欧美阵容,速度超快,毫无突破,这次试水他强调的是:“我想知道同样的经验,在不同的文化和环境里,会以怎样的方式呈现。”

  很快他陷入了《一代宗师》这个大坑,早在1996年,王家卫拍《春光乍泄》的时候就有了要拍《一代宗师》的念头,他拜访各派名师及后工,用了8年时间筹备,邀请内地编剧打造剧本,抵押房产去支撑,果断的“十年磨一剑”。《一代宗师》今年1月内地上映,票房迅速过亿,成为王家卫电影票房之最。

  王家卫说:“如果香港电影本身是行的,又何止‘北传’。”(“北传”是《一代宗师》中南方功夫流传到北方的说法,王家卫此处引用一语双关)

  10年内地战绩:

  《2046》     2004年 3000万元

  《一代宗师》 2013年 2.8828亿元

  未来作品:未知

  老怪徐克:香港导演不是在北上

  “我一直没有把香港导演变成很另类的导演去看。我们到好莱坞拍戏或者是好莱坞的导演来到亚洲拍戏,这都是常见的,一个导演不断的求进步,他的空间越来越大是正常的。所以我一直没有觉得是香港导演在北上,就比如你会不会说上海导演,广东导演,云南导演,不会这样讲的是吧,重要的还是要在我们的工业里找到很多好导演,拍好电影。”

  大师心中总无地域之差,老怪徐克也一样。

  他赋予过香港武侠一种浪漫的境界,也不介意在大陆题材中找到新起步。他心里没有这个界限与芥蒂,早在2005年,一部并不算成功的《七剑》已经让他深入北上。

  从无地域之心 一直在尝试

  2005年公映的《七剑》便是他尝试与内地深入接触的一次“实验”,起用了陆毅、孙红雷等大陆演员。2008年由内地博纳影业出品的《女人不坏》更是纯粹地接近于“大陆现代都市戏”,但是为了保证质量,邀请韩国著名电影人郭在容担任编剧,但他仍延续了21年前《刀马旦》“三个女人一台戏”的套路,被很多人视作是他的转型之作。

  徐克的心态很轻松,他没有那么多所谓的“艺术节操”要保护,甚至认为“把不同的意图,不同的规模,不同的成本的作品,放在一个平等的平台去说谁好谁不好,这个没必要。”当然,“赚快钱”也是很多人怀疑他炮制这个作品的意图之一。2008年出品的《深海寻人》有这个嫌疑,徐克选择了一个日本故事,他希望作品能与“北上淘金热”的电影有所不同。

  新视觉武侠征服中华市场

  2010年,合资片《狄仁杰之通天帝国》出炉,这又是一次徐克回归拿手武侠片的机会,也是他把商业片做得更大更华丽的一次创举,甚至做到“每30秒一个特效镜头”,该片获得票房佳绩,也成为香港金像奖的大赢家。在“名利双收”这条路上,“老怪”总是有自己独特的成功之道,因此该片在三年后出了续集。但是真正让“老怪”彰显霸气的作品,却是2011年出品的《龙门飞甲》,主要阵容几乎全是内地演员,炮制的还是首部3D技术的华语武侠大片。

  电影对他来讲,是不是“香港的”概念很模糊,他认为:“现在香港大陆台湾这三地常常会有投资合作,人员幕前幕后合在一体,那怎么去决定这个是香港电影,还参加金像奖?从大中华的概念来讲,我们是没得分的。”

  10年内地战绩:

  《七剑》        2005年  8345万元

  《女人不坏》  2008年   2280万元

  《狄仁杰之通天帝国》  2010年   2.955亿元

  《龙门飞甲》  2011年  5.4055亿元

  《狄仁杰之神都龙王》  2013年   6.0172亿

  未来作品:《林海雪原》

  大佬杜琪峰:想坚守也想突破

  “其实限制对于创作不一定是坏事。有时候就是因为太自由,可能去到哪里自己都不知道了。有一些框框在,有一些限制在,干脆你就在这个框框里做到最好,能激发更大的动力。”

  60岁时,杜琪峰还在不甘心的表示,如果可以,他希望“一辈子只在香港拍摄电影”。但时势比人强,在港片低迷的市场中坚守了15年,2011年,他用一部《单身男女》正式进军内地,这是银河映像真正进入国内市场的第一部合拍片。杜琪峰说:“我觉得时候到了。”

  试水尝试:从《蝴蝶飞》到《单身男女》

  其实,一直坚持坚守香港的杜琪峰有着丰富的合拍经验,早在1979年底,杜琪峰在内地粤北实景拍摄了第一部电影《碧水寒山夺命金》。2008年,他还执导了由周渝民和李冰冰主演的《蝴蝶飞》。两部影片都不太成功,但杜琪峰坦言,这只是给了他一些对合拍的经验和信心。

  打出银河品牌的《单身男女》终于在内地取得成功,商业上可谓颇有交代,杜琪峰都深感惊喜,表示十分意外。他公开表示,这部是银河的一次内地试水,之后他会将银河赖以成名的警匪品牌带入内地。

  正式打入:银河首部合拍警匪《毒战》

  拍《毒战》是银河映像与杜琪峰的一大转折点,第一次进入内地拍警匪、缉毒、重口味,兼带银河式的暗黑与宿命感。杜琪峰说基本找不到大陆有过类似的警匪片来做参考,但警匪不比爱情片,要考量内地的审查制度,“所以我也不知道哪些可以拍或者不能拍。差不多拍所有的戏我们都要讨论,听听各方的意见,电影送审后反馈回来以后,我们发现实际上结果比之前想象的好得多,需要修改的地方少很多。”

  在内地拍戏,对杜琪峰而言新鲜也不适应,他说内地有大山大河,取景开阔,但他又有港式风情情怀,最爱拍香港老街小巷;他以为天津是北方一定会下雪,结果拍《毒战》的时候,一片雪没拍到;他剧组香港人和内地人都有,他普通话不利落,和内地工作人员沟通总是不畅。拍《高海拔之恋2》拍了很久,杜琪峰说:“我们从来没有离开香港拍电影这么久。今年的冬天是最长的,这是我56年来过得最惨的。”

  暴脾气的杜琪峰谈起这些,颇为唏嘘不甘,但他也看的出来纯港片市场的衰落,回头看看他这些年的港片成绩:08年《文雀》收入559万港币、09年《复仇》收入162万港币,之后的《意外》和《PTU2机动部队》都分别为523万港币和390万港币。风格与口碑似乎不能完成更好的生存,进入内地、来到合拍领域成为了杜琪峰最终的选择。

  杜琪峰说拍电影30年了,如今感觉又回到了原点。

  10年内地战绩:

  《单身男女》  2011年   9550万元

  《夺命金》     2012年   2480万元

  《毒战》        2013年   1.4754亿元

  《盲探》      2013年   2.0913亿元

  未来作品:《单身男女2》、《黑社会3》

天影集团 | 天影资讯 | 天影作品 | 天影院线 | 旗下产业| 剧本中心 | 天影论坛 |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