语言/Language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天影资讯 >> 行业聚焦
好莱坞五导演聊独立电影 若在70年代是大片
2013-12-20  天影集团

 

细看近年获得奥斯卡最佳影片奖的电影,除去年的《逃离德黑兰》是华纳兄弟电影公司出品的以外,从2007年获奖的《老无所依》到2011年获奖的《艺术家》,独立电影在奥斯卡创下了很好的成绩。今年有可能入围奥斯卡最佳影片的电影中,独立电影也占了很大比重。

所谓独立电影导演,则是能够利用小成本拍出大电影的导演。在不久前落幕的美国电影市场期间,《好莱坞报道》筹办了独立电影导演圆桌会议,聚首五大独立电影导演交流为何电影不会被电视剧取代,开拍第一天的恐惧以及为新晋年轻的导演提供自己的经验和建议。他们分别是执导《戴安娜》的奥利弗·西斯贝格,执导《卑贱人生》的詹姆士·格雷,执导《魔鬼绳结》的阿托姆·伊戈扬,执导《铁路人》的乔纳森·泰普兹以及执导《弗鲁特韦尔车站》的瑞恩·库格勒。

从来就知道想做导演?

被问到自己是否从一开始就知道自己想要做导演,五位导演给出了非常不同的答案,但几乎没有人刚开始的目标就是要拍电影。乔纳森表示自己起步很晚,到30岁才进入电影学院学习。在1984年受一个澳大利亚演员朋友的邀请前往法国戛纳电影节,观看了让我印象深刻的《天堂陌影》和《牺牲》,从而得到了启发。奥利弗认同乔纳森的观点,认为《天堂陌影》给了他很大的力量。他在意大利举行的某一电影节有机会遇到了电影导演吉姆·贾木许的朋友,而这位朋友给了奥利弗很大的鼓励:“你就应该去拍电影!你有这个潜质!”阿托姆的经历则有些许不同。他出身于戏剧,在大一那年准备了一个舞台剧,结果被学校拒绝了。“我当时非常生气,于是想干脆拍成电影算了。”当拿起摄影机的那一刻,他突然发现这是另一篇领域,而他感到非常的新鲜并且有趣。“当时我对电影文化还不太了解,我并没有意识到其实把舞台剧改为电影的这个想法并不奇特。许多其他导演都有这个想法。但是这激起了我最早对电影的激情。”瑞恩则表示自己的经历比较独特。因为他来自北加州湾区,他的父母都是蓝领工人。而他却对科学情有独钟,并且喜欢玩橄榄球。也因此他凭借橄榄球奖学金进入了湾区的圣玛丽学院,主修化学。结果后来他发现橄榄球并不是他人生所爱,于是换想法决定要成为医生。有一天在上文化课的时候,教授创意写作的老师布置任务让所有学生写一篇文章描述自己经历过最富有感情的事情。“我后来接到了老师的电话让我去他的办公室,我一听感觉不妙。他看到我问我‘你以后长大想要做什么?,我说‘我现在在打橄榄球,但我以后希望成为一名医生。而我的老师很认真地告诉我,说我写的故事活灵活现,他建议我考虑作家这条路,说不定可以做编剧。”瑞恩笑说当时连剧本是什么都不知道,但为了试试所以用身上仅有的二十块钱买了《低俗小说》。当时的影碟还附送剧本,看完以后他深深被吸引。“这是一件非常酷的事情,于是我也开始写东西,于是渐渐爱上了整个过程。”

独立电影如经典小说中的独立小说

这些独立导演制作的电影如果放在70年代的话都算得上是大电影公司出品的级别,但如今仅仅能够被看做是独立电影。被问到对这些行业内的改变的看法,詹姆士认为这是因为整个行业的大环境变糟了,特别是在1980年代。大影院UA倒闭,里根掌权以来作风保守,电影公司纷纷被跨国公司收购,扩大资本投资规模。以前一部电影只会在小范围上映,而后来变成了在全国范围5000个影院播放。电影越来越重量不重质,只为了将观众带入电影院。阿托姆则表示这些年电影行业的转变是非常有意思的事情。“像你的电影《卑贱人生》,或者像2007年被提名金棕榈的《万恶俱乐部》,我认为都能够吸引很大一帮观众。因为这些电影背后都有很多心思,每一帧都是精心策划的,意义丰富。但有意思的是,这类电影在今天似乎很难找到市场上的定位。尽管它们都有精致的人物设置,演员的表现也非常出色,但很明显待遇已经和今天大电影公司出品的主流商业电影非常不同了。”阿托姆举了一个非常好的例子来比喻今天的独立电影,就像是经典短篇小说在所有小说里的地位一样。(参考自《好莱坞报道》)

天影集团 | 天影资讯 | 天影作品 | 天影院线 | 旗下产业| 剧本中心 | 天影论坛 |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