语言/Language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天影资讯 >> 行业聚焦
游戏改编电影 好莱坞的又一座金矿?
2013-12-16  天影集团

 

    在过去的半个月内,华纳兄弟与索尼影业相继宣布,将分别把知名手游《神庙逃亡》与竞技大作《GT赛车》搬上银幕,消息一出顿时引起了无数玩家的关注与热议。事实上,自上世纪90年代起,游戏改编电影就早已不是什么新鲜事了,几乎每年都有那么几部打着游戏旗号的电影登上大银幕,纷纷圈走玩家与粉丝手中的钞票,特别是总也“完不了”的《生化危机》系列,每隔两三年便会卷土重来。

  不过,往昔的那些只能算小打小闹,以火热立项的《神庙逃亡》与《GT赛车》为代表的新一代游戏改编作品已经向我们昭示——迎面汹涌袭来的,不仅是渐入佳境的超级英雄电影,更有一场前所未见的游戏电影超级大联姻!

  以明年春季登场的《极品飞车》打头阵,接下来《刺客信条》、《魔兽世界》、《GT赛车》的拍摄团队已组建完毕,《合金装备》、《质量效应》、《细胞分裂》也都是板上钉钉的项目;与此同时,片商怎会放过《愤怒的小鸟》、《神庙逃亡》等手游聚集的超凡人气;最后,包括《古墓丽影》、《真人快打》、《杀手47》等将以重启面貌再度冲击大银幕,当然还少不了《生化危机》的最新续集来凑热闹。

  如此群雄竞起的壮观局面,使人不禁惊呼:有一大波游戏改编电影正在靠近!而且与此前游戏改编电影多是低成本的代名词不同,接下来的这批跨界产物,全是重金打造的豪华巨制,汹汹来势无疑彰显着上位票房生力军的野心。在竞争已足够激烈的好莱坞,一场腥风血雨的夺金潮在所难免。骤雨将至,是时候回顾一下这个有着20余年历史的特殊电影类型,并对它的未来“钱景”作个清晰的预见。

  好莱坞为何钟爱游戏改编? 品牌、粉丝加成本

  愤怒小鸟将于2016年飞上大银幕,这或许是连游戏商Rovio都不曾料想到的事情在好莱坞大亨的眼中,电影可不是什么艺术,而是一次次谈判、一张张合同,大把大把的金钱孕育出的巨额商品,指望它们换得更丰厚的回报。游戏改编电影之所以在好莱坞长盛不衰,本质上就是由电影的商品性质决定的。

  知名游戏拥有遍及全球的巨大影响力和知名度,足以使改编电影未映先红,俨然握上了开启票房之门的半把金钥匙。比如在西方国家,《光晕》对大众流行文化的渗透程度,就丝毫不亚于《星球大战》。一旦打出原作游戏的招牌,效果不亚于砸了几千万的广告费,不用担心深巷酒香无人问津,玩家不止前来捧场,更会为电影做免费的口耳相传。投资人也乐意慷慨解囊,为这一桩桩高赔率低风险的赌局下注。游戏商家也很乐意把自家的孩子出借给好莱坞,通过电影圈回新玩家不说,还趁着电影造势或热映之际,同步推出该游戏最新续作,双方互为营销,互惠互赢。

  时下的游戏大作已经脱离了单纯的感官刺激和手脑挑战,相当注重情节化设计。顶尖游戏无论从艺术指导、视听效果、角色塑造、场面调度,剧情、配乐、氛围,均不亚于一流电影大片。玩一场游戏,宛如欣赏了一个视听俱佳、身临其境的故事。因此,改编电影有大把现成的素材可以提炼,对剧本开发、美工打造、分镜头设置等都大有裨益。在好莱坞这样人力成本高昂之地,少雇几个剧本医生,少请一两组美术团队,实拍前少做几场排练,节省下的也是一笔可观的开支。

  有鉴于低投入高回报的天然优势,游戏改编电影一直是制片商的心头好。虽然大部分作品纯属粗制滥造的B级片,但冒着如山骂名、顶着超低分数,一样赚到满谷满坑的,依然大有片在,且反过来促进同名游戏卖得如日中天,如此美妙局面,何乐而不为呢。有系列作品即使口碑直线滑坡,依然续集频出,只因票房实在喜人。不过近年来,制片商们似乎也听到了游戏迷和影迷的呼声,不再一味炮制无力吐槽的烂片,《寂静岭》等上乘案例的问世,便让人相信游戏改编作品也可以是成色靠谱的大制作。

  游戏改编电影在近几年愈发火爆,还源于一个重要因素,移动互联终端愈发融入大众生活,甚至成为日常必需品。一方面,许多原本只支持XBOX、PS、PC平台的游戏都被移植到移动终端,占领了更广阔的玩家群体;另一方面,许多在源自手机、平板电脑的游戏,由于人气爆棚,也成为了改编电影的潜力股。如今游戏开发商与好莱坞的联姻更为密切,育碧、Rovio等游戏公司甚至本着肥水不流外人田的原则,开辟出自己的电影制作部门,也免得自家的宝贝被好莱坞改到面目全非。

  游戏改编电影之草创时代:粗暴格斗为王

  90年代:简单粗暴的格斗片成风

  1993年出品的《超级马里奥兄弟》标志着游戏改编电影的开宗立派,但也最先遭遇了此类电影的尴尬困境:照搬游戏情节,电影就显得简单粗糙,极不靠谱;而保留人物,重设剧情,又往往招致游戏玩家的反感。这部开创之作选择抛弃了原作中至关重要的大蘑菇,虽卖力添加平行宇宙、外星怪物和大量新鲜的科幻元素,失望的游戏粉丝并不买账,超过4000万的投资,在北美只赚回了不到一半,堪称血本无归。

  满怀雄心迈出了第一步,却跌了重重一跤,促使制片人开始反思,并不是借用游戏的名头就可高枕无忧,必须选对题材。什么类型的游戏可以搬上大银幕而吸引力不减呢?格斗题材听起来最合适。于是《双截龙》、《街头霸王》、《真人快打》轮番上阵。由于格斗题材成本不高,收益也都相当不错,《真人快打》还推出了一部续集。然而一拍再拍,该类型的单调刻板便暴露出来,这也情有可原,毕竟原作就没什么情节,而格斗片在好莱坞又是B级属性,编不出花巧曲折,布景低廉,演员也多半心不在焉,唯一耐看的只是不断升级的拳脚比拼。

  90年代末期,纯动作片市场开始萎缩,科幻片成为院线新宠。片方动起新脑筋,搭上蹿红的科幻快车,将风靡全球的《银河飞将》搬上了银幕。虽然摆脱了格斗题材的单调,但这部太空冒险片情节贫瘠、人物敷衍,只是一场接一场的打飞船游戏,和同年的《星球大战前传》一比,简直是云泥之别。除了将背景放到太空,把拳脚兵器换成飞船火炮,本质上和格斗电影无甚区别,审美疲劳的观众当然不给面子,票房清汤寡水,游戏改编电影的第一阶段就此惨淡告终。

  游戏改编电影之郁勃时代:冒险恐怖上位

  2001-2005:冒险恐怖题材迅速上位

  作为新世纪第一部游戏改编电影,2001年的《最终幻想》(《古墓丽影》虽然上映早一个月,但源于其制作周期较短)投资巨大、阵容豪华,野心十足。虽然以商业片的标准衡量,该片在市场和艺术上都算不得成功,却胜在开启了一个新的改编时代,不再是一味剥削游戏的价值,或是炫耀廉价的视听体验(虽然该片的特效成就万众瞩目),而是尝试以引人入胜的情节和有深度的人物塑造来吸引观众,指明了一条游戏改编的可持续发展之路。

  《最终幻想》留下的只是照相般逼真的卡通形象,《古墓丽影》则是首部在中华大地掀起波澜的游戏大片,高科技包装的夺宝奇兵式冒险情节,混合奇幻与恐怖元素,许多影迷借此认识了朱莉的红唇倩影。但两年后的续集就好景不再,票房失利,前途大好的系列止于焉矣。《生化危机》于2002年上映,主打幽闭空间、变异怪兽和孤胆打女,立刻被众多游戏迷捧为最具原作精神的改编之作,并续集频出,是迄今为止最成功的游戏电影系列。

  这条冒险、恐怖的路线,被众人期待有利可图,然而此后加入的却是个人人唾弃的名字,乌维。鲍尔。此人身为铁杆游戏迷,对游戏的热忱无可指摘,拍电影的能力却叫人哭笑不得。从2003年到2005年,连拍《死亡之屋》、《孤胆义侠》、《吸血莱恩》三部无敌烂片,相继刷新IMDB分数下限。一时间,游戏改编几乎沦为烂片的代名词。2005年的《毁灭战士》倒是有一定诚意,花费心思复制了游戏临场感的第一人称射击镜头,无奈质量不过硬,又赶上游戏改编的口碑低谷,也无奈成了牺牲品。

 

 游戏改编电影之窒碍时代:陷瓶颈亮点少

  2006-2012:类型丰富但难寻佳作

  正当游戏改编领域一片哀鸿时,2006年一部品质上乘的《寂静岭》,顿时让人找回对游戏电影的信心,也成为一个新时代的分水岭。该片不仅作为恐怖片场景精致、气氛出色,更还原了游戏的阴沉诡异和悬念丛生,再次证明了好电影和忠实原作是可以兼得的。难得的是此片并不以动作出彩,证明游戏电影并不一定打打杀杀,而是可以向多类型化发展。

  自《寂静岭》起,游戏改编题材日益丰富,2007年的《杀手47》,刺客、黑帮、军队、间谍以及科幻元素一锅炖;次年的《马克斯佩恩》瞄准著名第三人称射击游戏,再现了诸如子弹时间和吸毒幻觉等经典画面;《变异编年史》打造反乌托邦,变异族群、蒸汽朋克的末世景观颇为独到。此阶段,乌维。鲍尔仍死心不改,继续拍出《地牢围攻》和《孤岛惊魂》,依然被粉丝的如潮口水淹没。但这次他不寂寞了,有片商见格斗游戏多年不见改编,又蠢蠢欲动,相继拍出《生死格斗》、《春丽》、《拳皇》,无一不是一根筋傻片,引得一大帮游戏迷暴跳如雷,这回不是鲍尔一个人在毁游戏了。

  2010年,《波斯王子》再度触及古装游戏领域,拍出一部热闹非凡的史诗大片,虽然对游戏的还原比较潦草,时间倒流、跑酷都表现得不尽人意,但由于本身娱乐性超强,仍有着鹤立鸡群的品质,给人信心。2012年还有一部特殊的“游戏改编”大作——《无敌破坏王》,片中致敬了80年代一堆街机游戏,观众熟悉的像素角色被三维化后,洋溢着浓浓的情怀,原来游戏改编也可以拍的这么既复古又时髦,同时讲好一个叫人泣不成声的精彩故事。不过同年的《寂静岭2》却遭遇了续集魔咒,6年后只献上一个再平庸不过的血浆残杀片。

  游戏改编电影之蕃昌时代:多元题材井喷

  2014-:多元题材改编迎来新纪元

  吊诡的是,在游戏改编即将迎来井喷之前,2013年却宛如黎明前的平静,整年没有一部游戏改编电影问世(编者注:本文只讨论进入院线的大银幕作品)。审视将临的改编大作,最显著的特征是题材进一步多样化,《极品飞车》、《GT赛车》,是飙车竞速挂帅的犯罪片;《刺客信条》以中世纪刺客做主角,兼有历史和动作冒险成分;《魔兽世界》无疑是货真价实的史诗魔幻;《质量效应》是动作射击的太空歌剧;《细胞分裂》谍战冒险中带有丰富的政治元素;还有《瑞奇与叮当》这样卡通味十足的科幻动作,几乎囊括游戏和电影领域的题材和类型。

  可以说,进入这一阶段,曾经困扰片商的题材壁垒已经不复存在。像《愤怒的小鸟》、《神庙逃亡》那样原作只有几个简单动作的手机游戏,都可以上马改编电影,还有什么游戏是无缘银幕的呢?此阶段还将吸收一个曾经只有在漫画电影中才有的概念:重启。包括《古墓丽影》、《杀手47》、《真人快打》等一批“前辈”,看好游戏电影的辉煌前景,于是换一批卡司,套张新画皮,意欲卷土重来。毕竟游戏人气不衰,不加以利用实在可惜。有了失败的教训,新版本应该能令人眼前一亮吧?

  总结陈词:随着一众游戏改编计划提上日程,未来几年内,我们的眼球每年都会被至少两三部大制作的游戏电影轰炸,这还不包括那些前期宣传低调的黑马。不过从目前来看,游戏改编电影的市场空间仍只挖掘了一小部分,时下的好莱坞正被剧本荒困扰,所以才会不断依赖于续集、翻拍、漫画&小说改编这“三板斧”来维持产量,游戏领域拥有大量受众群庞大的原创灵感,以及一个个坐拥完整世界观的成熟故事,电影创作者怎会舍得放弃这样一座资源丰富的矿藏。可以想象,好莱坞未来的卖座大片中,游戏改编将崛起为新的吸金大玩家,杀入攻城拔寨的票房争夺战。

天影集团 | 天影资讯 | 天影作品 | 天影院线 | 旗下产业| 剧本中心 | 天影论坛 |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