语言/Language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天影资讯 >> 行业聚焦
纪实电影或成奥斯卡新宠 虚构与现实中难成功
2013-10-31  天影集团

 

今年,有相较于去年两倍以上的纪实类电影吸引了奥斯卡学院成员的眼球,而去年获奖的《逃离德黑兰》也是根据真实事件改编的电影。尽管这种电影很难斟酌到位,所有业内工作者都认为这个数字的飞速增长(从去年的八部到今年的十七部)主要是为了迎合观众的口味,充分发挥电影公司的资源,满足电影工作者的挑战心以及利用社交网络带来的便利。

此类电影从1930年开始席卷好莱坞。1999年,《女巫布莱尔》利用“遗失的录影带”的伎俩,把有剧本的电影拍摄得像是纪录片,迷惑观众对于影片真实性的判断,开创了行业中的新类别,而电视节目也追赶潮流推出了一系列无剧本创作的“真人秀”节目。有剧本的电视剧,如《办公室》以及《摩登家庭》,也开始利用纪录片的拍摄手法来讲故事,目的在于拉近与观众之间的距离。近年来的几部同时获得了商业和艺术上的成功的影片如《国王的演讲》、《弱点》及《斗士》等再度将纪实类电影的风潮带回银幕。

伴随《危机解密》上映的是有关爱德华·斯诺登泄密的新闻和讨论

电影人及电影公司更倾向于该类影片?

《危机解密》的导演比尔·康顿表示,由于大众网络平台如YouTube以及推特的兴起,每个人都能够成为自己拍摄的影片的主角,并且能够与周围的人分享自己的故事。因此,观众们的口味可能转向了纪实类电影,因为它们更能反应真实生活。

电影公司也越来越喜欢选择这种题材,因为它们本身具有很高的商业价值,并且有一定的知名度,所以市场营销工作的难度比较低。就拿去年的《逃离德黑兰》来做例子,华纳兄弟影业非常聪明地邀请了片中主角的原型,由本·阿弗莱克扮演的现实生活中已经退休的托尼·门德斯与剧组一同参加了许多为宣传电影而举行的活动,目的在于加强故事的真实性以及提高观众对电影的感兴趣程度。

康顿总结说:“观众需要熟悉电影围绕的那个话题。对于今天的电影产业来说最大的问题并不只是如何拍摄好电影,更有甚者是如何让它们曝光在观众的面前,如何吸引大众的注意力。而反映现实生活的话题往往能够拉近与观众之间的距离,因为他们对此类影片都有较好的心理准备。”

没错,根据近年的票房表现来看,观众对纪实类电影的喜爱也日益增加。

《乔布斯》的失败证明,纪实类影片并不是一个能简单完成的任务

纪实类电影不好拍

然而纪实类影片,像之前所说的,并不是一个能简单完成的任务。Open Road公司最近上映的作品《乔布斯》就是一个反面教材。尽管乔布斯题材引起了许多社会的关注,由艾什顿·库彻出演乔布斯也为影片的宣传提供了便利,但是影片面世不久后就无声无迹地石沉大海了。同样,韦恩斯坦影业的《拉芙蕾丝》,以美国色情明星琳达·拉芙蕾丝为主题,也没有赢得大众的青睐。

梦工厂的《危机解密》在十月十八日上映,伴随着该片上映的是有关爱德华·斯诺登以及布拉德·曼宁泄露美国政府机密的新闻和讨论。后者的热潮似乎盖过了《危机解密》,抢过了电影上映的风头。在今年夏天上映的同样以维基泄密为主题的纪录片《我们偷窃秘密:维基解密的故事》并没有得到很好的票房成绩,这也可能预示了《危机解密》的结果。

尽管如此,电影人依然前仆后继地扑向该类影片。许多编剧,制片人及导演都表示他们很容易被根据现实生活改编的故事吸引,在做了些许背景调查以后情不自禁想要把这些故事告诉世人。《白宫管家》的编剧之一丹尼·斯特朗说道:“来自于真实生活的材料通常能让电影更有戏剧性,这是虚构的故事无法比拟的。”焦点影业出品的《达拉斯买家俱乐部》的制片人罗比·博伦纳以及蕾切尔·温特也同意这个看法,认为纪实类影片更容易引起观众的共鸣。温特说:“很多这类来自于生活的电影持续受欢迎程度远低于一些虚构的故事,但是电影工作者似乎从没有放弃过此类影片,因为这些故事深深扎根在他们的心里。”

环球影业的《孤独的生还者》编剧及导演彼得·博格也非常赞同。他表示当他读到因在阿富汗的红翼行动而获得海军十字勋章的马库斯·鲁特埃勒的故事的时候非常受感动,因此决定拍摄该片。从片名就能看出最后故事的结局是什么。博格接着说:“经过长时间地与这位幸存者、他的家人及海军战友沟通,这个故事内容越来越丰富,我希望讲述这个故事的欲望也越来越强烈。”这些资料比他读过的许多虚构故事的剧本更加具有震撼力。

漫长的准备过程

理论上来说,纪实类影片似乎都有一条非常曲折的故事线。以《为奴十二年》和《菲利普斯船长》为例,剧情的发展以及故事的结局非常简单明了,所以也非常容易被观众接受。但是这类电影也非常具有挑战性,特别是当影片中的原型还健在的情况下。

罗比·博伦纳以及蕾切尔·温特花了许多年调查《达拉斯买家俱乐部》的背景。他们指出,此类影片常常内容比较难整理,以及比其它类型电影需要更多的时间准备。除去法律方面的考虑不说,这些主题常常都受原故事背景的影响,所以大众及故事中的原型对其可能有特定的期待。制片人必须尊重他们的想法和要求,并且平衡故事的戏剧性和真实性。

“你必须从真实的故事里挑出能组成完整剧情的一二三部分,”博伦纳说。他最后敲定拍摄的故事得到了许多故事主人公伍德鲁夫的家庭成员的认可,“这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虽然斯特朗的《白宫管家》影片中有许多现实生活中可能并没有发生的事件,纯粹为了戏剧化和表达人物性格而加入到剧本中,但片子为了保持真实性也结合了南北战争中的许多真实事件。因此,斯特朗及该片其他编剧在发展剧本的阶段花了许多的时间协调真实的事件和虚构的情节,以保证能够带给观众熟悉感,产生更多的共鸣。

总的来说,有很多理由可以解释纪实类电影扎堆成为今年奥斯卡热门影片的狂热现象,但是要拍出好的纪实类电影并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毕竟,虚构和现实之间往往都只有一步之遥。

可能入围第86届奥斯卡的纪实类影片:

《为奴十二年》——讲述白宫管家黑人尤金·艾伦(切瓦特·埃加福特扮演)的故事。本片的历史顾问亨利·路易斯·盖茨高度赞扬该片剧组对于故事原型的尊重。“就影片的真实性和还原历史的准确度来说,他们的作品无可挑剔。”

《白宫管家》——讲述另一位白宫管家,曾为八位美国总统服务的塞西尔·盖恩斯(福利斯特·惠特克扮演)的故事。

《菲利普斯船长》——讲述货船马士基·阿拉巴马的船长菲利普(汤姆·汉克斯扮演)遭受索马里海盗抢劫并成为人质的故事。

《达拉斯买家俱乐部》——讲述艾滋病患者荣恩·伍德鲁夫(马修·麦康纳扮演)揭露美国食品和药物管理局在1980年代向艾滋病患者提供未经检验许可药品的故事。

《危机解密》——讲述维基泄密的创始人阿桑奇(本尼迪克特·康伯巴奇扮演)的故事。

《水果谷》——讲述奥斯卡·格兰特(迈克尔·B·乔丹扮演)在2009年被圣弗朗西斯科的交通警察枪杀的故事。

《杀掉汝爱》——讲述“垮掉的一代”文学运动的创始者艾伦·金斯伯格(丹尼尔·雷德克里夫扮演),威廉·巴勒斯(本·福斯特扮演),杰克·凯鲁亚克(杰克·休斯顿)以及卢西安·卡尔(戴恩·德哈恩扮演)的故事,其中涉及多年前他们在哥伦比亚大学经历的一起谋杀案件。

《曼德拉:漫长自由路》——讲述南非总统及自由运动领导者尼尔森·曼德拉(伊德瑞斯·艾尔巴扮演)的故事。

《菲洛梅娜》——讲述失去儿子的母亲菲洛梅娜·李(朱迪·丹奇扮演)找寻自己已经被别人领养的儿子的过程。史蒂夫·库根扮演一位使这件事情聚焦国际目光的记者。

《极速风流》——讲述历史上两大著名第一方程式赛车手詹姆斯·亨特(克里斯·海姆斯沃斯)及尼基·劳达(丹尼尔·布鲁赫扮演)对手之间的故事。

《一代宗师》——代表中国香港竞选奥斯卡最佳外语片的这部电影讲述了武术传奇人物叶问(梁朝伟扮演)的传记类故事。

《孤独的生还者》——根据已退役的美国海军海豹突袭队队员马库斯·鲁特埃勒(马克·沃尔伯格扮演)著写的关于2005年的阿富汗行动的自传《孤独的生还者》改编的故事。

《古迹卫士》——讲述二战期间一群勇敢地从纳粹手中夺回艺术品并将它们归还给拥有者的故事。影片汇聚群星,包括乔治·克鲁尼以及马特·戴蒙等。

《华尔街之狼》——根据华尔街传奇股票经纪人乔丹·贝尔福特的自传改编,讲述贝尔福特(莱昂纳多·迪卡普里奥扮演)在上世纪90年代任职投资银行证券师,却最终因一起诈骗案而锒铛入狱的故事。

天影集团 | 天影资讯 | 天影作品 | 天影院线 | 旗下产业| 剧本中心 | 天影论坛 |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