语言/Language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天影资讯 >> 行业聚焦
电影修复师:让老电影成为产业新掘金点
2013-09-02  天影集团

 

     正在全国各大院线上映的3D版《侏罗纪公园》,其内容和1993年的版本如出一辙。就是这样一部经过修复、3D转制后的老电影,目前已席卷了超过2亿元的票房。伴随着影片的热映,电影修复师这一看似有些神秘的职业,再次引发业内外的关注。
 
  10人半年只修一部影片
 
  电影修复师这个职业,在众人眼中无非就是给老电影补补色、消除一下画面中的斑点或者划痕。电影修复工程师张骞月向北京商报记者表示,“看似简单的工作,实则不易,老电影修复是要解决划痕、抖动、画面闪烁、霉斑等问题。对于一些拍摄时间早、损坏度高的老影片,即使是10个人同时修复,也要花费半年时间”。
 
  “以1931年由阮玲玉、金焰主演的《桃花泣血记》为例,这部影片大约有14.4万帧画面,由于年代久远、胶片保存环境恶劣,使这些老电影在放映时,画面中会出现大量的霉斑、脏点、划痕,这就需要我们通过手工一帧一帧地修复。”张骞月进一步解释,老电影修复方式以自动修复和手动修复两种方式为主。所谓自动修复就是利用专业的修复软件对画面中出现的问题进行自动化处理,“这种方式最大的优势是快捷,但有时如果单纯依赖自动化修复,很容易对画面造成二次破坏”。
 
  鸿视线科技(北京)有限公司总经理孙志宏表示,除了技术问题,在艺术层面上还要解决对电影画面进行调色问题,以保留或者还原老影片的年代感,引发人们的怀旧情绪。“现在修复师以‘80后’年轻人为主,老一辈电影修复师大多已经退休,我们很难找到一位老调色师对电影修复的最终结果与那个时代的匹配度进行指导,因此也加大了电影修复师的工作难度。”
 
  老片打入新市场要巧包装
 
  近些年来有包括《东邪西毒:终极版》、《倩女幽魂》在内的多部经典国产电影经过修复后,重新登上了大银幕,但票房成绩却不尽如人意。
 
  孙志宏表示,首先,老电影要想重新走进院线需要对其进行“二次包装”。从中国电影资料馆8月24日放映的1962年的英国老电影《阿拉伯的劳伦斯》我们可以感觉到,画面修复及色彩还原都非常出色,但惟一遗憾的是在声音上我们只能听到立体声,当今的声音技术已经可以做到杜比Atmos(全景声)的水平要求,老电影的声音就差得很远。因此可以在声音上也重新模拟制作出符合最新技术要求的声音,让观众能欣赏到经典的同时也可以体验新技术,就像2D转3D一样。
 
  从去年的3D《泰坦尼克号》,到今年的3D《侏罗纪公园》,海外“翻新”大片屡获高票房的重要原因在于这些老电影都穿上了3D外衣,通过2D转3D为影片增添新的噱头。孙志宏表示,像《霸王别姬》这样的许多国产老电影都在修复以后产生了很大的市场发挥空间,但是这些影片如果想获得二次的价值体现和艺术价值,就离不开修复和通过现代化的技术手段对其进行二次包装。
 
  从运营角度来说,老电影要想成功打开新市场,找到充足的资金支持和一个成功的商业模式至关重要。孙志宏表示,在海外,关于老电影修复的资金来源有多种途径,一种是制片公司投钱去进行修复,然后通过发行获得票房收入,例如现在上映《侏罗纪公园》;第二种是一些民间资本和厂家以公益的形式投入和保护老电影。像LV这样的大品牌每年都会固定投入一部分资金用于老电影的修复。实际上,没有几个国家像中国一样,由政府投钱来做老电影的修复和保护。 “目前在国内老电影修复主要还是依靠政府支持,然而老电影如果想得到进一步发展,产生更多的价值,就需要尽可能多地集合社会力量。”
 
  人才匮乏成行业发展最大阻碍
 
  据了解,目前需要修复的国产老电影多达3万余部,全国从事电影修复行业的专业人员却不足千人。
 
  “电影修复师在电脑前一坐就是一天,即便再勤奋认真,一个人一年最多也就能修复200帧的画面。如果不是出于对老电影的足够喜爱,大部分年轻人很难承受这份工作压力。” 张骞月直言。
 
  此外,孙志宏表示,修复标准不清晰也是行业内亟待解决的难题,“对于老电影来说,到底修复到什么程度才算合格甚至优秀,我们只能凭借经验和自己的判断。行业标准的缺乏不利于电影修复业的发展,我们希望它能向正规化、规范化方向发展”。
天影集团 | 天影资讯 | 天影作品 | 天影院线 | 旗下产业| 剧本中心 | 天影论坛 |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