语言/Language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天影资讯 >> 行业聚焦
汤姆霍伯建议中国导演:拍民族的,才会是世界的
2013-06-24  天影集团

 

      今天(6月20日)上午,汤姆·霍伯(《国王的演讲》《悲惨世界》)出席上海电影节大师班论坛,台下有观众提问这位年轻的奥斯卡热门导演,他是否早前就料到自己的作品会得奖。霍伯说,“我要是那么想,那就太好笑了。也有人告诉过我可能得奖,我当时听了也大笑特笑,觉得太疯狂了。《国王的演讲》是一个非常本土的故事,语言也是当时英国人说话的口音,我没有想过把它拍得全球化,反而是它的真实性让它更国际化了。”他建议中国电影人,“要想在全球获得成功,就要拍特别中国特色的电影,拍中国当下的事情,民族性的东西可以吸引全世界观众。不要以为迎合别人的想象,把中国拍成一个特别奇幻的中国,别人就会喜欢了。”
 
  谈到奥斯卡,霍伯认为,奥斯卡是一个对的方向,因为它既重视艺术商业也重视艺术,而把作品的艺术性和商业性结合,正式自己追求的。他还提到,在英国,人们重视艺术传统,不太看得上商业上的成功。而今到中国来,“我发现中国导演都在讲票房,他们创造好艺术的压力实际上没有票房的压力大。”到场和霍伯对话的张元也抱怨,自己经常遇到很多可笑的事情,“有一些记者一张口就跟我谈票房,我就反问,老板跟你什么关系?老板都还没想这个事呢,你着急什么?我觉得票房不应该成为唯一的衡量标准,首先应该先做一个好导演。”
 
  张元还谈到,现在由于技术的进步,电影最初的记录本质已经渐渐被大家遗忘了。记录很重要的是等待,就是演员无意中做出来的表情和动作,这是在同时记录我们这个时代的味道。他举了一个例子,“拍《看上去很美》的时候,主要的演员都是五六岁的小孩儿,设计太多要求是不可能的,拍这个戏的时候每天对我来说都是一个很新奇的旅程,因为设计之外的东西往往是电影中最有光彩的东西。有时候我喜欢和非职业演员合作,他们会把一些生活的习惯和状态带到电影里面。”霍伯也表达了同样的观点,他说自己曾经去过《钢铁侠3》的拍摄现场,演员都是要看事先用电脑做好的场景,然后在绿幕前表演,这就是技术带来的一个弊端。
 
  汤姆·霍伯:要利用成功带来的机会去冒险
 
  汤姆·霍伯是一个70后导演(1972年生),2011年前后凭借《国王的演讲》一炮而红,今天论坛上的嘉宾张元和主持人费大为竟然都误认为,《国王的演讲》是他的第一部作品。实际上,霍伯说他从13岁就开始拍短片了,在成名之前为HBO电视台拍过《伊莉莎白一世》、《朗福镇》、《约翰·亚当斯》等几部电视剧,他认为HBO有一个尊重观众的传统,“他们认为观众是有品位的”,也是从这些经历中,让他学到了一些平衡商业和艺术的方法。
 
  霍伯还透露,其实在拍《国王的演讲》前,“几乎所有的好莱坞的制片厂都拒绝了这个项目,很多明星也拒绝,他们一直说这不是一个好的投资选择。”霍伯说他当时也很纠结,“怀疑是不是自己想错了,但庆幸的是,最后坚持了内心的选择,这部电影在艺术和商业商业上都成功了。”那么,下部电影怎么做?“一种选择是重复,但是我成功了,我要用这个机会去冒险。《悲惨世界》是个音乐剧,是我从来没有尝试过的,我让演员现场演唱,这是很对好莱坞电影都没有做过的。在未来的生涯中,我还要做全新的跳跃,找到新的自己。”
 
  张元:我内心一直把自己看成是艺术家
 
  张元是摄影系出身,最早拍《妈妈》是25岁,之后又拍了《北京杂种》、《东宫西宫》等片,但是因为题材太敏感,没法上映,这也给张元带来很大困惑。他说从《过年回家》开始,“自己给自己提了一个要求,作品光靠录像带和观众见面这种事情不靠谱,一定要通过审查。后面像《我爱你》、《绿茶》,这些是试图和商业有一种对话,让更多观众看到你的电影。”这些年来,中国电影环境发生了很多变化,张元本人也有改变,主持人问:“那张元没变的是什么?”张元说:“我从小学习绘画,现在大家叫我导演。其实一直我心里有一个梦想,我觉得我是一个艺术家,是和艺术对话的作者。”
 
天影集团 | 天影资讯 | 天影作品 | 天影院线 | 旗下产业| 剧本中心 | 天影论坛 |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