语言/Language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天影资讯 >> 行业聚焦
票房“黑马”频出 拍大片还是拍小片?
2013-06-08  天影集团

 

      中国电影业近期的状况将一个本来不成问题的问题推向了前台:拍大片,还是拍小片?
 
  著名导演陈可辛接受记者采访时说,近几年来,在中国拍电影,如果你筹拍一部亿元以上的电影,融资的难度要远低于筹拍一部两三千万的电影,原因是,电影投资者们似乎形成了一种“共识”:只有拍大片才有可能挣到大钱。
 
  但这种共识正在被打破。与《泰囧》同一档期的四五部大片的票房的总和,也比不上《泰囧》这部小片。近期热映的《致青春》、《中国合伙人》虽然不及《泰囧》,但其票房也让大片的投资者们羡慕生恨。“大”的价值受到了前所未有的质疑。
 
  大片是电影在受到电视和家庭影院冲击时自我进化的结果。电影激活、放大了场面和音效的力量,把观众从家庭重新拉回到影院。这再一次印证了麦克卢汉“媒介即讯息”的理论——载体的特性在相当程度上重塑了内容的特性。形式的品质在大片中得到了前所未有的强调,而内容品质就有可能被悄然边缘化、手段化,就像在古典歌剧里,故事成为音乐的工具和附庸。大片,越来越被演绎为建立在高成本基础上的形式的盛宴,而作为电影内核的文学性被一再忽略的结果,让一部部大明星加大制作的电影呈现出一种“精致的粗糙”。《英雄》、《十面埋伏》、《无极》,这些因形式的盛大而让内容日益空洞的电影,早已把“大片病”展露无遗。但对“大”的集体迷信,把投资人、制片人、导演不断裹挟,一部部盛大而精致的滥片鱼贯而出,又悄无声息。
 
  电影,尤其是大片电影,的确是一种工业,但剧本的创作,却是工业中的工业。贫弱的文学创作能力,幼稚、粗糙的历史观和哲学观在剧本中暴露无遗,让一部电影尚未开拍就已经一败涂地。软实力的缺失是任何华丽和昂贵的硬件都难以弥补的。大众的确有娱乐至死的冲动和欲望,但过度低估大众的智商和品位,会让自己连迎合大众的机会都没有。大众也许真的是浅薄的,但他们拒绝以浅薄的方式来迎合他们的浅薄。他们总是暗中希望流行文化以某种方式触动内心始终存在的不那么浅薄的一角。再通俗的电影,如果要流行,一定要有意无意地触及福克纳(这位诺贝尔文学奖得主,曾经也是好莱坞电影的编剧)所说的“古老的真理”。
 
  一部得以流行的电影,可以看作是特定时期人们的共同情感的探测仪。陈可辛说,中国人在30多年的快速突进、一切向前看后,一种慢下来、向后看的欲望在悄悄滋长,怀旧——不同于戏说历史和穿越到古代的情感,很可能成为一种大众情感格调。《致青春》、《中国合伙人》受到大众追捧,有点出乎意料,却在情理之中。当大众不再少不更事,不再完全被形式迷惑时,他们会厌倦大到没心没肺的那些大片。虽然这并不意味着他们突然“文艺”起来,只看小片,拒绝大片,因为“小”的实质,是对内容品质的顾及和在意。在没有能力拍出《阿凡达》、《少年派的奇幻漂流》这样形式与内容相得益彰的大片的时候,忘掉大片,甚至忘掉大与小,拍一些实在的电影,不失为明智的选择。
 
天影集团 | 天影资讯 | 天影作品 | 天影院线 | 旗下产业| 剧本中心 | 天影论坛 |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