语言/Language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天影资讯 >> 行业聚焦
“中国”成戛纳新热词?片商只是对钱感兴趣
2013-05-29  天影集团

 

      今年“中国”成为戛纳新热词,不论是酒店门口的中文简体海报,还是忙着和中国记者搭讪寻找徐峥的老外,如何进入中国投拍成了老外特别感兴趣意向,“他们现在对中国感兴趣,至少不会是中国的文化感兴趣,他们只是对钱感兴趣。”中国电影海外推广公司总经理周铁东对记者说。
 
  现象:中国成热词 人人找徐峥
 
  今年什么片子全球最热,在戛纳大十字街走走就一目了然,世界各地的大大片厂倾尽所能把各色物料侵占五星级酒店,所以,看到《饥饿游戏2:星火燎原》挂在皇家酒店正门的简体中文海报震撼一下——这部影片并没有中国投资。
 
  《太极侠》在戛纳发布了第一支正式预告片和海报,中影有关负责人与导演基努.里维斯一同出现,国外记者最关心的问题是这电影变成中美合拍的动机和困难。
 
  “以往是国内电影公司雄心勃勃地想通过戛纳占领海外市场,现在是外国公司千方百计地想同中国合作。迄今为止我收到了不下十个项目,目前的剧本和故事跟中国一点儿关系都没有。 但制片人或者导演会反复问我,你看有没有可能,我们把伦敦改成上海,把反一号改成中国人?这天早上,我在一家小咖啡馆里坐着写这篇小文, 一个有点秃头的男人向我走过来。你好,他冲着我说中文,你是中国人吗?我急忙点头。他掏出了一张名片。我是美国**电影公司的GM,有一个项目很想跟中国合拍,是一个action comedy,就像《lost in Thailand》类似的故事,我们想找徐峥做导演,你认识他吗?”
 
  这篇法国ECI公司大中华区负责人吴靖在戛纳之行的手记里写到今年她在市场的趣闻,“几乎每个跟我开会的欧洲、美国的制片人都会提起《Lost in Thailand》(《泰囧》)。 这部影片的成功,成为中国内地的电影市场必将成为全球第一大市场的最有力佐证和标志。”
 
  吴靖可不是唯一一个因为那张黄种人面孔在这儿被搭讪的。《冰封侠》专访那天,几个女记者在皇家酒店大堂里百无聊赖地蹓跶,一个黑人跑了过来,看起来很着急,说是某个电影公司的制片人,邀约了北京电影节的一位女士见面谈事儿,"你们能把她电话给我吗?"
 
  还有一天,一个法国中年人在餐厅里突然用发音含混不清但还颇为流利的普通话跟记者打招呼,他叫Jean,是巴黎中国电影节的策划人,手里夹了本《赴法国拍片实用指南》,中文,看起来像一本山寨的“孤独星球”,却它确实是由法国文化处发行的官方合拍攻略。
 
  原因:美国市场下滑 中国成新兴市场
 
  美国《综艺》杂志以“戛纳电影市场聚焦中国与印度”为题报道了中国电影制片人协会,法国香榭丽舍公关公司与戛纳电影市场合作主办了的“中国新影人基金论坛",中国电影海外推广公司总经理周铁东称今年启动这个基金是有原因的:”去年年底超过日本成为世界第二大电影市场,由于新的变化,让中国变成全球电影的热词,而且各种权威数字显示主流电影市场都在呈下滑趋势,美国今年一季度官方公布的数据同比下滑了12%.电影需要拓展,就需要新兴市场,他们把中国市场的井喷当作机会。而戛纳在中国变成全球热点的时候也在打中国牌。“
 
  本次参加销售的这些电影项目的名字令人陌生,包括了中国新影人基金论坛推出的六个项目,大多是成本约百万美元的中小成本,比如《沙覆雪》,宣传册的内容不像电影,倒像是哪家门户公司新出的网游。
 
  海推协助中国制片人协会在戛纳办这个论坛的目的之一就是给他们寻求海外投资的机会,而周铁东也表示,他在戛纳接触到越来越多外国人在寻求项目。
 
  王凡是《北京卡门》的导演、名片上的头衔是一家搞合拍片的公司经理。在论坛之后据称有至少六家海外的公司找上门来洽谈投资合作,“在北京遇到的投资方更想知道当地市场的细节,要了解回收情况、卡司怎么样、目前到位资金有多少、发行方案是什么。如果问题越刁这家公司越靠谱,如果一上来就说,我觉得你这个项目很好,我想投你一笔钱。这种认识一下就算了。”
 
  “他们现在对中国感兴趣,至少不会是中国的文化感兴趣,他们只是对钱感兴趣。”去年内地票房全年票房综合约170亿,周铁东说,“任何国家要实现海外延展、走出去,那本土市场要足够强大,国内市场饱和就会出现溢出现象”,周铁东如此分析中国市场的诱惑性。
 
  问题:语言、文化、控制权如何处理
 
  吴靖在戛纳的主要业务之一,就是见一些海外的制片人,“希望我们给他们一些资讯,看他们适不适合在中国做合拍,或者在中国做合拍怎么做、找什么样的合作公司是可能的、项目在中国的可行性是什么样。”
 
  从北京电影节到戛纳电影节,吴靖收到不下十个项目,但极少有像样的:“有的是中国拿过来的项目,年轻导演,很多没有拍片经历,第一部就要做合拍,这怎么可能呢?首先从背景资历来看你根本没办法控制这个事儿,第二,故事很多有技术上的问题。”
 
  最新出台的中外合拍政策明确规定了中方主演和投资要占至少三分之一,要有中国取景地。“一些国外拿过来的项目,看五分钟剧本我就知道跟我们一点关系都没有。他们会让你去生改,把某几个地点改到中国,角色改成中国人。但这个没法生改。”
 
  影评人周黎明在微博里写道:“真正的合拍片最难做到的,是既要接中国地气,又要接美国地气,最可能的结果是掉进太平洋淹死了。”吴靖也认为欧美合拍片的模式极难在中国复制:“欧洲多国合拍是很正常的,因为他们的文化背景是类似的,美国和欧洲的合拍也比较容易。在中国首先会出现语言问题,对白是中文还是英文?中国长沙这样二线城市里的人对电影的品味跟纽约的人是一样的吗?那怎么平衡两个市场?有很多不可控因素”。
 
  比如前一阵在中国热映的《分手合约》在今年戛纳市场收势惨淡,去年同样打中韩合拍牌的《危险关系》在韩国票房也不佳。CJ娱乐海外发行负责人坦承,这类华人语境的爱情故事在韩国和海外根本吃不开,影片在日本的发行情况也不乐观。调查显示,中国电影消费群集中在30岁左右,因此即便《分手合约》其实改编自李英爱曾主演的热播剧《礼物》,它的电影版剧情却显得很幼稚:“拍得太深刻年轻人就不爱看了。”
 
  吴靖供职的ECI去年参与制作了一部叫《纽约客@上海》的中美合拍小片,导演是他们的签约导演夏伟,它在内地票房成绩已无据可查,美国票房也很糟糕,“片子其实拍得不错,但典型的美国人视角。如果有国外小片导演想进中国市场,我就建议它不要进入了,我原来也以为有中小成本的合拍可以做,现在发现不可能。”
 
  《狼图腾》也许是最能接近理想状态的合拍项目:完全符合政策的合作模式、题材的普世价值观在国外通过原著畅销得以证明、导演享有国际声望、经验丰富。“即便这么大的片子,中法两方还会有各种各样的矛盾,这里面会有控制权的问题,即使这个项目已经立项了,在拍了,还是会有各种问题。”一位知情人士说道。这也是为何没有一家正经想靠拍电影挣钱的公司会单独投资任何纯中国产的电影,“中国电影整个市场体系太不完善,以至于国外投资人会觉得,如果我仅仅是投资一个电影,我就算赚了钱也不知道自己收不收得回来这笔钱。如果一定要投,他们也先来中国做公司,比如传奇,威秀,用公司行为而不是单部单部片子来做,或者在中国有个靠得住的合作伙伴,否则一切都太不靠谱了。”
 

 

  
 
天影集团 | 天影资讯 | 天影作品 | 天影院线 | 旗下产业| 剧本中心 | 天影论坛 |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