语言/Language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天影资讯 >> 行业聚焦
戛纳离中国还很远 引进来比走出去重要
2013-05-29  天影集团

 

       吐槽可以是一种态度,但并不是智慧的体现。你笑她红毯打酱油,范冰冰说我是去学习;你怒其不争只知买片卖片,华谊兄弟说我是接轨国际。角色决定了立场,在戛纳的名流社交圈内,媒体和观众又何尝不是被他们嘲笑的对象——我们依然决定着中国的电影市场,你们不得不一边吐槽,一边又心甘情愿地为此埋单。国际化的路走了这么多年,戛纳其实离中国还很远!
 
  她们千里迢迢去戛纳走红毯,为的就是博取国内媒体的娱乐头条。
 
  国内上市公司都跑来戛纳买片,出手一个比一个阔绰,但没几个是真正专业的,完全就是资本运作。那些坚持以艺术眼光来选片的中国买家,在市场上基本没有话语权。
 
  “引进来”远比“走出去”重要
 
  在业内人士看来,一直被国内媒体诟病的 “中国电影只知道去卖片”的说法,其实是有点可笑的,尤其是在戛纳电影节的交易市场上,中国的影视公司绝对不是卖片大户,但一定是买片 “豪客”。只不过买片的人都要比卖片的低调,因为买片是商业机密,不能让别人知道自己的意向,而卖片赚的是吆喝,所以要拉拢媒体宣传,因而行业外的人对戛纳电影节的关注往往是被模糊了焦点的。
 
  当中国的电影票房一跃成为全球第二时,国内的电影人们非常清楚,在市场处于上升期时,“引进来”的性价比要远远地超出“走出去”。演员作为这个行业的一部分,也同样适用这样的定律,当国内网友吐槽着中国明星在戛纳红毯上“打酱油”,实际上人家已经达到了吸引眼球的效果,的确,他们千里迢迢去戛纳走红毯,为的就是博取国内媒体的娱乐头条。
 
  如果仅以 “有作品才能走红毯”来论,今年唯一能享受红毯镁光灯的中国女星,大概也就只有凭竞赛片《天注定》入围最佳女演员角逐的赵涛一人,这恰恰就是一种黑色幽默,在国内,估计除了贾樟柯外,没人会用赵涛来拍一部走市场的商业片。反观两个 “冰冰”,几趟红毯一走,各种国际品牌的代言到手,各种合拍片的邀约飞来,这其中国内观众的给力“吐槽”绝对功不可没。
 
  其实,戛纳于中国电影的意义绝对不是一两部获奖影片,也不是红毯上晃眼的明星。中国影迷更为关心的是,何时才能在家门口欣赏到这些高质量的影片,中国的电影院线何时才能与国际接轨?
 
  获奖影片缘何难进内地
 
  这两年,海外引进片也并非是商业大片一统天下,像 《一次别离》、《艺术家》这样的奥斯卡文艺小片也能出现在内地的大银幕上,暂且不论票房回收与引进成本是否相衬,但至少说明内地市场已经呈现出多元化的需求和更高的宽容度。
 
  奥斯卡已有所突破,而戛纳依然是个例外,过于文艺的选片风格以及在意识形态上的问题,再雄心勃勃的国内买家也不得不再三思量,因为相比票房的风险,无法过审等于直接掐住了发行商的命脉,单是中国导演的作品就有着大量的前车之鉴,屡屡因涉及“违规参赛”等问题无缘内地的院线,更何况背景更为复杂的外国作品。
 
  今年,贾樟柯在戛纳被问及最多的话题,无疑是 《天注定》会不会在内地上映,以及如果最终得以上映,是否会面临重新剪辑的问题。对于外界的这种关切,贾樟柯不断重申 《天注定》已拿到 “龙标”,将一刀不剪地原版呈现,但是有 《被解救的姜戈》临时撤片的案例在先, 《天注定》在国内上映前也难保没有变数。贾樟柯对此也态度坚定地表示, “如果那样的话 (指被要求重剪),还不如不上。”
 
  实际上, 《天注定》并不算是今年戛纳电影市场上最抢手的影片,只不过该片一开始就交由国际发行商代理,走的是批发路线。而科恩兄弟的《醉乡民谣》和波兰斯基的 《穿裘皮的维纳斯》这两部影片被海外发行商普遍看好,则完全是坐地起价,这让一些原本想要出手的国内买家在最后一刻还是犹豫了,一位资深买家表示, “这种既无过审担忧,又有一定市场的影片,大家都想抢,水涨船高,反而谁也不敢接了。”
 
  此外,就算一切顺利,还有一个现实的问题就是时间。业内人士透露,按照一般引进片的流程,影片从送审到上映至少要6至8个月的时间,而国外却是同步上映,这意味着盗版视频和光碟将不可避免地冲击市场,等到影片在内地上映,那些原本愿意买票的观众早已先睹为快。因而,获奖影片难进内地的尴尬,背后有着太多复杂的因素。
 
  引进片格局难打破
 
  已经连续九年来戛纳购片的内地资深买家凌女士,对这些年国内引进片市场的变化深有感触, “整个国际市场的行情是在往下走的,但卖到中国的片子却越来越贵,今年涨得最厉害!”她认为现在中国买家在国际市场上面临的环境是史上最糟糕的,“现在国内的上市公司都跑来戛纳买片,出手一个比一个阔绰,但没几个是真正专业的,完全就是资本运作。”
 
  她透露,今年国内某家上市公司代表在戛纳只呆了3天就走了,因为该买的片都买完了。 “他们完全不看剧本,也不会去做什么功课,他们的选片标准很简单,就是看谁的叫价最高,阵容最强,是不是动作片,几点要求符合,当场就能把合同签了。”从去年开始,全球的电影交易市场都实行了预购制,也就是说影片还没开拍,购片方就要先支付给版权方20%的购片费作为意向金,这无疑增加了买家的风险。
 
  凌女士表示,其实预购制对于规范行业的投机行为是有好处的,一来可以避免那些被市场看好的影片被过高地炒作,二来也可以给更多具有潜力的影片提供前期资金,推动创作。但是要发挥预购制优势的前提是大部分的国际买家都要有一定专业眼光和良好的诚信度,反之预购制就等于增加了赌博的筹码而已。 “恰恰是国内的大公司赌心都很大,他们认为20%的意向金输得起,如果成片不满意,大不了毁约,他们想,我赌十部影片,能中到一大半我就赚了。”
 
  这样的 “豪赌”让真正的专业买家只能望而却步,在小众影片中寻找生存空间,而这一格局体现在内地的大银幕上,就变成了 “大代价”电影垄断市场,真正的好片可能被拒之于门外。最让凌女士担忧的是,好不容易培养起来的文艺片市场,可能又会被各种商业大片的挤占而更加的边缘化。
 
  而目前的现实就是,好莱坞的六大影业公司已全权交由国内的中影、华夏代理,而几大独立制片公司也被中国豪客垄断,那些坚持以艺术眼光来选片的中国买家,在市场上基本没有话语权,引进片的格局在短时间内还是很难打破。
 
  市场还需多点“小白鼠”
 
  虽然面临着重重困境,但凌女士对中国市场还是持乐观的态度, “毕竟中国的电影票房还在以每年30%的增速上涨,就算是夹缝中求生存,我们的市场也还是越做越大的,我们非常看好外国文艺片进入中国的市场。”
 
  她认为成功突围的关键还在于买家选片的 “配方”,而勇于当 “小白鼠”,在尝试中积累经验和人脉关系,还是相当重要的。她也提到近两年泰国小清新影片在中国大银幕上颇受欢迎,看似偶然实际上也是买家从大量的市场调查中获得的信息。比如,他们对全国二三线城市的一次观影习惯调查中,观众年龄段主要集中在25岁左右,其次是90后。她认为这两年大银幕数量的扩张主要集中在二三线城市,因此他们想要挖掘潜力市场,必须要争取到这部分观众。
 
  她特别提到,演员的票房号召力和他的成就也并不成正比。比如,他们之前曾做过一次 “你最喜欢的男演员”调查中,王宝强竟然得票最高,而在 “最喜欢的外国女演员”一项中, “老戏骨”梅丽尔。斯特里普竟然垫底,这也从侧面解释了 《铁娘子》的国内票房为何惨不忍睹, “千万不能迷信这个那个奖,这在中国市场行不通。”
 
  针对国内市场 《失恋33天》、《致青春》和 《中国合伙人》等影片的 “意外”走红,凌女士笑笑说,“在这个市场上没有意外,他们在背后做的大量的市场调查和评估,你们是看不到的,他们也不会拿出来跟你们分享,因为这才是真正的商业机密。”
天影集团 | 天影资讯 | 天影作品 | 天影院线 | 旗下产业| 剧本中心 | 天影论坛 |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