语言/Language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天影资讯 >> 行业聚焦
策划:追问金像奖 港片核心价值何在?
2013-04-17  天影集团

 

       4月13日晚,第32届香港金像奖在香港文化中心隆重举行。这一晚,也许是日趋势弱的香港电影难得再受瞩目的一个夜晚。
 
  《低俗喜剧》大热,《寒战》大胜。在港人北上的大潮中,电影人们不仅学会了儿化音,还学会了内地的句式——例如,杜汶泽与黄秋生论战的“港片核心价值”。新浪娱乐就此话题采访金像奖主席陈嘉上,最佳导演获得者梁乐民、陆剑青,最佳新晋导演获得者周显扬,被提名人罗志良。他们畅谈港片的核心价值:自由、法制、变通。
 
  港片何处去?是这几年已经渐渐乏味了的话题。但随着黄秋生与杜汶泽就“香港电影核心价值”骂战,随着连杜琪峰的警匪片都能在内地拍摄上映,在这个金像之夜,“港片”又重新成为热点。终身成就奖得主吴思远一句哽咽的“香港电影万岁!”不知让台下的电影人几多泪湿。
 
  很多香港电影人都很奇怪,为什么内地媒体那么不知疲倦地关注港片的留存,为什么内地记者总是问他们是否要坚守,是否要放弃。这或许出于强势主流文化对于优质地域文化的关注,但对于香港电影人来说,也许他们关心的是更大的世界。香港,这块海洋中的小小岛屿,从来就是扎根本土与心怀天下,两者兼备。
 
  港片何处去?或许,这个问题,今后问的人会越来越少。我们更应该发问的,应该是港片的“核心价值”该如何留存在华语片中。
 
  「自由派」
 
  代表:陈嘉上、陆剑青、梁乐民
 
  香港金像奖主席陈嘉上陈嘉上:港片成功不在于优秀而是自由
 
  “自由,没有比自由更重要的。没有比我们想说什么就说什么,观众爱看什么我们就给他什么更重要。而且我们用电影跟观众沟通,你想谈这个事情吗,我们就拍给你看;你关心什么,我们就拍你关心的,而不是说给你一个涂脂抹粉的美好世界。”这是陈嘉上心目中香港电影的核心价值,自由的电影创作,以及真实反映观众关注的话题,“你无法去涂脂抹粉,去骗观众说,现在世界很美好。你说警察都是好的,他不同意;你说政府都是好的,他不同意啊,所以我们电影里永远不会只有好警察好政府。但这不等于说反对政府,不是的,但是你可能想通过电影讨论和反映现实。”
 
  陈嘉上认为,香港电影的成功从来不是因为它的优秀,而是因为它的敢说,“当香港电影在全盛期的时候,我们整个亚洲地区都在军管状态,只有香港一个地方可以自由说话,所以我们才受欢迎。大家都知道,上世纪60年代、70年代、80年代,那个时候,台湾在军管中,韩国在军管中,连菲律宾、泰国都在军管中,很多国家和地区都在军人统治之中,不能乱说话。但这些地区的观众都爱看香港电影,为什么?因为只有香港可以这样说话,什么都敢说。有人说,不明白香港怎么会有这样繁荣的电影工业,香港电影从来不是因为它优秀所以可以走出去,香港电影工业的形成是因为它的自由,它敢说。”
 
  “香港电影面对群众,它说的是群众的声音,所以群众爱看,然后其他亚洲的华人自己本土不能拍这种电影,所以就看香港的。”陈嘉上拿“坏警察”举例,“很简单,就拿坏警察举例,过去没有一个地区可以拍坏警察,但香港可以,而且拍了几十年坏警察,为什么?因为这是平民百姓对现实的一种反弹,这就是香港的特点。所以你问香港电影优秀在哪?是因为我们自由,我们敢于把中西文化融合,我们敢于突破,敢于颠覆,大概就是香港这个特点,这些都是内地电影很难做到的事情。”
 
  梁乐民 陆剑青:市场自由与影人灵活相呼应
 
  梁乐民和陆剑青凭借导演处女作《寒战》拿下本届金像奖9项大奖,而这两位在电影圈内已经打滚十几二十年的影人,谈到香港电影的核心价值时,认为灵活性是香港电影的精神所在,“香港电影的独特性是电影人的灵活。因为我们的资源不是很多,有些时候真的需要现场的应变才能拍得完一场戏,但香港电影人会在有限条件的限制下想出很多方法,用很多不同的方式达成目标,很多可能性,这个灵活也是香港电影的特点。”梁乐民说道,“比如说七八十年代香港电影很火的时候,我们没有题材的限制,什么你都可以说,不止警匪片,还有古装片,很多各种各样的题材,电影市场很自由,令我们有很多电影作品出来,这也是灵活才能做到。”
 
  问到合拍片是否限制了香港电影的灵活性,梁乐民认为这只是其中一个原因,“合拍片的限制是有的,但是其中一个最大原因是我们香港片自己的问题。例如本来是一个很好的类型片,但如果不断有雷同的片子出来的话,观众会抗议的,观众会不想再看。这也是我们电影慢慢走下坡路的原因,就是我们作品不好,这是香港电影要面对的一个问题。合拍片是一个原因,但不是全怪合拍片,因为中国市场蛮大的,我们要适应它,适应的过程是需要时间的,可能不是一年两年可以克服的问题,所以你说好看的香港片好像不像从前那样有光芒,因为我们要要慢慢适应它。”
 
  罗志良:法治比人治大,明知不可为而为之
 
  罗志良执导的《消失的子弹》获得本届金像奖12项提名,虽然最终铩羽而归,但也许更重要的是,罗志良已经通过这部电影表达了他想说的信息——法治一定比人治重要,虽然要实现这个理想很难,但他选择坚持公义,就如电影里面刘青云[微博]的角色。而这也是他心目中香港电影所体现的精神,“《消失的子弹》里面我想说的是公义。到底是人最重要,还是法制重要?不是我选,是我相信,法制重要。很多观众觉得谢霆锋的角色不应该死,因为他是正义的,而且他是站在人民这边的,但他用一个不合法的手段改变世界,单凭他一个人来决定这么大的事情,我觉得这是不对的。就等于说,每个人都有不同的想法,但我们怎么衡量对与错,那就是法制。无论谢霆锋有多对,如果谢霆锋还没死,后来当了警察局长,有可能会变成另外一个人,当你拿到权力以后人会变的。你真的有一个很大的愿望想改变这个世界,但是当你拿到权力以后人会改变的。我们只能保证当你拿到这个权力以后,怎么能不会犯错,而法制是最重要的标准,如果由一个人来决定事情,这是人治,不是法治。你问香港的价值观是不是公义,我不知道,也许不同的人有不同的看法,但这是我想要说的。”
 
  罗志良说自己从来没有回应过观众的质疑,但他唯独回复了一个16岁的学生的帖子,“我想给他一个观念就是法治比人治大。我不希望他这么小的年纪,就形成了人治的观念。”
 
  罗志良直言《消失的子弹》营造的是一个理想世界——追求公义,这是香港电影的精神,也是全球共同的理想,“我知道这是现实里不会发生的。但是在我梦想里面,这个世界是存在的。我一直说年轻人就应该明知不可为而为之,我知道这条路是孤独的,很难走。我不是说中国,我是说全世界里面,就像贪污,你认同它还是不认同,如果你不认同这个东西你怎么改变?虽然改变很艰难,你还是应该相信这个存在。很难走,但是还要走。”
 
  周显扬:电影不应划分界限,低头做事最重要
 
  对于“香港电影核心价值”这个话题,周显扬认为这只是某种口号,“我觉得所谓香港电影核心价值,只是一种宣传口号。电影只分好与不好,我不想区分是香港电影还是东莞电影,好的电影是世界共通的,不应该划分那么多界限。近期那些对内地香港的矛盾、香港本土文化(的讨论),不是我对电影艺术的宗旨,跟我创作无关的,我都不会想那么多。”
 
  低头做好自己的事,是周显扬的观点,“我努力去做自己喜欢的电影,希望做到最好。我不赞成讲那么多口号式的宣传。可能我比较怪,我都是喜欢闭嘴做事,电影不是拿来讲的,是拍出来给你看的。如果你说‘低俗就是香港电影核心价值’,话一出来,话题是挺火爆的,难怪那么闹哄哄。但是这件事跟我创作是无关的,跟我创作无关,我就不管的了。没有理由你说‘低俗就是香港电影核心价值’,我就要拍几部召妓的戏。”
 
  尽管一些影迷对过去的港片有一种怀念和情结、媒体也非常关注香港本土电影的起起落落和香港导演纷纷北上拍片的潮流。但是,周显扬并不赞同这种按地域划分电影的方式,“我并不是很理解这种划分,电影只分好与不好,我不想分香港电影还是东莞电影。好的电影是世界共通的,不应该划分那么多界限。你看李安每一部电影,《冰风暴》《理智与情感》《少年派》,我们就会看到电影最重要的是灵魂。”
天影集团 | 天影资讯 | 天影作品 | 天影院线 | 旗下产业| 剧本中心 | 天影论坛 | 联系我们